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起死回生的办法!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起死回生的办法!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起死回生的办法!

        光靠恐吓还是不够的,万一这条痛苦蠕虫想不开,来个鱼死网破,那就失去一切本意了,所以得想个办法,科学上的……咳咳,魔法上的真正将小黑炭体内的痛苦蠕虫***住,?;ば『谔?。

        要做到这一点,仅凭我和洁露卡的力量绝对不行,所以,还得借助法师公会的力量。

        一开始我以为有点难度,毕竟,就算自己是联盟长老,但要调派大量法师公会的力量,去救一个对联盟来说无足轻重的小女孩,无论如何都已经太过了,踏入法师公会的时候,我还为此斟酌了许久,最后一想到小黑炭在黑夜之中,整个瘦小身躯匍匐在草地上扒泥的景象,才咬咬牙冲进去,就当是任性一回好了,就算是用长老的命令,也要让法师公会帮这个忙。

        岂料,我才刚刚解释完,还真有一帮闲着蛋疼的法师……虽然这样形容愿意出手帮助自己的人很无理,不过在我眼中他们就是如此,愿意出手帮助的原因大概也是基于研究方面的趣向,这么一伙人,两眼放光的冲进来,纷纷大义凛然的表示愿意为联盟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于是大家一拍即合,在原本对此抱着质疑的法师公会会长抱头悲鸣中,大家开始为了如何封印侵入体内的痛苦蠕虫而忙碌起来。

        再然后,我这个魔法学徒以帮倒忙这样无情的理由,被一脚踢出,真是群冷酷的家伙,我骂骂咧咧的从正式提名为【拯救人类计划之关于如何封印一条痛苦蠕虫的专案议会小组】会议室中离开,法师一旦进入研究模式,都是一群脑子里只有咒文公式的冷血动物,这一点自己再次深刻的体会到了。

        洁露卡去了哪里?自从被吻了眼睛以后就大嚷嚷着要怀孕了然后满脸羞红飞一般离开,幸好是在法师公会,周围没什么人,不然不用等第二天就会传出新鲜热辣的谣言,我连标题都帮那些混蛋八卦爱好者想好了——《惊世!离奇!禽兽出没!女士小心!被他吻一口就会怀孕的联盟长老》。

        “……”

        要真能这样或许也不错,维拉丝一直想给我生个孩子的说。

        洁露卡那一头紫色长发,可谓是相当的惹眼,公会里,我只是随便抓住几个法师一问,就知道了她的行踪。

        竟然又跑法师图书馆去了,难道说精灵皇家图书馆已经满足不了她了?步履在层层书架之中,最终,在宛如足球场一样大小的图书馆的一个角落,找到了一抹紫色身影。

        席地而坐,身子半依在书架上,那双平时眨来眨去,显得异常灵动的紫眸,如今却一动不动的盯着手中书本,表情丝毫没有给人沉默呆板的感觉,眼睛固然是少了平时的灵动,却换来了她从未向自己展露出来过的,一股宛如湖中精灵的静谧灵气。

        美丽而陌生的气氛油然而生,那个不到两个平方的小小角落,仿佛被她此时散发出来的气质切割成另外一个世界,一个只属于她和书的世界,如同小黑炭而又不同的,散发出一种与这个世界的气息完全隔绝,仿佛置身于另外一处空间的安静,明明是近在眼前,却仿佛永远也触摸不到那道身影。

        讨厌这种感觉,我重重的咳嗽几声,没有反应,暴走,大步上去,在她面前蹲下.”

        “喂喂,听得到吗?洁露卡?!”

        没反应。

        “喂喂,起床了,吃饭了!”

        还是没反应。

        “??!不好,卡露洁来了??!”

        依然没反应。

        “……”

        我远目了片刻,然后,将脸凑上去,贴近她那张精致甜美的脸庞,贴的很近很近,甚至能闻到从对方鼻子若有若无呼吸出来的,带着郁金花的甜美的气息,能感触到那樱色柔软的嘴唇,散发出来的湿气和温度,然后……

        擦脸而过,嘴唇轻轻附在白皙耳旁,轻轻说了三个字。

        “避孕药?!?br />
        “??!”

        仿佛被什么细微动静突然惊动了的兔子一般,洁露卡茫然的抬起头,迅速左右看了一眼,然后,那双重新变得灵动起来的紫色眸子,和我的眼睛,几乎以贴在一起的距离对视着。

        呆滞……

        “啪啦”一声,她手中书本的滑落,掉在木制地板上。

        “哇……”

        “哇?”

        又是意义不明的助音词。

        “哇哇哇哇哇哇~~~~~怀孕的亲王殿下啊啊啊啊?。。。。。?!”

        怀……怀孕的亲王殿下?!

        我整个人愣了起来,两边的眉毛都纠结在了一块,要不是看这家伙脸红耳赤,一副被我的突然出现吓得不行的样子,我一定会以为她又是在卖什么奇怪的黄段子。

        话说回来,只有避孕药这样的关键字眼才能唤醒,这家伙,真的已经彻头彻尾没救了,说不定黄段子真的是她的本体属性。

        “啪啦”一声。

        “呜呜~~~”

        顺便一说,这是洁露卡惊吓之下,连忙将上身一仰,试图往后退结果脑袋撞到了背后的书架上的剧烈响声和随后她的悲鸣声。

        “啪啦~~~~??!”

        完全不接受教训,悲鸣着又下意识的往后一退,结果梅开二度,若是将画面表现的卡通一点,洁露卡现在的脑袋上,同一个位置已经长出了两个大包了。

        “啪啦~~~??!”

        依然不接受教训,完全无视事不过三这一原则继续往后撞,我说,你这是想不开吗?还是说书架得罪了你?

        “啪啦~~~??!”

        我开始怀疑自己究竟是不是真的有那么恐怖,竟然能让一个平时挺伶俐的家伙,连续四次忘记背后障碍物的存在撞到同一个地方。

        “行了,够了?!?br />
        眼看还有第五次,我连忙抓住洁露卡的肩膀,将她摁住,别误会,我只是在担心书架而已,是的,能够被一个伪领域高级实力的家伙,连续撞四下而不散架,你已经很努力的在生存了,书架童鞋。

        好一会儿,洁露卡才冷静下来,大概是羞于刚才那一幕,结果在一段时间内,以要瞭望外面的景色和呼吸新鲜空气为由,将她的前方卖给了窗户,只给我留下一道背景。

        “在看什么书呢?看的那么起劲?!?br />
        气氛略为尴尬,我将被洁露卡遗落在地的书捡起,随意翻了起来。

        “咳咳?!?br />
        窗外的风吹起纱帘,洁露卡以一股出尘的姿态回过头,带起紫色发丝的与白纱共舞。

        “前天我看见了一头禽兽公爵,昨天看见了一瓶避孕药,而今天则遇见了你?!?br />
        “不……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好呀?还有为什么是一头?一头禽兽公爵?!禽兽公爵究竟是什么?!他还是人吗?!最后,别把我和奇怪的东西并列在一起?!?br />
        我困扰的歪着头,这股强烈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似乎在不是很久的以前,听过类似的话,想起来了,是阿琉斯那家伙,话说我能说“同样的招式不会再对圣斗士起第二次作用”这样的话吗?

        “真是肤浅,这可是很有名的一句话?!?br />
        借着这句话转折,洁露卡总算恢复了常态。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就更该反省,别侮辱名作呀混蛋?!?br />
        “我只是想试着说出来,亲王殿下刚才感觉到了吗?来自未来240年后的少女的气息?!?br />
        “我想我是闻到了240年后的避孕药发霉的味道?!?br />
        “避孕药总是充满了少女的气息哦?!?br />
        面对我的吐槽,洁露卡淡定瞭望窗外,表情语气一副悠久飘渺的气息,说出来的话却充满了黄色气氛。

        “那么请问来自240年后的少女阁下,未来究竟是什么样子?!比套判宰?,我尝试将对话继续进行下去。

        “嗯,魔物在四处横行?!?br />
        未来少女眉头一皱,认真的表情让人觉得未来真如她所说的一般那么黑暗。

        “名为禽兽公爵的魔物,遍布大陆,套在可怕的黑色光滑甲壳里面,抖动着触须四处悉悉索索的爬行?!?br />
        “禽兽公爵量产化了吗混蛋!你究竟对禽兽公爵有多执着呀混蛋??!话说回来禽兽公爵究竟是什么玩意呀混蛋??!是长着一张人脸的蟑螂吗???!”

        我再也忍不住,怒掀心灵的茶桌化身成为咆哮体。

        “避孕药……已经阻止不了禽兽公爵蔓延了,大陆已经完了?!卑诔鲆桓蔽杼ň缰斜疑倥奶比碜刈耸?,洁露卡泣声(表演模式)说道。

        “啊啊,我知道了,所以你回到240年前打算拯救大陆对吧?!?br />
        “错了??!”

        洁露卡突然站起,身子笔直,仿佛刹那间从忧叹着世界毁灭的悲情公主,变成立誓要拯救大陆的骑士女王。

        “我只是个卖避孕药的而已?!?br />
        在我震惊的目光中,她一手拿着一个瓶子,另外一只手指着瓶子上面贴着的避孕药三个大字,眼角仿佛闪过了一道精光。

        “……”

        好吧,我知道了,我已经十分清楚了,就算这家伙的身份,的确是来自240年后来的未来人,来这里的目的也不过是为了卖节***而已。

        不能和她在避孕药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了,总觉得会被带入到一个深不可见底,从此不见天日的黑色避孕药漩涡。

        我试图转移话题,目光落到手中的书本上,将书页合上,看了一眼封面。

        嗯,我看看,名字是……《龙骑士和他的可以化身成为裸体美少女的母龙的乘骑纵横大陆传说之教你骑龙的尤利娅100式》?

        ***了***眼睛,难道是最近每晚都在看维拉丝她们的书信,眼睛疲劳而导致视觉模糊?

        再看一眼,果然不是自己眼花,坏掉的不是我,而是这个世界,现在我已经确定这一点了。

        “嗯,十分三流的小说呢?!?br />
        瞬间摆出骑士那公正不阿的态度,洁露卡做出如是评价。

        “一个三流好色的骑士,无意中闯入龙谷身亡,被美丽的龙少女救起,莫名其妙的对主角产生爱恋并签订契约?!?br />
        “我说……洁露卡,你能为我讲解我很高兴,但是眼睛别一直盯着我说话行吗?”

        “由此展开了充满色情气息的大陆游历?!?br />
        “都说别盯着我说了,又不是我的错??!”

        “最后被一颗石头绊倒,额头磕在另外一颗石头上,死了?!?br />
        “啊,死了,结果还是死了,而且是最无聊的死法?!?br />
        “亲王殿下要小心脚下哦?!?br />
        “你果然是在指桑骂槐吧混蛋??!”

        “说笑的,我只是在确定一件事情罢了?!笨人砸簧?,洁露卡的神色微微回复正经。

        “什么事?”

        “嗯,关于这个三流主角死后复活的事情?!?br />
        从我手中接过书本,洁露卡翻了一会,然后递回给我,总觉从洁露卡口中道出的三流主角,让我浑身发痒,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感同身受?

        我看看,嗯,是说到那个三流好色骑士闯入龙谷死掉之后被龙少女救起的一段吗?

        略看了一眼,回想起洁露卡刚刚的介绍,我心里判断道。

        继续看下去……

        “被石头绊倒撞的头破血流的马赛克,因为没有好好包扎,整个脑袋都被染成了红色,最终因为失血过多倒下……”

        第一次死也是死于被石头绊倒吗?这家伙和石头有仇吗?好逊,这是我见过的最逊的男主角。

        善良的龙少女尤利娅遇见了死后不久的马赛克,给他服下了龙魂草……

        “就是这里,这里??!”

        不知道什么时候,洁露卡已经凑过来,身体和我紧挨在一起,紫色缎带般的长发,若即若离的在鼻尖扫过,发间一股淡淡少女清香随之扑鼻而来。

        摇了摇头,目光落到洁露卡所指处,正是三个大字,龙魂草。

        “恶俗的名字设定我就不吐槽了,你的意思是?”

        “嗯,做好最坏的打算,即使那样还是不会放弃?!苯嗦犊ㄕ抖そ靥乃档?。

        这一刻,我有种想轻轻抚摸洁露卡脑袋的***,为了小黑炭,这家伙也在努力呢。

        “不过,这毕竟只是三流小说,你确定这个信息不是随便乱编出来,忽悠人的?”我随后升起这样一个疑问。

        “我判断龙魂草存在的依据,当然不可能仅凭这样一本三流小说,事实上,以前在皇家图书馆的时候,曾经见到过不少这样的传闻,现在只是为了确定人类这边,是否一样也存在着类似的传闻罢了?!?br />
        “也就是说,是真的存在罗?”我两眼闪闪发光,起死回生呀??!

        “嗯,根据我从皇家图书馆获得的信息,大致可以这样判断,并且具有以下几个特征?!苯嗦犊榱宋乙谎?,继续说道。

        “第一,无法对强者起作用?!?br />
        听到这个第一,我立刻焉了下去,什么呀,让人白开心一??!

        “所谓强者的定义,是什么?”我不死心的问道。

        “天知道,哪可能记载的那么清楚,不过可以确定对小黑炭有效就行了?!苯嗦犊ㄇ嵋×艘⊥?。

        那也是,如果小黑炭都能算强者的话,那我家的死狗不是成了钢铁侠京巴狗?埃里雅岂不是功夫人鱼?

        “外表和一般的杂草相似,但是散发着独一无二的金光,成熟的龙魂草叶片分七片,分别呈七种颜色,所以绝对不会认错?!?br />
        “……

        外观描述还真有够具体,有够骚包,这样的玩意摆在眼前,就算是瞎子大概都不会认错。

        “只生长在龙族居住的地方,十分稀有,据说是一千年发芽,一千年生长,一千年成熟?!?br />
        “……”

        总感觉盗用了很多设定,这样的玩意一旦出现,在版权方面真的没问题吗?

        “总而言之,姑且也算是找到了另外一种办法,没错吧?!?br />
        洁露卡的目光依然紧紧凝视着书本,点点头,突然开口问道。

        “亲王殿下那边的情况如何?”

        “哦,还算顺利吧?!?br />
        我耸耸肩膀,将那群法师找到新奇事物后的德行,说了一遍。

        “时间上来得及吗?”洁露卡皱了皱眉头。

        “这个……还真说不准?!?br />
        “把我们的法师也叫过来?!苯嗦犊ńㄒ榈?。

        我愣了许久,才终于弄明白,洁露卡口中的“我们的法师”,是指精灵法师。

        “这样真的好吗?她们会帮忙吗?”

        “那当然,只要好好跟她们说,她们一定会同意的,我们的法师,可都是心地善良的精灵?!?br />
        好像说的联盟这边的法师,全都是冷血动物似的。

        “也好,以你的身份,或许的确能够说服她们?!?br />
        “亲王殿下说什么傻话呀,我只不过是身份卑微的贴身侍女罢了,是以亲王殿下的身份发出请求哦?!?br />
        “咦???!”

        我瞪大眼睛看着洁露卡,发现她并不是在开玩笑的样子。

        算了,既然她满怀信心,就由她去吧,精灵那边,她更清楚应该怎么做。

        商量下来后,顿了片刻,洁露卡的神色突然僵硬起来,总算是发现两具身体挨在一起,彼此相贴的事实。

        “呜……呜呜~~~”

        脸色绯红的猛退后几步,像是被色狼堵在夜深人静的深巷死胡同的柔弱少女一般,她的身体不断战栗,那双漂亮的眼睛里迅速浮现出一层胆怯的雾花,将手中的……呃,避孕药,握紧。

        不会吐槽你的——我用这样的目光,看了洁露卡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