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九百四十八章 硬仗

    第九百四十八章 硬仗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九百四十八章 硬仗

        “人类?”

        从眼前这个身穿铠甲,手持魔剑的毁灭骑士口中,缓缓发出似金属一般嘶哑粗重的声线。

        “早上好,远道而来的恶魔先生,招呼不周还真是抱歉了?!?br />
        在敌人打量自己的同时,我也在左右打量着对方,嗯嗯,不愧是第三世界跑过来的实体,高智商儿童呀,一眼就看出咱现在这个形态其实是人类。

        “喀喀喀,莫名其妙的来到这里,就遇到了一群长耳朵的小精灵,和它们玩捉迷藏可真够累,难不成,她们请来的援兵就是你?”

        “嗯,啊,不像吗?”

        漫不经心的打了一个哈欠,我已经不打算和眼前这个家伙继续废话下去,战斗之前来上一大堆战斗开场白的热血漫画我可不喜欢看,再说,这家伙……呃,明显智商稍微要比我高出那么一线线,说不定说着说着就被它忽悠了,还是赶快亮拳头,将它刚刚冒出脑门子的阴谋诡计狠狠揍回去比较好。

        “出乎意料,没想到会派那么弱的家伙过来,喀喀喀?!?br />
        发出难听的小声,地狱骑士身上的黑炎突然大盛。

        我勒个去,我还想偷袭呢,没想到它比我更急,这就是地狱硬汉式作风么?

        战斗开始的十分突兀,几乎是刚才还风平浪静,下一刻就卷起了冲天的水龙卷般,半透明与淡蓝色的伪领域骤然之间降临这边战场,扩展,肆虐,黑色所过之处万物枯死,淡蓝所行之路冰封万里。

        然后,不断扩大的两个伪领域,终于不可避免的发生了碰撞摩擦。

        伪领域的扩张速度极快,这时候,地狱骑士最后发出的笑声似乎还残留在空气之中,尚未消逝。

        “轰轰轰————??!”

        强横的能量碰撞,在激烈的能量风暴之中,地面就仿佛突然遭到千万吨重压般,瞬时就坍塌下去了一大块。

        在这场激烈碰撞之中,一秒,两秒,不到三秒时间,远远就能看到,里面弥漫着黑炎的半透明能量罩飞了出去,在地上重重的擦出一条拖痕。

        很明显,伪领域与伪领域的无技术含量,全靠一身蛮力的对碰中,原本气势汹汹,先声夺人的半透明伪领域,就像一个胖子撞在一个看似消瘦但是衣服里面满是铁块般肌肉的特种兵身上般,偷鸡不成蚀把米,自己反而蹭蹭的被撞飞了。

        虽然说一个是伪领域高阶,一个是伪领域巅峰,似乎还存着着一道不小的鸿沟,但是啊,在质量上,我的伪领域可是远远占据了上风啊。

        这番话我当然不会老老实实的给地狱骑士解释,在它那铁盔里的精光双目尚且闪着不可置信的意思,身体依然在倒退着被撞飞出去的时候,凭着月狼闪电般的速度,我已经先一步出现在了它后退的路线上。

        让我想想,老酒鬼教的高级连击技巧,虽然还不大熟练,但是用在这种看似强悍的盔甲之下实则包着一副骷髅的瘦弱怪物身上,应该……大致还成吧。

        为了实践从老酒鬼,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三人那里,用自己的身体切实体会过无数次的无赖技巧——高级连击,我打起了眼前这个貌似是个不错的实践对象的地狱骑士的主意。

        首先……出力不能太深,根据力量大小,使出四至六分巧劲,要适当的让敌人处于一瞬间的负面作用之中。

        对着自动送上门来的地狱骑士,我一拳一脚展开了连击。

        负面技巧也会有一定适应性,当敌人不断处于负面状态之中的时候,对负面状态的适应性就会慢慢提升,这时候必须根据经验,果断增加攻击的力量以便让负面状态能够持续下去。

        月狼掌控冰之力量,攻击之中本身就附带着冰冻伤害,可以说是高级连击的得天独厚者,不过在得意以前先判断对方的冰冻抗性吧,免得阴沟里翻船。

        对着全身铠甲不断在冰蓝色和正常颜色之间来回转换的地狱骑士,我一边继续拳脚相加,一边看着冰蓝色的转换速度,估计着对方的冰冻抗性,以确定每一次攻击所附含的冰冻力量的大小。

        最后,若是连击开始出现不顺畅的感觉,那么就尽快以强力一击结束吧,高级连击在理论上,的确是可以无限下去,但这只是理论,别问我为什么,自己慢慢琢磨去吧,啊啊,烦死了你这臭小子。

        随后就是老酒鬼一脚踢过来,把我打发掉,那时我就在想,会不会是这家伙根本也不知道呢?

        最后一击的话,就以冰拳二重击结束吧,这是根据四阶技能焰拳上面自行开发出来的,虽然目前的我并没有达到能够凭借对自身技能的领悟,而开发出全新技能或者混合技能的实力,但是托焰拳技能的福,加上理论派高手凯恩的帮忙,研究过程并没有想象中的艰难,按照施展焰拳的魔法脉路,换上冰冻能量大致上差不多了,加上月狼状态也算是狼人变身的进阶,所以魔法脉路上并未出现太大的改变。

        当然,真正的过程绝对没有那么轻松,那时可是让凯恩纠结的抓断了自己三根胡子才完成实验,自己的身体也被折腾的时冷时热,像是不断在沸水和冰水之中跳来跳去一样。

        嗯,差不多快到极限了,是时候使出来……

        “嗷嗷嗷嗷——??!”

        正在这么想着的时候,就被地狱骑士的怒吼所打断,只见它刹那间仿佛被葫芦三娃附了体一样,一拳打在盔甲上面,就似打在了神马合金上,拳头隐隐传来反震的麻疼感,这种情况下,就别提打出负面状态了。

        大概是一开始被我打蒙了,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这家伙竟然施展了类似霸体的技巧,硬生生的将我的高级连击给打断。

        见地狱骑士仿佛练了什么邪功结果走火入魔一样,高举着双手,全身黑炎缭绕,气势直冲云霄,在它周围,空气化作了一把把黑色的尖刀,光是靠近就觉得身体被刮得隐隐作疼,所以,我只好无奈的放弃最后一记冰拳二重击,退出一段距离,静静的看着对方在捣鼓些什么……怎么可能???!

        别把这当做热血漫画呀喂,清醒点好不好,在敌人原地不动的做出什么古怪的动作,会静静在一旁看着不做点什么的家伙,要么是在练习战,要么游刃有余,调戏对方,要么就是上演青春热血漫画,没有第四种可能。

        作为务实人的我,压根本没打算摆出高手的姿态或者成为热血漫画的男主角,所以对于这种“我来变成靶子”一样的行为,不会有任何犹豫。

        百分之百的冰之斩首剑,我砸??!

        退到合适的距离之后,我毫不犹豫的凝聚起一把巨大的冰之斩首剑,狠狠朝张牙舞爪的地狱骑士头顶上砸了下去。

        管你在干什么,我打我的。

        冰之斩首剑砸在了地狱骑士身上***的黑炎上,从手中传来一股让我几乎把握不住的巨大反震力,咬咬牙,加大一份力道,在冰之斩首剑轰然破碎之中,貌似正在练什么邪功的地狱骑士同学,也不堪骚扰,身体被冰之斩首剑的冲力狠狠砸了下去。

        就像打木桩似地轰一声,它的脑袋消失在泥土之中,整个被砸下了地下,话说虽然难吃了点,但是这里的泥土可是蕴含着丰富的养分,所以拜托乖乖的老实的给我呆在这下面,等待春天雨水的到来,生根发芽,长出一串串小地狱骑士,不是更好吗?

        心里这样希望着,我再次凝聚起了一把小型冰之斩首剑,在地狱骑士头顶的泥土上不断插来插去,美名其曰给它松松土,以便雨水充分滋润。

        “轰——!”

        毫无预兆,在我饶有兴趣的用斩首剑在泥土上捅来捅去的时候,一道宛如激光般的,拳头大小的火焰能量柱,从两腿中间穿过,在屁股后面甩来甩去的狼尾巴上擦了个弹,直冲云际。

        “……”

        瞬间的惊愣过后,我忙不迭的一窜,远远的离开了刚才站着的地方。

        太危险了,刚才真是太危险了,攻击突然就从地下钻了出来,根本就没反应过来,幸好擦弹了。

        在我跑出去的时候,地上的泥土开始抖动起来,突然发生一声巨响,全被炸开,现出了地狱骑士那冷酷阴森的身形。

        它的目光冰冷憎恶,抖了抖铠甲上的泥土,右手依然握着毁灭之剑,而原本空空如也的左手,却出现了一团红蓝四种颜色交替闪烁的光团。

        这正是地狱骑士最擅长的把戏——右手持剑攻击,左手发射元素飞弹,是典型的文武双全、远近皆宜类怪物。

        身上的黑炎熊熊燃烧着,显示着它此刻的无比怒气,作为一个伪领域巅峰境界的强者,竟然被一个伪领域高阶的家伙打的像无头苍蝇似地,最后还不得不依靠极其耗费体力的招式才将局势扭转过来,本以为能够借助这股机会展开攻击,可是连气都没来得及喘上一口,接着又被硬生生的砸到地下。

        到可想而知,地狱骑士现在心中的苦闷和愤怒究竟有多浓厚。

        “喀喀喀,原来如此,难怪那些精灵们竟然会派一个小小的伪领域高阶过来,原来如此??!”

        发出如此愤怒的咆哮,地狱骑士手头毫不含糊,左手高高一举就是十数道火焰柱光铺天盖地的向这边发射过来。

        我靠,这家伙是弹幕类型的怪物。

        月狼本身不以防御在行,再加上是由伪领域巅峰境界的怪物发出,估计每一道火焰柱所蕴含着的能量,都快要比得上一记焰拳二重击了,我可不想被擦上哪怕以一点点。

        狼尾巴一甩,从那几乎狭小的难以容纳一个小孩通过的火焰柱缝隙之中,我擦之分毫的一擦再擦,看似危险其实很轻松的躲过了一波攻击。

        如果是弹幕攻击的话,那我要说声抱歉了,月狼变身的速度,正好是这类攻击的克星,感谢地狱骑士同学提供的擦弹游戏,十分感谢。

        在穿过火焰柱的同时,我并未停下来,而是笔直朝对方冲了上去。

        冰冻——冰之囚笼。

        虽然这招貌似以前有过别的名字,不过算了,名字只是个代号而已。

        随着手中抽出的冰剑在地面上一划而过,强大的冰冻力量从泥土中悄然无息的潜伏过去,钻到地狱骑士的脚下之后,猛地爆发出来。

        只见地狱骑士所站的位置上,毫无预兆的刺出数十根大腿粗的尖锐冰柱,交横纵错的穿插在一起,试图将里面的所有事物都穿成烤肉串。

        不过,里面却并有地狱骑士的身影,抬头一望,它已经高高跃上了半空。

        不愧是在残酷的地狱世界里面生存下来的精英分子,光是这份反应能力,就算是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也无法做到。

        啧啧惊叹着,我毫不犹豫的两腿一蹬,向地狱骑士所在的半空直窜而去。

        “嗖嗖嗖——”

        上百道火焰柱似烟花般从地狱骑士手中爆发出来,在主人的驱使下朝这边铺来。

        幻术!

        在地狱骑士眼中,一道雪白的光影徒然之间分成几十道,让它根本就无法分辨出究竟那一道是真正的实体,一道道火焰柱下去,纷纷从白色身影身上穿过,很明显,这些都是假的。

        真是抱歉了,在后面呢。

        举起由搞基剑为主体所凝结而成的冰冻之剑,从地狱骑士后面如毒蛇般刺了过去。

        “锵“的一声声响,地狱骑士丰富无比的战斗经验和敏锐的直接再次帮了它的大忙,在剑尖几乎要和它的头盔碰触的刹那,它猛地一低头,头也不回的突然将手中的毁灭之剑向脑袋上面横扫过来,恰好挡住了冰冻之剑的偷袭。

        等剑与剑之间的清脆碰撞声响起之时,我突然发现,地狱骑士的左手不知何时也瞄准了背后。

        “轰——??!”

        一道比刚才还要粗上数倍的火焰柱,从月狼的残影上面穿过。

        再次现身的时候,我出现在它的侧面举剑迎上,可是地狱骑士的毁灭之剑,就像长了眼睛似地,在头顶上横扫一圈之后,绕了回来,再次将我的攻击抵挡下来,同时拿胡来的高举头顶一握,来了次无差别的火焰柱爆发——宛如太阳光线一般,百来道火焰柱从那只拳头中四面八方散射,如此近的距离下,哪怕是刚刚才荣升擦弹帝的我,也只能以后退的方式拉大攻击间隙,然后乘机躲了过去。

        不好啊,这家伙,本来以为能够很轻松的解决,毕竟现在的月狼变身,可是连和怪物通威伪领域巅峰的卡洛斯都能耍得团团转,这只怪物再怎么强,也强不过卡洛斯吧,我是这么判断,但是看来错了。

        它虽然不会强于卡洛斯,但也弱不了多少,最重要的是,它有着超越卡洛斯和西雅图克,甚至是老酒鬼的战斗经验,如果铁了心龟缩防御的话,一时半刻,我还真拿它没有丝毫的办法。

        怎么办?虽然说现在占据优势,完全可以拼消耗干掉对方,但是附近可是有不少精灵看着,堂堂亲王殿下的第一战,如果可以的话,还是不希望用这种让人打哈欠的方式取胜。

        在我苦思的时候,对面的地狱骑士似乎也知道自己的弹幕攻击根本就奈何不了对方,也并未作出任何无谓的消耗,头盔里面那双不断闪烁着的目光,似乎也在陷入了沉思,完全落入下风的它,现在应该比我更加烦恼着该怎么解决眼前的形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