•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马里奥和马大奥其实没什么区别倒不如说前者更遭人惦记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马里奥和马大奥其实没什么区别倒不如说前者更遭人惦记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马里奥和马大奥其实没什么区别倒不如说前者更遭人惦记

        “所以说,小黑炭,爸爸已经找到工作了?!?br />
        第二天,新摘来的三株铁?;ㄒ丫恢稚?,这次泥土是直接从那阿里斯山顶上弄来的,没什么问题了,只要不拿硫酸给它浇水的话……

        跑阿里斯山一趟,对于我和洁露卡来说,拿出真正实力的话只需要半个小时不用,只是小黑炭在这一边看着,所以不得不像个普通人的样子,磨蹭到了将近傍晚,才将三株铁?;ê鸵慌跄嗤链丶?。

        当然,期间我们也不是什么都没干,跑去madao大叔的铁匠铺,确认他是否认真办事去了。

        结果一看,不愧是联盟负责人,还是应该说不愧是群魔堡垒里首屈一指的铁匠大师,效率就是高,我们去的时候,他连找到的那间铁匠铺都整理好了,优哉游哉的翘着二郎腿在那品酒,就等明天开张,正式从一名铁匠大师转职为三流铁匠。

        因为这个,madao大叔当时是一边泪流满面,一边品酒,滚烫的男儿血泪滑落到杯子里,不知道究竟品的是酒,还是自己心酸的泪水。

        接着去了法师公会一趟,看看那帮联盟法师和精灵族法师究竟捣鼓出了些什么,结果没说几句话就被不耐烦的赶了出来,混蛋,我可是你们的长老大人呀,我可是你们的亲王殿下呀??!

        不过,还是从他们那里得知了一个信息:只要给他们【不眠不休】五天时间,封印魔法的方案说不得能初步成型,诚如洁露卡当时所说,效率足足提高了五六倍。

        这黄段子侍女……难道有可能是只在传说之中出现过的前任数学帝?

        想到这一点,真!现任数学帝的我震惊了。

        顺便一说,我,刚刚找到工作的从无能父亲转职为能干父亲的联盟长老,精灵族的亲王殿下,刚刚跟madao大叔预支了这个月的薪酬。

        “……”

        提着手中叮当响的麻钱袋子,我以otz的姿势无力趴倒在格力欧的铁匠铺门前,洁露卡也是一脸后悔莫及的唉声叹气着。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真不应该和黄段子侍女赌气的,说什么为了更加贴近小黑炭的生命,结果把全身上下哪怕一个金币板子都存到储存箱里去了。

        真是的,我们两个还是小孩么?竟然在这种无聊的方面较劲上了,事到如今也不好主动认错……不对,错的不是我,是黄段子侍女才对,应该她先低头认错??!

        “……”

        对不起,其实我们两个都是那种为了屁大点事闹起来的死要面子活受罪的臭小孩……

        咳咳,无论如何,今天一天也是充实的,就等明天带小黑炭去看看父亲的工作环境,让她安心下来,踏踏实实的做一个普通小孩,不用老担心着家里钱不够,自己得去干活,不干活哪天就会被【人面兽心】的父母拖出去卖了。

        第二天一大早,一家三口就顺着格力欧给的地址,在群魔堡垒的小巷子里面四处窜动起来。

        格力欧那家伙,还蛮用心的嘛,竟然找了这么个好地方。

        怎么看都像是只有平民会走的狭窄昏暗破烂的小巷,这不是正符合了三流铁匠这一设定吗?格力欧那家伙,很有一套。

        我和洁露卡眼神交流着,毫不吝惜对madao大叔的赞美,只要关乎到【铁】这个字,那家伙似乎都会特别的来劲。

        只是……

        究竟在哪呀混蛋,都已经转了半个小时了,??!这个巷口标记,不是二十分钟以前刚刚经过的么???!

        很快,我们才发现,虽然位置找的很好,但是这些狭隘脏乱的小巷,却像足了历练时走的洞穴监牢地形一样,不是在这里住了几十年甚至一辈子的住民,根本不可能摸清楚它的全部结构。

        最让人悲愤的是,madao大叔只是口头告诉了一个地址,并没有留下地图,不然具有人形导航仪之称的洁露卡就能派上用场了。

        说什么就算一张纸对于贫民来说也是贵重品,为了避免让小黑炭怀疑还是口头传述位置好了这样话的madao大叔,一半是出于真心,另外一半,绝对是为了耍我们。

        于是,前一刻还很可爱的madao大叔,立刻就被描绘成了一副挖人心生吃婴儿的地狱魔王。

        “爸爸……”

        依然胆怯无比的小黑炭,被我和洁露卡一人一手牵着,突然脚步一顿,低低出声。

        “爸爸是要找附近的铁匠铺吗?”

        下巴扬起一个极小的角度,小黑炭用那双隐藏在水银色刘海后面的眯着眼睛,小心翼翼的看着我问道。

        “嗯,没错,记得应该就在附近,为什么找不到呢?”我摸了摸小黑炭的头,皱着眉头东张西望。

        “如果……如果是在附近的话,我……我可能知道有一间?!?br />
        小黑炭的声音很清晰,也很清脆,但却十分低,低到让人认为她紧紧是在微微颤动嘴唇,自言自语而已,如果不是长着一双冒险者的尖耳朵,我估计还真听不真确。

        “哦哦,好样的,我的宝贝女儿,在哪里?”我眼睛一亮。

        “就……就在不远,但是……但是只是一间荒废掉的铁匠铺?!?br />
        似乎羞于被夸奖一般,小黑炭立刻又低下头,糯糯的说道。

        “没错,就是那里,正因为是新开的,在召帮手,所以爸爸才能那么容易找到这份工作?!?br />
        听小黑炭这么一说,我更加肯定了那就是madao大叔选的铁匠铺。

        虽然小黑炭说在附近,但是她在前面带路的时候,我们愣是绕了八个弯还没到。

        “小黑炭,对这里很熟悉吗?”

        见小黑炭拐弯的时候没有丝毫犹豫,我不禁有点小疑惑,这种结构复杂而且十分相似的小巷,没有个十年八年,是别想摸清楚,小黑炭现在也不过是八九岁的样子,咋就那么熟悉了呢?

        “嘿嘿……”

        小黑炭不好意思的低头,笑了一声,小声应道。

        “没什么事坐的时候,会随处乱逛,所以……”

        苦了你了。

        将这句话在心里暗道了一遍,并温柔抚摸着小黑炭的头。

        那种情况,一定是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没有目的,甚至是没有意识的在街道上走动吧,是因为想用这种方式,找自己的父母吗?

        不过,也多亏了小黑炭这样做,我们才有了那第一次的相遇。

        片刻之后,拐过一个巷弯子,金属碰撞的清脆声音已经声声入耳,毫无疑问,我们已经找到了格力欧所说的那个铁匠铺。

        “格……”

        进了院子,就看到格力欧那厮赤着两条胳膊,上半身只穿了一条汗衫,在那卖力的挥舞着铁锤, 完全就是一副我的心中只有锤的旁若无人架势,自然,他现在的面貌,也是被我提前施展了幻术,只要他自己不主动解除的话,维持三两个月估计是没什么问题。

        嗨,都说让他演的像三流铁匠了,你看这眼神,这架势,像是一个三流铁匠能做到的吗?

        从格力欧那身卖相极为壮观的肌肉上挪开视线,我细细的大量了一眼环境,这是一个标准式的,稍微有点小钱的人家的住处,里面是一间灰色硬石砌成的土兮兮房子,从外面看去,大概有五六十平的样子,只有格力欧一个人住的话,够他在里面打滚了。

        房子外面,还有少见的搭配了一个小院子,这也是格力欧的工作间,本应该种上几颗光秃秃的铁树杆子(不特地花钱弄的话,群魔堡垒也就这种树能种活了),装装有钱人的小院子,现在被格力欧完全清空,堆满了木炭和矿石。

        除此之外。就是一个小型的锻造炉子,一个看上去如同垂暮老头被逼着干活一般,正被格力欧踩的吱呀做响的可怜小风箱。

        没办法,在小黑炭面前还是不要太嚣张,等格力欧完成了这段工作再说。

        在这点剩余时间里,我考虑着一个当初没有想到的问题。

        那就是怎么称呼格力欧,直接这么叫似乎不大好,我是不知道群魔堡垒有多少个叫格力欧的,不过我敢保证,群魔堡垒没多少个不认识这名字的,所以还是换个别的好。

        所以说,究竟是叫马里奥好呢?还是马大奥好么?

        这两个名字在我脑海里酝酿许久,虽然说,其实那个要么没事捣捣水管,要么拿脑袋去磕墙,还挑食只喜欢吃蘑菇的马里奥,其实和不务正业只喜欢玩柏青哥的马大奥,也没什么区别就是了,甚至后者人畜无害,不会随便拆墙拆水管破坏公共设施。

        最后,我还是选了马大奥这个名,总觉得最近侵权太多,再不老实点的话说不定真的会在深夜被警察拜访。

        名字想好了,格力欧……不,是马大奥的工作也停了下来。

        “马大奥大人,您辛苦了,辛苦了?!?br />
        我连忙笑眯眯的提地毛巾,有模有样扮演着一个打杂的身份。

        “嗯,不必客气,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就行了?!?br />
        虽然对马大奥这个称呼,闪过了一丝困惑,但是格力欧还是很快反应过来,嘴里说的好,却是一点也不客气的接过毛巾擦完,还重新将满是汗臭的毛巾扔回去。

        使唤联盟长老,这样的好事可不多遇呀,就算是老实人格力欧也有点忍不住想潇洒一回了。

        为了小黑炭,我忍,等这事过了以后,立马就把你这混蛋调矿山里挖三个月的矿。

        见马大奥有些自得的神色,我暗暗切了一声。

        “小黑炭,来,这位马大奥大人,就是这铁匠铺的主人?!?br />
        我给身后的小黑炭招了招手,让她过来,介绍道。

        “哦,这就是你的女儿吗?”

        格力欧眯起眼睛,细细打量着眼前瘦弱的小女孩,一头十分少见的水银色长发,消瘦的身子骨也十分突出,紧眯双眼,刘海长的足以将半张脸遮住。

        从她身上,浑身上下透露出一股胆怯的,让人感觉到无法轻易接近的,对这个世界包含着封闭和抗拒的气息,就宛如一个大半个身子还浸泡在蛋壳里面的雏鸟般。

        这就是能让堂堂一个联盟长老,不惜将几十万条生命的重??冈诩缟弦惨鹊男∨??

        格力欧的好奇目光,让小黑炭胆怯起来,不声不响的退后几步,躲到父亲的背后,双手紧紧抓着父亲的衣摆,仿佛对面的格力欧是吃人野兽。

        “咳咳,马里奥大人,是不是应该工作了?!?br />
        我重重咳嗽几声,瞪了马里奥一眼,瞎看什么看,你看,把我的宝贝女儿吓坏了。

        于是,“愉快的”打杂生涯,从这一天开始。

        小黑炭观察日记之二。

        今天是工作的第一天,我让小黑炭就呆在院子里玩,目的是为了让她见识一下父亲辛勤工作的身影,彻底打消她之前的观念。

        虽然满院子都是震耳欲聋的叮当响声,吵的不得了,不过小黑炭却没有露出一丁点的不满神色。

        想想,就算在外面,她要么就是干重活,要么就像没有灵魂的脏兮兮娃娃一样,在巷子里幽灵般走动,或许这种【仅仅是看着父亲工作的背影】,就已经带来了无比充实的感觉。

        这样想象的话,还真是让人心疼和悲哀,如果可以的话,真想立刻让小黑炭过上好生活,和希西露丝艾柯露一样,过上公主的生活,每天穿着公主洋装去训练营学习。

        只要将缺失的营养补上,补的水灵灵地,将那具瘦弱身体上以前所积累的大小伤口也用治疗术治愈好,再穿上漂亮的公主装,小黑炭一定也是个不逊色于双胞胎女儿太多的可爱小姑娘。

        呃,对了,那双眼睛还是睁开的好,要是能完全睁开的话,一定也是双卡通一样漂亮的大眼睛,说不定能赶上三无公主那双了。

        说起三无公主呀,她最近在做些什么呢?还是和以前,隔差不多一个星期就会给我寄来一本很黄很暴力的书籍,其中大部分是以禽兽公爵系列为主。

        我想如果再多呆上几个月,说不定身上就能凑齐一整套限量收藏版的禽兽公爵系列书籍了。

        咳咳,话题扯开了,这是小黑炭的观察日记才对,总之,第一天也是很充实的过了,唯一不爽的就是被马大奥那家伙呼来唤去,就连想喝杯水都会不断嘀咕“啊啊,要是这时候有一杯冰爽的凉水就好了”这样的牢骚话。

        在小黑炭的注视下,我不得不忍辱负重,不过也没让马大奥轻松,在冰水里面,加了一点三无公主研究出来的【延时迷幻粉末】,是前两天刚刚夹在信里给我寄过来的,没想到立刻就派上用场了。

        小茉莉,我真是爱死你了,除了喜欢寄黄书这一点以外。

        顺便一说,这玩意据说是当初在第一世界的库拉斯特,以菲妮为试验品研究出来的(可曾记得那时候三无公主在帝王鳄烤肉串上涂抹的迷幻蘑菇粉末……)。

        祝你做个好梦,傍晚离开铁匠铺的时候,目送着我们一家三口离开的马大奥,还有前脚踏出门口的我,嘴角都不约而同的溢出一丝满足笑容。

        回家以后,小黑炭立刻就蹲在那三株铁?;ㄅ?,以就算只有十分之一毫的虫子也要找出来除掉的惊人魄力照顾着,完全就把我前天和她说过的话奉为圣旨了。

        洁露卡在一旁准备完成,当然还是万年不变的摩根饼,味道也是万年不变的难吃到了极点。

        既然已经有了正式工作这个理由,也是时候改善一下家里的伙食了,看着小黑炭蹲在地上的瘦弱背影,我暗暗想道。

        今天是拯救小黑炭计划开始以来的第六天,一切顺利,绝对不会让任何家伙夺掉小黑炭的幼小生命。

        轻轻合上写满一歪一扭字迹的小黄本(从洁露卡那里抢来的),我松了一口气,回过头看看,床上的小黑炭已经发出均匀呼吸,睡的很香,睡在她旁边的洁露卡呼吸细微,不过轻而易举就能听出来是在装睡,真是个没有一点社会经验的笨蛋侍女,连装都装不好。

        将粘着墨汁的羽毛笔,小黄本和维拉丝她们昨天的来信,一一整理好,整齐叠在一块后,仔细的摆放到物品栏角落。

        这里,可是放着比任何极品装备都要珍贵的——宝贵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