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妖孽的老酒鬼(2)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妖孽的老酒鬼(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妖孽的老酒鬼(2)

        幸好周围没有士兵看着,不然传出去,联盟的两大长老和精灵族的情报头子(当然人类这边几乎不可能有人知道洁露卡的身份就是了)在一起打闹,那可是能让百族津津乐道上好一阵子的糗事。

        “真的没关系,不用下去帮忙?”

        等洁露卡抢回了她的小黄本之后,这场闹剧也算结束,当然,山下的战斗,却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看着冒险者组成的人肉钢铁长城,和怪物的洪流激烈碰撞在一起,再加上水晶碎片事件让这次行动的难度提升了不少,我不无担心的问道。

        第一世界的狩猎行动,我参加过,知道其中的凶险,的确,以现在已知的种族来说,人类联盟的冒险者拥有最庞大的数量,最优秀的战士,最默契的小队组合,这是所有人都无法否认的事实,但如果说到大团队合作,那么这个名次可能就要颠倒过来,这也是联盟的小队冒险历练模式所带来的不足,难怪阿卡拉会千方百计的捣鼓一些锻炼团队合作的行动。

        “安心吧,那些笨蛋,可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不堪?!?br />
        面露些许张扬和荣耀的老酒鬼,一脚踏在墙角上,双手抱胸,凛冽的大风将她那袭酒红披风吹得猎猎作响,不明真相的人,还真会被她这副样子给蒙骗,认为这个联盟长老有多么的英姿飒爽。

        “就算你这么说,我也放心不下?!?br />
        对于老酒鬼中途??岬淖龇?,我翻了个白眼,坚决无视。

        “哼,对自己人都没有自信的家伙,迟早背后会被敌人插一刀?!?br />
        “这样说来,你对我很有自信?”

        “太天真了,臭小子,对于我来说,就算这个世界有千千万万生命,我也是孤身一人,站在那巅峰之上,品尝寂寞,不存在所谓的自己人?!?br />
        “……”

        指了指突然变得大义凛然,俨然被独孤求败附身的老酒鬼,我示意洁露卡将这句话记起来,最好是有记忆水晶记录,然后等到哪一天,将她这番话重新在知道她是怎么一副德行的人们面前念出来,看这家伙的脸皮究竟厚道什么程度,还会不会脸红。

        不过,随着战斗一直持续下去,我也终于明白老酒鬼的话是什么意思了,的确是我多***心了没错。

        这到不是说我们这边,那些冒险者的大团队配合有多牛,可以一会儿摆成成一个s阵型,一会儿又换成b阵型。

        老实说,在这个居高临下,鸟瞰战场的清晰角度,我能充分感受到这些家伙团队配合的憋足程度,现在的情况是,虽然大家聚到一块打打杀杀,看似毫无疑问是一场团体战争,但实际却是这样:

        首先,团队部分还是有的,比如说圣骑士野蛮人德鲁伊站在最前面,直面怪物的冲击,扮演着肉盾和绞肉机的双重角色,法师,亚马逊,刺客这些职业,则是位于中后部,尽情的输出伤害,以惊人的速度将成片成片怪物绞杀,偶尔,如果人手不足,亚马逊也会持着长矛,上去扮演一会儿肉盾的角色。

        如果光是看到这里,或许会有人觉得,唉?虽然不是说配合的天衣无缝,但至少进退有序,没有出现太大太多的失误,这的确是不错的团队配合呀。

        但是仔细看的话,你会发现这种看似和谐无比的配合之中,还清晰的存在着十分强烈的小队作战风格。

        比如说,各自的小队会凑在一起,当然,并不是说这样不好,和自己配合了几十年的战友一起战斗,自然是能发挥出更加强大的实力,但是,一旦形成了这种结构,整个团体就变得零零碎碎起来。

        站在我们这个高度,可以清晰的看到,小队与小队之间,虽然挨在一起,但中间却仿佛存在着一道明显的界限,用什么比喻好呢?嗯嗯,就好比说赤壁之战中的连环船,只是象征性的用铁链连在一起,这样的队伍,别说会说这有多少多少船,而不会用“一只船队”去形容,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阿卡拉的苦心,看来是没有得到预算中的回报呀,察觉到这些以后,我在心里哀鸣起来,难怪,当初刚来到暗黑没多久的怪物围村,还有后来的支援精灵族行动,第二世界鲁高因保卫战,等等等等,每当遇到这些事件,阿卡拉那张脸都会闪烁着担忧和兴奋并存的奇怪光泽。

        既然让防线稳固的,并非是完美的团队合作,那肯定是有其他原因了,这个原因,只是看了一小会,我就立刻明白了。

        嗯,实力,是实力,更准确来说,是技能占据了很大优势。

        和第一世界群魔堡垒的狩猎行动对比,这场战斗有明显以下几个区别。

        怪物变强了,这是肯定的,从投影到***,实力何止提升了十倍,而且不单单是实力,还有智慧,***的智慧虽然相比人类来说还咋样,但至少懂得了思考,甚至小小的转动一下歪脑筋,这些都能做到。

        实力和智慧的提升,让第二世界的怪物变得更加恐怖,不再是第一世界,可以凭着对方的蠢头蠢脑,一个冒险小队,只要略施小计,就能将是自己队伍总体实力几十倍甚至是上百倍的怪物大部队歼灭。

        在第二世界,基本上已经不存在可以凭着一个冒险小队的力量,将上千数量的一个怪物部落消灭,如果遇到这样的事情,比如说杀小boss,周围基本上会有几百上千的怪物打手,如果不是实力十分顶尖的冒险小队,大多会喊一个关系较好的小队,宁愿战利品少一些,也不会去承受那种巨大风险。

        当然,反之,因为这些怪物有了一定的智商和主见,大多数时候,也不再像第一世界那样老是凑在一起成堆扎团,第二世界,经常见到的组合是几十的数量,少有几百,上千大概就只有小boss周围才会出现,不过也有例外,比如说罗格营地沉沦魔部落、血鹰之巢,库拉斯特的小矮人部落,群魔堡垒的血肉复苏者+血肉野兽组合,这几种怪物,一个部落上千的数量还是比较常见,所幸这些怪物对于经验丰富的冒险者来说,只要准备充足,加上不出漏子,也并不难对付。

        话题扯开了,怪物这边是这么个情况,那么冒险者呢?

        可以肯定,相比第一世界群魔堡垒的冒险者,眼前这些冒险者实力也提升了许多,加上小队之间的配合战术,也丰富了不少,总体来说,两者的提升还是比较平衡的。

        智商上……呃,我只能说,比起第一世界群魔堡垒的冒险者,眼前这些家伙无论是配合还是战术,都强大了许多,智商的话,至今无明确考证,从第一世界群魔堡垒到第二世界群魔堡垒,这几十年之间,冒险者的智商是否有所提升,或许存在这种可喜可贺的可能性,也无法否认反而变得更笨这种消极反论。

        咳咳,总而言之,冒险者和怪物两边的总体实力提升,大致上是均衡的,而怪物的数量,也未见得有多少增减。

        那么这个差距,则是体现在了技能上。

        没错,从投影到***,怪物的攻击方式或许灵活和丰富了许多,但有一样是始终不变的,那就是技能,第一世界的凝肥兽只能喷吐尸体,那第二世界的凝肥兽,也一样只能喷吐尸体,不会说多一个喷吐美女的技能,大不了就是喷吐的距离更远,命中更精准,角度更风骚而已。

        而冒险者这边,可以想想看,第一世界群魔堡垒的冒险者,等级分布在40-50级,也就是说,大部分都还不到五阶48级,法师没学会暴风雪,陨石,更别说冰封球和终阶的三大支配技能,大多德鲁伊也没学火山,暴风,毁天灭地,召唤灰熊,还有亚马逊的女武神,刺客的支配影子,圣骑士的信念光环、狂热光环,等等。

        而在第二世界群魔堡垒,大多数冒险者的等级都在65-70间,该学会的都学会了,甚至其中一部分技能被优化了不少,这就是前所未有的优势。

        然后,我们站在这里看到了德鲁伊的毁天灭地,法师的暴风雪,冰封球,陨石,九头火蛇,其他技能就不说了,光是这几个,就将整个战场搅得时而乌云滚滚,时而雷鸣作响,时而火光大作,地面龟裂,火山喷发,俨然一副世界末日的光景,进而让人产生一种自暴自弃的“团队合作什么的要不要都没关系了”的无力想法。

        此刻的我非常无力,原本还想着伸手帮一把,没想到就算有水晶碎片的干扰,下面那些冒险者依旧风骚,比起第一世界群魔堡垒的狩猎行动,不可同日而言,让我都有了“要不要去扮演怪物,给这些家伙醒醒神”的念头。

        “也就是说,现在你该明白了吧,普通级别的水晶碎片事件,在那种乱来的攻击下,根本就发挥不了任何的作用,加上怪物拥挤,想躲都躲不了,所谓的乱拳打死老师傅,真是太贴切不过了?!?br />
        老酒鬼指着一片被暴风雪冰封球和陨石齐齐覆盖的死亡区域,这样说着,又是一根瘟疫标枪投出,将一只精英级的狂信者刺穿。

        “可惜?。。?!”

        看着那只精英狂信者,又是爆了不少东西,瞬间被埋没在怪物群里,我和老酒鬼的面部肌肉不断抽搐,对于罗格第二和第三吝啬来说,眼睁睁看着大好装备就这么消失,简直比被怪物直接在身上刮几刀还要疼。

        如果是换成第一吝啬的法拉老头,我估计他会不顾一切的瞬移过去捡了再说。

        痛心疾首了好一会儿,老酒鬼才带着无尽的血泪和遗憾,接着说道。

        “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只有两件,第一,是防止第三世界精英级以上的怪物,这个等级的怪物,抗性已经有了很大提高,那些魔法区域未必能让它们的脚步停住,而一旦靠近了防线,那么冒险者就危险了?!?br />
        第三世界的精英级怪物,最弱最弱,比如说一只沉沦魔,一只小矮人或是血肉野兽,都有接近伪领域的实力,比一个冒险者还要强大。

        而比较牛一点的,比如说在库拉斯特遇到的死亡骑士,实力直接就是伪领域巅峰,这样一个怪物靠近,不消片刻就可以将一个有准备的冒险小队***干净,就更别说是是突袭的状况下了。

        这种怪物,非常危险。

        当然,精英级的死亡骑士,还不是精英级别里面最强的,还有比它更强的存在,比如说精英级遗忘骑士,精英级的死神之王等,这几类得天独厚,作为魔王和魔神的近卫而存在的怪物,如果达到精英级别,实力猜都不用去猜,至少也是领域级的。

        更上一步,如果这些几类强大的怪物达到领主——也就是小boss级别,那在地狱世界里获得的称号,就是魔王!

        数次和第三世界精英级怪物打过交道,我对老酒鬼的话是深信不疑,这个级别的怪物,绝对不能让它靠近。

        “还有一件事呢?”

        “笨啊你,第二件事当然就是打扫战场了?!?br />
        老酒鬼一记标枪,重重落到了我的脑袋上面,大声骂道。

        “那些第三世界的怪物精明无比,肯定不乏看清楚战况,知道事不可为,而选择撤退的家伙,我们要做的第二件事,就是将这些胆小鬼清理干净?!?br />
        “你确认你不是为了上去偷偷摸几件装备?!北ё磐?,我用怀疑的目光盯着老酒鬼。

        “我不是那样的人?!?br />
        嘴里说的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但是两只眼睛里面闪烁着的贪婪目光,却已经完全将她的本性暴露了出来。

        “那我们岂不是早应该在战斗刚刚开始的时候,就绕路到怪物后方,守株待兔?”

        我大声朝老酒鬼吼道,这家伙,明知道这种事情,竟然还敢在这里优哉游哉的观战??!

        “没关系没关系?!?br />
        老酒鬼只是罢了罢手,看了下面一眼,突然噗噗的笑了起来。

        “有了有了,这个世界竟然还真有比你还笨的家伙?!?br />
        顺着她的手指所指,我们看到了一个小黑点,十分突兀的逆着怪物冲过来的潮流,悄悄离队了。

        也是我们三个的眼睛贼利,换做是普通冒险者,哪有可能看得到那么远的一小幕。

        “这么做,不是明摆告诉别人——我是第三世界的怪物么?”

        这样说着,老酒鬼将放在脚下的标枪挑起一根,投掷下去,完成了她今天的三杀。

        “……”

        这里和那个眼睛脱离战场的怪物,起码也有上万米远吧,这老酒鬼,究竟是人还是远程导弹?

        “我到是希望那些怪物全都有那么笨才好?!?br />
        心满意足的喝以口酒,哈出雾状酒气,老酒鬼嘿嘿的笑了起来。

        可惜的是,直到下午,这场狩猎战斗接近尾声,也不过是三两个这样的笨蛋,早早退场,然后被我们揪个正着,死于老酒鬼的标枪之下,其他的家伙,大概是察觉到了点什么,一个个龟缩在怪物洪流里面,既不前进,踏入老酒鬼的警戒范围,也不后退,而是在里面瞎游逛着,等待逃跑的机会,这样一来,即使是老酒鬼也拿它们没办法。

        终于,在黄昏就要来临之时,已经所剩无几的怪物大军哄然崩溃,四散逃窜。

        “该干活了,臭小子?!?br />
        耳边听到这句话,老酒鬼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们也走吧?!?br />
        仗着侵犯侵犯版权得来的追踪魔导器,我和洁露卡老神在在的站在原地,反派boss式的嘿嘿笑了一声,才跟着跳下去。

        “我说,洁露卡,以后能换个固定的下落模式吗?”

        几千米高空坠落,洁露卡自然得借助的我帮助,才不至于弄得灰头土脸,可这次她用的姿势,却是坐在我的肩膀上。

        虽然从肩膀上传来和臀部紧密无缝贴在一起的柔软销魂触感,并不讨厌,不过我还是希望,以后能有一个固定的姿势比较好,比如说公主抱什么的。

        “那么这样如何?”

        头顶上刷刷几下,然后一本翻开的小黄本送到眼前,上面画着一个高举双拳平飞的超人飞行姿势,上面站着一个楚楚可怜的少女。

        真亏她还能在这种坠落的状态中,画出这些东西……等等,现在不是说这个吧??!

        为什么我非得摆出这副傻帽丢脸的超人飞行姿势,还有背上站着那位,宛如脚踏滑板,或者用御剑飞行形容更恰当的家伙,是谁?究竟是谁???!

        可惜还没等我来得及吐槽,地面就已经倒了,这么感觉这次坠落的特别快呢?

        变身月狼,轻巧的着地以后,两脚一蹬,立刻便朝怪物溃散的方向冲了上去,洁露卡这家伙,依然老神在在的骑在我的肩膀上,将追踪魔导器取出,宛如正在梳妆的少女一般,仔细用心的佩戴在头发左侧。

        “为什么我每次都扮演交通工具一样的角色?”

        同样,虽然肩膀上传来的和两片臀瓣紧密相触的柔软触感,很是美妙,但我还是得抱怨,再这样下去,我这个亲王殿下,就得改名叫马亲王了。

        “如果亲王殿下愿意自己戴的话,其实我去不去都无所谓?!?br />
        发出让自己万分火大的,仿佛正在享受着骑主人的逆上快感的优美声线,洁露卡如是的说道。

        “……”

        让我想想,自己戴那块骷髅饼干的话……还是算了,先不说会不会被当成盗版者而惨遭逮捕入狱,光是这块骷髅饼干本身能引发别人的“这家伙一定是加入了什么奇怪的恶魔组织”的微妙误会,就已经够呛,说不定会引发一起“联盟长老疑似某奇怪组织成员,打入联盟内部为密探”的新闻,文字正中央还附上一张身穿女儿服,唇抹樱桃色,头戴骷髅饼,手捻兰花指的我的***图片……

        “……”

        维拉丝她们绝对会想不开的,我还是当马亲王好了。

        “嘟噜嘟噜嘟噜嘟噜嘟噜~~~~~~~~~~~~~~”

        刚刚冲上联盟这边的防线,骷髅饼干就发了疯似地闪烁着发出警报。

        我和洁露卡都是一愣,就仿佛看到了杀虫剂一喷,整个厨房顿时爬满蟑螂的家庭主妇一样,有点不知所措起来,究竟该先解决那一只好呢?

        不过,这种茫然很快就变成了嗜血的兴奋。

        别管有多少,脱下拖鞋,一个个拍死就行了。

        在这种热血澎湃的情绪带动下,那些逃窜的怪物倒了大霉,因为我和洁露卡的宗旨是——宁杀错,勿放过。

        直到夜色降临,追杀到了离群魔堡垒几十公里开外,视野之中已经看不到一个怪物,那块骷髅饼干也安分下来,我和洁露卡才鸣鼓收兵。

        大致上应该已经收拾的差不多,剩下一两个漏网之鱼,也都跑远,再也追不上了。

        “……”

        其实,我一直很想问问依然骑在肩膀上面的洁露卡——你不帮忙也就算了,为什么还骑着不肯下,不过想到这黄段子侍女一口伶牙俐齿的狡辩功夫,还是作罢算了。

        真悲哀呀,除了莎拉,西露丝洁露卡,还有卡洁儿,我的肩膀上似乎又多了一个???。

        “哟,你们那边也解决了吗?”

        远远的,老酒鬼凑了上来,朝我们打招呼。

        “看样子收获还不错嘛?!?br />
        老酒鬼笑眯眯的,心里不知道在打着什么鬼主意。

        “那是当然,我们这边,可是有秘密武器啊,可以追踪水晶碎片,哼哼,你想比过我们,还远着呢?”

        “原来是这样?!?br />
        有着比神偷还要滑溜的目光,一下子就找准了目标,落到洁露卡头上的骷髅饼干上。

        “竟然那么快就做好了追踪魔导器,精灵族的水平实在了不起,一开始的时候,法拉老头也嚷嚷着要做,只可惜后来放弃了?!?br />
        “怎么回事?”我好奇问道。

        “按照那老头的说法,等我这边的追踪魔导器做好了,水晶碎片估计也回收的差不多了,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那老头才不会去做?!?br />
        “精灵族真是太厉害了?!?br />
        眯着眼睛,这家伙似乎意有所图般,再次感叹起来。

        “臭小子,你做的也不错,这次的成绩,看来是我输了?!?br />
        “那是当然?!?br />
        虽然隐隐感觉到了不妥,但我还是很顺从笨蛋本能的翘起鼻子。

        “既然有了那么便利的工具,那么回收碎片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回头见?!?br />
        带着一连窜得意笑声,我的目瞪口呆中,老酒鬼的身影瞬间就变成了一个黑点。

        该死的,又上当了??!

        我懊悔的直想将那块骷髅饼干啃掉。

        “你早已经发现了吧,为什么不提醒我?”

        以洁露卡的精明,绝对已经察觉到了老酒鬼的想法,只要她能及时提醒我,老酒鬼可就没那么容易开溜了,想到这里,我不禁抱怨起来。

        “是呢,早就已经发现了,为什么不提醒呢?”

        顺着我的话,头顶上传来洁露卡的甘甜而腹黑的声音。

        “因为……反正又不用我动?!?br />
        “下来!你这家伙,立刻给我下来??!”立刻,郊外大草原响起了我的愤怒咆哮。

        于是,等到我们将掉落的水晶碎片,全部回收以后,已经是夜深时分,虽然我还安慰着自己,可以顺便将狩猎行动爆落的那些装备,也拣几件,权当弥补心灵创伤,可惜等回来一看,地上哪还有一枚金币,全都给那些家伙收刮掉了??!

        深夜回到旅馆,接着黯淡摇曳的灯光,我在信纸上歪歪扭扭的写下了“郊外大草原,任务完成”几个字,寄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