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小黑炭的奇怪举止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小黑炭的奇怪举止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小黑炭的奇怪举止

        “小黑炭应该没事吧……”

        等我和洁露卡从书海中回过神来,发现天已经完全黑下了,才急急忙忙离开法师公会,特地路过拯救人类计划之那啥那啥小组的实验室看了一眼,发现里面还灯火通明,一股掩藏不住的火药味甚至从门缝里钻出来。

        两族法师们,你们辛苦了,加油吧,还有千万别打架,我如是祝福着。

        洁露卡则是面部表情的比了一个胜利的v字手势(感觉这个手势实在太浅显通用,很容易会被别人模仿学去的样子),不用说,她的意思大概是:哼,本贴身侍女果然是智慧无双,只是略施小计就让这些家伙做牛做马一样在干活。

        虽然很想再吐槽一下这家伙的黑心资本家思想,不过这次的确是多亏了她的建议,哪怕是用了一些比较无良的小计策,不然的话,我不觉得光凭联盟法师这一队人马,会如此卖力的为小黑炭做研究。

        顺道一说,龙魂草的资料也找到了不少,甚至找到了一些决定性的书籍,已经基本可以确定这名字俗到不行的玩意,除了那被全大陆的所有书籍都标记为谜中之谜,甚至怀疑其是否存在的龙之乐园,只有在那里才能找到,在其他地方根本就不可能生长,除非是有能够自由进出龙之乐园的家伙,或许会让龙魂草流出外面,不然的话,我们获得的唯一途径只有去龙之乐园和那些巨龙打交道。

        这根本就是无解呀混蛋??!先不说龙之乐园在哪里,就算知道,那些巨龙能够友好的招待我们并客客气气的奉送上一株龙魂草吗?!

        发现这一事实之中,我和洁露卡都觉得仿佛是被打着【包不脱毛】牌子的牙刷小摊主给欺骗了一样,怒然掀桌,就差没化身为哥斯拉将整个图书馆给撼了。

        之后,因为天色以黑,担心小黑炭,我们果断放弃了复仇计划,匆匆回家里。

        “咦,人呢?”

        在黑漆漆的洞穴里点燃一盏昏暗煤油灯,但是里面却是空无一人,我和洁露卡不由面面相窥,脑海之中瞬间掠过一个念头。

        该不会是又到矿山去了吧。

        “你在这里等着,说不定小黑炭一会就回来,我去矿山那边看看?!?br />
        皱了皱眉头,将刚脱下来的披风重新穿上,我对洁露卡这么说道。

        结果脚步才刚刚迈开,就被洁露卡的小手拉住。

        “亲王殿下是笨蛋么?”

        “我可不想无缘无故被你又这么骂?!蔽椅抻锏耐沤嗦犊?。

        啊咦?为什么我会说“又”呢?

        “不是有这个吗?”

        洁露卡在侍女服衣兜里掏了掏,拿出一个神马玩意,借着昏暗的煤油灯光反射出金属光泽,我细眼一看,才看出是被抛在脑后许久的盗版跟踪魔导器。

        “啊,全部都忘光了??!”

        有一瞬间,我没能回过神来,过后才用力一拍手心,恍然喊道。

        最近这几天,都在忙于习惯平民的生活,满脑子想着小黑炭的事情,想着如何封印那条痛苦蠕虫的活动,都已经完全忘记了还有水晶碎片这回事,更是忘记了那条痛苦蠕虫,是来自小黑炭额头上镶嵌着的水晶碎片。

        所以说,有了盗版追踪魔导器,小黑炭的行踪就不会脱离我们的掌握。

        “真不知道亲王殿下究竟是过于专注,还是真的是笨蛋?!?br />
        洁露卡这样叹了一口气,再次将追踪魔导器佩戴在那吐槽慢慢的脑袋左侧,一瞬间,这块骷髅饼干就发出了刺眼耳鸣的警报。

        要是一直戴在头上,估计都能当上百瓦的灯泡用了,就是不知道要不要充电,续航能力怎么样。

        见原本昏暗的洞穴瞬间仿佛被闪电掠过一样呈现出白炙亮度,我心里不由自主的吐槽起来。

        “就是附近,不是的地方,方向……是这边?!?br />
        因为追踪魔导器立刻呈现出来的反应,我们瞬间就可以判断出来,小黑炭现在所在的位置,离我们并不是很远,绝对不超过20公里,至少,对于我们两个伪领域之上的强者来说,20公里的距离并不算长。

        熟练摆弄着追踪魔导器,片刻之后,我们就来到了十分接近的地方,耸立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座连绵数十里的荒原大山,从几百米高的地方开始,山峰便变得陡峭起来,越到上面,崖壁越是如同刀刃一样笔直,就仿佛一个倒放着的长颈漏斗。

        这形态到是和群魔堡垒有些相似,只是高度还远远不够,山顶也不过上千米的样子,而支撑着群魔堡垒那座天然峰柱,离地面最低的崖壁也有三千米以上的高度。

        这绝对是一座荒无人烟的大山,从我们一路过来所观察到的痕迹就十分清楚,既不是冒险者会来的历练区域,普通平民也没几个敢壮着胆子来这种?;刂氐牡胤?。

        问题是……为什么小黑炭会来这里?

        按捺下心中的疑问,我们微微仰头,看着这片荒无人烟的地方,那夜色深处出现的第三者。

        一个气喘吁吁的黑袍法师。

        “长老大人?!?br />
        他的身影闪烁几次,最后出现在我们面前,微微躬身行礼。

        “客套话就不必多说了,小黑炭呢?”我罢了罢手,焦急问道。

        “这个……”

        黑袍法师一边苦笑着,目光落到身后的高山上。

        “难道是在那里?”

        我不可置信的同样抬起头,看向那足有近千米高,山峰完全隐埋在夜空之中的笔直峭崖。

        虽然这种高度,对于这里的冒险者来说并不算什么,但是如果是平民,别说是小黑炭,就算是身体力强的大人,也难以攀爬。

        法师无言的点点头,算是确定了我们的猜测。

        “带我们去看看?!?br />
        我一把拉上法师,身影一掠,洁露卡紧跟其后,三道身影笔直朝山峰高出窜了上去。

        然后,在接近五分之四高处,在那名法师的指引下找到了小黑炭。

        她正窝在峭壁之中一块凸起的大石上,虽然位置不大,但是承载这具瘦弱身体的重量却是足够,近千米高空的猛烈大风,让她像是一片风中残叶般,似乎随时都要被刮飞,从这千米高的地方掉下去,摔成粉身碎骨。

        就算环境如此险恶,这里也是这面峭壁难得的一个落点处,小黑炭大概是想在这里歇口气,疲惫的喘息着,身体紧紧蜷起,努力将自己缩得更小以减少狂风的侵袭。

        看到这一幕,我们两个差点惊叫出声。

        “不能出面?!?br />
        理智制止了我们的行动,现在出去的话,就等于是暴露了。

        难怪法师刚刚出现的时候在喘气,对于尚无法飞行的他来说,想要在这种高空?;ば『谔?,想必也是呛人的紧吧,只是,就连一个法师都如此艰难,身为平凡人的小黑炭,是如何凭着她那瘦弱身体走到这里,她又为什么要做这种更加危险的事情?

        想知道,此时此刻,我和洁露卡,都十分的想找出答案,如果不找出答案,不能理解小黑炭的想法,我们根本就无法进入她的内心,无法被她认同,以父母的身份出现也不过是白费功夫,并不能驱除她内心的负面感情,让她真正快乐起来。

        等候片刻之后,小黑炭有所行动了。

        作为平民的血肉之躯,固然在这里休息能够补充一些体力,但是呆久的话却又会被冷风冻僵身体,看来小黑炭是明白这一点,才会在没有完全恢复的情况下,继续选择向上攀爬。

        她似乎对这里很熟悉,即使只能凭着一点微光判断,也能熟练找到下一个攀爬点,瘦小的身躯像壁虎一样紧紧贴在峭壁上,避免被大风刮下去,然后熟练的攀爬起来,不像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爬上这里的样子,发现这个事实,既让我们安心一份,但同时也更加揪心一份。

        并不是第一次来……不是第一次……熟知攀爬点……还有熟练的攀爬技巧……也就是说,小黑炭以前经常这么做?

        这具小小的身体,以前究竟承受了多少磨难呀??!

        不止是我们两个,就连被拎在手中的法师,眼眶也微湿起来,找遍整个暗黑大陆,恐怕也再以找不到同龄之中,像小黑炭这样遭受到如此之多苦难的人,这些苦难足以将一个大人压垮,而她却用小小的身躯承受下来。

        一般来说,活在这种环境中,就算不饿死冻死累死,也会选择自杀吧。

        猛然地,在心里甚至产生了这种想法,虽然令人不爽,光想起就会觉得毛骨悚然,但是却无法完全将这种想法抹杀,一个那么小的小孩,那双眼睛的灰色色彩,分明在诉说着已经失去了生活的意义,对这个世界畏惧着,并且承受了如此大的磨难,换做是任何一个人,恐怕都不会对这种生活产生眷恋……

        那么又是什么东西,在支撑着小黑炭活下去,在地狱一般的五年里坚持到现在呢?这个本应该在父母怀里撒娇的年纪的小孩,心思究竟是复杂到了极点,亦或说单纯到了极点?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谜团,我和洁露卡蓦然发现,想要真正的拯救小黑炭,比起查找那口胡般存在的龙魂草,或是抑制痛苦蠕虫的行动,摆在大家面前的似乎还有更加重要和优先的任务,那就是了解小黑炭。

        “殿下……”

        洁露卡不忍心再看到小黑炭紧贴在峭壁之上,每向上爬一分都充满了惊心动怕、心惊胆战的一幕,将皓首轻埋在了我怀里,像是要寻找什么依靠般,带着哭腔喃喃喊了一声。

        “放心吧,有我在,小黑炭不会有事的?!?br />
        轻轻抚拍着怀中洁露卡,我死死盯着小黑炭的动作,一旦有什么闪失,就会立刻掠上去将她救下来,哪怕是暴露身份也在所不惜。

        但是,小黑炭并未给我们暴露身份的机会,虽然过程充满了惊险,就像在高空走钢丝一样,最后,她却还是凭着熟练的技巧和毅力爬上的顶端。

        脚踏平地,小黑炭的身体立刻在上面打了几个滚,冷风吹拂着的水银色发丝之中,可以看到她正在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布满了血痕的手指连动一动的力气都奉缺,眯着的眼睛,也遍布着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并非不害怕,只是比起害怕,还有更加重要的感情,趋势着她去这样做。

        休息了好一会儿之后,终于,小黑炭接下来的行动,无言的告诉了我们她这次费劲千辛万苦爬上这里的目的。

        在山峰顶端的一片平地上,有一片背风的草地,中间夹杂着一小片色彩朴素的铁?;?。

        换做是在罗格营地,这些不起眼的小花或许别人看都不会看一眼,然而在群魔堡垒,这个荒凉的,几乎寸草不生的地方,采到一朵这样的铁?;?,却能抵得上挖好几天煤矿的工钱。

        以群魔堡垒这种环境恶劣的地方来说,仅仅是这一小片草地,一簇朴素花朵,已经是洗涤心灵之地了,小黑炭蹲在草地旁,喃喃自语着什么,暗淡的目光似乎也有了一丝色彩,给人的感觉,呃,这些花朵仿佛是她的朋友一般。

        最后,轻轻说了一句,她动手挖着泥土,仅仅是采下三朵便停手,小心翼翼的将还连根带着泥土的铁?;ǚ湃牖忱?,来到峭壁边缘,深呼吸一口气,解下缠在腰上的绳索。

        然后,让我们惊讶同时也是惊心动魄的一幕出现,小黑炭将绳索一头圈在石头上,一手紧抓绳索,赤脚擦着峭壁,竟然就这么滑了下去。

        这可是几乎呈九十度的峭壁呀,真的能像滑雪一样一直滑下去吗?

        然而答案就在我们眼前,小黑炭真的这么做了,尽管绳索不够长,只能停留在落脚点上,将绳子扯下来,重新套好继续滑,这样连续换了十多个落脚点,终于还是滑到了相对平坦的山脚下,留下目瞪口呆的三人,一路小跑着回去。

        这……这也太神奇了,怎么说呢,比看到高原上的羚羊,在悬崖之间蹦跳更加不可思议,究竟是得有怎么样灵活的身法才能做到这种程度,就算换成是我,或者其他任何一个冒险者,如果将身为冒险者的力量封印,也复制不了小黑炭刚才的做法,只会落得一头往悬崖下面栽下去,滚个粉身碎骨的下场。

        意外的,那副瘦弱的身躯充满了灵巧和力量,不过也不奇怪,这五年来,小黑炭可是做着和那些大人一样的事情,在矿山里挖矿拉矿呀,只是着实被小黑炭下山的手段给吓了一大跳而已……

        回过神来,小黑炭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夜色之中,我们连忙跟上去,要知道,这一路过来,我们可是遇到了稀稀落落的怪物,虽然数量不多,但是在这种黑暗的夜晚,被任何一只发现,对小黑炭来说都只剩下死路,不会有其他选择,因此,由山脚下回到矿山家里的这一段路,看似平坦好走,但是危险性其实丝毫不逊色于爬上那座高山。

        小黑炭的步伐很灵巧,如同猫一样悄然无声,这样便大大减少的遇到怪物的危险性,要知道,在这种黑夜,许多怪物都是从脚步声和地面传来的轻微震动来寻找猎杀对象。

        除此之外,小黑炭具有的强大精神力也帮助不小,对于危险气息的敏锐感觉,让她无意识的避开了很多危险,这是我们一路跟上来的发现。

        如同猫一般,以瘦小轻灵的身姿,一路有惊无险的回来,到了离矿山不足两公里远的地方,我和洁露卡都不打算继续等下去,吩咐法师回去以后,以月狼幻术变成小黑炭的父母模样,立刻便迎了上去。

        “小黑炭?!?br />
        远远的,我们急切的一边招手呼喊,一边冲上去,即使一直在黑暗中跟随?;?,这股想要立刻相见的炙热感情也未减分毫。

        “爸爸……妈妈?”

        小黑炭惊讶的微微抬起头,似乎无法置信我们会走出这么远的地方,并将她找到。

        洁露卡快步冲了上去,还没等小黑炭来得及说话,就一把扑上去,给小黑炭来了一记怀中抱妹杀,将她娇小瘦弱的身躯紧紧搂在怀中。

        “你这个笨蛋,究竟跑哪里去了,让我们担心死了?!?br />
        带着哽咽声音,洁露卡仿佛要惩罚小黑炭一般,用力的将她箍得紧紧,湿润眼睛宛如崩堤一般流下泪水。

        虽然一路跟下来,早对她的行踪,做了什么,都了解的一清二楚,但是,洁露卡的哭腔,还有从眼睛中涌出的,渗入到小黑炭发间的滚烫泪水,却绝非是我用幻术做成的。

        我也想哭也混蛋,这个女儿,怎么就那么喜欢让人痛惜流泪,让人不省心呢???!

        “妈妈……这里危险……”

        感觉到从发间传递到脸颊上的滚烫湿意,小黑炭整个愣了起来,许久,才用饱含着莫名颤抖的细微声音,轻轻说道。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回去再说吧?!?br />
        擦干眼角,我拍了拍洁露卡,从她手中接过小黑炭,一把背了起来。

        “哇……哇哇……”

        似乎没想到我会这样做的小黑炭,趴在我的背上,传出胆怯细微的惊呼。

        “现在不许说话,回到家再好好说你?!?br />
        忍住话里的颤抖,我将父亲的架子摆了出来,不容拒绝道。

        背上瘦小身躯的主人,似乎沉默了一下,然后,逐渐的,以小心和犹豫到了极点的动作,仿佛在试探着什么一般,将上半身的重量一点一点交付到我的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