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很介意……我那样说?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很介意……我那样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很介意……我那样说?

        小黑炭的身体在不断战栗着,我只能紧紧抱着她,希望这副瘦小的身体能感受到哪怕丝毫温暖。

        或许这个问题对于小黑炭来说,有着我们所不了解的残酷性,或许会造成伤害,但即使如此,也必须得问出来,我们并没有十年二十年的时间,来慢慢让小黑炭敞开心房,不这样做的话,我们和她的关系,就难以得到真正的进展。

        三人一直沉默着,洁露卡手中的锅已经装满水,甚至漏了出来,滴在地上,但是她依然毫无知觉,将全部注意力都灌注到了这边。

        小黑炭没有说话,而是重新低下头去,将脸蛋掩盖在那长长的水银色刘海后面,冰冷的身子不停战栗,看上去,就像是钻到阴暗角落里等待死亡,在黑暗之中瑟瑟发抖喘息着的濒死小动物,让人揪心不已。

        我没有追问下去,因为相信着小黑炭,她一定也感受到了吧,如果什么都不说,什么心思都藏在心里的话,那一家人的心就不会真正靠在一起,那颗小小脆弱的心灵,一定也在渴望着获得温暖和幸福。

        沉默,三人身处的洞穴里面,沉默寂静的可怕,就连本该有的呼吸声似乎都完全消失了,沉闷压抑的气氛,在空气之中流淌,这一切,都需要小黑炭去开口打破。

        “我……”

        细若蚊吟的声音,从小黑炭死死低着的头下面流出,一瞬间,周围的空气仿佛重新流动起来,我和洁露卡都是松了一口气,发出轻微的喘气。

        “害……害怕……”

        声音依然是断断续续,带着一股哭腔颤音。

        “如……如果不……不做些什么,不……不赚钱的话,爸爸……妈妈……会不会……会不会当我是负累……会不会……呜呜……会不会……觉得……觉得……呜呜~~觉得……我是麻烦……把……把我卖掉,呜呜呜~~~”

        说到最后,小黑炭终于哭了出来,本以为昨晚已经哭竭的泪水,一滴滴从脸颊滑落到花盆上,打在花瓣上,不断晃动的花朵,就如同小黑炭此刻的心情一般,充满了彷徨不定。

        “真是个笨蛋……”

        听到小黑炭的解释,我和洁露卡同时呼出一口气,又同时心疼不已。

        原来我们所苦恼的原因,是那么简单,小黑炭只是害怕我们觉得她没用,认为她是拖油瓶,害怕因此被我们抛弃,仅仅是那么简单而已,只是从未经历过这种生活的我和洁露卡,都无法理解小黑炭这种想法,才会一直烦恼,一直胡思乱想,将简单的原因复杂化。

        “谁说我的小黑炭没用来着?”

        我深呼吸一口气,将搂着的小黑炭抱起,调转一个方向,让她正对着自己,然后用大手完全包容着她那瘦弱脸颊,将她的脸庞抬起,凝视着那双隐藏在刘海后面的双眼。

        “听好了,小黑炭,爸爸妈妈……现在站在这里的原因,就是为了小黑炭,如果没有小黑炭的话……我们此刻的存在就毫无意义,对于我们来说,只要看着小黑炭健健康康的成长,快快乐乐的生活,就是一种幸福,知道吗?小黑炭并不是没用的,你是我们最宝贝的女儿?!?br />
        或许,这番话说的有些含糊,因为不想欺骗小黑炭,但是又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或许其中有欺瞒的成分,但是,我和洁露卡对小黑炭的感情,却都是真的,仅仅是几天的相处,这个可怜而又坚强的女孩,已经彻底打动了我们的灵魂。

        “真……真的?”

        仰着头,小黑炭用那胆怯的目光,投过来软弱无助而炙热的探求之意,就仿佛是刚刚啄开蛋壳,破壳而出的雏鸟,勉强睁开它那尚且湿漉漉的眼睛,带着撒娇渴望意思的小心翼翼目光,打量着站在自己眼前,散发着温柔亲切气息的大鸟一般。

        或许的确如此,以前的她,都是怀着对外界胆怯和恐惧的心情,就仿佛将自己关在蛋壳里,独自在黑暗封闭中活着,而现在,则是首度将蛋壳给啄裂,去尝试着回应我们在外面的呼唤,尝试着去适应外面的光芒。

        老实说,因为留给我们的时间并不算多,所以,对于要在如此迫切的时间内,以强硬手段打破小黑炭的心房,虽然是迫不得已之下的办法,但其实心里一直没有底,这样做,会不会适得其反,反而更加伤害到小黑炭,让她更加封闭呢?

        直到现在,这一刻,我才真正放下心中的大石,看来,自己的做法并没有错,虽然在短短时间内就将小黑炭给弄哭了两次,自己也是心疼自责的满地打滚,算是恶有恶报,但是,这样做的结果,就是现在这般,小黑炭已经踏出了最关键的一步。

        看来,以前的美少女游戏没白玩——为此而得意不已的我,暗地里在嗯嗯点着头。

        “当然是真的,再说,小黑炭现在不是帮爸爸照顾这些花吗?怎么就没用了,真是个小笨蛋?!?br />
        我稍微用力揉了揉小黑炭的头,将她一把抱起转着圈圈,跨过了这个最大的难关后,现在的心情真是舒坦痛快地不行,只觉得以后的生活那是一片光明,脚步都轻飘飘起来。

        “怎么,不相信爸爸?”见小黑炭还是一副呆呆的表情,我故作不高兴的皱起眉头。

        小黑炭连忙以将脖子扭断也在所不惜的力度,拼命摇着头。

        真是的,就算是解开了这个心结,也还是一副很害怕我的样子,以前那对恶父恶母,究竟是怎么样对待小黑炭的?说不定就连小黑炭“没有用就要被卖掉”这种想法,都是托得那两个混蛋的福。

        我暗地里咒骂着小黑炭以前的父母,虽然这或许只是自己的猜测,但有一点可以从小黑炭平时的举止中得到绝对肯定,那就是那两个人,对小黑炭的态度绝对是恶劣无比,说不定就是把她当做是负累一样嫌弃和打骂。

        “啊——??!”

        回过神来,耳边突然传来小黑炭的惊叫声,我连忙看着小黑炭,发现她正看着洁露卡那边目瞪口呆。

        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我看到了哭笑不得的一幕。

        和我一样,因解开了小黑炭的心结而开心无比的洁露卡,在那一个人瞎兴奋和欣慰的擦着湿眼角,但是她手上抓着的锅,却还在不断溢水,已经将半个洞穴的地面打湿了。

        看来,就连做摩根粥都成了妄想。

        小黑炭敏捷无比的从我怀里跳下来,接过洁露卡手中的锅跑出外面,将多余的水倒掉,我跟上去,站在洁露卡旁边,看着小黑炭急急忙忙的样子,不约而同的露出了笑容。

        “真是个没用的母亲?!?br />
        我在洁露卡脑门上弹了一下,出乎意料,这笨蛋侍女只是不好意思的低头笑了笑。

        我家的黄段子侍女哪有可能那么温顺??!

        有一刹那,我被洁露卡脸上露出的彷如圣母般的温和笑容惊呆了,甚至开始怀疑是不是昨晚睡觉的时候,高露洁姐妹乘机偷偷的调换过来了。

        难……难道说??!

        我突然震惊的打量着洁露卡。

        如果不是的话,难道说,这家伙除了黄段子属性和避孕药爱好以外,竟然还有贤妻良母的资质???!

        被我毫不掩饰的火辣辣目光瞪着,洁露卡的脑袋垂的更低,脸上的红晕更甚。

        然后,她突然忍无可忍的转过身,带着险恶微笑,对着我的眼睛就来了一记双龙夺珠。

        嗷嗷嗷嗷嗷嗷嗷——??!这混蛋侍女??!

        因为小黑炭还在一旁所以只能强忍着惨叫声,抱着眼睛满地打滚。

        绝对是错觉,刚才的念头,绝对是只有吃下一整瓶洁露卡特制的避孕药的家伙,才会产生出来的严重错觉。

        “爸爸……怎么了?”

        小黑炭回过头,看到了我红着眼睛泪流满面的一幕,不由胆怯细声的问道,啊,多悦耳的声音啊,我的宝贝女儿,声音简直就像天使一样,感觉受伤的心灵和眼睛都被治愈了。

        我感叹不已,思路已经飘忽到了遥远的未来,判断着将小黑炭培养成下一届罗格歌姬的可能性。

        如果没有出现埃里雅那种犯规级的选手,我想甚至可以将可能性划掉了,小黑碳的声音真的是有一股说不出的动人韵味在里面,以前不爱说话,除了排斥着外面的世界以外,恐怕这也是很大一部分原因。

        “没什么,爸爸只是感动的流泪而已?!?br />
        我擦了擦眼睛,暗地里瞪了撇过头去偷笑的洁露卡一眼,说出了本月度最大违心之言。

        “对了,这个……还能吃吗?”

        害怕小黑炭追问下去,我接着便问道,果然,对食物有着一股特别执念的小黑炭,注意力立刻就被转移了。

        “可惜,泡成这样,已经做不成摩根饼了,只能做摩根汤看看?!?br />
        小黑炭惋惜无比的看着锅里,里面已经是宛如沙子般再无黏性可言的一滩摩根粉,摇着头说道。

        “……”

        摩……摩根汤???!

        我和洁露卡同时发出无声悲鸣。

        做成摩根饼就已经够难吃了,要是做成汤的话,岂不是像黄连一样苦?这绝对是对味觉的拷问吧,我宁愿活吃墓穴里面抓到的老鼠。

        洁露卡也是垂头丧气,她以前的生活就算不能用养尊处优来形容,但也绝对是衣食无忧,就算撇开味觉系统不谈,这种名为摩根粉的食物,也是对精灵对艺术美感的喜好的一种严刑拷打。

        结果,一大早,这个家的餐桌就俨然成了修罗战场,等将一碗摩根汤喝下去以后,我和洁露卡已经流血殆尽,两眼失神,身体呈现出灰白的颜色。

        小黑炭到是喝的津津有味,老实说,真想研究一下她的味觉系统构造和我们究竟有什么不同。

        早餐过后,又是我和洁露卡“外出工作”时间了,准确说,我这个没用的父亲应该还是待业中才对。

        “要好好留在家里,知道吗?”

        走之前,我第一百零一遍摸着小黑炭的头,这样嘱咐着她。

        小黑炭不厌其烦的点了点头,目光落到那三株铁?;ㄉ?,仿佛在说,放心吧,爸爸,我一定会照看好它们的。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br />
        转身离开,才没走几步,想想还是有点担心,我又转了回去。

        “绝对不能再去做那些重活了哦?!?br />
        “嗯?!?br />
        小黑炭一点儿也没有取笑我现在这副窝囊的样子,反而十分配合的,再次的再次重重点着头,有板有眼的样子认真到极。

        然后,我们因此又被洁露卡取消为笨蛋父女,只是这话说的有点酸溜溜的就是了,想要加入笨蛋家庭就是直说嘛,哼哼,我说不定一个开心,会破许你加入哦。

        最后,我反而这样得意起来。

        值得另外一提的一件事情是,那三株铁?;?,在当天晚上就开始枯萎,第二天还没到早上就全部歇菜了……

        “……”

        此后我才发现,仅靠原本那点种花小常识是不够的,理论基础果然必须打好,枯萎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我挖的是矿山周围的泥土,透水性不说,用这些强碱性泥土种花,就算小黑炭是花仙子转世也种不活,事实上,在我种下去的当天晚上,根部就已经腐蚀掉了,第二天小黑炭花了一整天辛勤照顾的,已经是三朵必死无疑的可怜小花。

        小黑炭因此又哭了一整晚,然后第二天,我一点儿也不辛苦但是必须装作辛苦的跑了阿里斯山一趟,重新带回三株铁?;ɑ褂心嗤?,最后总算实现了种花之梦,当然这些都是以后的事情了。

        刚刚跨出家门的我们,还不知道昨天晚上就已经埋下了一颗小小的悲剧种子,只是偶尔会打打冷战,感受到一股莫名其妙的恶寒罢了。

        现在,我和洁露卡正在讨论着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为什么小黑炭会觉得不干活,没有用,就会被抛弃?这方面,除了原本父母可能存在的刻薄甚至家庭暴力以外,有另外一个要素是无法忽略掉的。

        那就是钱。

        因为是贫民,仅养活自己就已经很困难了,更何况还要带着一个只会吃,什么活都干不了的孩子,真是麻烦,有这种想法的贫民家庭,并不仅仅是小黑炭独此一家。

        小黑炭有这种想法,已经收到刻薄对待的根本原因,还是因为贫穷,试想一下,如果是富裕家庭的话,要怎么样才能让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孩产生“不干活就会被卖掉”这种想法?

        也就是说,还是钱的问题是吧,最重要是让小黑炭自己觉得安心,不用再担心会因为贫穷而将她抛弃或者卖掉,而最好的办法莫过于……

        洁露卡一直盯着我。

        “好吧,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不过作为【贫穷家庭】的母亲,仅让父亲一个人去干活真的没问题吗?”

        被洁露卡带着明确意思的目光盯得头皮发麻,我不由出声反驳道。

        “我要去图书馆?!?br />
        洁露卡头往另外一边偏过去,小声哼哼道。

        这懒货……一有空子就会立刻偷懒的性格,怎么看都和自己十分神似。

        “明明昨天还恨不得将图书馆烧掉?!蔽依溲岳溆锝移屏私嗦犊ǖ幕蜒?。

        “身为亲王养活自己的贴身侍女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洁露卡气息一窒,立刻又找到了理由。

        “抱歉,我可不打算给偷懒的侍女支付薪酬?!?br />
        “呜,明明已经将最宝贵的身体贡献出来了却还得干活吗?真是魔鬼……”洁露卡沮丧的小声嘀咕起来。

        “别说的好像真的有那回事呀混蛋??!而且这种说法是什么意思?好像为了不用干活才将身体出卖掉似的,你的节操究竟要卖到什么程度才会甘心罢休?!?br />
        我怒气冲冲的捏着洁露卡的脸蛋拉扯起来,就算知道这家伙只是黄段子属性发作,在开玩笑,这种说法还是让我火大??!

        “呜……呜呜……”洁露卡悲鸣。

        好一会儿……

        “好……好吧,反正我只是个无法反抗的可怜侍女而已,就算是被命令在花园里面脱掉衣服跳羞耻的舞蹈也无法反抗?!?br />
        洁露卡揉着自己发烫的脸颊,偏过头,目光躲闪的说道。

        是我的错觉吗?这家伙……好像有点小高兴的样子,脸蛋似乎比刚刚被揉的时候还要红润,露出一副让人忍不住也脸颊发烫的去吐槽“你害羞个什么劲呀”的模样。

        被我那样揉很高兴吗?难道说刚才无意的举动,激发了她隐藏的m属性?

        我百思不得其解的看着洁露卡露出奇怪的神情举止。

        算了……

        “知道就好,给我工作,工作,不劳者不得其食?!奔饣贫巫邮膛训们?,我还是有点开心的说教起来。

        “那个……”

        洁露卡搓挪着袖口,宛如第一次出门的大家闺秀般,脸色通红,目光羞涩的看着我。

        话说,她刚才真的有将我的话听进去吗?

        “我……我那样……亲王殿下……真的……真的……很介意我……我那样说?真的……会生气?”

        “嗯?哪样说?”

        我更加迷糊了,这家伙,一大早就很奇怪呢,比平时更加奇怪了,该不会是喝了摩根汤的副作用吧。

        “算……算了,哼,反正亲王殿下就个笨蛋??!”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生气起来的洁露卡重重一哼。

        “这样的亲王殿下,干脆被一百匹马踹死算了,我去摘野菜??!”

        这样说完,她气呼呼消失了。

        唉,你生气什么呀,好歹也告诉我原因好不?

        我还没来得及问,或者说被洁露卡的魄力震住,感觉到如果问出来的话她会更加生气,所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开,满脑子的问号都快溢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