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九百八十九章 偷袭!

    第九百八十九章 偷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九百八十九章 偷袭!

        “不过,这样真的有效吗?”

        洁露卡还是对我的万能热血鞭策怀着质疑态度,真是个不懂事的家伙。

        “没关系,我已经看出来了,希尔曼雅只不过是在这时候过于自责,如果能有人站出来给她一些痛楚,心里或许会更好过一点,所以其实说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巴掌,恩恩?!?br />
        目光深沉,宛如偷窥人心的术者一样,我顺手将装满了冷水的罐子放到刚刚燃起的篝火上面,再过一会就能喝上热乎乎的开水了,话说森林夜晚还真是蛮冷的,希望这几天不会下雨吧。

        “我知道了?!苯嗦犊ㄒ慌氖中?。

        哈哈,终于弄懂了吧,佩服本大爷的手段吧,我不无得意。

        “亲王殿下是在以自己习惯受虐的心理,去衡量别人的想法,也就是所谓的以己度人?”

        “……”

        以己度人你妹,你才是m,你全家都是m??!

        我不再理会这黄段子侍女,她似乎也满足于了刚才的吐槽,专心下来开始做晚餐了。

        大概半个小时,直到洁露卡煮的那锅肉汤快要做好了之后,希尔曼雅的身影才从远处一片黑色暮景之中走出,大哭一场过后,她的精神似乎平稳了稍许,经过简单的整理后,秀发从中间分开,沿着两边垂下,有点像从电视里面钻出来的贞子,这样做的好处是可以将她有些通红发肿的脸颊掩盖起来。

        不过很可惜,我和洁露卡一个身为德鲁伊,一个身为情报头子,眼睛那都是贼利贼利的,就差没能发射出什么奇怪的光束了,纵使没打算去研究希尔曼雅的脸蛋变成了什么样子,也不可避免的能看到上面的异状,尤其是右边的脸颊,明显要比左边鼓起一点。

        抱歉了,那是我扇的。

        洁露卡朝我投过来锐利的目光,似乎在说果然不愧是禽兽亲王下手可真一点都不留情,对此我无言以对。

        睡一晚就好了,冒险者都是打不死的小强,像这种程度红肿,擦擦脸的功夫就没了。

        “真是抱歉,我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才好了,一路上尽是给二位大人添麻烦?!?br />
        遮着大半脸的希尔曼雅,笔直的朝我们弯下了腰。

        “不用说那么客气的话,坐下吧,正好晚餐也快熟了?!?br />
        我挪开位置,招呼着希尔曼雅坐下,三人呈三角位置,一动不动的盯着篝火和上面的晚餐,虽然目光同聚一处,但是心中所想却是天差地远,这一点我敢保证,

        “你们两个去休息,我来守夜?!?br />
        晚餐过后,我伸了一个懒腰,对着希尔曼雅和洁露卡挥挥手,示意她们去帐篷睡觉,话说回来,好久没有守夜过了,这些年实力增快的快,又尽是呆在第一第二世界这些让自己缺乏?;械那?,睡觉偷袭之类的事件,对我来说都是浮云。

        “不,还是让我来,二位大人去睡?!毕6拍抗饧岫〉闼档?。

        “只有你不行??!”

        我和洁露卡异口同声的拒绝,切,同步了吗?我竟然和这黄段子侍女……郁闷的瞪了洁露卡一眼,没想到她也用郁闷的目光瞪向我,似乎我和她同步对她来说是一种耻辱,话说究竟是谁耻辱谁?在这个世上,和别的人比节操我没什么自信,但是惟独对老酒鬼,穆矮冬瓜,法拉老头,小幽灵,三无公主,黄段子侍女等几个,有着一份十足的节操上的优越感。

        “这个……”

        希尔曼雅似乎被我和洁露卡的同步吓呆了,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你现在的精神不好,需要休息?!蔽液醚韵嗳?。

        “你现在的状态,没有资格守夜?!苯嗦犊ㄔ蚴呛敛豢推囊徽爰?。

        张大嘴巴愣了半响,希尔曼雅似乎接受了其中哪种说法般,深深的,万分抱歉的朝我们行了一利,拖着憔悴的身体进了帐篷。

        接下来……

        “这是命令,主人对贴身侍女的命令,给我去睡觉?!?br />
        我立刻拿出了亲王殿下的架子,这可是我的王牌,哼哼,没办法抗拒了吧。

        “恕我拒绝,我现在是朝阳之露骑士洁露卡,亲王殿下没有权利命令我?!?br />
        好快,这家伙的职业变得好快,比rpg游戏里面根据需要切换称谓的速度还要快??!

        “到是亲王殿下你,我一点儿也不放心,心里一定是打着乘我们熟睡以后偷袭希尔曼雅的主意吧?!?br />
        因为希尔曼雅就在旁边的帐篷里面,这黄段子侍女为了维护自己在其他人眼中正直公正的形象,声音压的很低。

        “……”

        虽然知道这家伙是好意,不过说出来的话实在让人无法苟同。

        “那也不行,我怕我睡着后你夜袭我?!蔽腋叛沟蜕?,抽着嘴角冷笑看着洁露卡。

        洁露卡:“……”

        “亲王殿下的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br />
        “过奖,都是跟你学的?!?br />
        我们继续对峙。

        “亲王殿下明天或许会有苦战,所以好好休息吧?!?br />
        叹了一口气,这黄段子侍女总算放缓神色,说完以后,立刻就把头偏了过去,篝火照耀下,那侧对自己的半张脸蛋和颈项被火光所染红,看上去十分艳丽和诱人。

        终于肯说心里话了,话说又不是让人难堪和害羞的话,这黄段子侍女扭扭捏捏傲娇个什么呀,早点说出来不就成了?

        不过,回想一下自己以前猜测的这个黄段子侍女并不擅长和别人相处的想法,就稍稍原谅她这种拐弯抹角的态度吧。

        “好吧,这也是事实,那我就不客气了?!?br />
        打了一个哈欠,我并未矫情下去,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和敌人接触,希尔曼雅的战力我不抱什么期待,黄段子侍女则是不到关键时刻不会出手,就算出手凭着她的半吊子战斗经验也让人放心不下,最后还是得我一个人做爹做娘,应付敌人还要照顾好两位,的确该好好休息。

        “在梦里吃避孕药吃死算了?!?br />
        洁露卡依然侧脸对着我,将她那被火光染成粉色的脸蛋微微鼓起,又不知道在生什么气的气呼呼说出这种话了,我明明都已经顺着她的意思了。

        话说,就算是做梦,白痴也会有个限度吧,我无缘无故去吃避孕药干嘛?

        摇了摇头,我犹豫片刻,最后还是选择了在篝火旁边拉上一条毯子睡下,虽然帐篷里面更加安静和舒服,不过希尔曼雅已经在里面,比起她,我还是更习惯于和已经相处了一段时间的洁露卡身边安睡,最重要的是,我要是进里面去睡,又不知道会被这黄段子侍女编成什么八卦。

        “呼~~呼呼~~”

        不一会儿,意识就陷入了黑暗之中。

        聆听了一会旁边发出的均匀呼吸声,洁露卡小心翼翼的凑上去,看着裹在毛毯里面的人,轻轻的,轻轻的伸去一只手。

        “要是敢捏我的鼻子,我可饶不了你?!?br />
        我瞪大眼睛,目光紧紧落在洁露卡伸过来的那只绝对是不怀好意的小手上。

        做贼心虚(?)的洁露卡像兔子一样蹦了回去,背对着坐着,一定又是在那画小圈圈诅咒我吧。

        真是的,还像个小孩子似的,也不看看我现在还是月狼变身状态,是那么好容易接近和欺负的么……等等,莫非在平时我取消变身睡着的时候,这黄段子侍女经常乘机凑过来调戏熟睡中的自己?

        可恶呀,祈祷下次别被我抓个正着吧混蛋??!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我也只能怒视着洁露卡的背影咬牙切齿一会,再次合眼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的很平稳,等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洁露卡正在用篝火的最后一点热量做着早餐,希尔曼雅坐在篝火对面,还是老样子的笼罩在一层灰暗色调之中,低着头寡言少语。

        填饱肚子之后,我们三个向最后一个目标出发。

        这个点,也是我们报以最大期待的一个点,毕竟有一个伪领域中级的中队长,也就是希尔曼雅的那个青梅竹马在,战斗应该会稍微激烈一点,留下痕迹的可能性比较大,只希望敌人不会注意到这一点,故意将痕迹抹掉吧。

        第四目标的距离远了一些,足足花了两个小时,时间快到中午,我们才赶到事发的区域。

        还是老样子分工,希尔曼雅寻找痕迹,洁露卡负责?;?,我去搜索敌人。

        但是,我才刚刚搜索玩一片区域,远处就传来了身后希尔曼雅的惊呼,我以为是发生了什么,连忙调头跑回去,却发现洁露卡老神在在的站着,不像是遇到敌人的样子。

        难道是有什么线索了?这次可真够快的。

        回去一看,还真是那么回事,应该说,这一次希尔曼雅发现的,是连我这样的半吊子都能留意到的战斗痕迹。

        周围都存在着被硬生生折断的树枝,甚至是腰粗的树干,还有元素攻击所残留下来的痕迹,比如说被火烤焦的树头,因为冰冻而大片枯萎的草木,还有一些武器的划痕,地表的坑洼。

        即使是这些地方,又重新长出了新的生命,被一层薄薄的灌木丛所覆盖,也遮掩不了,太明显了这些痕迹。

        果然不愧是由一个伪领域中级和一个初级所带领的小队,看来是经过相当时间的顽抗才会造成这种场面。

        我们三个一路追踪着这些痕迹,向前面走去,心里也暗暗警惕起来,冒险者锻炼出来的直觉,在微微颤动着,提示着前面危险的可能性。

        随着那股无法形容的让人不舒服的感觉越来越浓重,我依然将搞基剑握在了手上,覆盖上一层冰冻之力,见此的洁露卡,也轻轻将柳眉一皱,下一刻,那把巨大的朝阳之剑就被她抱在了怀里。

        “希尔曼雅,能看出点什么吗?”我在旁边轻轻问了一句。

        “这些痕?!娜肥怯删檎绞苛粝吕吹?,至于敌人,我还无法从上面的痕迹中分析出究竟是什么,范围太大了?!?br />
        “这也是,你仔细搜索,慢慢来,不用着急?!?br />
        我赞同的点着头,第三世界的怪物属性的确是很复杂,就比如说一个只懂得物理攻击的骷髅兵,当实力达到一定境界之后,提升到头目,精英甚至是小boss阶级,也可能获得一些诸如火焰强化和冰冻强化之类的属性,这样一来它的攻击也就能留下元素痕迹,所以很难以从这些痕迹之中判断出对方究竟是什么种类。

        当然,也有一些一眼就能看出来对方是谁的特殊痕迹,就比如说大虫子督瑞尔,它所经过的地方一定是冰封千里,就如同鼻涕虫般,会在地上拖出一条长长的痕迹,并且赖以移动的一双前爪(或者说是廉足),会在地上留下一对对深坑,特殊到别的任何怪物想模仿也模仿不了。

        “这里??!”

        希尔曼雅突然惊叫出声,蹲下去,手中摩挲着一块焦黑的什么东西。

        “布料,我们精灵族的手艺?!?br />
        洁露卡摇摇头,不知道是在为那些战士而叹息,还是在为并不是什么重要的线索而叹息,或者两者兼有之。

        在不远的前面,我们又发现了一些铠甲的碎片,甚至是一把被折断的细剑。

        硬生生将这些装备辗碎的力量吗?

        带着沉重和越发小心谨慎的心情,我们再次迈出脚步,紧接着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斑斑血迹,光看这些血迹的飞溅程度,就足以想象当时战斗的惨烈,或者说是单方面屠杀敌人的手段相当残忍。

        “快了,如果还有什么的话,应该就在前面不远处了?!?br />
        带着这种莫名的觉悟,我们紧绷的神经,继续前进了上百米,眼前的视线突然豁然开朗,出现在我们前面的是一个林中小湖,还有周围的一片油绿草地。

        如果在平时,这副有着森林、湖泊和草地的宁静景象,必定是一副如同仙境般的画卷,但是此时此刻,我们却咬着牙,眼睛酸楚,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在那片空旷的草地上,横七竖八躺着数十具血肉模糊,死状极惨的尸体,扔在这里不知多久,尸体已经开始散发出腐烂的气味,上面还有野兽撕咬过的痕迹,一大片被干涸的暗红血液所染红的草地,直蔓延到了湖边水里,可以想象她们的尸体刚刚被抛到这里时血流成河的地狱情景。

        从这些尸体身上残留的铠甲布料,和比较明显的尖耳朵特征,可以十分肯定,她们是精灵,而且十有八九就是那些失踪的精灵战士,目光稍微掠了一眼,我们心里顿时有数,应该是前面失踪的三个小队,她们的尸体也被带到这里抛弃了。

        “不~~~~~~~~~~~~~??!”

        从希尔曼雅口中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我和洁露卡则是肃然站立,将手中的长剑倒竖着举直,嘴唇贴着剑刃,为这些死去的战士默默祈祷起来。

        “不,这一定是梦,一定是梦,告诉我,这只是一场梦,里特,你还活着,你就躲在附近,对吧,是这样吧,里特??!”

        希尔曼雅呼唤着青梅竹马的名字,踉踉跄跄的向那一大片尸体走去。

        “等等!”我紧紧的摁住了快要失神的希尔曼雅。

        还是用精神力侦查一下。

        目光落到一堆堆积起来的尸体上面,我心里暗自警惕,如果不是不想亵渎这些死去的尸体,或者只是一堆怪物的尸体,我都懒得去侦查,直接一剑向尸体堆里劈过去就是了。

        从第四小队的遇袭情况看来,敌人非常狡猾,善于抓住对方露出来的破绽,说不定这一堆尸体,就是它故意堆放在这里,以让我们心神大乱,再发动突袭,这种可能性非常大。

        想要偷袭的话,躲在哪里最方便?不是周围的树林,也不是不远处的湖里,而是尸体堆里,因为料想到我们一定会靠近检查或是哀悼这些尸体,混在里面偷袭真的是再轻松不过了,至于其他地方,我已经用精神力扫描了一遍,并没有发现敌人的气息,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在这堆尸体里面了。

        制止住失魂落魄的希尔曼雅同时,展开伪领域,我的精神力也随之在尸体堆里搜索起来,老实说,非??植?,负责搜索的精神粒子就相当于是我的手和眼睛,想象将自己的手和眼睛塞到一堆腐烂尸体里面去的感觉……算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往后三天吃不下肉是肯定的了。

        没有敌人。

        迅速搜索了一遍之后,我撤回精神力,松开了似乎回过点神来的希尔曼雅,原本还在挣扎不已的她似乎也察觉到了我的用以,回过头报以一记感激目光,然后深呼吸一口气,鼓起勇气慢慢像那些尸体走去。

        但是,当她的步伐迈入横七竖八倒地的尸体之间,悲哀的目光在周围地上久久伫留的时候,就仿佛宣告着猎物终于进入了蛛网范围之内般,地上躺着的一具“尸体”,突然以让人无法反应的鬼魅速度蹦起,顺手拾起了旁边躺着的大剑,向根本来不及反应的希尔曼雅斩去。

        那将周围一切空气抽空,形成一片真空和猛烈气旋的恐怖攻击,向所有人宣布着,在一秒钟之内,这把巨剑足以将希尔曼雅斩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