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零三十章 无能为力

    第一千零三十章 无能为力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千零三十章 无能为力

        “你最好祈祷能发现点什么,不然的话,这顿饭钱我绝对会让阿卡拉奶奶从你的长老薪水里扣除?!?br />
        结了账之后,摸着似乎瘪了一层的钱袋子,我黑着脸,没好气的瞪着法拉老头,如果让这家伙过来,能因此拯救一个小孩,钱花的再多一点也无所谓,但如果只是跑来骗吃骗喝,完了抹嘴走人的话,我会让这老家伙看看,就算是***在他之下的罗格第三吝啬,也不是那么好捞油水的。

        “侍者,侍者,打包?!?br />
        结果,这家伙根本没有理会我的威胁,而是一点也不知羞耻的大声嚷嚷着让侍者过来,将桌子上已经差不多吃完,只剩下的一些残羹剩饭,甚至是啃干净的骨头都没有放过,好丢脸,周围人投过来的目光好刺眼,要是他现在敢暴露长老的身份,我绝对会立刻将他天诛。

        哼,最好是真的如表现的这般,胸有成竹,不当一回事才好。

        留下一记冷哼,我们分头行动,法拉老头自然是回法师公会去,做好准备,等待我们将小孩带来。

        问题是,怎么将那小孩带来?从昨晚的情形看,她似乎不仅仅把我们当成陌生人,那双警惕的目光,完全就被当成是对她有所图谋的怪叔叔和怪阿姨了。

        这个问题,只在我们脑海里徘徊了片刻,便迎刃而解,虽然有点对不起那小孩,不过,今天我们要上演一回外星人绑架事件了。

        在有心人的指点下,我们很快找到了那小孩的踪影,远远跟着,找了个合适的机会,将她击晕,一把抱起,立刻掠向法师公会。

        我发誓,这是我第一次做着这种勾当,无论洁露卡如何怀疑我的行动熟练,一气呵成,仿佛事前排演过百次都好。

        来到法师公会的地下室,在我们拐带……咳咳,怀着好意将小孩带来的这短短片刻时间,他已经在中间布置好了一个巨大的圆形魔法阵,反正我是看不懂这玩意,那些深奥排列的符文图形,对于我来说就如同一堆没有秩序乱码,无解。

        “把她放在魔法阵上?!?br />
        捏着那所剩无几的稀疏胡子,法拉宛如一派得道高人般,眯着眼睛,指了指魔法阵中央。

        “你在这里慢慢捣鼓,我们先出去了?!?br />
        有鉴于这老头每次试验都跟便秘似地,又臭又长,虽然担心躺在魔法阵中央的小女孩,但留在这里也帮不上忙,于是我打起了退堂鼓。

        “等等,你还得帮个忙才行?!痹谖易碛咧?,法拉老头连忙喊了一声。

        “什么忙?”

        我用困惑的目光回过头,这老头,又不是不知道魔法知识上,我完全就是个门外汉。

        幸灾乐祸的嘿嘿笑了一声,法拉老头用目光在魔法阵上示意几眼。

        他所看的位置,各有一个整齐凹陷下去的小孔。

        是镶嵌宝石的凹槽,大多数魔法阵的使用,都必须用到宝石的能量,这点魔法小常识我还知道。

        只是看那凹槽数量和形状,竟然要九颗完整级的宝石,这可是我历练个好几天也未必能挣回来的数量呀,加上家里还有一个把钻石当零食的小圣女……

        我用悲愤的目光怒瞪了法拉老头一眼,为了这小女孩,我忍了??!

        将一颗颗宝石,镶嵌在上面,这时候,法拉老头才不耐烦的挥着袖子,一副你的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赶快给我闪一边去的高傲神态。

        我再忍。

        于是,足足在法师公会消磨了一整天,直到傍晚,法拉老头才满头大汗的走出来。

        “有结论了吗?”

        我暗地里挥舞着制裁之拳,只要这老头敢说一个没字,那么即使被揍飞到神罚之城也不怨不得别人。

        “有点眉目,不过暂时还无法下结论?!?br />
        法拉老头皱着眉头,有点走神的随口应道,看样子,他的一门子心思还停留在刚才的研究当中。

        “这不是等于没说吗?究竟能不能找到原因?!蔽胰套≈撇弥?,脑门上的青筋不断跳动。

        “当然能找到,不以为我法拉是谁?只不过……时间问题上,就得看你的了?!?br />
        回过神,他捏着胡子傲然说道,这老头,在其他方面都是厚颜无耻,没脸没皮的,但唯独容不得别人说他两点,第一点就是他的胡子,第二点则是他的魔法水平,当然,很可惜的是,我们这一群人喜欢的就是弱点攻击,尤其是穆矮冬瓜,更是老在法拉老头抚他那浓密的矮***胡子,以此进行无言的锥心一击。

        “什么意思?”

        暂时放下制裁之拳,我无法理解的问道,拜托说清楚一点好不好?

        “哎呀呀,如果能有个老不死的书呆子配合,那就快了?!狈ɡ贤泛乃档?,不过他的意思我已经懂了。

        是在说凯恩吗?因为法拉老头和凯恩是死对头,他自然不愿意亲自请动,所以才会这样对我说。

        只不过,这件事真的有那么复杂吗?竟然还需要将凯恩请来,我到不是在夸法拉老头,只是他毕竟是老骨头一把了,脑子里的知识的确很丰富,除了专攻的魔法领域以外,即使在其他方面,他都有着不俗的见识。

        如今,却需要将凯恩过来,那一定是遇到的非常刁钻的,以他渊博的知识也无法解决的问题,必须依靠凯恩才掌握了解的,一些极其冷门和生僻的知识才行。

        “凯恩爷爷来的话,需要多少时间,不来的话,又需要多少时间?”我问道。

        “这个嘛,虽然有点不服,不过如果是那老家伙来的话,大概需要一天就能得出结论,如果仅靠我一个人,还得去翻阅大量的书籍作为依据判断,五天也未必能完成得了?!?br />
        这样说着,法拉老头心情郁闷的下意识用力揪了揪胡子,差点没拔下来几根,吓的他魂飞魄散,连忙像抱婴儿一样,小心的托起他那几根可怜胡子。

        “好吧,凯恩爷爷那边我去请?!蔽夜嫌Φ?。

        “吴?!?br />
        转身离开的时候,法拉老头稍微正经一点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虽然没办法下定论,不过……最好不要太乐观,做好一定的心理准备,明白吗?”

        身体微微一顿,我重新迈开脚步,头也不回的说道。

        “放心,但是,只要还有一丝希望,我就不会放弃?!?br />
        步出法师公会,群魔堡垒的天空依然是阴沉沉一片,即使是在中午时分,也不会有一缕阳光落下,但是,大概是刚从阴暗的地下室走出来,我被这一片阴沉天空微微的刺晃了眼,而下意识用手遮了起来。

        “亲王殿下?!?br />
        背后,洁露卡扯了扯我的斗篷。

        “嗯?”眯起双眼,我回头看着。

        “哼?!?br />
        大概是不适应我突然投来的目光,这小黄段子侍女鼻子轻哼了一声。

        “事……事先说明,就算亲王殿下施一些小恩小惠,也别想轻而易举的让我屈服,像亲王殿下这种会被马踹死的笨蛋……”

        “啊……哈?”

        我完全搞不明白这句话包含着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施舍过小恩小惠了?

        “也……也就是说,亲王殿下按照自己的意思做就行了,不用……不用顾忌我,反……反正就算不这么做,我也无法逃脱被当成发泄***【哔】奴隶的命运,也不会因此感谢这样的禽兽亲王殿下,迟早有一天会因为用完所剩无多的避孕药而强制怀孕,说不定还要遭受羞耻的孕妇游戏……”

        这黄段子侍女,低下头,节***大拍卖似地一连串爆出黄段子,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没有以往那些面不改色,而是慌慌张张的,语无伦次的……嗯,对,就好像傲娇了。

        不过,这种结结巴巴的傲娇之中,却始终带着一抹无法释怀的无力和悲哀。

        看到她这副表情,我总算弄懂了她究竟是想说什么,应该是在提及昨天她提出过的“无论如何都希望不要对那个小女孩造成伤害”的请求,在听到了法拉老头刚才的话以后,生怕自己任性的请求,会让我犹豫不决。

        真是的,在该任性的时候,稍微任性一点,这样的女孩更有魅力不是吗?

        在她那紫色如高级丝绸一般手感的秀发上,用力的***了***。

        “放心吧,我这样做可不是为了你,能挽救一条生命的话,即使全力以赴,也不是那么讨人厌的事情?!?br />
        “哼?!?br />
        明明已经在安慰她,让她不要介意了,不知道为什么,却反而被重重的哼了一声。

        第二天一大早,凯恩也赶过来了,刚刚出世界之石传送出来,这位普通老人似乎无法忍受那种股天旋地转感,脚步有点飘忽,这让我感到了十二分的歉意。

        或许是自己任性了,竟然将支撑着整个联盟的两个长老叫来,加上原本就在这里混吃混合的老酒鬼,联盟常驻五大长老中,现在就有四位出现在了这里,架势简直不比当年去赫拉迪克族小多少。

        大概是群魔堡垒这边也收到了消息,随着凯恩的出现,可以明显感觉到防卫增强了好几倍,我,法拉老头和老酒鬼还好说,不去惹别人就已经谢天谢地了,但是没有任何力量的凯恩不同,毫不客气的说,如果他出现什么意外,甚至,即使是受了伤,都会给整个联盟造成巨大动荡,凯恩在联盟里的地位,就是如此重要。

        看到周围戒备森严的气氛,我再次感觉到自己似乎任性了,并不是说小女孩的生命不重要,但是同样的,让凯恩放下手中那么多要事赶来这里,甚至兴师动众,无论是对是错,我都得为此而道歉。

        “凯恩爷爷,抱歉,让你放下那么多事,千里迢迢的跑来这里?!?br />
        依然穿着一身朴素的,被洗白的灰色学者袍,拄着拐杖,胡子花白的凯恩出现在传送阵时,我高兴的迎了上去。

        “没事没事,我也想看看,能让那吝啬老头都束手无策的事情,究竟是怎么样?!?br />
        慈和的笑了笑,在我的劝说无果下,大家直接来到了法师公会,一和法拉老头见面,这两个互相不对眼的老对头,对视的目光立刻就激起了激烈火花。

        傍晚,当凯恩和法拉老头终于结束了研究,带着疲惫和凝重的神色从实验室里出来的时候,我连忙迎了上去。

        “吴,你这次做的很好,要不是及时发现,联盟可能要蒙受巨大损失了?!?br />
        一脸倦色的凯恩,认真的拍着我的肩膀,嘉奖道。

        “怎么回事?”

        换做平时,我肯定要高兴的谦虚一番,不过现在听到这种话,却让我有一种莫名的慌张。

        “我们换个地方说话吧?!?br />
        法拉老头使了一个眼色,包括洁露卡在内,一行四人来到了法师公会的某个隔音书房。

        “凯恩爷爷,你们究竟发现了什么?”

        “这个……”

        两个人对视一眼,最后,由凯恩咳嗽几声。

        “这次的事态非常严重,如果不是你及时发现的话,那么,这里很有可能会直接面对一个世界之力级的怪物冲击,到时候……”

        声音顿止,不过在场所有人都可以联想得出,虽然第二世界群魔堡垒的冒险者实力很强,但是和世界之力这个级别,还是相差太大,更不要说这个城堡里面还有几十上百万的平民,一个世界之力级的敌人,就算放到第三世界的任何区域,都将是一场大祸。

        “但是……为什么,世界之力级别的怪物?我不大明白你们的意思,是怎么确定那块水晶碎片,一定能够召唤来世界之力级别的怪物?”

        摇了摇头,我尝试将大脑中混乱的思绪甩脱。

        “不是确定,召唤来的怪物,也不是世界之力级别?!笨魑⒚凶诺难劬?,闪过一丝凝重。

        “你这样说我就更加不懂了?!?br />
        “呵呵呵,不要着急,听我们慢慢说,你会理解的,吴,你现在一定还以为,那块水晶碎片尚处于潜伏状态,并未爆发是吧?!?br />
        “难道说不是吗?”

        我反问道:“如果已经爆发的话,怪物不是会现身吗?究竟在哪?还是说,那个女孩,真的是怪物变成的?”

        一直坐在侧边,留心听着我们uihua的洁露卡,在说到这里时,端着茶杯的尾指不禁开始颤抖起来。

        “不,那个小女孩,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类,绝对不是什么怪物变成?!?br />
        凯恩轻轻啜了一口茶,整理一番思路,才继续说道。

        “这件事要从头说起,吴,你应该知道哈洛加斯有一种怪物,叫臭气污秽者?!?br />
        “臭气污秽者,嗯,我当然知道,打过不少【交道】了?!蔽业愕阃?。

        臭气污秽者,哈洛加斯的特有怪物,这种怪物的外表,就如同由几个不同种类的部件拼装而成一般,脑袋是个恶魔骷髅,连接着狰骨嶙嶙的鱼骨头一样的半身,而本应该理所当然是鱼尾巴的部分,又被一个蠕动的圆肚子所代替,这样一副怪异扭曲的身躯,漂浮在半空,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从头恶心到尾。

        当然,这种怪物最出名的并不是它的外表,论恶心的喷吐尸体怪,论丑陋有丑陋怪,都轮不到它当老大,这种怪物最让人记忆犹新的是它那让恶魔也退避三舍的能力。

        从它那圆溜溜的肚子里面,可以产生一种名为痛苦蠕虫的生命体,这些生命体,会被臭气污秽者偷偷植入恶魔的体内,然后迅速钻到大脑部位,依靠吸取恶魔的邪恶意识和负面感情为食,不断生长,当吸食到了足够的力量,或者寄生者死亡以后,就会毫不犹豫的将大脑蚕食掉,然后破脑而出,寻找新的寄宿者。

        这样的行为,找到恶魔痛恨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而虽然痛苦蠕虫,在一般的情况下无法植入冒险者的身体,但也能造出不小的伤害,尤其的精神上的蚕食和冲击,所以,这种怪物依然不为冒险者所喜,可谓是游离于边界线之中的怪物。

        凯恩一提及臭气污秽者,联想到这种怪物的能力,我心里已经隐隐浮现出了一个答案。

        “你的意思是说……”

        “没错,就是痛苦蠕虫,那个小女孩,被一只痛苦蠕虫给寄宿了?!苯幼盼业幕?,凯恩用一种沉重的语气,缓缓说道。

        “为什么会这样,不是说这些痛苦蠕虫,只会寻找恶魔作为寄宿者吗?”

        “那并不是绝对的?!笨饕×艘⊥?。

        “会产生这种想当然的观点,第一,是因为冒险者的精神力强大,意志坚强,痛苦蠕虫很难侵入;第二点,痛苦蠕虫是以邪恶意思和负面感情为食物,冒险者显然无法给它提供太多粮食,而恶魔却一个个都是内心充满邪恶的家伙,理所当然,痛苦蠕虫不会去做那种寄生冒险者的吃力不讨好的事情?!?br />
        “那为什么会寄生在那个女孩身上呢?”

        “是呀,为什么呢?一开始的时候,我和吝啬鬼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不过,很快就找到了原因?!?br />
        说到这里,凯恩瞪了法拉老头一眼,似乎在说,轮到你了。

        “咳咳,我们的发现是,这个女孩身上隐藏着非常优秀的精神潜力,也就是说,她的精神力很异常强大,如果将来能够好好培养的话,一定能成为出色的法师……”

        “别跑题了!”

        眼看法拉老头滔滔不绝,大有为我们讲解一整套优秀法师是怎么样练成的讲座,我和凯恩连忙瞪眼怒喝。

        “你们这些家伙,就一点也不关心联盟的未来吗?像这些优秀的苗子,可都是联盟以后的顶骨干啊?!?br />
        不满于我和凯恩的打断,法拉老头也吹起了胡子,不过很快就焉了下去,长吁短叹。

        “可惜呀,一个大好人才……”

        “究竟是什么原因?”听到这句话,我不由紧皱眉头。

        “痛苦蠕虫寄宿的原因,第一,很有可能当初爆发的时候,那小女孩离的比较近,第二,小女孩没有丝毫抵抗力,可以被轻松侵入,第三,小女孩的精神力强大,有可能栽培美味的粮食?!?br />
        逐一比着手指,法拉老头悉数说道。

        “但是,这其中还有两点问题,我和老书虫也无法解释个明白,想知道的话,大概就得靠你们去努力了?!?br />
        “什么问题?”

        “第一,那只痛苦蠕虫,你们也察觉到了吧,水晶碎片包含着的强大力量?!?br />
        昨天晚上,闲着无聊的法拉老头,将洁露卡那块骷髅饼干借去捣鼓了一夜,一大早才还回来,也不知道有没有被弄出故障。

        “感觉到了,至少也是库拉斯特,再生妖塞尔森一个级别的?!蔽业懔说阃?,不以为意的说道。

        没错,的确不用在意,痛苦蠕虫只是一种十分低级的怪物,它们的力量甚至不比血肉野兽高多少,就算是第三世界的实体,也只有野兽一样的智慧,换句话来说,这种怪物根本就不属于战斗类型怪物,所以,即使拥有再生妖塞尔森那般强大力量,但自身的种族劣势却不是任何东西能够弥补的,况且再生妖塞尔森都被我干掉了,区区一只同级别的痛苦蠕虫,就更不在话下。

        “痛苦蠕虫这种怪物,是人神共愤,就连其他恶魔也容不下,势必杀之而后快,所以一般来说,它们的实力低微,很容易会遭到剿杀,成不了大气候?!?br />
        “你的意思是说……”

        “嗯,这只痛苦蠕虫能够成长到这种程度,我想绝对不可能靠的是逆天运气,千万别大意轻敌?!?br />
        “我知道了,第二个呢?”我的神色也由原本的轻视,转而慎重。

        “至于第二个,老书虫刚才也说了,痛苦蠕虫是以邪恶意识和负面感情为粮食,强大的精神力,只能提供优秀丰足的粮食生产工具,如果寄宿者自身没有邪恶意识或是负面感情的话,也成为不了粮食?!?br />
        “等等,你是说那个小女孩,内心有着强烈的邪恶意识或是负面感情?”

        “没错,大概就是这样?!狈ɡ愕阃?。

        我低头沉思着,邪恶意识的话,那是不可能出现在这样的小女孩身上,但如果说到负面情绪,被父母抛弃,遭受了那么多年的磨难,就算有也不足为奇。

        “恶魔的思想邪恶而浑浊,就算内心有着强大的邪恶意识和负面感情,对于痛苦蠕虫来说,也就像混合了沙子的一锅粥,而人的精神力尽管弱小,却十分纯粹,对于痛苦蠕虫来说,就像是一小碟山珍海味,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痛苦蠕虫才选择了那个小女孩作为被寄生者?!?br />
        “有什么办法解决吗?”

        当我提起这个问题的时候,书房内一片沉默。

        其实我也知道,最简单的办法是什么,但是真的必须这样做吗?

        “能不能想办法,将那只该死的痛苦蠕虫逼出来?”我怀着一丝希望,这样问道。

        但是,得到的却是失望的摇头动作。

        “如果说那个小女孩再强大一点,比如说是冒险者,或许还有办法,另外,如果痛苦蠕虫的实力再低一点,也不是不可以试一试,但是,一只强大的痛苦蠕虫,侵入一个弱小的女孩大脑里面,这样产生的结果,是两者彻底融为一体,已经超过了我们的能力之外,强行逼出的话,只会让小女孩的生命也跟着消逝?!?br />
        将空空如也的茶杯放下,凯恩带着歉意的目光,落到发呆的我和洁露卡身上。

        “抱歉了,这一次,我和吝啬鬼,都已经无能为力?!?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