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九百七十三章 十二骑士

    第九百七十三章 十二骑士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九百七十三章 十二骑士

        回收了枚水晶碎片之后,我和洁露卡在附近找到藏身所休息整顿。

        “这已经是第十四枚了吧?!?br />
        进入剥皮地窖之后,我们又遇到了四枚,加上不死剥皮者今天这枚,没算错的话应该是就是这个数字了,只见听我说完这番话的洁露卡,默默从她那侍女服口袋里掏出一把水晶碎片,摆在地上摊开,仔细一数果然没错。

        话说回来,我还真是乌鸦嘴,前不久还叨咕着万一来个不死剥皮者该怎么办,话没说完多久,果真就来了,这悲剧光环也太强大点了吧,难道说我已经是超越菲妮的存在了?

        所幸的是有惊无险,只不过是一个精英级的不死剥皮者而不是小boss级,不然的话那就真要悲剧了,而且还见识到了这黄段子侍女的实力,入手了一件格瑞斯华尔德之心,收获不可谓不大。

        一边懒洋洋的打着哈欠,看洁露卡将锅子铲子调料什么的——总而言之她本人完全就是一个超级完备的迷你型移动厨房。

        看洁露卡将这些厨具在地上一地排开,我立马就明白了为什么身为冒险者的她还得往背上背个小包裹,原来是和维拉丝一样类型的人才啊。

        当然,我家害羞保守的维拉丝才不会做出将贴身内衣放在背包里背在背上这种傻事,她的内衣一般是放在……呃,这个不能说,反正如果物品栏放满的话,如果她非要选择将什么背上,我估计应该是一口小锅吧,和那个什么中华【哔】当家类似的造型,看上去就是一位温柔美丽害羞的俏厨娘。

        这就是变态和正常人的价值观形象对比了。

        顺便一说,维拉丝给我准备的干粮已经吃完了,本来预计是能够支撑一个月的,没想到多了洁露卡这条小尾巴,总不可能真的自己吃好吃的不和她分享吧,哪怕对方是一个黄段子侍女。

        但是,很快我就为自己这个决定而后悔了,更让我没想到的是,这家伙除了拥有骑士一样的公正以外,竟然还有骑士一样的胃口,明明是那么纤细的身体,要说有什么饱满的地方也就胸部一处了,真不知道那些食物都装哪去了,难道说女人有两个胃这种说法不是骗人的?

        总而言之,维拉丝做的干粮以于上一餐,被我和洁露卡以风卷残云之势消灭,接下来,我可以堂而皇之心安理得的让这黄段子侍女自己做,然后捎带上自己一份了。

        ……

        作为侍女,洁露卡的厨艺,该怎么形容好呢?

        待洁露卡做好,一顿狼吞虎咽之后,我双手抱胸做思考状。

        意外的美味,大概就是这样子吧。

        我还以为会像三无公主那样,做出一些十分猎奇的食物出来,结果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从准备食材到烹调过程,洁露卡都是中规中矩,虽然没有展现出庖丁解牛般只有二次元世界才能见识到的神刀工(顺便一说其实维拉丝会一点点),但也没有像三无公主那样,在锅子旁边摆上几十瓶颜色各异的奇怪调料,然后一股脑的往里面倒,那种感觉不像是在做菜,而是巫女在制造什么邪恶的,偶尔会从上面冒出一个黑色骷髅头形状气体的药剂,虽然偶尔会意外的很好吃就了。

        总之,总算是发现洁露卡一个比较正常的地方了。

        “喂,洁露卡,我能问你些问题吗?”

        等洁露卡收拾好厨具,火光映衬下气氛陷入让人昏昏欲睡的安静气氛之中时,感觉火候到了,我不由立刻开口问道。

        “欸,问吧,其实不问我也知道亲王殿下想说些什么了?!?br />
        洁露卡淡定低垂着双目,用毫不出乎意外的冷静声音应道。

        “哦?”

        “上一次是在战斗结束后,这一次是在战斗之中时,亲王殿下的兽性真是越发大了,我想也离对我下出‘喂,为了方便,以后你不用再穿内裤了,裙子也给我剪短一点’这样的命令不远了?!?br />
        我:“……”

        我就料到,不该露出困惑表情,让这黄段子侍女胡乱去猜测的……

        “咳咳,别想这样蒙混过去,洁露卡,我是想问一下,呃……就是那把剑,当然,如果涉及到你们的秘密,不方便告诉我就算了?!?br />
        “并没有什么不可告诉亲王殿下的秘密可言,只不过殿下除了兽欲以外竟然对这种事情也感兴趣,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br />
        “喂喂,你这家伙……我都已经那么拼命的赶过去救你了,不说一声感谢也就罢了,反倒说出这种话?!?br />
        我瞪了洁露卡一眼,下次这黄段子侍女再遇到什么危险,我坚决消极怠工。

        “亲王殿下真是太不懂少女心思了,我刚刚只是在害羞无法将感谢两个字说出口而已,心里其实是很感激的?!?br />
        “我可不觉得说出这种话的人还会有什么少女心思?!?br />
        “真是的,明明说了实话却不相信?!?br />
        洁露卡叹了一口气,让我也分不清她刚才那句话究竟是真是假了,就在还想说点什么的时候,突然一声清脆的金属破空声,她的手上已经多了一把剑,就是我刚才所见的,拥有金色晨曦般光泽的巨剑,此时在通红火光照耀下,这把仿佛代表着骑士公正的笔直古朴巨剑,正散发出更加让人心醉的金红色光灿。

        “那么,殿下有什么问题想问吗?”

        拿出巨剑以后的洁露卡,似乎和刚才有点不同,更像一名骑士的感觉,表情虽然依旧淡然,但是眼神却严肃了很多,纤指在剑身上摩挲着,就仿佛三无公主擦拭她喜爱的书籍时的温柔动作。

        当然,那h公主喜爱的是什么书,不用我再解释一遍了吧,每次当看到三无公主露出那样专注的神情,那么温柔的动作,去对待一本书的时候,都会有一种异样的感觉,那种感情,除了深深为这一副散发着书卷气息的如画般景象陶醉以外,更多的是仿佛看到自己不成器的女儿终于懂事了的感动,但是,当你好奇心起,小心翼翼的从后面凑去上,探出头看一眼书名的时候,一口老血立刻就会喷出来,屡试不爽,即使在看之前我已经知道了结果,也还是忍不住会再喷上一口。

        “这把?!?,能告诉我这把剑叫什么吗?还有,这种光芒我从未见过,是你们精灵族特有的武器吗?”

        我那憋了一肚子的问题,终于有机会乘此发泄出来。

        “撒加之剑?!?br />
        “什么?”

        我挖了挖耳朵,洒家之剑,这得多霸气才能取这样的名字呀?话说暗黑大陆知道洒家的意思吗?难道精灵族也有娘山一百零八精灵美少女之类的奇怪传说?

        “是撒加之剑?!?br />
        洁露卡加重语气,可以从中听到不满之意的重申道,这次我总算是听清楚了,哦,原来刚才是自己听错了,撒加之剑啊,我说呢,怎么可能叫洒家……呃,等等,撒加之剑?我还加隆大锤呢??!

        “古精灵语,译作现在的语言的话,大概就是朝阳之剑的意思?!?br />
        “名字到是挺贴切,挥动的时候,真如晨曦之光一样耀眼?!?br />
        姑且不去吐槽那个古精灵语的叫法,我发自内心的赞叹了一句,朝阳之剑,真是剑如其名。

        洁露卡点了点头,可以看出,我这样说还是让她相当的高兴,那种感觉,大概就如同自己听到别人赞美维拉丝她们一样吧。

        “光芒的话,的确是不属于你们人类所划分的五大品质,正如你所说,是我们精灵族特有的装备?!?br />
        “能跟我详细的说一说吗?还有,我很好奇,还记得刚刚到蜘蛛森林那时候吗?我问你为什么还不换上装备,当时你回答我说已经换上了,可不要告诉我这套侍女服就是你的战斗装备,除了这把剑之后,我还想看看你的其他装备,可以吗?”

        “这是羞耻的换衣游戏吗?”

        洁露卡紧抱着她那把撒加之剑,把自己挡在剑身后面,露出仿佛遇到色狼一样胆怯畏缩的神色(表演专用)。

        我:“……”

        “好吧,如果亲王殿下想知道的话?!?br />
        见我故意无视她刚才那句话进入远目状态,这黄段子侍女重新摆出刚才那副正经的姿态,继续说道。

        “该从哪里说起呢?说到这把剑的来历的话,或许得追溯到几十万年前,那个精灵族最辉煌的时代……”

        “请长话短说?!?br />
        听到几十万这个数字,我心头就猛地一跳,感觉到已经进入了那个皇家图书馆里的文学少女模式的洁露卡有长篇大论的倾向,我连忙补充一句。

        “竟然这样打断别人,还说出这种话,亲王殿下还真是非常非常的无礼?!?br />
        被我突然打断的洁露卡保持着嘴巴半张的动作,好一会儿才这样说道,一连用了两个非常,看来的确是对我刚才的打断行为感到相当郁闷和恼火。

        “过奖过奖,还不是和你学的,在我辨识装备的时候在旁边突然插上一句的卑鄙行径?!?br />
        互相瞪着对方,片刻之后,我们才皮肉不笑的重新回到正题。

        “说到几十万年前精灵族最辉煌的时候,亲王殿下大概应该能想到什么吧?!?br />
        “等等……让我想想?!?br />
        大脑高速运转中,记得在和呆毛王的婚礼之前,凯恩囫囵吞枣式的塞给我一堆精灵族的常识里面,的确好像有那么一点印象。

        数十万年前……精灵族最辉煌的时候……难道洁露卡所说的,就是那个让我吐槽不能的第一代精灵王亚瑟王的年代???!

        当我试着向洁露卡求证的时候,她果然点了点头。

        “身为精灵族的亲王,如果连亚瑟王都不知道的话,那的确该处于绞刑?!?br />
        洁露卡正着目光,似乎不大像说笑的样子。

        不会有那么严重吧,不过我到是有点理解洁露卡的心情,比如说如果在营地遇到了连老酒鬼是谁都不知道的家伙,我大概也会很气愤的冲上去抽对方一顿,然后将那家伙罄书难列的罪状一股脑的说出来。

        咳咳,虽然形容的方式有点微妙,但总之能理解我的意思就行了,在精灵族,亚瑟王这个词语可是有着难以想象的威望,一个说自己不知道亚瑟王是什么家伙的精灵,大概真的会被其他愤怒的精灵活活绞死也说不定。

        “那么,亚瑟王身边的十二骑士,殿下也应该听说过吧?!?br />
        洁露卡继续问道,话说现在究竟是我问你还是你问我呀?

        “十……十二骑士吗?哈哈……啊哈哈~~~好像有点印象的样子,但是又说不出来?!?br />
        我抓着头发,在无论如何也无法从凯恩填鸭式的教导我那些精灵常识中,翻出十二骑士这样的关键字眼之后,只能进入装傻模式。

        洁露卡:“……”

        “那个……十二骑士就算不知道,也不用绞刑那么严重吧?!?br />
        见洁露卡逼着眼睛,睫毛颤抖的一话不说,我不由下意识的挪动几下屁股,和洁露卡拉开一点距离,天知道还被她握在手上的那啥朝阳之剑,会不会突然向我的脖子挥过来。

        片刻之后,洁露卡才睁开双眼,紫色的眸子一片宁静。

        “毕竟比不上亚瑟王大人,在我们精灵族里【也只不过】是相当于你们人类七大英雄的知名度,所以绞刑就不必了?!?br />
        洁露卡特地加重了某四个字的语气,很可惜这时候我并没听懂里面的反讽之意。

        “哈,我就说嘛,老大和小弟怎么能够相提并论呢?!?br />
        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不知道为什么,话在说完以后,我似乎突然听到了“蹦”的一下,什么东西断裂的声音。

        “降低一个等级,火刑就是了?!?br />
        下一刻,好像有什么东西弹了过来,屁股顿时一片火辣辣,我连忙跳起来,发现是几块烧红的炭火,不知道什么时候滚到了屁股下面。

        “抱歉,手滑了,以亲王殿下的宽广胸怀,应该不会和区区一个侍女计较吧?!?br />
        洁露卡晃了晃手中不断在篝火里胡乱捅来捅去的烧火棍,用不带一丝解释诚意的口吻解释道。

        这可恶的黄段子侍女,今晚最好别给我睡太沉了,小心我乘你睡死的时候把你的被子给点燃了。

        我暗暗发狠的想着,然后继续追问:“然后呢,十二骑士呢?继续给我说说吧?!?br />
        “十二骑士为守护亚瑟王而生,他们亚瑟王最忠诚的手下,也是最亲密的朋友,亚瑟王带着这十二人,统一了当时分散居住的精灵一族,打败了好几个试图染指精灵族的种族,剑尖所指,所向披靡,那时是精灵族最辉煌的时候,只要亚瑟王想,统一整个暗黑大陆也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br />
        我在旁边听着,点了点头,洁露卡说的这段我到是在史书上看到过,她的话里没有丝毫夸张成分,精灵族最强大的时候,的确是横扫整个暗黑大陆,如果不是精灵没有野心,或许那时候早上就是整个大陆的统治者了,而在当时,人类还只是一个十分弱小的种族,大概精灵族拔一根腿毛就能砸死的水准。

        话说,我怎么突然学起加仑老头的说话方式来了,果然还是被这变态腿毛仙人给传染了什么奇怪的思维方式吗?

        “有一天,亚瑟王突然收到了来自人族使者的觐见,仁慈的亚瑟王并没有在意,很高兴的接见了侍者,并和人类签订了友好的盟约?!?br />
        喂喂,这话题转的太快了吧。

        见我露出困惑的表情,洁露卡轻摇了摇头。

        “请亲王殿下听我继续说下去,这并不是毫无关联的历史,如果您真的想要了解这把剑的来历的话?!?br />
        “好吧,你继续?!?br />
        洁露卡都用这么认真的表情说到这种份上了,我自然也不能再抱怨什么,比一个继续说下去的手势,做洗耳恭听状。

        “当时的人族……怎么形容好呢,大概是因为不像以后那么强大,导致滋生出无止境的丑陋欲望,面对大陆最强的王,人族使者既单纯而又保持着万分的恭谦,亚瑟王认为和这样的种族交好是一件好事。

        但是,在人族使者高兴离去的时候,亚瑟王的老师,同时也是扶养她长大,如同母亲一般存在的大预言师梅林大长老,便立刻对王说道,人类将会是精灵族最大的敌人,他们将会让精灵族由辉煌走向没落。

        当时,我们的王淡然一笑,这样对自己的老师说道:我相信我的族人,只要他们能一直像现在这样,保持着一颗强大而美丽的心灵,那么无论以后发生什么事情,我们精灵一族都将跨过难关,永远屹立于这片大陆。

        是的,王总是那么睿智、正直和富有远见,如果我们精灵一族能够永远把握住那时候那份辉煌的话,无论人类变得如何,我们都无所畏惧,反之,如果不能的话,那么,就算消灭了一个人族,以后也难保不会出现第二个,第三个,如果精灵一族没落,那么凶手不是任何人,而是我们自己,王当时就是这么样的意思?!?br />
        一口气说到这里,洁露卡才停下来,喝口水,继续道。

        “关于后面精灵族和人类的历史,我就不多说了,大部分史书和所谓代代相传的历史,都只不过是为统治者服务的工具,带着浓厚种族的偏向,反正我们的版本一定和你们的版本有所不同,孰真孰假并不在我们这次的讨论范围之内,我也没有丝毫揶揄人类的意思,正如刚刚所说,精灵族落得现在这副样子,根本原因还在我们自身?!?br />
        我点点头,突然觉得能说出这番话的洁露卡,形象似乎变得高大无比。

        “虽然王的睿智和远见让人钦佩,但是梅林大长老和十二骑士却并不希望看到自己的种族没落,哪怕是精灵自己不争气,当时,十二骑士想到了一个让人不可置信的办法?!?br />
        顿了顿,洁露卡用严肃而尊敬无比的神态,缓缓说道。

        “他们不惜牺牲自己正处于黄金时期的生命和力量,偷偷隐瞒着家人,朋友,还有他们最敬爱的王,用精灵族的秘法,以生命为代价,将自己的全部力量剥离出来,封印在圣地里面?!?br />
        “这也太……”

        我不禁动容,即使并非同族,我也深深为这十二名骑士的大义而震惊和敬佩。

        “十二骑士的使命是守护王,所以,她们当时许下了誓言,当足以继承亚瑟王的人再次出现时,他们的继承者也将出现,继承者将用他们遗留下来的力量,守护着年幼的王成长,直至新的王能够独当一面为止,可惜,无论是梅林大长老还是这十二位大人都没有想到,以后的精灵族竟然会没落到这种地步,直至数十万年以后的这个时代,才终于出现了一名足以继承亚瑟王的精灵——阿尔托莉雅女王陛下?!?br />
        “那个……难道说洁露卡你就是继承人之一?”

        说到这个份上,如果我再猜不出来,那未免也太对不起凡人级的智商了。

        “心怀虔畏的继承了双子骑士之伟名,朝阳之露骑士洁露卡,当然,亲王殿下喜欢的话,继续叫黄段子侍女也没关系,虽然我不大懂是什么意思,虽然我认为绝对不是什么带着褒义的客气称呼?!?br />
        “这样……哈哈,该怎么说好呢?其实是有深刻原因的,啊哈、哈哈~~~”

        我尴尬的撇过头去讪笑几声,偶尔会将心里对洁露卡的称呼从嘴巴里说出来,没想到她还真记在心上了,还说我斤斤计较呢,自己也不是个小肚鸡肠的骑士吗?

        “哎?等等,这样说的话,你在精灵族的地位岂不是很高?为什么还要装扮成侍女……”

        突然想起之前阿姆露迪娜她们对洁露卡的恭敬态度,我不禁恍然,原来是这样,并非是仗着阿尔托莉雅或是雅兰德兰的余威,而是她的确有被其他精灵所尊敬的身份和地位,以十二骑士在精灵心目中的地位,或许这黄段子侍女在精灵族里面,是地位仅次于阿尔托莉雅和雅兰德兰的存在,在其他精灵眼中,我这个亲王殿下和她一比都得远远的靠边站。

        等等,这样一来岂不是要倒转过来,我得成为这家伙的贴身侍男?

        “亲王殿下真的有好好听我刚才说的话吗?继承了十二骑士誓言的我们,此生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守护女王陛下成长,其他一切身份地位和荣耀都无足轻重?!?br />
        说出这句话的洁露卡,表情十分淡然。

        “双子骑士……这样说来,卡露洁她也是其中之一罗?”

        “夕月之湖骑士卡露洁,如果亲王殿下突然在她背后这样大吼一声,说不定她会露出很有趣的反应哦?!?br />
        刚刚还一本正经的洁露卡突然两眼冒光,似乎对作弄自己的妹妹十分热衷。

        “……”

        好吧,我怎么听着就觉得像女版的黄金十二【哔】斗士一样呢?

        老板(阿尔托莉雅),给我打包十根星云锁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