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九百七十一章 金色晨曦般的一剑

    第九百七十一章 金色晨曦般的一剑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九百七十一章 金色晨曦般的一剑

        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也会被怪物算计,落入对方的陷阱之中,说起来还真是讽刺,要是被拉尔那些***知道的话,肯定会被嘲笑上三天三夜吧。

        不过这已经没关系了,想要嘲笑就尽管嘲笑吧,如果能因此来得及赶上的话,就算让那些笨蛋嘲笑上一辈子我也认了。

        完全超越了物理惯性,在千百分之一秒的时间刹住脚步,我转身回头,和那道矮小白色的身影,一起冲向洁露卡。

        “洁露卡,这边??!”

        我大声吼道,其实如果她的战斗经验足够丰富,并且是对应付眼前的敌人没有多大信心的话,就算我不出声也应该能立刻反应过来,向我这边冲过来,虽然以那道矮小白色身影的似光般速度,这样做或许未必有多大的用处,但是此时此刻,哪怕是能争取到百分之一秒的时间,我也能多一份把握将洁露卡?;は吕?。

        不过,不知道她是缺乏经验,没反应过来,还是自信满满,总而言之,可以看到她已经察觉到了身后的敌人逼近,那张仿佛被郁金香渲染的俏脸神色却一如既往。

        这家伙……是笨蛋吗?至少该给我***表情,让我心里好有个底,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呀。

        心里暗暗骂了一句,而这一切也不过是发生在不到眨眼的时间里面。

        然后,我看到了一抹朝阳的金光。

        没有错,那种感受,就好像期盼着太阳之人,在漆黑的黎明之刻,愣愣的远眺着东方的山脉,一直那样一眨不眨的出神望着,即使眼睛酸疼流泪也没有察觉到,然后从那山窝之间,看到刺过来的第一缕耀目金光,而下意识遮住自己那双酸楚的眼睛一样。

        与其说是太出乎意料,不如说是震撼,被那道绚丽的,宛如朝晨第一缕金色阳光般的璀璨光芒所惊呆,只能愣愣的看着那道突然出现的金光斩向洁露卡身后,自矮小的白色身影身体正中间一划而过,干脆利落,没有出现丝毫停顿。

        这……这种情况……应该是秒杀吧,一个第三世界,看似有精英级实力的怪物,就这样被那道仿佛晨曦般亮起的金色剑光……秒杀了?

        似乎有点不对,就算洁露卡再怎么厉害,这种事情也太过离谱了。

        从我发现拿刀白色身影开始,直到现在,也不过是大概连一秒钟都不到,如此短的是艰难内,我根本连敌人长得什么摸样都无暇去看清,心里只有将洁露卡?;は吕凑飧鑫ㄒ坏哪钔?。

        至此形势似乎稳定下来的时候,我才有暇仔细去看一眼那道被金色光芒从身体正中间对半切开的身影。

        下意识的,我先往对方的眼睛瞄去,可以清晰看到,那双和白骸色身体呈鲜明对比,代替一双眼睛的猩红能量团,闪烁着不可置信的目光。

        是的,布置了那么久,就是为了让我出现一时的疏忽,离开洁露卡身边,然后施以雷霆一击,将看似没什么战斗力的洁露卡先干掉,说不定后面还计划着将因为洁露卡的死而心神大乱的我,也一同埋葬在这里的主意。

        不能不说这家伙的确阴险狡猾,如果洁露卡真如它所想象般的脆弱的话,说不定它这一切布置还真的能得逞,当然我个人认为几率不大高就是了,因为退一万步来说,假如洁露卡真的因此而死,比起心神大乱,我更有可能……会暴走,呃,虽然真相挺让人悲哀但我骨子里就是这么一个暴走族宅男。

        如此完美的计划,如此精密的布局,在金色曦光出现的前一刻,所有的形势都正如这道白色身影所料,按照它所写的剧本进行,但是,仅仅是其中一个步骤,所有之前所做的一切都白费了,形势逆转,就连它自己也把命给搭了上去。

        从前一刻的志得意满,胜筹在握,到后一刻的形势颠覆,身死败亡,就如同整个世界突然颠倒过来一般,仅仅发生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里,它那惊骇欲绝的目光中,甚至尚带着一丝未能来得及褪去的阴谋得逞的喜悦,这两股相反的情绪交织在一起,形成了独特的,就算是让刚刚对它痛恨无比的我看到了也打从心底里默哀的充斥着不信愤怒绝望的矛盾眼神。

        不过,当注意力从它那双让人震撼的眼神中移开的时候,我却再也没有时间去默哀了,当完全看清楚它的模样以后,我总算是知道为什么身为一个精英级的怪物真身,竟然会被一挥两断,一击必杀了。

        因为这道矮小的白色身影,竟然是哪怕在地狱族所有的怪物种类里面,也是排行前三的出了名的皮脆血薄的怪物,有亡命之徒、骸骨炸弹之称的不死剥皮者??!

        “你这笨蛋??!”

        我不知道该哭还好还是该笑还好,原本洁露卡一剑干净利落的将袭击者干掉,那姿态,那神情,那是多么的英姿飒爽,风情美丽,飞舞的紫发和冷静的紫眸,让人不禁看呆。

        但是,当发现敌人是不死剥皮者之后,这些的所有,就变成是不经世事的笨蛋行为了,尤其是刚才那副冷静无畏的样子,更是让人冒起天然呆这三个大字。

        不过还好,这越是强大的怪物,死亡的时候残喘的时间就越长,比如说被我干掉的汗博拉,明明已经将它干掉,生命值清零了,这厮却依然念念不忘的继续抢了好几个镜头,多啰嗦了好几句台词,才磨磨蹭蹭倒下去。

        这只精英级的不死剥皮者虽然没有汗博拉这么拖戏,但是总还是有一定缓冲时间的,这一点点缓冲时间,对于月狼来说已经足够了。

        这些加起来其实也都不过是一瞬间的时候,从我发现不死剥皮者现身偷袭,到洁露卡笨蛋式的返身一剑将对方劈成两半,仅仅发生在一秒之内,然后,再到我冲到洁露卡面前,带着强大的惯性一把将她抱在怀里,飞扑出去,又只是不到半秒的时间。

        这不到两秒钟时间内发生的大起大落,让我的神经饱受折磨,身心疲劳程度不下于被老酒鬼挥舞着长枪追杀一个下午。

        受够了,这份工作我已经受够了,再这样下去我绝对会未老先衰,阿卡拉,我要申请提前退休养老。

        在半空中飞着的时候,这样想着的我,悄悄洒下了一片男儿热泪。

        就是这时,一个巨力从后面传来,当我感受到这股力量,并被撞的几乎咽不过一口气来的时候,姗姗来迟的爆炸声才传入耳中,于是根据物理学角度,我大概是受到了远超过音速的冲击波的撞击,怪不得那么疼,原来如此,物理真是太可怕了。

        为了逃避背上传来的痛楚感觉,我果断切入数学帝的模式。

        除了冲击波以外,不死剥皮者爆裂四散的骨碎也宛如钉枪似地刺在了背上,就如同地雷里面塞满铁片以造成大杀伤性一般,这些骨碎才是不死剥皮者爆炸威力的根源所在,虽然已经跑出去了一段距离,避免了被炸个正着的?;?,但是我能感觉到,后背至少还是受到了几十片骨碎的招呼。

        为什么一具小小的骸骨能爆裂处如此多的骨碎,这一点我真弄不懂,就如同当初弄不懂为什么矮小的沉沦魔身上能爆出一件起码是它三倍长的大砍刀一样。

        感受了一下生命的流逝,我心里有些后怕,月狼的防御本来就不高,要是刚才被卷入爆炸中心的话,我自己也没有自信能够挨得住,毕竟对方是精英级的怪物,实力至少也在伪领域中级以上,一个本来就以人肉炸弹而闻名的伪领域中级以上的不死剥皮者,它爆炸时所产生的威力是无法用具体数值去估量的。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背后遭受到的强烈冲击波就宛如火箭***器一般,将原本就以不慢的速度飞行着我的和洁露卡用力一推,速度几乎加快了两倍,我怀疑如果现在我们是朝天空的方向飞行,说不定还真能乘着这股巨大力道,脱离地心引力到达外太空。

        这话是说笑的,不过悲剧却是肯定的,在承受了这股巨大冲击波之后,预感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的我,强行一个转身,将怀里的洁露卡转到身后,下一瞬,才刚刚完成这个动作的我,后背就牢牢实实的撞在了墙壁上,发出一声光让人听着就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似乎翻了个番的沉闷撞击声。

        先是冲击波来袭,再是骨碎刺入,现在又是这么一撞,我的后背究竟得罪谁了?

        带着这样的哀鸣,我们两个复又反弹回去,掉落在地,咕噜噜的,咕噜噜的滚出了好几十米,总算才将所有的力道抵消掉了。

        “洁露卡,没事吧?!?br />
        像老头子一般将右手背过去,***着火辣辣的后背,不用看我都知道已经是血淋淋一片了,生命药剂呢,回复活力药剂呢,快点来一瓶。

        我物品栏里摸索片刻,一口气灌下了一整瓶回复活力药剂之后,我才缓缓支撑起上半身,对着被压在身下的洁露卡问道。

        “啊……啊……”

        目光所及,洁露卡露出呆呆的神色,略微失焦的紫色瞳孔,不知所措的和我对望着,视线与视线之间仅仅相隔不到一尺,从那张湿润的嘴唇里发出意义不明的呼声。

        总而言之,现在的情况是看起来我似乎又将洁露卡推倒了的样子,注意,是看起来,仅仅是看起来而已,是因为刚才的事故吧,是因为事故才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这个上下交叠紧贴在一起的推倒体位,我可什么都没有做。

        洁露卡露出即使在察觉到她斩断的是不死剥皮者的时候,也没有露出来的失措眼神,然后,逐渐的,她那紫色深幽的瞳孔深处,逐渐浮出一股名为胆怯柔弱的目光,并且迅速晶莹起来。

        “放……放开我好吗?不要……卡露洁……呜呜……卡露洁,你在哪里?姐姐好怕,呜呜~~~”

        先是只能看到嘴唇抖动,然后,这股带着泣音的声音逐渐清晰起来,在安静无人的地窖里面慢悠悠回荡着,不知情的人看到听到,还真以为我对她做了什么似地。

        算上这次已经是第三次了吧,真不明白究竟哪个才是这黄段子侍女的真面目,明明平时以无节***为乐,但是一到这种时候却露出分外文静胆怯的模样,让人都搞不清楚究竟哪个才是她了。

        不过,我认为现在并不是去思考这个的时候,想到第二次出现时发生在酒吧的那一幕,我打了一个冷战,再想想刚才洁露卡干净利落的将不死剥皮者一刀两断的那惊艳一剑,想到洁露卡手头上现在或许还握着那把凶器,我连忙有多快就多快的一个懒驴打滚从她身上离开,闪到远远的地方去。

        被那道看起来绚丽威力也着实恐怖的朝阳般金色剑光劈中,就算不会像脆弱的不死剥皮者那样被一刀两断,也绝对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

        黄段子侍女随后也坐起来,依然带着尚未褪去的胆怯不安的目光,似乎不愿意我看见她这副模样般转过身去,背对着我暗暗整理着凌乱的侍女服。

        啊啊,这种时候还真是尴尬,稍微转移一下注意力吧。

        这时候,我将目光落到刚才的战场上,被不死剥皮者这么一爆,房间里面所有的小矮人,包括那几个作为诱饵的小矮人巫师,无一例外,全都丧身在这场爆炸之中,由此可见我刚刚是多么的果断明智,若不是及时扑出去,或许我和洁露卡现在也是一样下场了。

        距离无比的爆炸不单将房间里面所有的怪物干掉了,就连之前我干掉一***小矮人所积累的起来,铺满了一地的冰碎肉块,也被不知道挂到哪里去,偌大的地窖干干净净,仿佛刚刚被仔细清洗过一般,就连那重呛鼻的血腥味都闻不到了。

        呃,干干净净……

        咦?

        不对呀混蛋,还我的金币呀混蛋??!

        因为地面的干净和空气的清新,自觉不死剥皮者的爆炸也不尽全是坏事的我,双手抱胸嗯嗯的点着头,然后在下一瞬间突然反应过来这样的事实,顿时将心灵的茶桌一把怒掀而起,状若袭击帝国大厦的哥斯拉般口***焰咆哮起来。

        搜,一定要搜,总该还给我剩点什么吧,不可能全部都被炸掉吧,花费了本大爷那么大的精力,后背还像刀板似地被剁了个稀巴烂,别告诉我就这样算了。

        我气急败坏的开始展开搜索行动,在哪里,我的金币在哪里?我的宝石在哪里? 我的装备在哪里?究竟是哪个混蛋将我的东西弄不见了?我剁了它??!

        当然,很可惜,不死剥皮者已经被洁露卡剁了。

        哦,金色,看到金色的光芒了??!

        仿佛变脸似地一瞬间转怒为喜,我屁颠乐悠的跑了过去,一把将那金光闪闪的东西抱在怀里,用脸蛋在上面冰凉的金属上蹭了起来。

        啊~~我的宝贝装备。

        咦?

        正当我打算回收战利品的时候,突然发现,这件看起来像是巨剑一样的金色大家伙,还和别的什么东西连在一起。

        目光顺着剑身往上看,落到剑柄上面,发现了握在剑柄上面的一只白皙娇嫩的小手,然后,再顺着小手一直上,纤细的手臂,丰满的胸口,修长的颈项,最后落到一张带着淡然神色的俏脸上。

        “嗨……嗨,洁露卡,你还好吗?”

        察觉到握着这把剑的主人身份以后,我露出僵硬的笑容,脑海中突然回忆起这黄段子侍女那宛如金色晨光般的一剑将不死剥皮者砍成两半的震撼景象,那道金色的晨光貌似……貌似和自己抱着的这把金色巨剑的色泽有点像哈,是我的错觉吗?

        “亲王殿下……”

        已经恢复正常,变成那个可以毫不犹豫的卖节***的黄段子侍女的洁露卡,用有点发愣的目光看着我,俏脸浮起一大片红晕(演戏专用),仿佛被逼说出什么让她觉得羞耻的话语一般,纤纤玉手轻抱着发烫的脸蛋,嘴唇颤抖数次,最终还是羞怯的看着我问道。

        “比起我这样的女孩,亲王殿下觉得……觉得像这把巨剑一样粗大的东西更……更有吸引力是吗?”

        我:“……”

        不行了,我已经完全被这家伙打败了,谁来救救我呀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