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妖孽的老酒鬼(1)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妖孽的老酒鬼(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妖孽的老酒鬼(1)

        “醒来没有,你这笨蛋!”

        耳边传来一声怒吼,还没反应过来就享受了一记二连hit,脑袋被重重拍了一下,直接把我拍下城墙。

        “谁,是谁打我???!”

        我立刻回过神,空中一个翻滚稳稳落地,然后回头怒瞪城墙上面哈着拳头的老酒鬼,毫无疑问,凶手就是这家伙。

        可恶啊,竟然打扰我缅怀往事,你知道作为一个主角,缅怀往事这种情节,究竟有多重要吗?这可是回忆杀!回忆杀?。?!在逆境之中,借助回忆爆发出无穷力量,将原本远远强于自己的敌人打败,这可是热血漫画的必备元素——回忆杀,要是以后我被魔王干掉,那都是你今天一拍的错!给我向没有因此获救的世界和人民道歉谢罪??!

        虽然那也不是神马美好的回忆就是了……

        悻悻然的跳上城墙,发现洁露卡一本正经的站在那里,宛如最专业的侍女,一动不动,只有眼角皮子在时不时颤一下,当然,别以为她这是在做好侍女的本分,也不是发呆,而是暗中偷笑,用不动明王之势发出辛辣嘲讽——你以为这家伙跟在我身边多长时间了,说难听一点,就是她屁股那啥那啥,我就知道那啥那啥。

        “小子,刚才我的话听到没有,???没听到,给我去死吧,你这种家伙,干脆给我变成从凝肥兽(注:喷吐尸体怪的初阶体)最怕喷出来的肉块好了?!?br />
        与其说老酒鬼现在的样子,是长辈在教训没有好好听讲的晚辈,倒不如说是一个粗暴无礼的老流氓,在瞪眼咧嘴、口沫横飞的向被勒索者发泄没有好好听清楚她的“喂,小子,借哥们一百块钱抽抽烟”,而只掏出了10块递过去的愤怒。

        “所以说啊……”

        我一把将老酒鬼的头推开,擦干净脸上的口沫子,额头上的青筋不断跳动着。

        “所以说你这家伙别光在这里说,也给我去干活?!?br />
        一脚横扫,我将这家伙也踹下城墙。

        “我才不要,现在负责人是你,不是我?!?br />
        虽然看似是被我踹飞下了城墙,但是腿上传来的软绵无力感,却更多倾向于她是借助我这一脚,轻轻一拨,自己跳了出去。

        “你也知道我是负责人是吧?!?br />
        见老酒鬼干脆一屁股在城墙下面坐下,背靠着翘起二郎腿开始喝酒耍赖,我不不禁嘿嘿笑了起来。

        “既然知道我是负责人的话,那么我命令你,给我出击?!?br />
        “什么?你这家伙,只不过是当了区区几年的打杂长老,有什么权利命令我??!”

        老酒鬼一听,立刻不干了。

        “闭嘴,我可不想被什么事都不做的幽灵长老骂是打杂长老??!”

        拍着胸膛,用居高临下的目光得意洋洋的看着老酒鬼。

        “你莫非是忘记了,联盟里有这么一条规矩,在紧急时刻,无分大小,一切人员应该谨从负责人的调派,除非这个人有更好的办法,要接替负责人指挥,怎么?难道说你这家伙,现在想重新接过负责人的位置?”

        快说是吧,说是吧混蛋,我连记忆水晶都准备好了,只要说一个是字,立刻就记录下来,然后掉头会罗格营地。

        “???咦?有这回事吗?联盟规则什么的,我早就忘记了?!泵磐?,老酒鬼露出茫然神情傻笑起来。

        啧,竟然没有上钩。

        “总而言之,你现在要么给我回营地去,要么接过负责人的位置,要是都做不到的话,就给我好好听令?!?br />
        “亲爱的吴,别这样嘛,有事好商量?!?br />
        不知道什么时候掠上城墙的老酒鬼,用一脸恶心兮兮的笑容看着我。

        “去去去,我可是公事公办的人?!苯成话?,我肃然远目着苍天道。

        “就算我现在装作听你的命令,等会消极怠工,这样对大家也没有好处,你说是不是?”

        贼眼兮兮的眨着,这酒鬼露出奸商一样的精明笑容。

        还的确是这样,如果她消息怠工的话,我一点办法都没有,不过在这种地方大咧咧说出来真的好吗?啊,黄段子侍女已经掏出她的秘密小黄本了,要是流传到阿卡拉那里,你就准备受死吧。

        我用死不足惜的冷漠目光看着老酒鬼,示意她说下去。

        “也就是说,亲爱的吴,这一趟去库拉斯特,应该弄了不少精灵那边的美酒吧,反正你也不怎么爱喝酒,不如……嘿嘿嘿嘿~~~~”

        搓着手指,露出一个“你懂的”的眼神,一连串无节操的笑声从那张喷着酒气的嘴巴里发出。

        虽说黄段子侍女的节操,已经卖的够厉害了,不过要是遇到真正发威的老酒鬼,还嫌有点不够看,普通人难以比较两者,只不过是她们卖的方向不同,洁露卡卖的是少女羞耻心,本质上还是一个胆小善良的家伙,而老酒鬼卖的却是人格,在罗格营地的威名、臭名,已经远远超过四大魔王了。

        老酒鬼提出来的要求不出我意料之外,本来,我对酒就没什么特殊嗜好,特意从莫卡妮那里弄来的酒,九成九就是为了让眼前这家伙能安分点。

        经过讨价还价,最后,以我方占据战略高处胜出,在我丝毫不肯松动的情况下,老酒鬼只抠去了两坛好酒。

        “这回你该乖乖的干活了吧?!?br />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老酒鬼收了我的酒后,我便可以毫不客气的以一个雇佣者的身份将她当牛当马指挥了。

        “等等,等等?!?br />
        老酒鬼嘴里嘀咕着。

        “你该不会想着收了工钱不干活吧?!?br />
        我瞪着她,这家伙虽然贪心吝啬,但是应该不是为了区区两坛酒做出这种蠢事的人,狼来了的故事,在这个世界,尤其是发生在老酒鬼身上,只需要一次,就足以让其他人再也不和她交易了。

        “当然不是,这可是阿卡拉的吩咐?!?br />
        在我隐隐不妙的目光中,老酒鬼得意起来。

        “现在不是出手的时机,夹杂在这次狩猎行动之中的水晶碎片引起的异变,正好是给联盟冒险者磨练的机会,我们怎么能出手干预呢?”

        “也就是说……”

        “嘿嘿,酒,我不客气的收下了?!?br />
        坐在城墙边上甩着两条腿,老酒鬼手中抱着的两坛酒刷一下消失,然后满足的拍拍肚子,似乎那两坛酒已经被塞到了她的肚子一般。

        混蛋,果然还是被骗了,两坛酒就这样白白送出去了。

        看到老酒鬼得意洋洋的样子,我懊悔的一拳砸在地上。

        另外一边,在小黄本上刷刷写着什么的洁露卡,最后也一一句“罗格第三吝啬与罗格第二吝啬交锋,事实上,这个排名十分有道理”这样的语句结束,想了想,又很少女式的,在【亲王殿下】四个字上面画了一个猪头。

        “太天真了?!?br />
        老酒鬼突然大喝出声。

        “你以为有那么简单吗?注意点,别让太强的怪物靠近了,我们现在的任务,就是将那些足以冲垮冒险者防线的强大怪物截杀?!?br />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实在不想从你嘴里听到这种大义凛然的台词?!蔽曳艘桓霭籽?。

        “所以说啊,你是不了解我的辛苦,知道上一次狩猎行动吗?那时候我可是东奔西跑,将一个个足以毁灭整个冒险队伍的怪物拦杀,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不然的话,你以为会有那么多笨蛋感激涕零的为本大人奉上美酒吗?”

        真想将最后面那句录下来,让那些人听听,他们的救命恩人究竟是怎么一副德性。

        “嗯?”

        就在我发出这样吐槽的时候,突然老酒鬼把头转了过去,盯着群魔堡垒下面的战场。

        “臭小子,给把标枪长矛什么的?!?br />
        她朝后面的我,头也不回的伸了伸手。

        “你要是敢昧了拿去换钱,看我不告诉阿卡拉奶奶,让你下半辈子去哈洛加斯的雪洞里过活?!?br />
        嘴里一边抱怨,我还是将一把金色级的标枪递了过去。

        “你小子到是出手阔绰,白板的就行了?!?br />
        看了手中的金色表情一眼,老酒鬼以败家男的蔑视目光回过头,将标枪扔回给我。

        白板的话,要多少有多少。

        我干脆将一扎完整的白板卓越标枪(短标枪的扩展级武器)扔了过去。

        握在手中掂量了一下,下一刻,老酒鬼的手臂漠然一投,带着绿色彩虹,一把标枪宛如流星般从几千米的群魔堡垒上面落下,直坠向怪物的海洋。

        亚马逊的四阶技能,瘟疫标枪,只是由老酒鬼手中使出,威力肯定已经不止是单纯的一个四阶技能那么简单了。

        “嗷~~~~~~”

        惊天惨叫响起,夹杂在怪物群中,一只鬼鬼祟祟的地狱投石怪(鲁高因区域怪物,攻击手段为中距离投矛,攻击虽慢但伤害巨大),被这根带着绿色尾巴从天而降的卓越标枪穿了个透心凉,捂着胸口,它抬头望着那高高耸立于乌云之中的堡垒,恐惧的眼睛中,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缓缓倒了下去。

        倒下去的地方,嘭一声大爆,数百枚金币,中间夹杂着几件装备,飞溅起来,但是立刻又被后面汹涌的怪物给淹没。

        “怎么样,两坛酒没有白出吧?!?br />
        把玩着剩余的卓越标枪,老酒鬼得意道。

        无法反驳,完全无法反驳,这里离战场,光垂直距离就有数千米,离那只地狱投石怪的直线距离,就更加远远不止这个数了,这家伙,究竟是如何做到一边和我斗嘴,一边还能从那么远的距离发现对方的潜伏逼近?

        然后是那记瘟疫标枪,虽然知道从老酒鬼手中投出,肯定不会那么简单,但是,那只地狱投石怪,请认真仔细的想象,它是鲁高因区域的怪物,普通情况下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这种,那么解释就只有一个,它是被水晶碎片事件传送过来的第三世界怪物实体。

        再从它死后的爆率看,肯定不是普通怪物,头目级怪物也不是,就算是拥有百分之几百爆率,号称装备暴发户的我,都不能从一个头目级怪物身上获得如此壮观的爆率,那么解释也只剩下一个,它起码是第三世界精英级的怪物。

        第三世界精英级的怪物,看清楚了,这可是第三世界精英级的怪物,偷偷潜伏过来,在隔着不止几千米的距离就被老酒鬼发现,然后一记瘟疫标枪秒杀,你说看到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谁还能说得出话来。

        站在一旁,从没有见识过老酒鬼妖孽般实力的洁露卡,比我更是不堪,张大嘴巴,倒吸了好一会儿的凉气,才刷刷在她的小黄本上记录着什么,我凑过头去看了一眼,发现是这么一句话。

        “话是这样说没错……”

        因为过于惊讶,洁露卡并未发现我在一旁偷窥,听到说话声时,吓了一大跳。

        “还是让我来?!?br />
        没有理会洁露卡瞪过来的气呼呼目光,我从她手中抢过小黄本和羽毛笔,有样学样在的卡夏两个字上,画一个猪头。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一点都不好笑。

        咦——等等,有样学样?

        立刻变得僵硬的目光,缓缓落到那个【有样学样】的原模板上,那是洁露卡对我的称呼,亲王殿下四个字,被一个大大的猪头圈起来的字迹。

        “你这家伙呀,老是不接受教训?!?br />
        身体噌一下熊熊燃烧起来,我黑着脸,缓缓逼近洁露卡。

        “在干什么呢?让我看看?!?br />
        手中的小黄本突然被身后骤然伸过来的手夺取。

        “亲王殿下四个字怎么被猪头圈起来了?不过实在太贴切了,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一点都不可笑?!?br />
        说着不好笑的老酒鬼捧腹笑起来,我用冷冷的目光注视着她, 要高兴也就乘现在了。

        果然,目光逐渐落到下面,发现她自己的名字也被猪头圈起,老酒鬼的笑脸一僵,然后暴怒起来。

        “一定是你这小子干的?!?br />
        “都是你的错?!?br />
        一边躲过老酒鬼的追杀,我向洁露卡扑去。

        “笔记还给我?!?br />
        洁露卡则是伸手抢着老酒鬼手中的小黄本。

        总而言之,因为老酒鬼的震撼压场,这场原本被我精打细算,策划了足足九分钟又九十九秒的狩猎行动,出乎意料的简单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