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偶然的接触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偶然的接触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偶然的接触

        “先说说正事吧,格力欧老哥,能否给我说说群魔堡垒这边的情况?”

        因为唯一一坛酒给老酒鬼拿了,格力欧为我们换上了一杯茶清茶,幸好如此,我撇了一眼坐在旁边的黄段子侍女,由衷这样想着。

        不然的话,这家伙会比老酒鬼先一步成为群魔堡垒的灾星。

        “迄今为止,我们的战士已经回收了三百二十五枚水晶碎片,期间也发生过一些事情,有一个冒险小队因为疏忽大意,六人只回来了两人……”

        “哦?”

        眉头皱起,这也不是什么小事,到了第二世界群魔堡垒的冒险者,几乎都是从十名冒险者之中才能脱颖出来,即使不计联盟为此付出的心血,和感情方面的因素,单纯是从数学方面解释,也相当于是四十名冒险者的损失。

        “老酒鬼那家伙,难道偷懒了?”

        “那到不是?!?br />
        明明刚才被威胁了一番,格力欧却反而替对方说起话来。

        “卡夏长老已经尽力了,这三百二十五枚水晶碎片当中,有差不多三分之一是她回收回来的,再怎么说,群魔堡垒的冒险者数量如此多,卡夏长老就算是三头六臂,也不可能一一照应得到?!?br />
        “那到也是,看来这次是错怪那家伙了?!?br />
        为自己的偏见而反省,不过,想要对此产生歉意,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说到底,还不是老酒鬼平时就给人一副那样的形象,才导致误会,而且这次努力的动机也十分不纯,只是为了阿卡拉奖励的那5000枚金币而已。

        说来阿卡拉那头老狐狸也太阴险了,这样做,岂止是一石二鸟那么简单,一来可以平息那些一直被老酒鬼赊欠酒钱的酒吧老板的愤怒,二来可以让平时能偷懒则偷懒的老酒鬼,在任务过程中尽心尽力,三来,也能防止老酒鬼有清闲的时间在营地兴风作浪,光我能想到的就有那么多了,那老狐狸,对于老酒鬼实在是太了解了。

        “除此之外,还发生过什么其他的事情吗?”回过神来,我继续问道。

        “嗯,或许可能发生过也说不定?!?br />
        格力欧模糊不清的说了一句,究竟得不确定到什么程度,才能一口气用“或许可能也说不定”这七个猜测词去形容只有五个字的“可能发生过”。

        “我的意思是,卡夏长老那边,或许遇到了什么比较麻烦的事情,但是她的实力太强了,什么麻烦到了她手上也能轻松解决,每次回来,都只是轻轻松松的将收集到的水晶碎片扔给我?!?br />
        面对疑惑,格力欧颇为无辜的解释。

        那到的确怪不得格力欧。

        “那家伙没有大吐苦水,借机邀功吗?”

        对于老酒鬼性格的充分了解,我多问了一句。

        “嗯,没有,只是似乎小声自言自语的嘀咕过这么一句——反正和你这样的家伙说也没有任何好处所以还是算了这样的话?!?br />
        “……”

        果然是老酒鬼的毒舌风格。

        “总而言之,现在已经可以明显感觉到,群魔堡垒这边的水晶碎片事件爆发频率有所降低,虽然这样说或许对凡长老很失礼,即使凡长老不了,再过个十天半月,估计这里的任务也能完成了?!?br />
        格力欧哈哈的笑声传来出去,少了老酒鬼在一旁之后,他仿佛从忧郁寡言的少年……不,是忧郁寡言的大叔,变成了阳光开朗的大叔,只有大叔这个属性没有任何改变就是了。

        “原来是这样,早知道就晚点再来了?!?br />
        听了格力欧的话,我颇为沮丧,早早赶来的原因,除了库拉斯特两边难做人之外,也是担心老酒鬼在这里玩忽职守,留下大量的手尾让我自己收拾,没想到阿卡拉耍了一个小计谋,轻轻松松就调动起了老酒鬼的战斗力。

        算了,反正群魔堡垒这边的任务,也差不多是高潮之后的下坡线了,应该不会花上太多时间,应该……吧。

        在格力欧这里稍微聊了片刻,大致从他那里了解了一些他所了解的情况之后,我们起身告辞。

        虽说大致的情报已经弄到手,不过,更加详细的资料却无法从格力欧身上弄到手,归根结底,是因为这位大叔对于负责人的任务并不大热衷,相反比较喜欢手头上的铁匠工作。

        让这样的他成为负责人,也是有非常必要的原因,和库拉斯特那边的情况相似,群魔堡垒这边的战斗力系统,主要由联盟冒险者和矮人族的战士组成,而因为格力欧的铁匠身份,和冒险者联盟这边,或是矮人族那边,关系都非常融洽,有时候两族起了什么摩擦,格力欧还是可以起到关键性的作用,至于其他问题,介于群魔堡垒这边的民风彪悍,不怎么喜欢别人插手自己的轻视,就算派个精明能干的负责人过来,也未必能管理得好,所以就变成这样了。

        走在道上,群魔堡垒这边的铁血之风到是让我们见了个十足,就算是普通平民,背上大多也会挂上一把锋利沉重的大剑,那些只有十多岁,甚至不到十岁的小孩,手中拿着和他们体型相称的弯刀,在路边上互相切磋玩闹,那可不是塑料做成的假货,看这些孩子身上新旧交替的伤痕就知道了。

        虽然我是见怪不怪了,不过洁露卡还是第一次来到好战之风如此强盛的城市,一路上显得颇为好奇,这和以追求自由与艺术的精灵族,简直就是相反的两个样。

        “小心,你这笨蛋?!?br />
        “啪”的一声,堂堂的伪领域级高手,竟然在路上和别人相撞了,自然不用说,是对方飞了出去,你得想想,就算是库拉斯特的野蛮人战士,这看似纤柔体弱,实则彪悍无比的侍女也照样能轻松撞飞。

        幸运的是,洁露卡因为东张西望,速度可以用蜗牛一样形容,而对方的动作似乎也并不是很快,不然的话,或许我们刚刚从格力欧那里出来,就要重新被他请回去喝茶聊天了。

        “你没事吧?!?br />
        无语的瞪了洁露卡一眼,我上前几步,蹲下,将人仰马翻的摔倒在路上的小孩扶起。

        瘦弱的小孩。

        顺着站起来的力道,扶起之后,我心里暗道。

        干枯灰色的头发,不,灰色有可能是灰尘污垢,毕竟在群魔堡垒,大多数平民的工作,还是以挖矿为主。

        脸上也脏兮兮的,分辨不是是男孩还是女孩,披肩的长发很有可能是没有人修剪,无法从中判断出是男是女。

        身体十分瘦弱,抓着对方的手腕,只能感觉到明显凸起的骨骼,用皮包瘦骨形容也不为过,小小的个头,微微低着脑袋,和那些在街道上打闹的其他孩子相比,显得十分不起眼。

        从这副瘦弱的身材上,根本就看不出具体的年纪,有可能是和身体相符的六七岁,但也有可能是营养不良的十二三岁,总之是小孩就没错吧。

        “没……没事?!?br />
        和那脏兮兮,比之乞丐也好不了多少的外表截然不同的幼稚声音,带着一分干渴的成熟,和九分的清脆澈纯,让我小小的惊讶了一下。

        以歌神的本能判断,要在将这家伙稍微培养一下,说不定以后是个了不得的歌手也说不定,当然也只是说不定,变声期是个十分古怪的设定,小时候明明甜美清脆的不得了的童稚声音,十年以后就变成了大叔嗓门,这样的可悲事情,大家身边没少发生过吧。

        “抱歉,我这边的同伴不小心,把你给撞着了,真的没事吗?”

        我下意识的伸手,想帮他(她?)拍掉刚刚倒地的灰尘,虽然即使拍掉,也不会干净多少就是了。

        “真……真的,我……我没事!”

        更加肯定的稚气声音响起,同时胆怯的退后一步,拒绝了我的动作。

        “真的哦,可不要忍着,这位阿姨可是非常厉害的冒险者,被她撞上了可不是好玩的事情?!?br />
        啊,感受到了,从背后黄段子侍女投过来的险恶目光,不知道是在介意话里的哪一段,总之是在后面不怀好意的瞪着我。

        “嗯,这样啊,好吧,如果有什么事情,就去格力欧叔叔那里,告诉他找吴凡就行了,格力欧叔叔认识吗?”

        小孩无言的点点头,再怎么说,格力欧也是群魔堡垒的负责人,兼之出名的铁匠,这里的人应该不可能不认识吧。

        “那我们先走了,你也要小心,不要被其他冒冒失失的冒险者撞上哦?!彼低暾饩?,黄段子侍女不满的目光又投了过来。

        同时,我在他(她?)那小小的手心里,偷偷的塞了几枚金币,绕开一步,带着洁露卡大步离去。

        “小气?!?br />
        见我只塞了几个金币作为赔偿,洁露卡在一旁不满的找着茬。

        “那可不是我抠门,在群魔堡垒这种地方,给太多金币的话未必是好事,除非那孩子有物品栏,或者我跟在身边一直?;??!?br />
        翻了个白眼,我就不相信,判断能力如此折翼的洁露卡会想不到这个问题,难道真的是不通世故。

        “萝莉控?!?br />
        顿了顿,不甘心的黄段子侍女现学现卖,将刚从我这里学来不久的新词语用上了。

        “好吧,你究竟要我怎么做?”

        我无语的垂下肩膀,给钱少了说我小气,知道是为对方着想之后又变成了萝莉控,再说,那个孩子是男是女都还不清楚呢。

        “反正我只是个阿姨,而且是个冒冒失失的阿姨罢了?!鼻崆嵋缓?,这小气巴巴的侍女翘着嘴唇,一副可爱状的嘀咕道。

        原来是在介意这个……

        “以精灵族的年龄判定来说,我可只是比她大不了多少?!?br />
        “是是是,我知道了,萝莉洁露卡骑士大人?!?br />
        结果因为这句话,我又被她瞪了,究竟想让我说什么呀这笨蛋。

        告别了路上小小的插曲,我们来到群魔堡垒这里最大的酒吧,刚一进来,宛如金属音乐一样刺激着耳膜的吵杂声就传了过来。

        洁露卡轻轻的皱了眉头,只要是个正常的精灵,恐怕都不会对这种场面抱有好感吧。

        当然,更加吸引我注意力的,是吵闹的中心,一张颇为巨大的桌子上,那两个宛如群魔乱舞的身影。

        高高的站在桌子上面,一手抱着一个酒坛,一边喝酒一边手舞足蹈的是老酒鬼的身影,陪着她一起疯的,是一个不认识的矮人,从满脸大胡子里面透露出来的猪肝脸色,和通红的酒糟鼻子,明显已经喝的烂醉了。

        巨大的桌子成了她们两个的舞台,在上面尽情是撒着酒疯,演绎了一幅关于群魔乱舞是怎么样练成的反面教程,如果将这两厮拖到野外,就算被当成是怪物攻击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桌子旁边围着的大量冒险者,是噪音制造的主要源头,至于外围侍者侍女们欲哭无泪,想阻止又不敢阻止的表情,我已经不忍心去看了。

        找了个稍微安静点的角落,我果断给黄段子侍女点了一杯纯果汁,并特意叮嘱侍女就算是不小心,也绝对绝对不能往里面添加丝毫酒精,不然这个酒吧被拆了我可不管。

        不知道洁露卡在旁边听了心里又在想些什么,大概也知道她自己不能喝酒,一喝酒就会闹乱子,所以即使很生气的鼓着脸蛋,也没有说什么,从这一点上,她还是比莎尔娜姐姐有自知之明一百倍。

        “你在这里坐着,我去去就回?!?br />
        知道洁露卡不喜欢那样的气氛,我吩咐她原地待命,然后端着手中的酒杯四处寻找目标,不一会儿,就锁定了其中两位矮人。

        “给这两位矮人兄弟添满了,最烈最好的纯麦酒?!?br />
        朝旁边的侍者打了一个响指,我坐在了它们同一张桌子上,大概是“最好”这两个字眼发挥着作用,两个打着酒嗝,一看就知道是酒鬼化身的矮人,眯着眼睛朝我点了点头。

        “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如此吵闹?!鄙陨曰焓煲院?,我开始装作漫不经心的问道。

        “吴老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这种时候还带着斗篷帽子?!?br />
        矮人战士a粗声粗气的说道。

        啊……完全忘记了。

        在这种时候还带着斗篷帽子,藏头露尾的,对于被搭话的人来说,的确是非常无礼的行为。

        我摘下斗篷帽子,冲两人歉意一笑。

        “什么嘛,我还猜是因为什么原因要遮掩起来,长的太丑还是太帅,原来都不是?!卑苏绞縜嘀咕道。

        “就是就是,这么一张路人脸有什么好藏的?!卑苏绞縝附和道。

        这……这两个混蛋,明明自己才是,名字都只是很随意的用了a和b称呼的路人,有什么资格说我??!

        矮人那一条肠子通到底,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的粗直性格,还真是一点都不讨人喜欢。

        “说那边呀,这个你可算是问对人了,那些家伙,在举办庆功宴?!?br />
        “庆功宴?”我睁大了迷惑的眼睛。

        “嗯,是庆功宴,看到桌子上那个家伙了吗?对,那个酒红色头发的,比另外一个混蛋矮子高许多的那个?!?br />
        “嗯,看到了看到了?!?br />
        何止是看到了,我对那家伙的骨子里藏着什么性格和坏水,都一清二楚。

        顺便补充一句,即使你们二位和桌子上的另外一个矮人有什么过节,但我想无论怎么说,你们还是没有资格用“矮子”这个词嘲笑对方。

        “听说是联盟来的长老,这段时间很活跃,实力超强,这段时间水晶碎片爆发的事件,你应该知道吧?!?br />
        矮人战士b大概是不甘戏份全被a抢了,于是抢着回答起来——出一次场容易么我们这些跑龙套的。

        见我点头,矮人战士a连忙接口说道。

        “水晶碎片爆发事件的偶然性很大,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遇到了一大群魔化怪物,或是一个第三世界的强大怪物,这半个多月来,可把群魔堡垒搅的一团糟,不过托这位联盟长老的福,总算没有出现太大的伤亡,听说有我们不少矮人战士兄弟,都被她出手援救过,很有一套?!?br />
        “哦,原来是这样?!?br />
        我有点不可思议的感叹起来,看来老酒鬼这家伙,认真起来的话,能量还是强大到让人不得不去钦佩,至少换是我,是绝对不可能做的比她好。

        “所以,看到了吗?周围的联盟冒险者和矮人战士,大多是承受过那位联盟长老帮助的人,听说她已经顺利完成了自己的任务,有其他人回来接替,所以就开了那么个庆功宴?!?br />
        其实我想,至少在这一刻,在老酒鬼眼中,那些接受过她恩惠的家伙,都已经变成了一坛坛移动的美酒,没错,在这家伙眼里,大部分人都可以分成两类——可以蹭酒的人和不可以蹭酒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