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父亲,母亲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父亲,母亲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父亲,母亲

        女孩的身体猛地剧烈起来,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般,长大嘴巴,从里面艰难的,生涩的吐出几个字。

        “爸爸……妈妈……”

        眯着的眼睛猛地睁大,因为浓密刘海挡着的关系,只能依稀看到透露出来的,那剧烈颤抖睁大的瞳孔中,一股无以伦比的感情,没错,比如说这几年所有被压抑着的委屈,饱含着的思念,满怀的期待,这些全部的全部,全都浓缩在这一刻爆发,是否会被眼前,这一双闪烁瞳孔所涌出来的感觉剧烈呢?

        “是我们呀,小黑炭,你不认得了?爸爸妈妈对不起你,让你一个人辛苦了那么久??!”

        紧紧是感受到被刘海遮挡了大部分的,透露出来的丝毫感情,就是那么的让人震撼,那么让人心酸,那圆睁的甚至乎有些许扭曲的眼眶,究竟是经历过什么样的磨难,内心已经绝望到了什么程度,才能显露出来?想到于此,中年妇女不由失声痛哭,紧紧的将小黑炭搂在怀里,父亲也在一旁抹着眼泪。

        “我……我……对不起……我……”

        小黑炭的眼睛也湿润起来,那逐渐缓和,重新眯起来的双眼,就仿佛开闸的大坝一样,先是缓缓的流出泪水,最后一发不可收拾,哭的稀里哗啦,泪水将头发打湿,头发将泪水染黑,和脸庞紧紧粘在一起,黑的、涩的、苦的,百般滋味涌上心头,越是让人看了,越是心酸和难过。

        被紧紧搂在母亲怀中的小黑炭,似乎经过一场剧烈的思考,最终才确定这并不是做梦一般,终于缓缓颤抖的伸出两只瘦弱的小手,搂着,紧紧的搂着,从瘦小的手臂里涌出巨大力道,仿佛再也不愿意离开一样,放肆大声哭喊起来。

        “好了好了,好不容易才和小黑炭重聚,哭个什么劲,今天应该好好高兴一场才对?!?br />
        哭在许久,父亲才在一旁劝住依然紧紧相拥,哭的稀里哗啦的母女两,说道。

        “是……是呀,应该高兴才对,是不?小黑炭?!蹦盖撞粮闪死崴?,通红着眼睛附和道。

        “是……是的,妈妈?!?br />
        沙哑的声音从怀里发出,失去父母的这几年,加起来恐怕也没有今天一天发出的声音多,这种事实,似乎让女孩有点羞涩,喉咙也有些干哑,从怀里抬起头,眯着眼睛眼了父母一样,随即又不好意思的低下去。

        “啊,脏了……”

        她随即发现,刚刚埋首的地方,母亲那的衣服,被自己染黑的泪水弄成一大团黑色,就仿佛在怀里抱了一摞木炭之后的可怜下场般,小黑炭不由慌忙起来。

        “傻孩子,比起一家人重逢,这算得了什么,洗干净不就行了吗?”

        丝毫不顾及那一头脏腻的连苍蝇都不会在上空徘徊的头发,母亲伸出那枯瘦粗糙的手,露出温柔笑容,仿佛对待着无可取代的宝物一样,在上面轻抚起来。

        “我……我帮妈妈洗……”

        小黑炭愣愣的看着母亲这样的笑容,许久许久,终于,仿佛接受了父母回来的事实一般,突然之间,从嘴角处,勾起一抹天真的笑容,因为脏兮兮的小脸,再加上刚才稀里哗啦的大哭一场,导致乌黑的脸上庞呈现出一种泪状痕迹,更添狼狈和滑稽,如果用这个笑容有多么美丽形容,或许对小黑炭来说是十分失礼的嘲讽,但是,这抹笑容绝对代表着一种成熟的纯真之美。

        是的,就仿佛是那于群魔堡垒这样恶劣的环境中生长,经历了无数磨难会绽放出来的铁荆之花,尽管不怎么起眼,在玫瑰和牡丹这些华丽的花朵面前更是尽失颜色,但是,它却是唯一可以在群魔堡垒这种地方生长的花朵,这里的矮人们,甚至都亲切的称呼它们为矮人之花——尽管群魔堡垒这边不同意,觉得铁?;ň退阍僭趺雌铀?,用来形容五短三粗的矮冬瓜矮人一族,也是有***份,因为这个,矮人族和群魔堡垒的气氛曾经空前紧张过。

        看到小黑炭的笑容,听到小黑炭的话语,这对中年男女的眼眶再次润湿起来,多么好,多么乖巧,多么惹人怜爱的孩子呀,真的想抱回家去当做仓鼠一样捧在手心细心呵护起来了。

        “对了,爸爸……妈妈……你们是为什么会……会突然……”

        小黑炭抬起头,神色挣扎着问道,这个问题,显然在她脑海了徘徊了许久,但是一直都不敢问出来,难道是害怕问出来,父母就会突然消失?虽然有点离谱,但是想想她只不过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孩,心下便可以释然了。

        “你看,我们两个,都差点忘记了,小黑炭可是比我们冷静成熟多了?!?br />
        父亲擦擦眼眶,笑了起来,带着十字刀疤的消瘦脸庞,让笑容有些扭曲难看,但是却能感觉得到温和。

        “小黑炭,你还想得起,五年前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吗?”

        母亲轻抚着女儿的头发,仿佛在呼唤起那段回忆一般,柔声反问道。

        其实真正的原因是——这家伙,包括旁边那个冒牌父亲,虽然知道五年前那一天小黑炭的父母失踪,但具体的情况却不大清楚,总之是想从小黑炭嘴里套出点什么,然后跟着情节继续编下去,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哪里可能有那么详细的资料。

        “那……那天……”

        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好的回忆,小黑炭眯着的眼睛中,突然闪过一丝恐惧,头也低了下去,瘦弱的身体,就像裸露在暴风雨之中的史泰兽一样,一直颤抖个不停。

        “放心吧,小黑炭,我们不会再消失了?!?br />
        母亲温柔的轻抚着女儿,看着她的眼睛里满是心疼之色。

        在这股温柔气息的包裹下,小黑炭似乎总算从冰冷的恐惧之中,感受到了丝丝温暖,逐渐停下了战栗,轻轻抬起头,试探的看了自己的父母一眼,给他人的感觉就仿佛是在确定说完以后,他们不会再消失一样,然后胆怯结巴的继续说道。

        “那天……那天一大早,很早……很早,爸爸妈妈带我……一起出去,然后……然后滑下悬崖……”

        “……”

        父亲和母亲远目中。

        本来还以为是多么悲惨的事件,比如说被怪兽袭击,甚至是亲眼看到被杀死,那样解释起来就麻烦了,没想到……嗯,是这么无聊的死法。

        不过也罢,这样就更好了,于是事前早就准备好了n个版本的说辞,拿了出来。

        “没想到你还记得,这些年来,一定是时时刻刻都在做着这样的噩梦吧,苦了你呀,我的孩子?!?br />
        父亲一把将小黑炭搂在起来,丝毫不顾及那张脏兮兮的脸蛋,在上面蹭着,从未享受过这样的热情,被蹭的稀里糊涂的小黑炭当然不知道,她的母亲在后面狠狠瞪了父亲一眼,外加踹了一脚。

        “小黑炭,听我说,那之后的事情是这样的……”

        大概是基于好久没有蹭过西露丝艾柯露,好久没有蹭过莎拉小幽灵这些等等理由,总之,当父亲放下小黑炭的时候,小黑炭的眼睛已经转起了圈圈。

        然后,正待解释,却遭到了一记剧烈的肘击。

        咳咳……我说,这种时候可不是闹内部矛盾的时候。

        父亲咳出无言的鲜血,看了母亲一样,但是母亲熟视无睹,接下了话头,给小黑炭述说了一个惊天地动鬼神的故事……才怪。

        “事情就是那样,因为从悬崖上滑下,父亲和母亲都受了重伤……”

        “伤,爸爸妈妈受了伤?”小黑炭露出担忧的目光、

        “小黑炭真是乖孩子,放心吧,早就好了,不过,当时我们还以为真的要没命了,幸好被一个路过的矮人救下?!?br />
        “遇到好心人了?!毙『谔克梢豢谄?。

        “虽然这样说对救命恩人有些失礼,不过那家伙可不是什么好人,你也知道,矮人可都是一些小气吝啬的家伙?!?br />
        “咦咦?”

        “那个矮人虽然帮我们治好了重伤,但并不是***的,为了赎回救命之恩,我们足足帮他工作了五年,最后才被允许离开,直到现在才能回来,和你重聚?!?br />
        “是吗?爸爸妈妈……一定吃了很多苦吧?!?br />
        小黑炭仰起头,那双微眯的眼睛晶莹闪烁,从里面透露出一股莫名的感动,伸出瘦骨嶙嶙的小手,在母亲满是皱纹的脸颊上,轻轻抚摸着。

        “不苦,哪有小黑炭辛苦,说实话,这五年过来,我们两个……我们两个几乎都以为小黑炭眼睛……呜呜~~~~”

        编,你继续给我编!

        背后的父亲,借着低头擦眼泪的同时,心里狠狠吐槽起来。

        “总而言之,经历了五年风风雨雨,我们一家终于又重新团聚了,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br />
        突然拿出了一家之主气势的父亲,展开双臂,将母女两个一起搂了起来,三人抱成一团,就仿佛融为了一体般,齐齐露出笑容。

        “但是……为什么我会在这里……爸爸妈妈是怎么找到我的……发生了什么事?”

        仰起头,小黑炭用着依然有些嘶哑的声音,胆怯问道,记忆之中,她好像突然两眼一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嗯……这小黑炭,不简单呀,即使是在如此激动人心的重逢下,依然还能冷静的想到这些细节,实在不像是一个十岁的孩子。

        父亲和母亲暗暗对视了一眼,绝对要多加小心,以免露出破绽。

        “难道你不记得了吗?在三天前,你一声不吭的就累倒下去,要不是我们恰好回来,说不定已经……”

        “我已经昏迷了三天?”小黑炭目瞪口呆。

        “难道还能骗你不成,这几天我们可是担心死了?!蹦盖缀崴档?。

        “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小黑炭深深的低下头。

        “瞧你这孩子,说什么傻话,醒过来就好,一切都过去了,以后只要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就没有跨不过去的坎?!?br />
        “嗯?!?br />
        看着充满慈爱笑容的父母,小黑炭眨了眨眼,露出成熟的微笑,重重把头一点。

        “这些年来,你就住在这种地方吗?苦了你了?!?br />
        看到小黑炭所住的地方,那个连一头牛都容不下的狭隘小凹坑里面,母亲深深感叹。

        “抱歉,都是我太没用,没办法给你们两个一个好家?!?br />
        父亲抓着头,叹息哀鸣,原本一家三人,虽然也是贫民等级,但好歹在群魔堡垒上面,那破破落落的贫民小窑里面,还是有一个勉强能遮风的地方。

        不过,根据资料显示,父亲似乎有点小赌,在失踪的时候曾经欠下了一笔账,虽然只是一笔微不足道的小钱,但是已经足够让对方以此为由,将那个勉强能遮风避雨的地方霸占,将小黑炭赶出来,当然,其实就算不是这样,以小黑炭那样的年纪,孤零零一人也保不住那个家,即使是一处破破烂烂的小房子,觊觎的家伙也还是有很多。

        现在,就算父亲回来,大概也是没有办法将那个房子重新要回来了。

        “不过没有问题?!备盖状罅Φ呐牧伺男靥?。

        “虽然被那个矮人剥削了五年,不过,我也在那里学会了不少,今天就让你们看看,我这个一家之主,至少还是能给你们提供一个遮风避雨的地方?!?br />
        这样说着,父亲从旁边拾起一把啄斧,在四周看了看,很快就选定一个合适的地方,开始发出卖力的嗨嗨声,开挖起来,看样子是要挖出个洞穴。

        “别担心,来,我们母女两好好说说话?!?br />
        小黑炭站起来,刚想说什么,却被母亲拉住,微笑着搂入了怀里。

        控制在普通人能够做到的程度,直到傍晚,一个小山洞才挖了出来,大概有十平方左右,床的话,直接拉块表面平坦的大石头,在上面铺些草就行了,不能奢求太多,桌椅什么的也是不必要的东西,不过至少一个烧火的小炉子,一个可以蒸煮食物的小锅,还有装水的罐子,这些最基本最实用的家具,还是必须有的,哦哦,还得弄一张可以盖三人的被子,夜晚还是挺冷的。

        门的话,今天大概是干不了了,明天再说吧,希望不会有冒失的怪物闯进来才好,不然的话……正好给送点金币来用用,哼哼。

        总体而言,如果再做个像样点的,可以整整将风雨和黑夜阻隔在外的洞门,这样一处住所,完全要比原来那个破破烂烂的小房子好上千万倍,但为什么没有人愿意在这种地方住,原因也很简单,我刚才说过,怪物出没,平时在矿区里工作的时候遇上,或许还能逃命,但是万一在睡着的时候,被怪物接近,那就真是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怎么样?还行吧?!?br />
        挖好之后,带着母女两个进来,父亲得意洋洋的炫耀自己的成果。

        “马马虎虎?!蹦盖仔∩止玖艘痪?。

        到是小黑炭的表情,有些微妙,愣了一瞬间,才露出含蓄的笑容,点点头,让人十分介意,不知道那小小的脑袋里究竟在想些什么,小孩子太成熟果然不好,什么事情都知道往心里藏了,这是提前到来的叛逆期吗?

        看到这一幕的父母两,纠结中。

        “安心吧,家里的生活很快就会改善,我在矮人那里,也学到了一些锻造的东西,虽然还做不成事,但是或许可以去哪个铁匠铺帮帮忙,挣点小钱,应该不成问题?!?br />
        父亲继续昂首挺胸的说道,在群魔堡垒,大多数贫民以及平民的眼中,铁匠就是有钱人的同义词,哪怕只能打造出来一些粗糙的工具,至少也不用担心挨饿,所以即使在铁匠铺里干活,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美差。

        “最好是能找到?!?br />
        母亲笑看了父亲一眼,低下头,看看手中牵着的小黑炭,随即,眉头皱了起来。

        那小小的洁癖,并非是厌恶,而是不允许,不允许有自己照顾的小黑炭,依然是这样一副脏兮兮的模样。

        于是……

        “在这之前,有一件事情必须先要做了?!?br />
        这位一家之母,散发出了不容许任何人反驳的强大魄力,目光在小黑炭身上不断徘徊起来,大有跃跃欲试,迫不及待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