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九百八十六章 坏消息

    第九百八十六章 坏消息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九百八十六章 坏消息

        “混蛋们,给老子打醒点精神,爹娘死了吗你们?打哈欠的剁掉三根手指,都听仔细了,这次的任务说白了就是抢地盘,抢地盘懂吗?什么,不懂?你他爷的是从屁眼里生出来的,脑门被夹过吗?打打杀杀总会了吧,统统给我出去,见它丫的怪物就给老子砍了,普通的,魔化的,第二世界的,第三世界的,一个打不过就一队上,一队打不过就招呼周围的兄弟一起上……”

        于是,当天上午的广场擂台上,一斗篷男,甩着藏在衣服里面的狼尾巴,释放出将整个广场笼罩的淡蓝色伪领域,肩上扛着一把冰冻巨剑,凶神恶煞,做状狰狞的在擂台上来回走动,口沫横飞。

        那副情景,就像即将要展开激烈街头斗殴争夺地盘的小混混头子在临出发前发动总动员一样,就差没用发胶弄个飞机头,身上披件用墨字填满了“南无阿尼陀佛”和“恶即杀”的暴走族风衣。

        “……”

        从台下走到幕后的时候,我立刻otz了。

        完了,以前好不容易树立起来的高大形象在今天算是崩溃了,虽然我并不记得以前自己曾经树立过什么形象。

        这全都要怪那该死的黄段子侍女,不但一大早就跑过来骚扰我,而且临走前还塞给我一张可疑的纸团,更可悲的还是自己,竟然真的傻的按照上面的方法做了。

        “洁露卡,你给我出来,我要杀了你?!?br />
        双眼通红抬起头,我四处搜索着洁露卡的身影,很快就找到了某个蹲在角落里头,背对着自己,捧着腹部,肩膀颤抖不止的混蛋侍女。

        “这一次说什么也不会原谅你了??!”

        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我估计自己现在的模样,和兽性大发的怪叔叔一步步向蜷缩在墙角的小萝莉逼近应该没什么两样,不过无所谓了,流氓都已经做了,再做一回怪叔叔又能怎么样,我现在已经是完全自暴自弃了。

        “等等,亲王殿下,这是一场误会?!?br />
        擦擦眼角的泪光,洁露卡不慌不忙解释道。

        “我看你都把眼泪笑出来了,还给我误会?”我张牙舞爪的继续朝洁露卡逼近。

        “是的,其实我也是被这本书给误导了?!?br />
        这样说着,洁露卡在身上的口袋摸索片刻,然后掏出一本书,朝我示意。

        书面上是写着:人类的流氓文化研究史。

        “……”

        看到的第一反应是,原来这个世上还真有这么闲着蛋疼的史学家,难道是因为小时候被流氓欺负的关系?

        “再说,反应不是很不错吗?至少那些冒险者并没有抵触的意思?!?br />
        “那是两回事,难道我以后被冠以流氓长老也没关系?我的名声,我的荣誉,统统给我还来??!”

        “有什么问题吗?流氓长老和黄段子侍女可是最佳组合?!?br />
        “最佳你妹!组合你妹??!”

        果然,我就说这小心眼小孩子气的家伙,为什么一直都没有对我擅自叫她黄段子侍女做出反应,原来是一直记恨在心,等待机会实施报复,我真是太大意了。

        “总而言之这次我真的生气了,绝对饶不了你??!”

        说完以后,我不等洁露卡再次狡辩,就扑了上去,这次一定要狠狠将她抱住,嗯,对了,最重要的还是束缚住她的双手,让她无法拿出朝阳之剑,然后好好的欣赏她露出另外一面,胆怯哭泣的哀求着我不要欺负人她的可怜样子,可以的话用记忆水晶记下来就更好了。

        “在这个雷雨交加的夜晚,亲王殿下终于忍不住兽性大发了,可怜的侍女现在面临着严峻的考验?!?br />
        洁露卡吃了一惊,但还不忘记展示她的黄段子属性,嘴里一边嘀咕着,身法贼滑溜的躲过了我的袭击。

        “雷雨交加你妹,兽性大发你妹,你这家伙,给我站着别动,乖乖的被绑起来吊在城门口三天三夜,或许我会考虑原谅你?!?br />
        “嘴里说的好听,但是其实把我绑起来之后,就会立刻食言,不是吊在城门口而是用来做捆缚侍女之类的羞耻游戏吧,亲王殿下真是的,一点儿也没有浪费自己的名声呢?!?br />
        洁露卡的嘴巴依然犀利,并且身法敏捷的再三躲过我怀中抱妹杀,也是我气晕头了,变身成月狼或者地狱格斗熊不是轻而易举就能将这家伙抓住吗?反过来,在不变身的情况下,我想要抓住拥有伪领域高级实力的洁露卡,简直就是天方夜谈。

        因为如此,屋子里的噼里啪啦响声不绝于耳,大多数都是我扑倒不成反撞墙的声音。

        “嘘,有人来了?!?br />
        洁露卡停下来,我也立刻刹住脚步,摆出正经的姿态。

        “迟点再和你算账?!?br />
        整理着在刚才追逐中弄乱的斗篷,我狠狠瞪了正在帮忙细心摆正衣领的洁露卡一眼,别以为现在卖乖我就会原谅你了,还差得远呢,你这家伙的卖萌水准比小幽灵和阿琉斯还差的老远呢。

        “行了,不用你帮,你的衣服也乱了,给我整理好自己的就行了?!?br />
        “啊,被发现了?!闭饣贫俗邮膛谏サ拇瓜峦?。

        “被发现什么?”总觉得有不好的预感,这家伙绝对在打什么歪主意。

        “利用身上凌乱的衣裳,给来人制造出亲王殿下兽性大发,袭击侍女未遂的想象空间?!?br />
        结果,这黄段子侍女非常老实的,同时也让我火大的道出阴谋。

        在比迪亚和迪恩进来之前,我们总算把凌乱的屋子和身上的衣服整理好,唉,总感觉这种说法有点那啥,好像做过了什么似的,真心恳求雅兰德兰给我换个侍女,我实在是受不鸟了。

        “迪恩长老,比迪亚会长,今天真是太对不起了?!?br />
        两人一进来,我二话不说便弯腰道歉,并且将站在旁边的洁露卡的脑袋也一起压下,别问我这样做的理由。

        “凡长老没有道歉的理由,虽然台上的言辞有点……咳咳,有点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不过动员的目的不是已经达到了吗?现在冒险者的情绪都十分高涨?!?br />
        迪恩和比迪亚相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干笑着说道,看脸上的表情,就可以知道他们口中的“出乎意料之外”,绝对是不止一点两点,估计我在台上耍流氓的时候,他们震惊的下巴都掉在地上了。

        “我想冒险者情绪高涨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我的说辞?!?br />
        困扰的把头一歪,我万分沮丧说道,那些家伙,只是因为有架干了,再然后是十分少有的集体任务,还是跟平时不怎么对调的精灵族抢饭碗,仅是为此而感到兴奋而已。

        “过程并不重要,目的达到了不就行了吗?”

        迪恩和比迪亚轮番安慰着我,这个世上果然还是好人多呀,我撇了洁露卡一眼,向两位好心的老人投以感激目光。

        “对了,迪恩长老,召集冒险者的时候,你公布了我的身份吗?”

        突然想起什么,我悄悄的压低声音问道。

        “没有,凡长老并没有明言要暴露身份,所以我也就没擅自主张,提到凡长老的时候,只是以联盟长老的说法?!?br />
        “很好,那么这次的意外就让它过去,别跟任何人说,好吗?”我露出可怜兮兮的目光。

        “那到是没问题,我们不说出去就是了,对于少数知情者,我们也会严词提醒,凡长老就放心吧?!?br />
        迪恩和比迪亚苦笑。

        两位老人的人品我自然信得过,现在反倒最担心的是……将目光落到洁露卡身上,我咬牙切齿的寻思着是不是要干点杀人藏尸,毁灭证据的勾当。

        于是自那以后,第二世界就多了这么一个迷之流氓长老的传闻,当然,这根本无法骗得过一些知情者,只不过因为是在第二世界流传,并未怎么传播到自己名声活跃的第一世界,所以大部分冒险者到是没有怀疑到我头上来。

        本来这次动员过后,我还要身兼队长的职责,只不过阿姆露迪娜那边的情况实在紧急,再加上耍了流氓我也不好意思把这个队长当下去,所以最后还是学着阿卡拉当了一回甩手掌柜,挂着行动队长的名号却把剩下的所有事情都扔给了迪恩和比迪亚负责。

        另外,根据情况判断,我们不排除会从哈洛加斯请一两队伪领域级的冒险小队坐镇,这也是为了预防出现像精英地狱骑士那种恐怖的敌人。

        忙完库拉斯特这边的事情以后,我匆匆把昨晚写好的回信寄出,就和洁露卡马不停蹄的来到传送阵,一路直奔精灵族。

        在精灵士兵的引领下,到达了精灵主城以后,我们很快就找到了莫卡妮长老。

        “凡,可总算把你盼来了,库拉斯特那边的事情处理得怎么样,还顺利吗?”

        第一眼看到莫卡妮长老的时候,她的精神并不是很好,神色憔悴的就像三天三夜没合过眼睛,但还是强打着欢笑,关切的问起了我库拉斯特那边的情况。

        “还算顺利……”

        老实说,我并不确认是否真的顺利,至少对于我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可以称得上是一帆风顺的事情,这一切都是承蒙身边这位黄段子侍女所赐。

        莫卡妮大概是以为我在谦虚,并没有在意我的迟疑语气。

        “莫卡妮奶奶,阿姆露迪娜队长那边呢,情况怎么样了?”

        收到阿姆露迪娜的回信是在前天晚上,这一天半的时间里,应该没发生什么大问题吧。

        虽然我是这么想,不过莫卡妮长老黯然的神色却告诉我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昨天傍晚,正在收缩防线的十六中队,第一小队,包括中队长在内,全部人员失踪了?!?br />
        莫卡妮苦笑,笑的十分别扭,到不如用哭来形容比较合适。

        “就连中队长也?”

        虽然有不好的预感,但我还是被莫卡妮长老的话吓了一大跳,要知道,中队长可是有着伪领域中级的实力,这样一个小队,哪怕就是遇到上次那个精英级的地狱骑士,虽然不至于能战胜之,但若是存心龟缩防御,小心应付的话,地狱骑士也拿这样的队伍没有多大办法,最坏的情况下,只要付出一两个伤亡也可以摆脱纠缠。

        而现在,莫卡妮长老的意思是,那个由中队长带领的第一小队,甚至没来得及等待别的队伍支援,甚至可能是没来得及发出求救信号,就无缘无故的失踪了,看样子是凶多吉少。

        这个损失未免也太……我无法形容此刻内心的感觉,虽然自己不是精灵,但是这些战士的失踪消息,还是让我颇为的五味陈杂,倍感心疼,就更不用说莫卡妮本人了。

        “孩子,请原谅我提出这么任性的请求,但是,如果可以的话,请尽力帮那些失踪的战士报仇吧?!?br />
        离开精灵主城的时候,莫卡妮紧紧的抓着我的手,泛着泪水的眼睛露出恳求之色,即使能无视她的目光,我也无法做到抛去那双紧抓着自己的手的枯瘦双手,在上面留下的沉重力道。

        阿姆露迪娜队伍的收缩防线点离精灵主城并不算远,这也是考虑到了可以随时支援主城的因素,我和洁露卡一路狂奔,不用片刻就遇到了紧绷着神经巡逻的精灵战士。

        “怎么,在伤心?”

        出奇的在一路上一言不发的洁露卡,让我有点不大习惯,看着漠无表情的她,我不由这样问了一句。

        “亲王殿下呢?”

        轻轻偏过头,洁露卡用余光看着我,反问起来。

        “与其说伤心,更多的是生气吧,气愤敌人,也气愤精灵太笨?!蔽胰缡邓档?,该不会被洁露卡拔剑追杀吧。

        “为什么这样说?”

        “虽然不知道具体的情况是怎么样,但是竟然在收缩战线的时候遭到袭击,我主观认为,这其中十分有可能包含着大意或是心急的成分,如果敌人一开始就拥有袭击中队长所率领的第一小队的实力,如果我是那个敌人,那肯定是先将所有中队的第一小队,包括中队长都干掉,而不会选择其他小队,不是吗?”

        “或许的确是这样?!苯嗦犊ǔ聊?。

        “所以说,收缩战线的时候,虽然防御力在不断加强,但正因为如此,也是最容易出现松懈的时候,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无论如何,失踪的已经失踪了,所有的过错,所有的愤怒都算到敌人头上就行了?!?br />
        “亲王殿下……是以亲王殿下的身份在生气?”

        “为什么你会这么问呢?”虽然洁露卡问的拗口,但我似乎是听懂了她的意思。

        “就算是普通人,听到这样的消息也会生气吧,你现在是因为自己是一名精灵才在生闷气吗?”

        “才没有生闷气,亲王殿下真是太失礼了,我可不像你那么小孩子气?!?br />
        “说出这样的话的你,才更加失礼吧?!?br />
        因为这一番对话,我们心头上笼罩的乌云消散了不少,但是心中的愤怒未曾消逝,只不过是埋藏起来,蓄势爆发。

        这时候,远远的,阿姆露迪娜的帐篷出现在了视线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