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零四十章 对不起,我错了

    第一千零四十章 对不起,我错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千零四十章 对不起,我错了

        回到家里,三人围坐这桌子,一盏昏暗的煤油灯在空气中摇曳,气氛很是沉闷。

        小黑炭坐在我正对面的位置,低着头,小手护在怀里,将那一头干燥的水银发色完全的遮盖起自己,为了表示严肃起见,这次并没有将她搂在怀里,虽然是很想。

        “小黑炭?!?br />
        片刻之后,我深呼吸了一口气,终于打破了这股气氛气氛,随着我的声音响起,小黑炭瘦弱的身躯也猛地一颤,像是受到什么惊吓和怒斥,开始索索发抖起来。

        结果洁露卡瞪了过来,似乎在说,都是你不好,看,吓着小黑炭了,多可怜。

        我无辜的眨了眨眼,这也能怪我?我只不过是心平气和的叫了她一声而已。

        好不容易制造起来的严肃气氛,差点因为小黑炭过于胆怯的反应,而宣告中止,不过,在这种事上,我可不是那么容易死心的人,这是为了小黑炭好,为了能够让小黑炭幸福,绝对不能在这种时候以半吊子的说教收场。

        “小黑炭,今天我要好好和你谈谈才行?!?br />
        无视一旁洁露卡的瞪眼攻击和小黑炭楚楚可怜的样子,我强硬的将话题继续进行下去,今天,我,德鲁伊吴凡,要做一个第一次,或许也是这辈子最后一次的史无前例的重大决定,那就是——化身成为严厉的父亲。

        小黑炭头低的更低,即使是透过昏暗灯光所塑造出来的她的瘦弱模糊影子,都察觉到那副楚楚可怜的身体正在不停颤抖着,就仿佛暴露在老虎爪牙下的小白兔一样,让人不禁涌起武松打虎的***——至少旁边洁露卡散发出来的险恶气息,就给了我这样的感觉。

        不为所动……不为所动,我将暗暗颤抖的脚板缩到屁股下面,咳嗽几声,脸色一正。

        “我昨天似乎和你说过,不要再去挖矿拉矿,做那些辛苦劳累的活吧,你自己跟我说说,今天去干什么了?你现在,是什么一副样子?!?br />
        我心疼的看着小黑炭,她身上到处都是伤痕,昨晚刚刚给她换的衣服已经在攀爬的过程中,被尖锐的石头割破,变得了乞丐装,瘦小的胳膊腿上,胸前,腹部,甚至的脸上,都遍布着被石头擦破的大小痕迹,但是,这些伤痕,比起那双被磨的沾满鲜血的手掌和脚掌,却又不值一提。

        手掌受伤那是当然的,不信,你可以自己试***双手去攀爬上千米高的山峰,看看到时候自己的手掌会变成什么样子,至于脚上的擦痕,则是在下山的时候造成的,虽然像滑雪一样,看起来酷呆了,但是毫无疑问,那样一直擦着下去,别说是血肉之躯,就算给一副铁靴穿上,恐怕都要被擦掉一层。

        刚刚回来的时候,我和洁露卡就已经处理了手掌脚掌上的伤口,那血肉模糊一片,几乎不成人样的磨损程度,让我洁露卡几乎是吓呆了,并不是没有看过这么严重的伤口,断肢腐尸什么的,对于我们这些冒险者来说都是家常便饭,只是,现在伤口的主人却是自己的宝贝女儿,这这么同呢?

        几乎在揪心的喘不过气来的状态下,帮小黑炭处理好手脚上的伤口,现在,她的手掌和脚掌被厚厚一团布牢实裹起来,缠了一圈又一圈,看起来就像是一团团粽子般,稍微想象一下,也不是不可以看成是那些带着布偶猫爪的可爱小萝莉,但每当回想起处理伤口时看到的一幕,我都是疼心懊悔不已,哪有心情再去宅了。

        “我……”

        从小黑炭那里,发出虚弱战栗的声音。

        “不要骗爸爸妈妈,你这一身伤,究竟是怎么来的?难道你就一点儿也没想过爸爸妈妈有多么担心你吗?”

        我将语气加重一分,说到这份上,就连旁边的洁露卡也沉默起来,不打算帮小黑炭了。

        “我……我……”

        小黑炭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心虚,结结巴巴的我个不停,声音也低的不能再低,最后带上一股微微的哭腔。

        “我……我去了对面的……对面的阿里斯山……”

        就在我们都不忍心看到小黑炭这副可怜样子的时候,她还是鼓起一口气,低声细语的将话说了出来。

        阿里斯山……大概就是那座山的名字吧。

        “知道那里有多远吗?”我吸了一口气,尽量用淡漠的声音问道。

        “嗯……”点头,点头。

        “知道一路上有多危险吗?”

        “嗯……呜~~”点头,点头,掩饰不住哭腔。

        “爬上去了吗?”我的目光落到小黑炭的手脚上面。

        “呜呜~~”完全是哭腔的点着头。

        “但是……但是……”

        吸着鼻子,擦了擦眼,小黑炭努力的说道,用缠满了布条的两只手,将怀里藏着的三株铁?;ㄅ醭隼?,邀功一样,推到我们前面。

        “但是……这个……可以……可以卖很多钱……所以……”

        头微微抬起,以略平静下来的语调说道,似乎以为有了这几株铁?;?,可以让我们怒气消停的样子。

        这就是让小黑炭千辛万苦爬上那里的东西吗?

        看着摆在自己面前的三株铁?;?,我几乎想笑出来,同时心里产生一股将这几株花捏成粉碎的***。

        只不过去区区几朵烂花,竟然敢让我的宝贝女儿……让我的宝贝女儿变成这副模样,就算是一厘一厘的折断,将花瓣摘下来捣烂,甚至将那片草地铲平,将那座阿里斯山粉碎,也难以消除这股愤怒。

        不过……不能这样,因为它是小黑炭亲手摘回来的,因为在山顶山,小黑炭像对待朋友一样,和它们说着话。

        我默默的站起来,将那三株铁?;ㄗピ谑种?。

        洁露卡突然在桌底下抓住我的衣角,仰起头看着我,咬着嘴唇,微摇摇头,眼睛里流露出无助之色,似乎在恳求着我不要***。

        真是的,难道这笨蛋侍女以为我会不顾小黑炭的感受,当场发飙将这些话踩烂吗?不会,才不会这样做,别太小看我了,或许我是个笨蛋,或许我鲁莽***,做事只凭一时脑热,经常给大家添麻烦,但是……但是就算是这样,我也可是……可是……

        别太小看我了混蛋?。?!我可是宇宙无敌天下第一的女儿控啊啊?。。。。。。。?!

        摸摸洁露卡的头,顺手将她抓在衣角上的手拿开,没有遇到丝毫阻力,洁露卡震呆了,被我刚刚一瞬间散发出来的魄力给震蒙了。

        哼,愚蠢的人类……不,愚蠢的精灵哟,见识到了吗?这就是女儿控+奶爸光环的恐怖威压啊,又岂是尔等小辈所能承受得了。

        有些得意的推了推鼻梁上假象出来的镜框,我转身离开,在洁露卡依然没有反应过来的呆滞目光,还有小黑炭充满疑惑和胆怯的目光中,离开洞穴,消失在夜色之中。

        片刻之后,我回来,手上已经多了一个用块石头挖成的凹形花盆,里面装满了泥土,三株铁?;ㄒ丫衷诹松厦?。

        插播一下吴凡的种花小常识——大家自制花盆的时候,别忘记了在花盆底部开几个小孔哦。

        小黑炭的目光由疑惑变得呆滞,完全不理解我为什么要将这些要拿去卖的铁?;?,自个种了起来。

        摆在哪里好呢?这里吗?最显眼的角落,不过真的没问题吗?能卖不少钱也就意味着会让人起觊觎之心吧。

        想了想,我还是把石头做成的花盆,摆到了一个不起眼角落,然后对着小黑炭招招手。

        “小黑炭,过来,我有话和你说?!?br />
        大概是被我奇怪的举止吓呆了,小黑炭的动作有点犹豫,但还是一点儿都不敢抗拒,畏缩身子,低着头走过来。

        “咦……哇??!”

        在小黑炭的惊呼中,我将她一把搂住,放在膝上坐下,小黑炭还以为我要做什么,毕竟刚才的表情是那么可怕,她吓坏了,死死的逼着眼睛,双手护着脑袋,一副做好了挨揍的准备的姿势。

        “小黑炭,睁开眼睛看看?!?br />
        我哭笑不得的在她脑袋上***了***,这个动作又是让她脑袋一缩,害怕不已。

        没有遭受到预料之中的打骂,小黑炭迟疑着缓缓眯开双眼,目光落到摆在她眼前的三株铁?;ㄉ厦?。

        在她的视线中,我用手指指着这三朵花,其中左右两朵。

        “这是爸爸,这是妈妈,然后?!?br />
        指头落到中间那朵小一号的铁?;ㄉ希骸罢馐俏颐堑男『谔??!?br />
        怀里的小黑炭仰起头,用惊呆目光看着我。

        “从现在开始,这三朵花就代表了我们一家人,所以,我要给小黑炭一个十分十分重要的任务,照顾好这三朵花,让它们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活下去,就像我们以后的生活一样,小黑炭,你能做到吗?”

        低着头,下巴在小黑炭的脸颊上轻轻***着,我温柔的看着小黑炭,问道。

        小黑炭依然张大着嘴巴,目光呆呆的看着我,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那双原本眯成一条缝隙的大眼睛,也睁大了一点,从里面流露出少许美丽的色泽。

        “怎么,做不到,事先说明,这对爸爸来说,可是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所以,小黑炭一定要帮爸爸照顾好,小黑炭的任务,只要照顾好这些花就行了,可以答应爸爸吗?拉钩哦?!?br />
        我伸出尾指,微笑着在小黑炭面前晃了晃,柔和专注的目光落在那张瘦弱脸蛋上,期待那双眯着的眼睛可以睁得更开,可以流露出更多美丽。

        小黑炭依然是呆呆的看着我,对于我的话,我的动作,仿佛置若罔闻,怀中的身体僵硬,一动不动,只剩下那微张的嘴唇在不断颤抖着。

        许久许久,她突然快速的低下头,仿佛要掩饰脸上的表情一样,深深地低下去,将头埋在自己的胸口,然后点了点,伸出手……才发现已经被布条缠成粽子,根本就无法和我的尾指钩在一起。

        “呜呜……呜呜呜……”

        断断续续的抽泣声,从怀中传出,一滴,两滴,膝盖上传来温热的感觉,那是从小黑炭深深低垂着的脸颊中,滑落的湿润水珠。

        “你……你怎么了?”

        因为出乎意料之外,完全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我不由慌了起来,好好的为什么突然要哭呢?难道是因为不能和自己拉钩所以伤心的哭了?

        完全不知所措,因为根本没搞懂小黑炭为什么要哭。

        小黑炭:“……”

        说……说了些什么吗?慌忙之中,我好像听到了从低着头的小黑炭那里,传来一声喃喃细语。

        “对……对不起……”

        终于听清楚了,小黑炭在道歉,这一刻,我心里流过一阵暖意,不自禁温柔抚起了小黑炭的头。

        “对不起?!毙『谔窟煅实南赣?,越发清晰,泪水一刻也不停的滴下,已经把我的膝盖完全打湿。

        “对不起……爸爸……妈妈……我错了?!?br />
        悦耳细语中,慢慢带着一股深深的忏悔和自责,小黑炭突然伸出双手,紧紧的搂起我的脖子,一声一声的哽咽,努力压抑着自己的哭泣,听着就让人心疼和难受。

        这算是……她第一次主动的和我接触吧。

        我一时惊喜交加,只觉得老怀欣慰,不断轻拍着小黑炭,将她紧紧搂在自己怀里。

        想哭就在我的怀里哭个够吧,把这些年来的委屈,统统哭出来。

        “对不起……我错了……对不起……”

        小黑炭埋首在我怀里,只是一个劲的道歉,无比强烈感情的声音从怀里传出,带着一片虚幻的感觉,让人有些在意。

        “没……没关系哦,只是我没有说清楚而已,错的是爸爸,小黑炭根本没有必要道歉?!?br />
        我不断轻抚着小黑炭的头,一边安慰着哄道。

        “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

        小黑炭却一个劲的,十分固执的在道歉着,让我感受到了她在这几年挣扎生存中所锻炼出来的恒心和毅力。

        “真是对笨蛋父女呢?!?br />
        洁露卡的轻叹声从身后传来,没等我反应,她已经从背后搂在过来,连着怀里的小黑炭搂在起来。

        这样的一幕,如果从第三者角度看的话,就像是一家人搂在一起似的,让人有点小温馨的感觉。

        “亲王殿下,真是个笨蛋呢?!?br />
        从后面亲昵的咬着我的耳朵,这黄段子侍女却说出了让人不愉快的话,纤细的双手搂的更紧,兼备了柔软和弹性感的丰满胸部,以紧密无缝的间距压我背上,呈现出让男人砰然心动的变形,因为被说了笨蛋而在脑海里产生的微微不爽,仿佛被背上传来的这股犯规触感给吸收了一般,变得混乱起来。

        真是的,这家伙就会用一些犯规的手段让人有气无处使。

        我颇有不甘就被这么驯服似地,喃喃嘀咕了一句,最后还是屈服的抱着小黑炭,再***的蹭了蹭从肩膀上探来的洁露卡的脸蛋,沉浸在这股温馨气氛之中。

        “对不起……我错了……”

        小黑炭依然在不断喃喃着,直到疲惫的不行了,声音才逐渐降低,但是,即使在睡梦中,似乎依然在这样喃喃着,喃喃着……

        “最关键的问题还没问呢?”我一个激灵,随后懊悔的叹息起来。

        “没关系,我们不是还有许多时间吗?”身后的洁露卡, 继续用温热的嘴唇调弄着我的耳朵,说道。

        嗯……说的也有道理。

        我的脸色逐渐柔和起来,点点头。

        这一晚,我们将小黑炭搂在中间,睡的很香。

        第二天一大早,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睡在中间的小黑炭已经不在,目光在屋内巡视一眼,立刻就找到了她的身影。

        小家伙正蹲在花盆旁边,聚精会神的盯着那三朵花,给它们浇水,看来的确是将我昨天的话听进去了。

        我欣喜的点着头,起来看到这一幕的洁露卡,也露出了柔和的目光。

        轻手轻脚从后面走过去,蹲下,将小黑炭搂在怀里,她只是吓了一跳,回过头,微微仰起下巴,充满了好奇的目光落到我的面庞上,第一次,并没有因这亲密的接触而畏缩。

        “乖乖,小黑炭很用心的在照顾它们呢?!蔽壹谓笔降那岣ё判『谔康耐?,笑道。

        “嗯?!?br />
        把头重重一点,小黑炭回过头,将注意重新落到花朵上,目光变得严肃认真无比,仿佛自己正在做着什么事关暗黑大陆灭亡的重大举动一样。

        “对了,小黑炭,爸爸想问小黑炭一个问题,行吗?”

        说这句话的时候,在一旁做着摩根饼,正将水忘锅里的摩根粉里倒的洁露卡,也将注意力放到这边,手一边持续倒着水,发现这一幕我的暗地里耸了耸肩,看来,那锅摩根粉只能尝试着创新,看能不能做摩根粥了。

        “爸爸和妈妈搞不懂。为什么……为什么小黑炭要那么拼命呢?明明我们已经回来了,已经可以让小黑炭过上普通人的生活,为什么还要那么拼命,让爸爸妈妈担心呢?小黑炭能告诉爸爸吗?”

        轻柔无比的语气从小黑炭耳边流淌而过,就仿佛是从赤道拂来的暖风,但是对于小黑炭来说,却不亚于一股西伯利亚寒流,她那瘦小的躯体,再次在我怀里颤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