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九百八十八章 吴凡式万能对白

    第九百八十八章 吴凡式万能对白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九百八十八章 吴凡式万能对白

        “怎么样,希尔曼雅,收集到了哪些情报?”

        被希尔曼雅这么一句话给堵住了话题,我那小小可怜的自尊心不允许继续厚着脸皮请教下去,只能直指主题问道。

        “是的,这片灌木丛是新生的,上面有一些战斗的痕迹?!?br />
        这样说着,希尔曼雅小心翼翼的扒开丛林,蹲在里面仔细观察。

        “可以肯定,这不是森林里的魔兽们留下来的,而且在附近找到了我族留下来的特殊记号,应该就是第二小队曾经在这里战斗过的痕迹了?!?br />
        “也就是说,至少我们假设的那个敌人的确是存在的,是这样吗?”

        虽然原本就已经有99%的把握肯定这一点,但是至少还有1%其他可能性,而希尔曼雅的这一次发现,彻底将那那1%的意外封死起来了。

        “您说的没错,亲王殿下,可以这么理解?!毕6诺愕阃?。

        “很好,顺着这些痕迹跟踪下去?!?br />
        知道这样的事实后,我们心里都是一紧,打心底里感到悲哀,因为假设那1%的意外可能性出现的话,那些失踪的精灵还有可能生还,但如果真的是水晶碎片所召唤来的第三世界敌人,我可不认为对方会好心留下活口,这是不可逃避的事实。

        但是换种说法,另外一部分已经接受了全员死亡这个猜测的心理,却是熊熊燃烧起来,不怕敌人有多强,最怕就是连敌人存不存在都不知道,确定这一点之后,我们就可以心安理得的将所有精力都投入到搜索和复仇之中了。

        反观希尔曼雅,她在得知最后一丝可行性被抹杀以后,神色依然冷淡,看起来,应该是早就已经接受了死亡的事实,不再存在一丝侥幸,所以即使现在完全确定,心里也完全没有动摇,我不知道该不该为此而庆幸。

        在希尔曼雅的带领下,我们顺着那只有她才能察觉到的痕迹一路向前,没过多久就停了下来。

        “就到这里了?!毕6乓ё抛齑?,底下了头。

        到了这里,痕迹就消失了吗?也就是说……最后一人只支撑到了这个地方?

        “敌人的实力……很强?!?br />
        默默跟在后面的洁露卡低声叹了一句。

        哪怕是无法看到这些痕迹,仅从我们能察觉到的线索之中,也可以判断出一些事实。

        首先,这里离战斗触发点的距离并不远,而且很明显可以看出来,虽然这些灌木丛的生长速度的确很疯狂,很快就能将所有痕迹遮掩住,但如果是发生太激烈的战斗,留下了比较明显的战斗痕迹的话,也不是三两天就能遮掩得了的。

        也就是说,战斗的程度并不激烈,精灵战士并未逗留在一个点死守(如果停留在原地留守的话应该很容易能造成比较明显的战斗痕迹),我们是否可以去模拟还原这样一个战场——敌人瞬间出现并偷袭,带走几个战士的生命,其余的战士立刻判断出敌人的实力恐怖,于是且战且退,哪怕是能逃走一个也好,虽然做出了明智的判断,但是因为双方实力差距实在太大,所以大家没跑上多远,还是很快就被敌人逐一追上残杀。

        结合希尔曼雅找到的四散但是距离和范围并不大的战斗痕迹,这种可能性是最大的。

        依此判断敌人的实力,就是一项经验和想象力的活儿,如果换成是自己,在最艰难、在最有利这两种情况下,能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到同样的事情,如果发现即使给予最有利的条件依然无法做到和敌人一样轻松,那么起码有95%的几率,敌人的实力比你要强很多,最好还是打起点精神,速速请求支援去比较安全。

        我自然是不会被脑海中勾勒出来的敌人的实力吓倒,虽然不大情愿将自己带入去模拟这种事情,但如果真要这么做的话,地狱格斗熊变身也可以做到,而且是更快,留下更少的痕迹,如果处于有利条件的话,甚至瞬杀都可以做到。

        所以,敌人的实力虽然恐怖,但并没有超出我的意料上限,到目前为止,我还是自信颇满,当然,也不排除敌人没有倾尽全力这一情况,所以为了准确估算出敌人的实力,我们还得将另外三个点跑一趟,尤其是最后一个,包括中队长在内一起失踪的那个第四小队,这支小队的实力最强,如果能从他们那里获得哪怕只有像现在这样少得可怜的线索,我们也能大致上给敌人的实力下一个定论。

        搜索工作还真是意外的麻烦,理清这些思路以后,我抓了抓后脑勺,叹出一口气,爽快点给我出来大战一场不就行了?非要像某些让人直打哈欠的游戏一样得搜集线索解开谜团闯过迷宫才能见到最后boss,烦不烦呀,还是说我果然是热血硬派头脑简单的类型?

        教练,我想开fc。

        “没有其他线索了,我们去下一个点吧?!?br />
        在附近搜索了片刻,我们并没有找到战士的尸体之类的有用线索,想想也是,敌人既然都跟你玩骚扰战术了,当然不可能将尸体留下来,我们也没抱太大的侥幸,没有就算了。

        在希尔曼雅的带领下,我们向第二个点出发,一路上,我将精神力侦查远远的扩张出去,希望能够瞎猫碰上死老鼠,找到那个躲躲藏藏的敌人,可惜暂时来说,我现在-254点的幸运值离做到这一点还着有相当大一段距离,另外,别问我那个-255是谁,我不想回答(注:在暗黑游戏中,255这个数是一个封顶值)。

        敌人没有找到,到是发现了不少魔化的怪物,还有远远的察觉到月狼变身散发出来的伪领域气息后,害怕的蜷缩起来的第三世界怪物,它们自以为躲的很好,殊不知精神力侦查别说是它们的方位,就连大腿上长了几根腿毛都“扫描”出来了。

        一开始的时候,我们三个还会下去清理一番,回收水晶碎片,但是很快就被络绎不绝出现的水晶碎片爆发事件给弄麻木了,战斗还好,三个伪领域级高手的战斗力摆在这里(虽然黄段子侍女其实是个摆设,不到关键时刻不会出手),能打的一个都没有,但是最麻烦的是战后还得花时间搜索水晶碎片,而我们现在并没有这个余裕。

        所以在回收了三四枚水晶碎片之后,我们一合计,现在可不是有空做这种事情的时候,就开始无视了,哪怕那些不知死活的魔化怪物在脚下嚣张怪叫也没有去理会,等解决掉关键的敌人以后,有的是时间回过头来好好修理它们。

        库拉斯特区域散落的水晶碎片数量实在惊人,虽然我并不知道其他四个区域散落的总数具体是多少,但却可以肯定绝对没有库拉斯特区域那么多,甚至是一半那么多,难道是因为这里的面积最大且人口最密集(毕竟是拥有人类和精灵这两个大族在这里)?

        一路上,光我们看到的水晶碎片爆发就有十多起,就更别说其他地方了,自阿姆露迪娜收缩防线以后,这些水晶碎片就再也没有敌人,在剥皮森林的气焰嚣张程度,估计可以用群魔乱舞这个微妙的字眼去形容了,不过也好,给我尽情爆发,努力爆发吧,最后等将这次的敌人消灭后,所有的水晶碎片都给我爆发了,到时候一次性回收,我也好回家过年。

        不过,蜘蛛森林那边没事吧,不知道比迪亚和迪恩现在有没有部署好,虽然已经做出了总动员,不过我们并未打算在这两天就出发,天知道那个隐藏起来的敌人会不会心血来潮,跑去联盟杀上几把,还是乖乖的躲在库拉斯特的防御魔法阵里直到我把它干掉再说。

        而且,阿卡拉可比雅兰德兰护短多了,要是那家伙敢肆意杀害已经达到第二世界的宝贵联盟战士的话,难保这头老狐狸不会抓狂,一时头脑发热,甚至不惜爆露出一些实力将其凌迟处死。

        就在自己想着这些有的没有的东西的时候,希尔曼雅已经带着我们来到了第二个目标,依照惯例,还是希尔曼雅搜索痕迹,洁露卡负责?;?,我则是去四周逛逛看能不能搜索到敌人的气息。

        结果这里也让我们失望了,甚至希尔曼雅找到了一些似是而非的战斗痕迹,连她都不敢断定这些痕迹一定是那些失踪的精灵战士所留下来的。

        带着失落的心情,我们来到第三个目标,这一次失踪的小队,是隶属于希尔曼雅的第三中队的成员。

        偷偷看了一眼希尔曼雅的神色,发现并没有什么变化,但越是这样,反而越是让人放心不下来。

        例行惯例,我去转了一圈,带着一无所获的沮丧神色兜了回来,下意识的抬头一看,才突然察觉到月亮都已经跑出来了,远处传来一声声或悠远或凄厉的兽吼,衬托着这片森林的格外寂静和肃杀。

        忙坏了,竟然连时间已经转到晚上也没有察觉到,或许是因为月狼的精神力侦查并不需要依赖光线吧。

        你才知道?。?!

        当我露出原来已经是晚上这样的傻乎乎恍然表情的时候,洁露卡也不禁无力吐槽的翻了翻白眼,见过笨蛋,但还没见过这样的,连白天夜晚的交替都能忽视掉的笨蛋。

        “希尔曼雅呢,你该不会是偷懒没跟上她吧?!?br />
        转动着冒险者那双即使在夜晚也依然能清晰目视的钛合金狗眼,我四周看了看,视线范围之内并没有发现希尔曼雅的踪影,不由一惊。

        “……”

        不知道为什么,这黄段子侍女的樱唇,十分十分不满的撅了起来,在生什么气呀这家伙,难道是因为我太投入工作没有注意到夜晚来临让她饿肚子所以生气了?

        “被十匹马踹死吧,笨蛋?!?br />
        她小声的这样嘀咕一句,让我顿时冷汗嗖嗖,难道说此时此刻,我已经是凌驾于是十倍禽兽公爵的存在了?

        “在那边,那片草丛里面,蹲了下去所以看不见,亲王殿下快点过去,施展出禽兽手段将她拿下吧?!?br />
        虽然露出露骨生气的态度,不过这家伙还是蛮敬业的告诉了我希尔曼雅的位置。

        “哦,谢了,话说回来,我什么时候有了你口中那凶残的禽兽手段了?”

        我回过神来,才发现洁露卡的话里存在着一些我无法理解和认同的东西。

        “肆意玩弄凌辱侍女的身心但是自己却恍然不觉这是一件很过分的事情,对此依然茫然一无所知认为自己依然纯洁善良,这样的家伙才是最可恨的,亲王殿下您说是吧?!?br />
        洁露卡面带在漆黑夜晚仿佛闪烁着美丽光芒的微笑,这样说道。

        “呃……的确,最可怕的是那些明明做了危险的事情自己却恍然不觉的天然家伙?!?br />
        洁露卡这一句话让我感触良多,想起了很多不堪的回忆,比如说她的主子阿尔托莉雅,又比如说她的主子阿尔托莉雅,还比如说她的主子阿尔托莉雅。

        但问题是她说这个干什么?

        莫名其妙的摸着脑袋,在洁露卡那让人心里凉飕飕的微笑目光注视下,我们来到了希尔曼雅所在的位置。

        远远的,就从草丛那里听到了微弱的泣声。

        “那个……一定要过去吗?”

        听下脚步,我不由打起了退堂鼓,将心比心,至少在自己悲哀哭泣的时候,不会希望闲杂人等靠近打扰自己,更别说是看到自己这时候的丑态。

        “这种时候,不是亲王殿下下手的最好时机吗?”

        洁露卡事不关己的淡然目光看着我,啊,这小气的黄段子侍女,肯定还在生刚才那些莫名其妙的气。

        “什么下手啊,说的我好像……”

        “别说了,快点去吧?!?br />
        话还未说完,我就被洁露卡打断,冷不防的被她从后面狠狠推了一把。

        沙沙的靠近脚步声,顿时将完全沉浸于悲哀哭泣之中的希尔曼雅惊醒。

        “哈~~哈哈~~~,抱歉,希尔曼雅,我并不是故意打扰你的?!?br />
        狠狠回头瞪了洁露卡一眼,我尴尬的摸着头解释道。

        “不,是我的任性,耽误了亲王殿下的时候,该说抱歉的是我?!?br />
        希尔曼雅站起来,擦干泪水之后才转过身,两眼红通通的朝我行礼道歉。

        “没关系没关系,对了,希尔曼雅,有什么收获吗?”

        稍稍痛恨一下自己这张不会哄女孩子的嘴巴,我赶着转移话题问道。

        希尔曼雅咬着牙齿,将脸低了下去。

        “没有……“

        “嗯?”声音太小,我一时没有听清楚。

        “没有,一点痕迹都没有?!?br />
        “……”我默然。

        “可恶!可恶!可恶??!”

        一滴滴晶莹的泪水,从那张低垂着的脸孔上再次滑落。

        “就连一点痕迹,哪怕就是一点小小的痕迹,都没能留下来,这样一来,岂不是连菲利斯蒂她们……连她们在哪里牺牲都不知道,连一块墓碑都无法给她们留下吗?可恶!可恶!如果不是像我这样的人当她们的队长,或许就不会有事了,可恶?。。。。。。。?!”

        慢慢的,由哽咽到声嘶力竭的喊着,希尔曼雅一巴掌一巴掌抽在自己的脸上,晶莹泪水随着那力道十足的清脆声,在夜空中飞溅,宛如闪耀星辰。

        “啪”的一声,更加响亮的声音响起,毫无疑问,这一巴掌是我打的,没有手下留情,直接就将希尔曼雅一巴掌拍飞倒地了。

        “嗯,这一巴掌,是我替你打的,你现在的想法,现在的模样,最对不起的不是别人,而是你自己?!?br />
        看着躺到在地,依然不断留着泪水,沾满了泪痕的头发着散乱而显得狼狈无比的希尔曼雅,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转头走人。

        “我们在附近扎营,好好想一想吧,然后快点归队,不然洁露卡做的美味晚餐,可是会凉掉?!?br />
        “就算是恭维我的手艺,也没有任何好处?!?br />
        正在联手忙着竖起帐篷扎营的时候,洁露卡突然说道。

        “喂,别偷听别人说话呀你这混蛋?!?br />
        对于洁露卡的行为我表示万分无奈,没办法,谁叫自己忘记了她情报分子的身份呢?这种事情她不凑一只耳朵过来那才叫奇怪。

        “恭喜亲王殿下,又一名少女落入了您的魔爪之中?!?br />
        “这样的话你对我说说也就罢了,要是让希尔曼雅听到,小心我抱你一个晚上?!?br />
        “呜~~”

        显然,我这一记威胁魄力十足,洁露卡立刻困扰悲鸣了。

        “我说,你们精灵族的战士,的确是缺乏坚强这一样东西?!?br />
        “是吗?我无法反驳?!?br />
        持着公正骑士精神的洁露卡,叹了一口气。

        至少比起联盟的战士,精灵族战士就要脆弱很多,至少眼前的希尔曼雅就是如此,虽然我之前也说过坚强对于我们战士来说并不一定是褒义词,但它却是在战斗中活下去的一种必须手段。

        “对了,亲王殿下,我还有一事不明?!苯嗦犊飨韵胱普飧鋈凰裘频幕疤?。

        “你刚刚说的【最对不起的别是别人,而是你自己】,究竟是什么意思,我没有想通?!?br />
        “哦,那句话呀,从书上学来的万能热血鞭策,总觉得用来对付喜欢钻牛角尖的精灵会很有效,所以就试着用用看了,其实我也不大明白是什么意思,哼哼?!?br />
        洁露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