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九百九十九章 敌人的绝望

    第九百九十九章 敌人的绝望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九百九十九章 敌人的绝望

        不管她了,再想想还有什么其他招式吧,这差不多一天一夜下来,脑子里能随意想出来的招式,大概都试了一遍,比如说鬼烧(未完成),再比如说荒咬(未完成),又比如说毒咬(未完成)。

        好吧,我整个人都傻子吾了。

        总而言之,姑且将游戏里那些不真实的招式剔除,其实地狱格斗熊也没有太多招式可以练习,并不是说实力太弱无法模仿,反而是因为地狱格斗熊的近战实力实在太强,没有必要去学,很多时候,只要顺应着天赋使然的近战本能走就行了。

        自我感觉上,地狱格斗熊现在最缺的并非是招式,而是一些经验,比如对战斗的大局观判断,地狱格斗熊的近战能力再怎么强,也只是狭义上的战斗,对整体的局势判断并没有任何帮助,这些都是需要通过不断的战斗进行积累,没有任何办法速成。

        这也是为什么前面的时候,明明是地狱格斗熊占据绝对上风,却依然被再生妖塞尔森牵引占据,幸好自己留了一手无限瞬移没有拿出来,不然还真得给这家伙得逞了。

        因此,选择以再生妖塞尔森为沙包,或许我最大的目的是积累一些战斗经验而非练习什么招式,毕竟像这么强大的对手十分难得。

        此外就是一些技巧的熟练了,比如说无限瞬移,如果能好好运用的话,刚才那一招地球投(暂命名)就不会跟着一起扎葱了,这个必须练,无限瞬移可是地狱格斗熊居家旅行,杀人灭口的必备技巧,少了这个招牌技能,地狱格斗熊这么如此彪悍的名字,非得被活生生调换去一个字,变成地狱秀逗熊。然后在屁股上印上隶属“叶键马戏团专用吉祥物”几个鲜红大字。

        除了无限瞬移以外,无限瞬移+返身踢这个好康的技巧也必须多多练习,基本上,这招在领域之中已经挺无敌了,用一招鲜吃遍天形容也不为过,这也是为什么我说地狱格斗熊不需要太多其他招式的缘故,除非是遇到老酒鬼那种反应变态第六感也变态的家伙,才能总是神奇的彪悍的凶残的预知到我要瞬移的地点然后请君入瓮以外,我暂时还没有遇到过能够抵挡得了无限瞬移+返身踢的家伙。

        现在的问题是,对手虽然无法抵挡,自己这边却总是出漏子,别将无限瞬移+返身踢说的像是用键盘打出这六个字那么容易呀混蛋,返身踢的力道极强,一脚将对手踢出去以后,那飞出去的速度,简直就跟卡通里描绘的一般夸张,不会留给自己任何时间去犹豫和瞄准,几乎就是全凭着一种本能瞬移到真确位置,给予连段的返身踢。

        残念的是,地狱格斗熊在这方面的本能上并不靠谱(方向白痴无误),所以旁观者往往会莫名其妙的看到这么一幕——地狱格斗熊一记返身踢以后对手飞出去,然后立刻瞬移消失,正当旁观者被这一幕所震撼,以为要用这彪悍的瞬移追上敌人,展现出什么高深的连段技巧的时候,地狱格斗熊瞬移出现的地点,却是隔着敌人老远甚至是完全相反的另外一处,以旁观者b的距离和角度目送着敌人飞出去。

        简单点形容,就比如说打棒球,地狱格斗熊一棒子将球击飞,在观众的喝彩之中,这厮不立刻把棒子扔了去跑垒得分,反而飞快的窜到观众席上,以一个观众的身份目送着被自己击飞出去的棒球的抛物轨迹,泪流满面。

        总而言之,就是各种不熟练导致的悲剧。

        咦,是我的错觉吗?总觉得刚才好像被什么家伙暗地里吐槽了一句。

        还有就是地狱能量炮的准头,总觉得这个缺点已经成为地狱格斗熊的属性之一,所以大多数时候我也懒得去练习了,反正地狱能量炮的威力巨大,对面敌人施展,速度快的就算瞄准了也能躲开,速度慢的就算没有瞄准,也照样能被波及,伤害不会减太多,我已经有放弃的打算了。

        最后,就是我一直眼馋着的一个技巧——衣卒尔将二重击运用到普通招式上的技巧。

        在我所知道的范畴内,二重技巧的原理,就是通过掌握技能频率,利用仅能效果的延迟,在瞬间进行技能叠加攻击,如果成功施展,所造成的伤害并非的以加法计算,而是几乎是原来技能所照成伤害的接近十倍伤害,这也正是二重击的恐怖性。

        但问题是怎么将这种特性,运用到普通招式上呢?普通招式又没有技能频率,技能效果延迟之类的东西可以去摸索,每次练习走进死角,我都会大声的感叹,衣卒尔那家伙,真不愧是原天使族第一勇士,即使在神志不清,失去了绝大部分实力和技巧的情况下,都能够施展出普通式二重击,要是在巅峰时期……那真是让人想都无法去想的力量,我甚至觉得一个念头下来就能将咱给灰灰了。

        虽然也请教过老酒鬼,不过每次提到这个问题的时候,那家伙都是一副躲躲闪闪,顾左右而言他的模样,或者干脆就说不会,我觉得有内情,像这么变态的家伙,就算不会,也能提供一些十分有用的建议吧,看来还得去找加仑老头才行,他要是还藏着掩着,我就让小幽灵做顿全清汤素面大餐,用钻石代替汤水,然后让小幽灵用泪眼汪汪的目光逼他吃下去,嗯,就这么办。

        话题似乎想歪了,总而言之,先在再生妖塞尔森上赚取一些战斗经验再说,这就是我现在的想法。

        回过神来,这家伙又以一副咬牙切齿,死不瞑目的狰狞表情倒下了,我说老兄,我都在一边走神了,难道你就不能再给力点,支撑多一会?

        乘着再生妖塞尔森重生的空挡,我闪身出现到了远处观战的洁露卡身旁,这时候,被落在后面的希尔曼雅这才姗姗赶来。

        我看了洁露卡一眼:你这笨蛋,怎么将希尔曼雅抛在后头,万一遇到了什么意外怎么办?

        虽然希尔曼雅拥有着伪领域中级的实力,别说在第一第二世界,就是放在第三世界都有一定的自保能力,但没办法,谁让她现在和我这种吸引麻烦的家伙扯上关系呢?现在自我感觉,自己就好像携带了一个随身的小型第三世界,那些伪领域初级中级高级,平时在第二世界根本就见不着影的强大怪物,在自己身边都成了一来一大群的杂兵炮灰,就连领域级的超级高手都是接二连三出现,就差魔王级的怪物了。

        这算不算得上是一种另类的主角霸气表现呢?我现在是否可以用很酷很邪气的语调对希尔曼雅说:喂,小妹妹,跟在我身边,很危险哦。

        结果不知为什么,我只是略略看了她一眼,表示了一下自己的稍许不满而已,真的就只有那么一点点的不满,而且事实上的确是洁露卡考虑不周,以这黄段子侍女作为一名骑士的公正性格,应该会主动承认失误才对。

        结果,我的脑袋被她用大剑砸了,那白皙粉嫩的脸颊,似乎塞满了委屈一样,气呼呼的微微鼓了起来。

        我……我又说错了什么吗?明明就没说什么吧,地狱格斗熊不会说话吧混蛋,她这是生哪门子的气?

        “那……那个……”

        虽然惊讶于端庄优雅的夕月之湖骑士露出这么小孩子气的一面,不过现在的希尔曼雅满脑子只有亲眼看到敌人被斩杀的念头,也懒得去思考其他问题了。

        很抱歉让你又跑过来一趟。

        掏出不知道哪里捡来的木牌,亮在希尔曼雅面前,上面如是写道。

        总觉得如果现在往自己头顶上浇热水的话,说不定会瞬间变成一个中年怪大叔。

        “不,亲王殿下的好意,希尔曼雅心领了?!?br />
        希尔曼雅心里一个感动呀,亲王殿下果然是温柔细心体贴的人,知道自己现在满腔仇恨,所以不顾可能会成为拖油瓶,将自己叫来,亲眼看他如何手刃仇敌。

        咦……咦咦?

        我的什么好意?希尔曼雅是不是误会了点什么?

        脑袋上飘起一连窜省略号,我随即将这个疑问抛到后头,说起了正事,再生妖塞尔森再生速度很快,不抓紧点可不行。

        于是,我想和洁露卡和希尔曼雅说的,大致意思就是自己还要和再生妖塞尔森“再玩一会”,大自然的和平戒指就先放着,等玩够了再说。

        洁露卡似乎知道我的目的,露出理所当然的神色点点头,只是希尔曼雅似乎又不知道误会了什么,投过来的目光更是充满了感激和爱戴。

        女人的心思真复杂,再一次深深体会到这点的我无语远目。

        后面传来蠢蠢欲动的气息,再生妖塞尔森已经完成再生了,我顾不得和两个人打招呼,一个闪身,膝顶,掌拍,脚踹,立刻就将刚刚站起来的再生妖塞尔森打的七晕八素,分不清东南西北。

        话说,这战斗持续了一天一夜,该说的似乎都已经说完了,剩下的事情,就是你揍我一拳,我踹你十脚之类的枯燥战斗了。

        希尔曼雅和洁露卡都没想到,亲王殿下口中……呃,是木牌上所写的“玩一会儿”,竟然会是那么久,于是,抱着紧张而担心的心情,她们从早看到晚,又从晚等到早,喝点水吃点干粮,继续围观,很快又是一天过去。

        三天三夜,她们足足看了三天三夜,算上前面的一天一夜,也就是说,这场战斗持续了四天四夜,就算原本再怎么担心和紧张,现在也只剩下一些麻木了。

        洁露卡甚至偷偷研究起了亲王殿下的背后,看是不是存在一些拉链之类的东西,然后又想找出发条所在,这可是足足四天四夜的战斗,这笨蛋,该不会是乘着不大家都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死命的拧着藏在毛茸茸的毛发某处的发条吧,不然这哪来的体力?

        在冒险者的认识之中,持久战并不算是稀罕事情,持续一个上午,乃至一个白天的战斗,也是偶尔会发生的事情,再彪悍一点的就是折腾上一整天,经历过这种战斗的冒险者,已经足够在酒吧里将自己和自己的队伍吹嘘上好几个月,走路都是昂首阔步,用下巴看人了。

        一天一夜的战斗,也差不多是大部分普通冒险团队的极限体力所在。

        但是请注意,这里说的是一个冒险队伍,而并非个人,一般遇到可能会打持久战的战斗,都是经过详细的部署和计划,在持续的战斗中,队伍根据事先估算出来的可能要持续的时间,分成两个或是多个组合,由一个组合负责攻击,其余组合负责骚扰牵制敌人顺便歇口气,类似于这样的轮班休息制,依靠这种手段,才有可能实现超长时间的战斗。

        对于冒险者来说,需要打持久战的对手,往往都是比自己的队伍要强大得多,需要用智慧和耐心慢慢磨死的强大怪物,面对这种可能在眨几下眼的功夫就能将队员秒杀的强敌,在如此长时间的战斗中,哪怕任何一个组合,出现了一点小小疏忽,都会导致战斗的失败和队员伤亡,所以,只要是经历过这样一场持久战并且取得胜利的冒险小队,都足以证明这个队伍有着足够的默契、勇气和毅力,值得给予尊敬。

        这是一般冒险者的常识,当然,身为更高级别的洁露卡和希尔曼雅,对于一些超精英的冒险小队或者是个人,可以超越这个普通冒险者眼中的极限,其中最明显的一个例子,洁露卡就知道,是她们的女王陛下,那吸引麻烦的体质,曾经让陛下陷入了了三天三夜的苦战之中,完全就是一个人陷入怪物的海洋里面。

        但是,凭着骑士王职业的超强体力,身上的神器套装附带的属性能力,还有本身的意志和信念,陛下最后胜利了,那时候淅淅沥沥的下着朦胧小雨,地上怪物的尸体已经完全取代了泥土,雨水汇聚成一道道血流成河的小溪,她们的陛下,浑身铠甲染满了鲜血的陛下,持剑伫立,轻合双眼,静静站立于尸山上面,就仿佛主宰整个天地的王者,那让人忍不住去膜拜的一幕,洁露卡永远都不会忘记。

        当然,这个回忆还有一点小小的后续,当洁露卡用敬仰崇拜的目光,注视了女王陛下的身影好一会儿以后,她才发现,原来女王陛下已经保持着这样的姿势,睡着了,还有点不雅的从嘴角流出一道晶莹细丝。

        这是洁露卡已知的最彪悍记录了,这可是一个人持续三天三夜啊,就算那些怪物只是一个青菜萝卜,也要切到手软吧。

        然后,就在眼前,一头布偶熊正向她展示着,什么叫一山还有一山高,变态无处不在,小强遍地爬行。

        足足四天四夜过去了,再生妖塞尔森也就罢了,信春哥原地满血复活的能力,让它每次站起来以后都能拥有充沛的体力。

        但是那头布偶熊……她们的亲王殿下,却是足足持续了四天四夜,和拥有领域级高级……不,是顶级的敌人,足足战斗了四天四夜,中间没有半点缩水成分,没有中场休息时间,更没有瞬间补魔的药水妹汁。

        乃至,人类联盟这几年捣鼓出来,并且限量出售的精力药水,都没见他喝过一瓶。

        就这么,在领域顶级强度的战斗中,足足持续了四天四夜。

        这已经无法用彪悍或者凶残之类的词语去形容了,洁露卡头脑有些发晕,突然怀疑起是不是因为自己站在这里晒了四天的太阳,晾了四夜的凉风,再加上没有丝毫睡眠时间,眼睛开始出现幻觉了。

        侧着脸,洁露卡将目光落到旁边的希尔曼雅身上,发现顶着两个黑眼圈的希尔曼雅,正在精神亢奋的奋笔疾书,将再生妖塞尔森一次一次被虐倒下的详细经过附带自己的解说全都记录在上面。

        看到这里,洁露卡不禁汗然,暗道仇恨的力量真可怕,原本的希尔曼雅是多么善良淳朴的女德鲁伊呀,看到路边的小花折了都要伤心一会,不得已要踏在草地上,都要犹豫个半天,可是看看现在顶着两个黑眼圈兴奋微笑的样子,和亲王殿下提到过的“黑化”形态是何其相似。

        瞄了一眼笔记上面的内容,洁露卡立刻做出判断,等这本笔记完成以后,绝对是一本巨作——提名为《如何用一千零一种方法虐怪之进阶教程》的巨作。

        叹气摇了摇头,洁露卡将一枚已经爆满的记忆水晶取下,重新取出一枚新的继续记录,这几天她几乎都在做这样的事情,在她的口袋里面,已经装了几十颗这样的记忆水晶。

        如果将这场战斗记录下来,那将是一本向世人展示领域顶级强者被虐……呃,是领域级强者对碰的完美教科书,要知道即使在第三世界,领域级的强者也是难得一见,就更别说是领域强者之间的交锋,更更别说是这种顶级级别的领域强者的交锋。

        如果将这些记忆水晶带回去向世人展示,那将使得无数人受益匪浅,当然,也可能会感受到其中不可跨越的分水线而深受打击一蹶不振,不过无论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都无所谓,因为洁露卡并不打算和自己以外的任何人分享。

        歪头想了想,她给自己找了一个自认为理由十分充分的解释,题名为——黄段子侍女的小小私心。

        顺便一说,洁露卡口袋里还有一些记忆水晶,里面记录了亲王殿下睡的稀里糊涂的样子,发呆傻愣的样子,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而流泪满面的样子,爆落出好的装备手舞足蹈的样子,轻而易举就被鼓动起来的热血笨蛋样子,扳着手指头数错的样子,迷路时一脸茫然但偏偏还要嘴硬的样子,吃饭的时候将整个盘子往脸上趴的样子,甩着披风站在石头上面狂笑自以为斗篷男的形象很酷的样子……洁露卡自己都数不过来了,也记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偷偷记录,总之,这些都已经成为了她的收藏品,哪怕是自己的双胞胎妹妹也绝口不提的私人绝密收藏品。

        背后突然冒起的凉气是什么回事?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正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发生了。

        我打了一个冷战,顺便将咆哮着飞扑过来的再生妖塞尔森撂倒,这厮还挺强力的,竟然在我将它一脚踹飞出去之前,回敬了一抓。

        虽然再生妖并非是个体实力强大的怪物,但怎么说也有领域顶级实力,果然是不能太过分心呀。

        看这在对方一抓之下,棕色皮毛上留下的三道深深抓痕,我摇了摇熊脑袋,打起精神迎上了再生妖泰尔森的狂轰滥炸,总觉得这几天没日没夜的战斗里面,不单是自己的经验和技巧值稍微提升了一点,就连再生妖泰尔森似乎也有所长进,攻击变得有点犀利起来了。

        话说回来,它的爪子上面该不会沾有丧尸病毒吧。

        “轰————??!”

        承受了两爪之后,我成功一个重击将对方压制,轰落到地面,再反弹起来,恰好迎上返身踢,紧接着一道地狱能量炮追上去,在这几天里,这一套攻击套路已经被我用的纯熟无比,甚至产生了一种地狱能量炮的准头是不是稍有提升的错觉,后来单独一试,才发现果然是错觉。

        喘了喘气,和这样强大的敌人交锋,果然还是有点费力呀,看来之前豪言说能坚持十天半月的想法,要稍微更正一下了。

        “孜孜孜孜……已经不行了吗?疲惫的想躺下去了吧,你这家伙?!?br />
        被虐了四天的再生妖泰尔森,摇摇晃晃的从爆炸尘埃之中走出,阴鸷笑道。

        “老实说……竟然足足持续了四天,就连我都怀疑你是不是怪物了,不过,一切似乎都要到此为止了,孜孜孜孜?!?br />
        已经四天了吗?我还真没去算,话说回来,这家伙只是看到我喘几口气而已,想象力会不会太丰富了点?

        乘着再生妖塞尔森在啰唆放屁的功夫,我暗红色的领域悄然无声的拼命吸收着周围的能量,逐渐的,喘息平缓起来,就连身上留下的三道伤口,都在以肉眼能察觉到的速度在慢慢愈合。

        看到这一幕的再生妖,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擦了擦,确认这不是幻觉或是我在故弄玄虚之后,不由惊恐的尖叫了一声。

        “不可能……即使是魔王级的高手也不可能有这种恢复能力……你这家伙究竟是什么人……什么怪物??!”

        陷入严重混乱之中的再生妖塞尔森,抱着头,以一种竭斯底里的声音大声怒吼起来,它已经完全失去原本的自信了,自己面对的绝对不是人类,是一头怪物,一个恐怖魔王??!

        “……”

        看来是时候了。

        我朝远处的洁露卡示意一眼,她立刻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

        “希尔曼雅,戒指?!?br />
        洁露卡将手中的大自然的和平戒指伸向希尔曼雅。

        “咦……我吗?好的?!?br />
        希尔曼雅惊讶的接过戒指,她以为洁露卡要让自己送给亲王殿下,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要挑这种关节眼下送去,为什么不用更好的办法送去,希尔曼雅还是心无他想的接受了命令。

        “不,是让你带上?!?br />
        看到希尔曼雅以一种壮士般的表情,作势欲踏入战场,洁露卡连忙扳住她的肩膀。

        “我……我?!”这一次,希尔曼雅发出更加惊讶的声音。

        “是的,你,只有你能完成这个任务?!?br />
        “我……我……”

        希尔曼雅呆了呆,眼眶里突然涌出了热泪。

        一定是亲王殿下,温柔的亲王殿下,特意将这个机会让给我,这份天大的恩情,自己究竟该如何报答。

        这又是一个美丽的误会,将戒指交给她,是因为洁露卡无法配搭除了传承装备以外的任何装备,而她的亲王殿下……很抱歉,等级不够,在场只有希尔曼雅一个人有能力佩戴这枚大自然的和平戒指,这也是为什么还要让她回来的原因。

        希尔曼雅不知道这些,洁露卡对于希尔曼雅的“多愁善感”也是好一阵莫名,于是在这样的误会下,希尔曼雅用力的擦了擦通红的眼睛,里面流露出决然目光,大声应道。

        “是的,卡露洁大人,堵上作为精灵的荣耀,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