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高露洁姐妹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高露洁姐妹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高露洁姐妹

        收起对大自然的和平戒指的觊觎之心,这个等级我实在伤不起。

        目光落到洁露卡手上,上面是一颗完美级宝石,以及……一瓶已经破掉,只剩下个空瓶的全面回复活力药剂。

        “你这家伙,是故意将这玩意带回来刺激我的吧?!?br />
        全面回复活力药剂可是好东西,冒险者之间的交易里,普通一件暗金装备也未必能够换一瓶全面回复活力药剂。

        当然,破掉的又另当别论了,一件损坏的暗金装备,可以寻找名匠修理好,但是一瓶破掉,只剩下个空瓶子的全面回复活力药剂,当尿壶还嫌漏,联想到这黄段子侍女腹黑的本性,我有理由相信她是故意带这么一个空瓶子,试图让我这个罗格第三吝啬看到之后,后悔痛哭流涕的满地打滚。

        怎么可能让你得逞呢,别把所有人都当成笨蛋??!

        事实上,当我正想着这些的时候,已经在满地打滚痛哭流涕了,全面回复活力药剂呀混蛋!这可是全面回复活力药剂呀混蛋!相当于一颗复活石的作用呀混蛋!暗金装备也换不来呀混蛋!换成金币的话,或许足以让我用这些金币为两个宝贝女儿建造一座小型的“金币”辉煌的城堡呀混蛋??!

        可恶,这样你满意了吧,达到你想要的效果了吧。

        抬起头,我气急败坏的指着洁露卡:“我诅咒你,诅咒你一辈子买不到卫生巾??!”

        “似乎做的太过分了……”

        看着留下一句莫名其妙的狠话之后泪奔而去的身影,希尔曼雅歪头,困惑的看着这场闹剧的凶手。

        “卫生巾是什么?”洁露卡反问道。

        “不……不知道,可能是人类那边的特产吧?!?br />
        “总觉得不是什么好话?!苯嗦犊ɡ湔街?。

        “诅咒的话,肯定不是什么好话吧?!?br />
        “买不到卫生巾究竟会怎么样呢,会有什么不好的后果吗?”

        两个百思不得其解的精灵少女,低头沉思中。

        “啊,不好,亲王殿下呢?”

        希尔曼雅猛地惊醒,现在可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

        “亲王殿下可能已经走远了,我们该怎么办?”

        “没关系,看我的?!?br />
        保持着侍女端庄姿势的洁露卡,轻轻说道,然后将手中的完美宝石托于胸前,润润喉咙。

        “亲王殿下,你的宝石忘记拿了?!?br />
        话说完的瞬间,一阵狂风吹过,她手中的宝石已经消失不见了。

        “回到精灵营地之前,别让我看到你这家伙?!?br />
        远远的,怒冲冲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们也快点回去吧?!?br />
        洁露卡嘴角微微一翘,取出两张联盟的回程卷轴,递给希尔曼雅一张,片刻之后,两人消失在了白色的光柱之中。

        洁露卡这家伙,真的把我惹火了,心中这股熊熊的怒火,没有个三五分钟是绝对消不下来的,为了暂时摆脱她,我回到库拉斯特以后,并未真的立刻去精灵营地和阿姆露迪娜打招呼,而是先回到精灵主城,去莫卡妮长老歇口气,喝杯精灵族特制的果蜜或是果子酒什么的。

        “莫卡妮长老?!?br />
        在士兵的带领下,我风风火火的冲了进去,前脚才刚刚落地,就像见鬼似地身体一动不动的愣了起来。

        你当我看到谁了,黄段子侍女这家伙,竟然老神在在的坐在莫卡妮长老旁边,和她聊天。

        这可真是神奇了,按道理来说,我应该还比那家伙早一步回来,现在究竟谁会瞬移呀混蛋,而且我是说回精灵营地,这家伙又是怎么猜出来我会一时起兴,来莫卡妮长老这里兜一圈,而提前来到守株待兔。

        一瞬间,我脑子里充满了惊异不定,等等,我该不会是被这黄段子侍女在身上偷偷安装了什么追踪器吧,利用龙珠雷达,哔的一声就可以立刻知道我在什么地方的奇怪东西,的确,那家伙好像经常乘着我睡觉的时候,偷偷凑上来不知道干些什么,说不定就是在装追踪器。

        我越想越有可能,不由急忙在身上摸索起来,背部?似乎没有,头发?也不大可能,鞋底,嗯,得脱下来看看才行。

        一时之间,我甚至忽略了屋里的两对目光,自顾自的把鞋子脱下来,死命往里面、往鞋底上瞅,然后又脱下斗篷,拼命的抖起来。

        “咳咳,那个……吴,你在干什么?身上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

        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洁露卡和莫卡妮,在一头雾水的看了半响之后,莫卡妮终是打破沉默的咳嗽几声,好奇问道。

        “哦,我在找身上的追踪器?!蔽宜婵谟Φ?。

        “那可真是不得了啊,究竟是谁的恶作剧?”莫卡妮掩口笑道。

        “还能有谁,不就是这家伙吗?”

        我回过头,狠狠的瞪向坐在莫卡妮长老旁边,那个有模有样的露出一脸茫然和好奇神色的黄段子侍女。

        “咦……咦?我?”

        她愣愣的指着自己,目光里满是不可思议。

        可恶,这家伙还在装无辜,不得不说,演技是越来越好了啊,连我都能骗过了,如果不是事实就摆在在眼前,我还真被她这副样子给蒙混过去呢。

        “不是你还能有谁?!”

        如果不是莫卡妮长老在一旁,我就不是在心里掀桌而是直接将她前面的茶桌一掀了。

        愣了半响,突然,这家伙一脸肃然的站起来,微皱的秀眉之间,那带着一丝丝极为熟悉的正经和威仪,让我有点不可置信的擦了擦眼,这家伙是怎么了?怎么像变了个人似的,平时就算再怎么演戏也演不出这种效果呀。

        “真是非常抱歉,亲王殿下?!?br />
        两只小手交叠于腹间,她端庄的,庄严的,恭恭敬敬的向我行了一礼。

        咦……咦咦?

        怎么说也和黄段子侍女相处过一段时间,我逐渐意识到了不妥,莫非……莫非眼前这个紫发紫眸,同样是穿着一身朴素而不失美丽端庄的侍女服的女孩,真的不是洁露卡?

        “我想我已经知道亲王殿下的意思了,请放心吧,稍后我一定会给殿下一个满意的答复?!?br />
        “……”

        这、这家伙该不会是……我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位表情一丝不苟,和阿尔托莉雅所散发出来的王之威仪有几分相似的侍女,张大嘴巴指着对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莫非……这家伙竟然是打着寻找女王陛下的名义,一起玩失踪的高露洁姐妹之中的妹妹,卡露洁???!

        “亲王殿下,看来您终于想起来了,好久不见了?!?br />
        见我目瞪口呆的样子,卡露洁温和的一笑,轻轻拉着两边的裙摆,朝我行了一礼。

        果然没错,这家伙是高露洁妹妹??!

        我惊的半响说不出话来,突然想起什么,十万火急的将刚刚行礼完毕的卡露洁一把拉到房屋角落。

        “我说卡露洁?!?br />
        “是的,亲王殿下,有什么吩咐吗?”

        即使突然被我这样拉走,卡露洁依然神色不惊,宛如最优雅沉着和忠诚的骑士一般,看着我,等待命令。

        “你知道你的姐姐,现在在代替你留在这里不?”

        我附耳小声说道。

        “嗯,大概的情形,已经知道了,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误会,姐姐也真是的,好好说明不就好了?”

        卡露洁点点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按照洁露卡的说法,当初卡露洁离开去寻找阿尔托莉雅的时候,她刚刚来到这边,然后就被士兵们误以为是卡露洁给带了回去,看卡露洁现在的反应,那黄段子侍女在这一点上,应该是实话实说了。

        “不是说如果被其他人知道雅兰德兰奶奶的侍女跑出来,会引起很大骚动吗?”我突然想起当时洁露卡的解释,连忙说道。

        “姐姐这么说过?”

        卡露洁的目光困扰起来。

        “嗯?!?br />
        虽然对自己的记忆力不是很有自信,但是至少在这一部分,我绝对没有记错。

        “根本就没有这回事,虽然的确说,姐姐跟在大长老身边几乎没怎么离开过,在外人看来显得相当神秘,突然出现的话,或许会吓人一跳,但如果说她离开大长老身边会引起很大骚动,那是不可能的,恐怕姐姐这样说,只是觉得很好玩而已——冒充我的身份?!?br />
        “这家伙……”

        握紧拳头,我牙齿咬的咯吱作响,竟然骗了我那么久,亏我还千方百计的在其他人面前为她保密,连说话都是小心翼翼,每次看到我结结巴巴说话的模样,她一定都是在心里偷乐吧混蛋??!

        “真是非常抱歉,姐姐给您添麻烦了?!?br />
        卡露洁拼命鞠躬道歉。

        “不,这不是你的错?!?br />
        “我也有责任,如果当初离开的时候,好好和大家说明的话,就不会出现这样的误会,让姐姐有机可乘了?!?br />
        看,什么叫骑士?卡露洁这才是,诚实,谦虚,沉稳,善良,黄段子侍女要是能有她妹妹一半那么老实就好了。

        不过,从她匆匆忙忙离开,连招呼都忘记打这一点看来,看起来冷静沉着的卡露洁,显然也是具备了相当的天然属性,给人一种似乎会经常在一些小事上面犯迷糊闹乌龙的感觉,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阿尔托莉雅的吸引麻烦体质给传染了,才会变成这样。

        “那么说来,现在莫卡妮长老已经知道了?”我看了一眼笑呵呵的看着我们两个躲在角落交头接耳的莫卡妮,小声问道。

        “嗯,恐怕早就知道了?!笨督嗟愕阃?。

        “啊~~~~”

        总觉得被耍了一大回,有种浑身无力的感觉。

        “莫卡妮长老早就已经知道了以前那个卡露洁,其实是洁露卡吗?”

        回到座位上,我颇为沮丧的求证道。

        “嗯,早就知道了,抱歉抱歉,只是看洁露卡玩的那么开心,一时不忍拆穿而已,现在看来,似乎给你带来困扰了?!?br />
        洁莫卡妮长老呵呵笑了起来。

        “是在什么时候开始发现的?”

        “从最开始,卡露洁走后,洁露卡被带回来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虽然人老了,但我还没老眼昏花到连她们都认不出来?!?br />
        “原来如此?!?br />
        我的脸上写满了郁郁,好歹你早就知道了,告诉我一声呀,你们知道为了这事,我被那黄段子侍女作弄的有多惨吗?

        “看来洁露卡那孩子,的确是玩的有点过分了,这是在一旁纵容她任性的我的不是?!?br />
        莫卡妮和卡露洁都帮着洁露卡拼命道歉起来,两副诚恳的表情摆在面前,我还能说什么?

        “其实洁露卡这孩子……”

        无奈的表示不会生黄段子侍女的气以后,话题一转,莫卡妮长老的声音略微低沉起来。

        “从小到大都十分孤僻,不怎么喜欢说话,除了卡露洁、阿尔托莉雅和雅兰德兰大长老以外,几乎没有说得上话的人,平时要么呆在图书馆里,要么就跟在大长老身边,所以,难得看到她任性一次,就忍不住纵容下去了,说起来,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她的笑容呢?!?br />
        说完,莫卡妮长老笑看着我。

        “看来,洁露卡跟在你身边,似乎很开心的样子?!?br />
        “大……大概吧?!?br />
        她怎么会不开心呢,建立在我的郁闷基础上的开心,随便一想都能想到许多。

        “说起来,卡露洁的笑容我似乎也没看过了,记得小时候你可是经常笑的,那天真无邪的笑容,灿烂的看起来就像是太阳一样耀眼?!?br />
        “咦……咦咦?我的话,还是……啊哈哈……”

        看到莫卡妮一边感叹着,突然将话题撇到自己头上,就算我被强行拉走也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慌张卡露洁,也忍不住手忙脚乱起来。

        “真怀念呀,以前还帮你们换过一次……”

        “啊哇哇————??!”

        不知道为什么,卡露洁慌张的悲鸣起来,借此打断了莫卡妮的话,明明已经说到最关键的地方了,换了什么,究竟换了什么?!

        “哦……”

        一拍脑袋,看到卡露洁困窘羞红的脸色,莫卡妮顿时恍然。

        “吴,口渴了吧,喝杯茶?!?br />
        “……”

        啊,被轻易的转移话题了。

        “说起来,再生妖塞尔森的事情怎么样了?”

        话题突然回到正题上了,连卡露洁也是神色一肃,正坐起来。

        “哦,放心吧,刚刚才将它干掉,挺麻烦的一个家伙?!?br />
        这次轮到卡露洁和莫卡妮愣了起来,尤其是莫卡妮,手中握着的杯子直接就掉地上了。

        “死……死了?”

        似乎被我轻描淡化的说法搞糊涂了,莫卡妮不大确认的重复问了一次。

        “嗯,已经死了,而且收回了大量的水晶碎片,这下可省了不少功夫了?!?br />
        呆了一会儿之后,莫卡妮才点头欣慰的笑起来。

        “好,很好,不愧是阿卡拉看中的人,老实说,你的表现还是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br />
        “莫卡妮长老过奖了,说起来,这里还真有洁露卡的一份功劳,要不是她发现了再生妖塞尔森的弱点,事情肯定不会那么顺利?!?br />
        在莫卡妮和卡露洁的追问下,我将再生妖塞尔森逃脱以后,这几天所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没想到你的实力,已经可以做出世界之力境界的攻击了?!?br />
        虽然我说的很含糊,不过莫卡妮长老还是很快从中看出了最关键的一点。

        “不值一提,只是借助外力而已?!?br />
        我讪讪一笑,被这样的老人夸奖,多少还是会有些不好意思,如果换做是被拉尔那些家伙夸的话,那又不同,别说鼻子,我保不准呆毛都会骄傲的竖起来,当然,我也从未奢望过这些家伙会夸我一句就是了。

        “即使是借助外力,也是一种实力,多少人想借助外力做到你这种程度而不可能?!?br />
        莫卡妮笑着应道,似乎也看出来我不大喜欢被夸,没有继续说下去。

        “剩下的事情,应该不多,也不会很难了,希望能尽快完成这次任务,然后为那些死去的勇士们举行葬礼吧?!?br />
        莫妮卡叹了一声,被再生妖杀死的精灵战士,永远是大家心中无法忽视掉的痛,里面有太多如果,太多后悔了。

        “如果当时我能冷静一点,留下来的话……”

        看,卡露洁这不就来了。

        “别多想了,傻孩子,再生妖塞尔森可是拥有领域顶级的实力,兼是不死之身,现在的你还对付不了它?!?br />
        “可是,至少能够挽救一些战士的生命也好……”

        咬着牙,卡露洁低下头,拳头握的紧紧。

        “没有那么多可是,卡露洁,希望一场战争没有任何伤亡,愿望固然是美好,但如果当做是目标任务的话,那就是理想主义了,在这种时候懊悔和自责,未免也太对不起那些死去的勇士了,我们现在能为她们做的事,是安抚她们的家人,并给予她们一份应得的荣耀?!?br />
        在面对死亡的时候,或许是因为联盟冒险者始终站在最前线,付出的牺牲最大,只有这样,或许我才能说出这份冷静的有些冷漠的话。

        “吴说的没错?!?br />
        莫妮卡轻轻抚着卡露洁的头,安慰道,可惜她依然还是有点消沉,看来是将一部分责任归咎到了自己身上,真是的,认死理这一点,也跟阿尔托莉雅学了个十足呢。

        “对了,阿尔托莉雅呢?”

        眼看气氛有些消沉,我突然出声问道。

        “女王陛下她……”

        卡露洁一愣,终于回过神来,不过随后又立刻垂头丧气起来,看来她这一趟寻人之旅,并没有多大的成果。

        “从第一世界的哈洛加斯寻找线索,打听到女王陛下到了第二世界,在第二世界的罗格营地兜了一个圈,又从哈加丝长老那里得知女王陛下去了鲁高因,我跟着追上去,结果女王陛下已经坐船到了库拉斯特,原本以为女王陛下终于要来这里指挥战斗了,可没想到没过多久,又打听到陛下去了群魔堡垒的消息,结果到最后,似乎在哈洛加斯那边停下来,深入到大雪山之中了,从那以后就再也打听不到任何线索,我只好回来了?!?br />
        我:“……”

        莫妮卡:“……”

        光是听起来,都觉得这段旅程轰轰烈烈,似乎足以写上一本【呆毛王暗黑大陆游记】的记实小说了。

        “总而言之,我想阿尔托莉雅那边应该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才会如此行程匆匆?!?br />
        重重的咳嗽几声,怎么说阿尔托莉雅也是自己的妻子,帮她开脱几句是必须的。

        “我就是担心女王陛下孤身一人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br />
        说到这里,仿佛想象着阿尔托莉雅遇到了洪水雪崩什么的天灾人祸,卡露洁站起来,绕着桌子急的团团转。

        “咳咳,我觉得如果是阿尔托莉雅的话,无论去了哪里,都应该没有任何问题?!?br />
        是的,拥有着吸引麻烦体质的人,必定同时拥有小强一样的生命力,虽然这样形容阿尔托莉雅似乎有点不妥当,但因为眼前有一个最好的例子,所以就是如此了。

        难夫难妻啊……

        “比起担心她会遇到危险,我觉得有一个问题更加重要?!?br />
        见卡露洁还是有点不放心的神色恍惚,我巧妙的将话题偏移了一个方向,在两人的注视中,缓缓说道。

        “那就是……阿尔托莉雅一个人,会做饭吗?在哈洛加斯那种地方,吃又冷又硬的肉干可不好,就算是冒险者也会吃坏身体的?!?br />
        见我说的是这个,卡露洁神色一松。

        “这个请放心,女王陛下的野外生存能力可是一流,厨艺什么的,早就熟练了?!?br />
        “……”

        我想也是,像阿尔托莉雅这种老是稀里糊涂的玩失踪的人,要是不稍微懂点厨艺,早就不知道饿死在哪个荒山野岭了。

        “请放心吧,女王陛下不仅是一位优秀的王,也绝对可以胜任优秀贤惠的妻子这一职?!?br />
        不知道误会了什么,卡露洁连忙说道。

        那是那是,就算什么都不会,她也是能让男人磕破了头都想娶到的妻子。

        “对了,姐姐没有跟在亲王殿下身边吗?冒充也就罢了,难道说竟然连贴身侍女的职责都不好好做到,抛下亲王殿下不管,玩忽职守了?”

        突然发现这个问题的卡露洁,眉头一竖,仿佛有两团火焰在紫色的眸子里燃烧起来了。

        我到很想点头说是,让卡露洁狠狠给那黄段子侍女一点颜色瞧瞧,要说那家伙还有什么克星,恐怕就是她的妹妹卡露洁了。

        不过,当着卡露洁和莫妮卡的面,我也不好撒谎,只好将自己先一步回来的事情,大略说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不过也不能轻易原谅,我到想看看,冒充人玩的很开心的姐姐的笑脸,究竟是什么样?”

        散发出一股莫名魄力的卡露洁,站了起来,朝莫卡妮行了一礼。

        “莫卡妮奶奶,请允许我先行告退?!?br />
        “去吧去吧,不要太责怪洁露卡就是了?!?br />
        “既然如此,我和你一起去吧?!?br />
        我绝对不承认,我是为了看到被妹妹教训的黄段子侍女的惨兮兮模样,才跟过去的。

        “那就麻烦亲王殿下了?!?br />
        卡露洁轻轻颔首,两人告辞了莫卡妮长老,快步走出城外。

        “卡露洁,我先走一步,和洁露卡打个招呼?!?br />
        变身月狼后,我对卡露洁如是说道。

        “亲王殿下太纵容姐姐的话,姐姐会得意忘形起来的?!?br />
        深知自己姐姐是什么性格的卡露洁连忙说道,她大概是以为我先走一步是为了给洁露卡通风报信,让她做好准备。

        “如果是洁露卡那样的女孩子,稍微纵容一点也没有关系?!?br />
        我哈哈干笑一声,说出了违心之言,并在心里补充一句:警告的太迟了,这黄段子侍女在自己面前,早就已经翘起尾巴,得意忘形了。

        先一步告辞了卡露洁,我以最快速度向精灵营地的方向狂奔而去,此时此刻,我的心情,只想大笑三声,高呼道:黄段子侍女,你的好日子到头了。

        在月狼的全力施展下,路程时间足足缩短了一半,我赶回了精灵营地,最先迎接我的是阿姆露迪娜。

        “亲王殿下,太好了,您终于回来了?!?br />
        阿姆露迪娜眼睛里闪烁着喜悦之光,不仅如此,周围一个个路过的精灵战士,看过来的目光也没有了以往的敌意,而是带着一种淡淡的,精灵独有的高傲式感激和敬意。

        看来洁露卡和希尔曼雅已经将再生妖塞尔森授首的消息,告诉了大家。

        “洁露卡和希尔曼雅呢?”

        大概是因为高兴的缘故,阿姆露迪娜并未发现我对黄段子侍女的称呼已经改变了,她领着我回到那顶巨大的帐篷,一边说道。

        “卡露洁大人早一刻已经回来了,还直叨念着亲王殿下去哪了呢?!?br />
        ……

        “不吉利,恶鬼降临的预兆?!?br />
        帐篷里面,正悠哉悠哉喝着茶的洁露卡,看着杯子里的茶叶,睁大紫色眸子,突兀的出声喃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