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九百五十四章 黄段子侍女的破绽

    第九百五十四章 黄段子侍女的破绽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九百五十四章 黄段子侍女的破绽

        “快点放我下来,你这黄段子侍女?!?br />
        因为被地狱骑士的自爆炸得够呛,最后就连保持月狼变身的体力都没有了,这时候我根本没有办法挣开这力气突然变得出奇大的无节操侍女的怀抱,用力挣扎几下之后,只能发出无力的抗议。

        拜托,在落在地上之前,把我放开吧,要是让其他人看到我们现在这副姿势,我以后就没脸呆在精灵族了。

        “哎呀~~~”

        发出恶作剧式的做作惊呼,这黄段子侍女将她那紫色的,美的有那么点犯规的眸子逼近过来,盯着我的脸直看,温热的鼻息和不知道从那里传来的郁金香般优雅香味,一股脑的传了过来。

        “事到如今,亲王殿下还要挣扎吗?干脆一口气将我的奶奶的奶奶传下来的避孕药用掉吧,怎么样?”

        “……”

        这调戏良家妇女的台词她究竟是从哪里学来的?莫非家里也和三无公主一样,摆了一个图书馆的h书?还有奶奶的奶奶流传下来的避孕药究竟是什么玩意呀混蛋!原来还不是你的妈妈留给你的,你的奶奶的奶奶究竟想用这些避孕药干些什么?这样的过期避孕药吃了真的没有问题吗???!

        因为实在是太多吐槽点了,我都不知道该先吐槽哪个才好,所以只能愣愣的看着这双紫色眸子,与之对视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这样一直对视……一直对视,从天而降,公主抱,这样看去,如果我们周围再多一些花瓣之类的东西点缀,那就是活生生电视里头狗血武侠剧里的英雄救美之后深情凝视飘然而落的唯美桥段了,哦,应该反过来说,是美人救凡人才对,话说我为什么又要吐槽自己的凡人属性呢?偶尔就自大一点认为自己是英雄也没什么不对吧……

        咦?等等。

        就在我胡思乱想着些杂七杂八、不着边际的事情的时候。

        我突然,或许,发现了一点有趣的东西。

        难道是我的错觉?在和这黄段子侍女互相对视了许久之后,似乎终于露出了一点点破绽,刚刚从她的紫眸里一闪即逝,比光速还要快的羞涩真的是我眼花了吗?

        嗯,很可疑呢,这黄段子侍女,我之前也曾经想过,洁露卡一直以来表现出的无节操性格,说不定只是因为和陌生人相处产生了不安,而下意识做出的一种自我?;な侄味?,或许,洁露卡并不大擅长和人相处。

        现在看来,是证实这一点想法的时候了。

        “我说,洁露卡?!?br />
        眼定定的和洁露卡对视着,我突然开口。

        “虽然说,如果你能再贴过来一点,身为男人的我的确会更加高兴,但是……胸部……那个……怎么说好呢?压太紧了,的确很柔软哦?!?br />
        我嗯嗯的点着头。

        下一刻,将我固定起来的事物,洁露卡的双手突然消失,带着一声惨叫,我高速从天空掉了下去。

        所幸这时候离地面已经不是很远了,勉强扭转了身体,保持着双腿着地的姿势,最后“碰”的一声……

        没有着地?

        感觉自己似乎又被什么奇怪的东西接住了,是阿姆露迪娜吗?还是多尔多莱露?

        抬起头,我顿时喷了一口老血,是阿比利格斯??!

        虽然无论被谁救下来都很丢脸,但是至少我希望是个漂亮的女精灵,而不是个帅气的男精灵,所以被放下来以后,我以otz的姿势跪倒在角落好一会儿。

        “可别误会,我并没有承认你和女王陛下的婚姻,救你只是因为你帮我们消灭了大敌而已?!?br />
        奥比利格斯老脸一臭,不情不愿的解释道。

        “教过你多少次了,你怎么能用这种态度和亲王殿下说话呢?”

        结果话刚刚落音就被阿姆露迪娜的拳头从天而降,将他的脑袋砸出一个大包。

        不,老实说我情愿他用更恶毒一点的态度,也别用刚才那副会让别人误以为是傲娇的说法,拜托了,再重来一次吧,用除了会让别人误会是傲娇以外的什么态度都好。

        我泪流满面,用着脑袋磕地。

        这时候,洁露卡也从空中落下,慢悠悠的,不慌不紧的着地,然后重新恢复她那副左右手交叠于腹间的最标准的侍女姿势。

        不过,嗯,难道又是错觉?动作好像比原来更拘谨了一点,垂放的双臂似乎努力想靠拢,将自己的胸前遮掩起来,却不知道在其他人看来,她这样聚拢双臂,反而会让胸部看起来更加挺拔和突出。

        总之,的确证实了这黄段子侍女,无论是面对着我时的无节操语言,还是面对着阿姆露迪娜她们时扮演的中规中矩的正直骑士,都只是因为不擅长和比人相处做而出的自我?;な侄味?,嗯嗯,是这样没错。

        当然,绝对不能否认的是,这家伙的确懂得很多普通女孩子不懂也不会去懂的知识,黄段子侍女这个职业,可不是想做就能做的,节操也不是想卖就能卖的,至少也必须要有一定的觉悟,和一定量的相关专业知识,当然还少不了——至少是高阶等级的毒舌属性。

        所以,就算识破了洁露卡的真正想法,我还是将她继续归类到最危险的人物一类里。

        “战斗已经结束,亲王殿下也累了,那么,我们就先告辞了?!?br />
        似乎在报复我刚才的试探,洁露卡二话不说,就将软趴趴的坐在地上的我,在阿姆露迪娜她们目瞪口呆的目光中小鸡式的提了起来。

        喂喂,我说,虽然的确是没什么力气了,但是至少站起来的力量还是有的,放开我呀混蛋??!

        挣扎着,但是这该死的黄段子侍女不知道用了什么技巧,竟然将我的肢体动作牢牢禁锢起来,一点儿也作出挣扎的动作,至少在其他人看来,我现在被洁露卡拎抱着,丝毫不动弹的态度,似乎是默认了洁露卡的说法,承认已经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报复,这绝对是赤裸裸的报复,我在心里大声怒吼着,却无可奈何,堂堂一个大男人,竟然被一个小侍女这样单手夹抱着,这一次在阿姆露迪娜她们面前,真的是把脸都丢尽了,话说这黄段子侍女不是为了帮我竖立威信而来的吗?因为气愤刚才的事情把这件事都给抛之脑后了吗?给我想起你的主子雅兰德兰奶奶交代的任务呀混蛋??!

        “哦,对了,等等??!”

        正在洁露卡想挟持(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着我跑人的时候,阿姆露迪娜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地,出声叫住了我们。

        终于看出不对劲,终于看出你们的亲王殿下正处于?;卸ι硐嗑嚷??哦哦,不愧是我能信赖的大队长。

        “亲王殿下,地狱骑士死后掉落的那片水晶碎片,你看到了吗?”阿姆露迪娜这样问道。

        “不……没有?!?br />
        原来是为了说这个呀,失望。

        “当时我也被炸的晕头转向,不过丝毫好像看到了一丝白光往那个方向坠落下去?!?br />
        我点了点自己看到的方向,阿姆露迪娜顿时大喜,虽然还是无法知道确定位置,但是比起漫无目的的寻找,至少有个方向可循的话,寻找难度会降低好几倍。

        “那么不打扰亲王殿下……那个,咳咳,休息了,请慢走?!?br />
        说着,阿姆露迪娜朝我敬了一记最高礼仪。

        拜托你打扰一下吧,让这黄段子侍女将我放下来吧,我自己能走,我用祈求的目光看着阿姆露迪娜,可是这个责任心强的大队长,一旦知道自己有事情可做了之后,立刻就进入了工作模式,在我发出求救信号的瞬间,就英姿飒爽的一个回身,对着她的属下开始下令分配任务,只将她那头飘逸的苍色长发甩给我观赏。

        “我说,洁露卡,是时候放下我来了吧,这样被抱着……”

        我又开始琢磨着是不是能想刚才一样,用语言激发这黄段子侍女深深隐藏起来的少女羞耻心,不料话还未说完,就感觉到将我夹在她的腰上的手臂,突然发出了与之纤细小巧完全不符的庞大力量,夹的我气都喘不过来,就别提说话了。

        形势比人强,寄人篱下之类的词语,纷纷从现在的我的脑海中闪过。

        最后,洁露卡好歹还是将我放下来了。

        “怎么不抱了,干脆一直抱着回到精灵主城好了?!?br />
        软绵绵的背靠在一颗树下,我翻着白眼瞪了洁露卡一眼。

        “哎呀,难道亲王殿下想在这种地方……这种地方……”

        洁露卡羞涩的看了看周围之后,眼神慌乱的抓着自己的侍女裙角,红扑扑的脸蛋,湿润的眼睛,还有微微急促的呼吸,似乎都在说——怎么这样,竟然选择在这种地方……实在是太让人难为情了,不过如果亲王殿下非要不可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哦~~

        出现了,这黄段子侍女演戏专用的害羞姿态??!

        因为已经看过很多次,我多少也有了些免疫,小小的被她这副含羞带怯,欲拒还迎的模样给吸引了一下心神以后,立刻就露出不为所动的目光。

        “我说你呀,为什么突然在空中放手,要是再高一点,要是我没有被拉比利格斯接住,说不定小名就玩完了知道吗?”

        “还不是你说了些奇怪的话……”

        洁露卡微微退后一步,撇过头去,小声嘀咕了一句,似乎是刚才演戏专用的害羞表情尚未完全褪去,她的脸蛋有些小红。

        “什么,你说什么?”

        说的那么小声虚弱的我怎么可能听到,来吧,又是什么惊天动地的理由,说出来吧,我已经准备好接招了,无论从你这黄段子嘴巴里说出什么犀利的话我都有信心不为所动。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起这样掉下去裙子飘起来了,想用手压下去而已?!?br />
        出乎我的意料,并不是什么太惊天动地的解释。

        你会介意裙子飞起?

        我刚想这样说,但是突然灵光一闪,记忆以三十倍倒速追溯到前面的一些对话之中。

        然后,记忆终于找到这么一段,在战斗之前,洁露卡提起人类赠送护身符的风俗,然后也提出要送给我一个的对话。

        然后,这无节操侍女将她的双手伸入裙子里面,做出一副想将什么脱下来当做护身符给我的动作,至于裙子里面还有什么可脱的,这种白痴问题请不要问出来。

        再然后,才是重点,她说的一句话——但是很可惜呢,我刚刚才记起,因为急着迎接亲王殿下,所以……所以来不及穿了,难怪一路赶过来凉飕飕的……

        也就是说……

        原来是这样,啊哈哈~~啊哈哈哈~~~

        我呈面瘫呆滞状态,无意识的发出僵硬的笑声。

        原来这个话题里面,竟然藏着如此可怕的陷阱,要不是我刚刚突然灵光一闪,回忆起之前的对话,顺着这个话题继续问下去,肯定又要被这黄段子侍女给调戏一番。

        太危险了,我现在真想夸一下自己,这大概是我自出生以来最机灵的一次。

        “你也坐下吧,休息一会儿,暂时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了?!?br />
        沉默一会,我微妙的转移了话题,洁露卡现在应该是相当的震惊和沮丧吧,看到我没有踏入她的圈套之中,哼哼,也太小看我了这混蛋侍女。

        “啊~~!”

        突然发出一声惊呼的洁露卡,捏起她的侍女长裙两边,轻轻提起一小段,羞涩起来。

        “我还以为亲王殿下会让我掀开裙子呢?!?br />
        “不会!绝对不会!打死我也不会说出这种话!不如说给我再穿上失调裙子,给我把骑士铠甲也穿上??!”

        我顿时掀桌,糟,还是中了这该死的黄段子侍女的语言攻击了,但是这种时候如果不愤起反驳吐槽的话,那就不叫(吐槽帝)吴凡了。

        “……”

        总觉得自己似乎被什么奇怪的东西,比如说小括号之类的,给吐槽了,是我的错觉吗?果然是吧,小括号怎么会吐槽人呢?一定是我想太多了。

        总之,洁露卡好歹还是安分的坐了下来,用最为保守的姿势,嗯,果然还是隐藏着巨大的羞耻心呀,虽然我不大清楚她究竟是不是真的没有穿那玩意,不过无论如何都好,这对我来说已经不是一个吐槽点了,因为早有不爱穿内裤的小幽灵存在。

        好吧,暂且将黄段子侍女扔到一旁,是该享受战果的时候了,露出喜滋滋的笑脸,我将地狱骑士爆出来的东西一件件取出来。

        还真是危险呢,爆炸以后,爆落的东西散了一空,幸好在关键时刻,罗格第三吝啬之魂突然觉醒,让我超越了自己,超越了极限,施展从小幽灵身上(准确来说应该是脸蛋上)锻炼出来的千佛手技能,将所有的东西都捞了回来,我敢保证,即使是在完好无损的月狼姿态,一般情况下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散落开来的物品回收,罗格第三吝啬之魂果然强大呢。

        至于那颗一闪而过,坠落到某处森林里的白光……你们也知道吧,人只有一双手,想要做出超乎自己能力之外的事情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我只能带着善意的目光,目送着它从我的身边飞过。

        精灵兄弟们,加油吧,我抬头远目,对在不远处努力着的精灵们投去万分温柔的眼神。

        一秒,两秒,三秒,好吧,远方那些辛苦搜索着的精灵们,也应该感受到了我的善意才对,接下来进入正题吧。

        这只精英级的地狱骑士,大概是在地狱里面横行了许久,搜刮到了不少好东西,身家还蛮丰厚的,现在都便宜了我。

        我看看,记得当时一眼扫过的光芒,似乎有一件暗金颜色的玩意,两件金光闪闪的玩意,蓝光就没有去注意了,那些药水宝石什么的东西,也统统被我一扫而空。

        至少我能保证,那些负责搜索的精灵绝对不会捡到一枚地狱骑士爆出来的金币。

        再次申明,人只有一双手,所以对于那道白光我也是无能为力,绝对不是因为它在我的罗格第三吝啬之魂猎取的范围之外所以无视,嗯嗯。

        首先,还是从那件暗金开始看起吧。

        在地上翻了翻,我找出一定散发着暗金光泽的帽子。

        呃……为什么心里会突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手里拿着帽子,我全身像是被电流趟过一遍似地,升起一股难以用语言表述的不安和被吐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