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强者,弱者。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强者,弱者。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强者,弱者。

        “难得奥力克大哥已经提出让步了,看你小子,既然是不想妥协,气息也很陌生,奉劝你一句,刚来到这里的小家伙,还是给我安分点的好?!?br />
        “算了,奥力克大哥,既然这家伙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给他点颜色瞧瞧,这种情况,就算是联盟也无法说什么?!?br />
        奥力克两边,一左一右,另外两名笼罩在斗篷之中的身影上前一步,阴沉沉的说道,看他们的体型,其中一个应该是法师职业,另外一个身材壮硕的家伙,只能确定不是野蛮人,是德鲁伊或刺客还是其他,就不是那么好辨认出来了。

        什么呀,这是,一个两个都阴森森的笼罩在斗篷黑影里,像新登场的boss似地,你们当自己是黑暗料理界的五【哔】星么?

        这时候,本来谁都以为一场冲突会不可避免,出乎大家意料,奥力克却身展开双臂,将左右踏步而出的队友虚拦了一下,示意他们不要冲动,长达几十年历练所诞生的默契和交流方式,一个小队五个冒险者,用在场其他所有人都无法注意或者即使注意到了也无法解读的手段,迅速交流起来。

        【奥力克大哥,你在干什么,这可不像平常的你,这种新来群魔堡垒的刺头,得给他一点教训,让他学会怎么尊敬前辈才行,只要不做太过,联盟也不会怎么样?!?br />
        刚才站出一步的左手边冒险者,用小队独有的交流手段,提出意见。

        【话是这样说没错,但不知为何,我总感觉好像有点什么不妥的地方?!?br />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坏人的直觉”,总之,奥力克正在犹豫。

        【奥力克大哥,这段时间水晶碎片的事情,让你谨慎过头了吧,这家伙的气息陌生,一看就知道,估计是刚刚从库拉斯特那边过来的小家伙,我怎么看,也看不出有任何危险的地方?!?br />
        右手边的冒险者如是说道。

        【你在怀疑我的直觉吗?】

        奥力克看了对方一眼。

        【那到不是……】对方喏喏的低下头。

        所谓的历练,既不可以满腔子热血,光凭直觉和一股勇劲向前冲,胆大心细,审时度势才是硬道理,但是如果太谨慎的话,说不定也会失去抓住一闪而逝的机会的机会,最后丧命。

        所以说,究竟应该是抛弃一切念头,让直觉引导行动,还是应该停下来,仔细判断,谨慎对待,这对于一个队伍的队长来说,是比指挥战斗更加重要的事情,身为队长,不一定是队伍里面最强的,但绝对必须拥有领队的气魄,指挥协调的能力,以及——当机立断的智慧和敏锐直觉,如果缺乏后者,就算前面两处做的再怎么出色,也无法让队友放心的将生命交予你去选择。

        奥力克正是拥有这样的领队才华,他的智慧和敏锐直觉,曾无数次拯救过小队,在五人里面威望极高,所以他这么一说,右手边那名队友就算心里不服,口头上也不敢再有任何的异议。

        【还不明白吗?笨蛋,用理智判断的话,的确可以放手大干一场没有错,但是,就算不这么做,也无法威胁到我们,而直觉感受到的危险,如果置之不理的话,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正确可能性也好,在毫无危险,和万分之一的危险可能性之间,你选择哪个?】

        这么多年的默契,奥力克哪可能不知道这家伙心里还有些抱怨,于是便苦口婆心的解释起来,那个叫他叔叔,尽会惹麻烦的废材,就算置之不理也没什么关系,但是,如果队伍之间产生一丝意见,可能导致的结果就恐怖了。

        【这么多年走过来,难道你还没意识到,想想看,有多少冒险小队,拥有比我们更强大的实力、意志和智慧,在更危险的时候,他们都能凭此安然度过,结果最后却栽倒在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上?!?br />
        【我知道了,奥力克大哥?!?br />
        面露惭愧的冒险者,心服的低下了头,这就是差距呀,为什么奥力克可以指挥队伍而他只能被指挥,道理可能个个都懂,但是能在任何时刻,都当成座右铭一样牢记在心并用以应付各种哪怕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尽量将危险杜绝以外,拥有这种能力的人,却少之又少。

        这些交流,在小队特殊的手段下,也不过是一小会儿的功夫,谁也看不出来这几个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只能察觉到每个人的态度明显有了变化。

        “这位兄弟,虽然我不知道你有什么凭仗,但最好还是别太咄咄逼人,大家退让一步,交个朋友不是更好吗?多一个朋友,就多一份生命保障,虽然是句听到耳朵都能长茧的话,却是我们的不二法则,难道不是吗?”

        这奥力克到是好脾气,既然能忍到现在,实在有点辜负反面角色的称呼,这种时候,不是应该更加鲁莽一点,吼着“大伙一起上,将这两个家伙干掉,都给我利落点,杀人藏尸,就算是联盟也查不出来”这种话,然后大干一场么?

        绝望了,对这个暗黑大陆的反面配角绝望了,为什么这些家伙的智商都高于平均标准?难道就不能来点既阴险又脑残,小时候被奶粉吃坏,或是看到美女就变成野兽,喜欢驾车在闹市上撞人的家伙吗?

        细细一数的话,我的确发现了这样的事实,在暗黑这八九年时间里,别说英雄救美之类的骑士小说必备桥段,就连主角必备的技能,比如说虎躯一震,王霸之气充斥天地,鸡毛一挥,决胜于千万里之外,又或者是失足落崖,与美女和仙洞邂逅。

        没有,都没有,可恶,果然是因为这个世界的npc智商太高的原因吗?难道是我穿越的方式有误?像我这种凡人,不是应该去智慧层次再低上个三四级的下位世界才对吗?到时候,只要来个草船借箭,杀鸡取卵,守株待兔,画蛇添足,明修什么什么,暗度什么什么的,就能一举获得军神的称号,然后妻妾成群,这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呀混蛋??!

        世界什么的,干脆毁灭掉算了。

        奥力克五人,眼看着对方似乎突然陷入了某种极度低潮的情绪之中,心里都不由嘀咕起来。

        莫非……这家伙是笨蛋?!

        甚至奥力克自己,也开始怀疑起了刚才那一闪而逝的危险直觉,是不是自己多心了。

        “咳咳,还是算了?!?br />
        总算,在被对方完全肯定为笨蛋之前,我回过神来,应该说是被后面的洁露卡掐了一把之后……嗯嗯,总之,还是先回到刚才的对话模式之中吧。

        “话虽然是这样说没错,但是……”

        目光从五人身上一一掠过。

        “但是,我该信任一个纵容自己人欺负弱小的队伍,会在关键时刻深处援手吗?”

        一句话,让对面五人的脸色一阵红和白,虽然带着斗篷帽子看不见,是我自己擅自猜测的就是了。

        “奥力克大哥,这家伙根本就是在耍我们,何必跟他客气!”

        “没错,像这种人,不给他一点颜色瞧瞧,他还以为整个大陆都是他家呢?!?br />
        锵锵几声,其中两名冒险者手中已经握上了武器,那只有进入战斗状态之中,才会泛现的冰冷嗜杀目光直射过来,让气氛徒然变得紧张无比,一触即发。

        “我想知道……”

        展开手臂,将两名冲动的队友拦下,奥力克暴躁的目光打量着,显然,他的耐心也差不多该耗尽了。

        “我想问一问,为什么要包庇这么一个只见过一次,微不足道的小孩,难道你认为,为了帮这么一个小孩,仅仅是为了那些小事出口恶气,可以不惜交恶原本可以互相护持的战友,还是说内心的那点正义感在爆发?”

        说道后面,那冷漠的口吻已经变得非常不屑,看起来,正义感这种东西,无论是在原来世界,还是在暗黑大陆,都已经是过了保质期的物品。

        “嗯,大概是为了后者吧?!?br />
        考虑片刻,我很严肃的点点头,哪怕是过了保质期,发馊了,只要染染色,重新蒸上一遍,不是一样可以堂而皇之的摆上货架吗?虽然我不知道这种比喻恰不恰当就是了。

        “哈哈哈哈————??!”

        奥力克突然大笑起来,充满尖锐和讽刺感的笑声回荡在这条不起眼的小巷角落,然后,笑声突然愕然而止。

        “可笑的正义感?!?br />
        从那斗篷帽子的阴影中,吐出了这么几个冷的让人森寒的字眼。

        “弱肉强食,本来就是这个世界的法则,就算是联盟再努力去用华丽的手段去掩饰,也无法改变这一点,他,被欺负,是因为弱小,这个世界,弱者苟且偷生,弱者之中的弱者,生不如死,能走到这个地步,这么浅显的道理还不懂吗?难道说你这家伙真是个笨蛋?可笑,可笑,哈哈哈哈————??!”

        这样说着,奥力克复又发出不可自抑的大笑声。

        “……”

        虽然不知道正义感这三个字眼,是触动了奥力克的哪条神经,让他的反应如此激烈,不过这家伙,竟然一口道破了不能说出来的事实……咳咳,不对,竟然一口说出了如此侮辱人的话语。

        “呼哈……哈哈,小子,我就跟你说了吧,像这种弱小的家伙,你能护得了一时,难道还能?;に皇??自己没有实力,终归只会遭人欺辱和抛弃,或许你现在在做坏事也说不定,死,对他来说,才是最好的解脱,无论你那可笑的正义感,接不接受,这都是事实?!?br />
        目光落到身后瘦弱的小孩身上,奥力克的目光,就像看到了一条躺在路边,满身是血,已经奄奄一息的小狗,这种时候,仁慈是一种残忍,无谓的救助延长其苟喘时间,只不过是增加路过之人的憎恶目光,甚至是捕食者的无情啃咬,所谓的只要能活下去,就会有希望,对于小狗来说,无疑是一种最恶毒的诅咒。

        话是这样说没错,道理我也懂得,但是……

        “按照你的话来说,只要是强者,就可以毫无顾忌的欺负弱者,是这样没错吧?!?br />
        微微把头低下,反问。

        “……你可以这样理解也没错,这就是现实?!?br />
        微微一愣,随后,奥力克露出残忍的微笑。

        “那么,就请你们也体会一下,弱者的滋味吧?!?br />
        “什……什么……”

        奥力克的话还没说完,也说不完,因为,他那副高大的身体,已经被一只手掐住脖子,举上了半空。

        没有人伸出援手,他的四名队友,没有一个赶过来帮奥力克一把。

        因为,冰蓝色的伪领域已经将他们笼罩。

        既……既然是伪领域……不,是领域强者?。?!

        在冰蓝色的伪领域之中,另外四个冒险者,已经觉得抬脚和呼吸都有些困难,其中两个手中握着武器的,不由自主的剧烈颤抖起来。

        除了呆滞,就是呆滞,脑海已经被震惊充斥,失去了思考能力,当看到一只史泰兽突然变成巨龙的时候,哪怕是冒险者的心智,恐怕也只能落得这样的反应,不可能会出现其他。

        领域级强者,和第二世界群魔堡垒级冒险者,这中间究竟存在着怎么样的差距,四人已经无法用语言去描述,那是根本无法反抗,甚至连垂死挣扎都做不到的力量,这时候,他们唯一能生起的念头,或许只是想佩服一下大哥奥力克的直觉,大喊一声老大英明,竟然能提前察觉到这头披着史泰兽皮的巨龙。

        然后是……这次真的玩脱了。

        “呼哈……呼哈……”

        被放下来的奥力克,半跪在地,紧捂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空气之中弥漫的冰蓝色威压,让他的肺部宛如失去了应有的功能一般,无论怎么样呼吸,都无法平息喘气和心脏的激烈跳动。

        “怎么样?弱者的滋味?!?br />
        头顶上传来的声音,和之前并没有任何的分别,但是在此时的奥力克听来,这每一个字,却都仿佛化作一座大山,重重的压在他肩头上。

        “弱者的悲哀,我懂,不需要你来说教,但是,哪怕这些人的前路,是一片望不到边际的死海,是一道让人尸骨无存的悬崖,哪怕他们自己也绝望了,自暴自弃了?!?br />
        冰蓝色的震撼,让这一字一句,都深深的烙印在在场每一个人心中。

        “但是我想,无论如何,在这些人的路途中,搀扶一把,或是递上一瓶水,即使前方是死路,不是可以多带上一丝温暖而去吗?如果这就是所谓的可笑正义感的话,那么,即使是被嘲笑,我也会去做,因为习以为常所以麻木,忘记了作为人最重要的东西,这种人,迟早也会被其他人抛弃?!?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