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九百四十三章 任务!失踪的呆毛……咳咳,是女王殿下!

    第九百四十三章 任务!失踪的呆毛……咳咳,是女王殿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九百四十三章 任务!失踪的呆毛……咳咳,是女王殿下!

        “也……也对呢?!?br />
        经过克罗蒂亚这么一提醒,莱娜也终于发现了自己机灵一动所写的预言,出现了很大的失误。

        “不过,没有关系?!?br />
        莱娜笑着,带着病态白皙的俏脸,浮现出一丝羞涩红润,恬静的笑容幸福无比。

        哥哥不会察觉到的,因为……他本来就是笨蛋嘛。

        而我……最喜欢这样的哥哥了。

        “是呢,如果是莱娜大人的话,的确是没什么关系,那位大人应该不会介意才对,怎么形容好呢?对于那位大人,对对,应该说,就是给人很乐观的感觉,并不是会因这种小事而生气的人?!?br />
        克罗蒂亚明显是误会了莱娜的“没有关系”所代表的意思,双手抱胸,认真的沉思起来,然后嗯嗯点着头评价道。

        “那位大人,真是一个神奇人,明明看起来并没有高手的气势,却那么的强大,明明看着总是会露出……露出……那个……咳咳,露出奇妙的笑容,却像太阳一般,在不知不觉中将周围的人吸引过去,不像阿卡拉大长老那样有着统帅者的气质,却让人想去跟随,真是奇妙,嗯嗯?!?br />
        因为中间某段话,克罗蒂亚有些尴尬的咳嗽起来。

        虽说是事实,但是如果直言不讳的说出傻乐呵笑容,始终是大不敬呀,对对,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大智若愚没错了,她点着头,为自己找到了理由。

        “是吗?原来哥哥在克罗蒂亚姐姐的心目中,是如此高大呀?!?br />
        莱娜抿嘴轻笑,聪明伶俐的她,自然是不可能察觉不到对方所说的“奇妙的笑容”是什么意思。

        “当……当然,不止是我一个,我想大部分人都会这么想吧,的确是位值得尊敬的大人啊,这样的想法?!?br />
        察觉到莱娜略带揶揄之意的笑容后,克罗蒂亚尴尬的结结巴巴大声应道。

        “是的,你说的没错,哥哥就是这样的人哦?!?br />
        轻轻把玩着手中的纸张,莱娜略微低沉的思考着什么。

        “那个……莱娜大人,我实在是太好奇了,冒昧问一句,难道莱娜大人为那位大人预言到的东西,真的是上面所写?”

        看看,就连老实巴结的克罗蒂亚也不相信纸条上面写的内容。

        “克罗蒂亚姐姐认为呢?”莱娜抬起头看着对方,反问道。

        “恕在下斗胆,我认为……似乎应该不大可能,再怎么说也……”

        克罗蒂亚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嗯,不是哦,这是第二次忽悠哥哥了?!?br />
        回想起第一次,想到哥哥那副夸张的样子,莱娜的脸色稍霁,露出开心笑容。

        “是……是这样吗?没关系,莱娜大人才刚刚成为预言师不久,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br />
        认为莱娜预言失败的克罗蒂亚,安慰着道。

        “是呢?!?br />
        眼睛落到窗外,莱娜轻捂着胸口,担忧的喃喃道。

        “救世主的命运,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预测到的,依然是一团黑暗,什么也看不到,只是……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漆黑之中,淡淡的涌出一些伤感,这是为什么呢?还是说……是否是我的错觉?”

        “莱娜大人不必介意?!?br />
        这时候,克罗蒂亚摇了摇头,露出相当成熟,或者说是略带沧桑的笑容。

        “无论是不是错觉,一个冒险者的未来,总是带着许多的苦涩和伤感,当然,还有欢笑和幸福,所以不必为那位大人担心,这是一名冒险者必须的经历,也是经常的经历,哪怕是那位大人,我想也是不可避免,除非有一天,他能够带领大家赶走地狱一族?!?br />
        “是这样吗?哥哥……”

        更加难过的捂着胸口,淡灰色的美丽瞳孔中逐渐涌出一层晶莹泪光。

        总是在历练中承受着痛苦的哥哥,回来以后,总是会用傻傻的样子逗自己乐的哥哥,总是若无其事的说着那些什么怪物都是战斗力只有5的渣的哥哥……

        相比之下,自己以前那些任性的伤心失落,说到底,只不过是笼中之鸟,温室花朵而已。

        “莱娜大人,你……没事吧?”

        克罗蒂亚困惑而焦虑的问道,不对呀,自己刚才似乎并没有说什么会让莱娜大人哭泣的话,真是太奇怪了。

        “没有,我只是开心而已?!?br />
        莱娜轻轻的擦拭着眼角,露出无法作假的,让克罗蒂亚几乎以为自己睁不开眼睛的灿烂笑容。

        这样的哥哥……一定要好好的珍惜,好好的争取才行,嗯,莱娜,你行的,加油。

        暗暗下定决心并为自己鼓劲的莱娜,随后即露出了恬静而自信的笑容,那种轻松余裕的神态,就仿佛是老练的猎人面对着饥肠辘辘的傻鸟一样。

        “话说回来,既然莱娜大人没有预言到什么,老实告诉那位大人不就行了?”

        克罗蒂亚突然发出疑问。

        “嗯?是这样的,因为哥哥曾经告诉过我,就算预言失败也要用【你的命运呈现出死星】之类的无法理解的话忽悠过去,不能让别人小看了这样?!?br />
        在克罗蒂亚无语远目的表情中,莱娜双手合十,轻轻啪的一声,乖巧幸福的微笑着回答道……

        “我可是……最听哥哥的话了?!?br />
        ……

        “哈欠——?。?!”

        这股背后发寒的感觉……难道是老酒鬼那混蛋的诅咒?那可是从第二世界传过来,跨越世界位面的诅咒呀混蛋,那老女人是巫婆吗?怨念究竟有多深才能做到这种程度?

        抱了抱无端发冷的身体,但是不到片刻,却被两具火热柔软的躯体所抱住。

        叫着爸爸爸爸的西露丝和艾柯露,在大老远的地方就迎了过来,在黑白色的华丽公主装飞舞之中,一左一右扑上来,极为有默契的将我抱了个实。

        “嘿嘿~~~抓住爸爸了?!?br />
        紧紧搂住胳膊,几乎将整个身体挂在上面,两个小公主幸福的笑着。

        “抱歉了,西露丝,艾柯露,把你们独自留在了营地里面?!?br />
        抱着两个腻人的小宝贝,我各自在她们脸蛋上亲了一口,道。

        “呜嗯~~西露丝不寂寞,虽然爸爸和维拉丝妈妈,大家都不在,不过阿露卡琪老师她们过来陪我们了?!?br />
        乖巧的西露丝摇着头,反过来安慰我。

        “不过不过,爸爸不在,始终是有点寂寞呢,是吧,西露丝?!?br />
        口直心快的艾柯露一下就揭破了西露丝的甜蜜谎言,让双胞胎姐姐颇为怨念的瞪着自己的妹妹,用双胞胎特有的心有灵犀交流着。

        【笨蛋艾柯露,爸爸明明那么忙了,你还要让爸爸难过吗?】西露丝嘟嘴怒视。

        【可是可是,在爸爸面前撒谎不好吧?!堪侣段?。

        【没办法,这就叫善意的谎言,知道吗?】西露丝做出一副成熟的表情。

        【我才不要呢,难道西露丝不想向爸爸撒娇?】艾柯露赌气。

        【呜呜~~】

        被点中死穴的西露丝发出悲鸣,乖巧害羞,有点迷糊,有点爱哭的姐姐西露丝,其实比艾柯露更喜欢撒娇。

        【那……那样的话,只要是不让爸爸为难的话,稍微一点点……一点点也不是不可以……】

        禁不住撒娇的诱惑,西露丝反被艾柯露劝服,害羞的,扭扭捏捏的回应道。

        “说……说的也是呢,爸爸不在的话,西露丝的确也……也有点寂寞?!?br />
        于是,在瞬间的心灵交流过后,西露丝害羞的低下头,小声说道,让我大是惊讶,刚才还是一副体贴爸爸的乖巧模样,这一对双胞胎小公主究竟在心底下达成了什么共识?怎么下一刻就羞答答的,满脸都写着想要撒娇的娇憨表情了?

        “好好,委屈我们的小公主了,那那么说说,想让爸爸怎么样补偿?”

        我笑了起来,顿了顿,不容质疑的补充了一句。

        “睡觉禁止?!?br />
        “呜!”

        两个小公主立刻发出一声低鸣,看来果然是被我猜对了,幸好机灵,我擦了擦冷汗。

        而一起洗澡什么的,随着两个小公主的年纪长大,逐渐懂事,也没有再提出过了,虽然不能确定心里还有没有这样的想法,但是至少不会再提出这样让我喷饭的要求了,所以没关系。

        “那……那么早安吻?!?br />
        出乎意料的,这个要求竟然是从害羞的西露丝口里说出来,几乎让我以为她们两个又在玩以前的识人游戏,把马尾方向和衣服调换过来,眼前本该是西露丝的扎着右马尾,穿着白色公主装的女孩,应该是艾柯露才对。

        不过,我随即否认了这个想法,她就是西露丝没错,可别小看奶爸光环的力量,这可是连维拉丝都钦佩不已的能力,无论如何,我绝对不会搞错她们两个的身份。

        呃,也就是说,胆小害羞的西露丝,其实要比胆大爽直的艾柯露,其实……更好色一点?这可真是不得了的发……

        不对??!现在感叹的不是这个才对吧??!小茉莉,看你把我的宝贝女儿教成什么样了,这次我非要把你的屁股打肿不可??!

        察觉到我的诧异目光的西露丝,俏脸顿时通红冒烟,鲜红欲滴的仿佛真的能够滴出水来,随即鸵鸟式害羞的将小小脑袋埋在我的怀里拼命拱着,那条可爱的乌黑马尾随着她的动作不断摇摆,就像小狐狸的尾巴一样,会让人情不自禁的产生一股在上面轻抚的欲望。

        “咳咳,对了,训练营里的排练怎么样,可别对爸爸撒谎,爸爸可是要去找你们的阿露卡琪老师询问的?!?br />
        这种时候必须转移话题,转移话题。

        “当然不会对爸爸撒谎?!?br />
        艾柯露不满的嘟起小嘴,仿佛受到了天大的委屈般气呼呼的看了我一眼。

        “我和西露丝可是有好好练习?!?br />
        喂喂……

        “如果只是你们两个的话,就算不练习也能做的很好?!?br />
        毕竟是心灵相通的双胞胎嘛,比起那些需要经过辛苦练习才能锻炼出默契的演员,她们有着天生的优势。

        “不过,你们也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吧,和卡洁儿配合的怎么样了?别告诉爸爸还是老样子哦?!?br />
        “那个……”

        两个小公主似乎想到了什么让她们生气的事情一样,把脸撇了过去。

        “哼,没办法了,既然是爸爸这样要求了,艾柯露和西露丝也只能勉为其难的临时和笨蛋洁达成和解了?!?br />
        哦哦,听这口吻,怎么自己的宝贝女儿们都成了小外交家了?看着一脸忍辱负重的西露丝和艾柯露,我忍俊不禁起来。

        “话说回来,爸爸还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你们会那么讨厌卡洁儿呢?”

        我突然想到这个问题,说到底,艾柯露和西露丝都是非常温柔善良的女孩,而卡洁儿虽然很怕生,孤僻,对他人时刻保持着警惕,不过也不是那种会遭惹人讨厌的女孩,她们之间究竟有着什么样不为人知的深刻恩怨

        “因为笨蛋洁想抢走爸爸?!?br />
        毫不犹豫的,艾柯露忿忿解释道,那副生气的模样,就仿佛我真的被卡洁儿抢走了一样。

        “呃……我怎么可能被抢走呢?无论怎么样,我永远都是你们的爸爸呀?!?br />
        这个原因我也想过,不过始终无法理解西露丝和艾柯露的想法,就算卡洁儿再怎么着,也不可能会让我产生抛弃两个如此乖巧善良美丽可爱的小公主的想法吧,这种简单的事情她们没理由想不到,究竟在害怕些什么?

        我搞不懂。

        “呜~~”

        不知道我哪里说错了,西露丝和艾柯露均是用生气的目光盯着我。

        “算了,反正爸爸是大笨蛋,就算怎么解释也不会理解?!?br />
        “艾柯露毫不留情的将目光撇向一旁。

        “就算是最喜欢爸爸的西露丝,现在也无法反驳艾柯露的话?!蔽髀端恳惨涣称艉舻牡垢炅?。

        咦……咦咦?!

        我哪里做错了吗?究竟是哪个步骤出错了?没有啊,我可不记得说了惹怒两个小公主的话,谁能教教我?

        “反……反正,能叫爸爸为爸爸……并且……嫁给爸爸……只有西露丝和……绝对不……其他人……”

        西露丝含糊不清的小声嘀咕道。

        “呃,西露丝,你说什么,生气的原因,能告诉爸爸吗?”

        我一时没有留意西露丝说了些什么,不由凑上耳朵,一脸诚恳的做出侧耳聆听状。

        “呜~~哼!爸爸是大笨蛋??!”

        呜哇,用更加生气的表情撇过脸去不肯搭理我了,我又做错了什么吗?

        就在气氛有些微妙的时候,气氛杀手,一个名为卡洁儿的可爱小天使,毫不顾忌的展开幼小洁白的天使翅膀,兴奋发出“叽~~~~”这样莫名可爱的声音,向这边笔直飞了过来。

        嗯,这股气势,已经有了小幽灵的幽灵体炮弹的雏形了。

        这样想着,我战栗起来。

        感觉搂着自己胳膊的两双手突然微微一紧,我心下大叹,又要来了吗?

        不过出乎我意料的是,一段距离飞下来,两个小公主终究是一动未动,只是那两双搂着我的胳膊,越抱越紧,仿佛稍微一松开我就会不翼而飞的小手,还在说明着眼睁睁看到卡洁儿逼近过来的她们,此刻内心并不如表现出来的那么平静。

        终于,卡洁儿安全达垒,可爱的大眼睛,充满了火药味的警惕瞄了西露丝和艾柯露一眼,仿佛交流过什么信息,便绕过我前面来到背后,四肢一展,跨坐在了肩膀上,将我的脑袋牢牢搂在她的小肚子上面。

        “……”

        话说,这就是刚才两个小公主所说的,所谓的“临时休战协议”吗?

        看着仿佛上演一场三国演义,各自为政井水不犯河水的少女,占据我的两边和头顶,其实我最想问的一句是。

        我的意见呢?

        也罢,暂时就这样吧。

        被两个宝贝女儿和半个女儿的卡洁儿华丽的无视掉并且霸道的分割成三份领土的可怜父亲,拉耸着失落的背影回到了家。

        到了晚上,莱娜也在克罗蒂亚的?;は禄氐搅思?,虽然十二分诚恳的邀请这名忠心耿耿的护卫一起用餐,不过她的古板和执着有点像……像谁来着?那个胸部平平的……呃,哦,对了,是维拉丝的青梅竹马伙伴艾露拉,嗯,一板一眼的以不能越礼的理由拒绝了我们的邀请,那副样子和艾露拉真的很像。

        记得艾露拉也是罗格弓箭手吧,难道说有内情?比如说失散多年的xxx之类的关系。

        无视我内心燃烧起来的八卦之魂,克罗蒂亚还是离开了,不过却悄悄转以一圈,躲到了千米之外的一个小灌木丛里,真是的,等会给她送饭去吧,这种大冷天的躲在那种阴暗寒冷的地方,肚子饿着凉了怎么办?你可是来当护卫的,不是来卖萌的。

        看了洋溢着热闹气氛的家一样,维拉丝,莎拉,小幽灵,琳娅,小茉莉,四个美丽可爱的小妻子和一个三无侍女的经典搭配,两个宝贝女儿艾柯露,西露丝,还有将我当爸爸一样腻着的卡洁儿,最后是妹妹莱娜。

        应该说,差不多是全家福了吧,唯一惋惜的就是缺了尚在外头的小狐狸和莎尔娜姐姐,当然,阿尔托莉雅也能算上一个,不过,能看到这些这一幕我已经十分满足了,这是暗黑大陆,不能强求。

        更令人值得高兴的是,少了老是跑过来蹭饭的路人甲,路人乙和路人丙(第二世界的卡洛斯、西雅图克和卡夏齐齐打了一个喷嚏),真是太好了。

        “哥哥在想什么呢?笑的那么高兴?”

        眼睛明明看不见的莱娜,却似乎知道我正在咧着嘴傻笑,不由凑上来,带着文文静静的笑意,抿嘴问道。

        “有那么高兴吗?嘿嘿,没错,因为有莱娜这个好妹妹呢?!?br />
        一时高兴,我将莱娜搂在怀里,用胡渣不断蹭着她苍白娇弱的俏脸。

        “哇~~哇哇~~”

        即使是发出惊呼的莱娜,看起来也是如此的文静和恬美,啊啊,有个这样的妹妹可真幸福呀,妹控万岁。

        “饭好罗?!?br />
        穿着围裙,从厨房里走出的维拉丝,轻笑的挥了挥手中平底锅,朝我们招呼道。

        “哦~~~??!”

        这是肚子早就饿的咕咕叫的馋虫大军,所发出来的气势满满的欢呼声,看来今晚的餐桌又将是一场战场了。

        真幸福啊。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被脚步声所吵醒。

        是外头的士兵吗?真是的,这么一大早的,阿卡拉嘴里明明说是不急,其实不是还蛮紧张的吗?这样的话就早说嘛,我也不是不识大体的人。

        不知道那把剑有没有净化好,这么一把强悍的伪神器,就算是对地狱格斗熊来说,也能增幅不不小的实力,正因为考虑到这个,我们才决定留下来等剑净化好再说。

        手臂有些沉重,还有肚子……呃,等等!

        我清醒过来,左右看了看,顿时哭笑不得。

        穿着绣有动物图案的可爱睡衣的西露丝和艾柯露,正带着一脸安静满足的睡容,将我的左右胳膊占据起来,肚子上的不用说,除了卡洁儿还有谁。

        这三个小家伙,是什么时候……

        哦,我突然想起来了。

        或许是人齐,或许是我今天要走,所以昨晚玩的比较晚,莱娜也没回去了,于是就提议大家一起睡,当然,是字面上的,十分纯洁的的一起睡的意思,可别想歪了。

        嗯,所以事情经过就是这样。

        轻轻的拜托西露丝和艾柯露的手臂,然后将卡洁儿放下,我坐了起来,放眼一看,鼻子顿时有些发痒。

        根源在于左边的琳娅和莎拉,怎么说呢,就好像两母女一样,莎拉下意识的将粉红色的小脑袋拱到了琳娅那硕大的胸部上面,似乎当做了什么十分柔软的枕头一般(作为经验人士我可以保证的确没有任何枕头能比得上琳娅的胸部)看起来别具一分温馨感,但是正因为这样,琳娅的睡衣稍有凌乱,那脱去裹胸布以后掩饰不住的硕挺双峰隐约可见,让人看了狂喷鼻血。

        有些时候,有一些姿态,可比什么都没穿还要诱人。

        另外一边是维拉丝和莱娜,温柔的维拉丝为了不让体质柔弱的莱娜冷着,或什么人不安分的滚过来将莱娜给压着踹着,而将她搂在怀中,像母鸡?;ば〖σ谎艚舻谋;て鹄?,看上去更加的温馨。

        小幽灵……哦,我记起来了,大概是拉不下面子和【晚辈】争夺位置,所以她钻到项链里睡去了。

        话说还有三无公主呢?再怎么无存在感,也不等于会凭空消失吧。

        下意识的动了动腿,感受到一份不同寻常的重量,我顿时将目光落到下身,立刻我勒个去了。

        这h小公主,竟然……竟然趴在这种地方,不带这么睡的??!

        换好衣服,披上斗篷之后,我打量了一眼物品栏,里面有维拉丝给我准备的各种各样,各种各样,各种各样的东西。

        为什么我要一口气连续用三个各种各样呢?你懂的。

        “大人,要走了吗?”

        后面传来幽幽的声音,回过头,维拉丝已经坐起身子,揉着迷迷糊糊的双眼看向这边。

        “嗯,阿卡拉奶奶让人过来喊了,所以……可能等会会直接离开,不回家了?!?br />
        蹲在维拉丝身后,从后面将她搂在怀里,我喃喃说道。

        “嗯,大人,一定要快去快回哦?!?br />
        温柔乖巧的话语,并用她的俏脸,不断在我的肩膀轻轻蹭着,仿佛对主人依依不舍的咬着对方裤脚的小狗般,让人怜惜。

        “我知道了,约定好了,绝对会尽快回来的,对了,还有小幽灵,也麻烦你们了,这次外出不确定的事情太多,我不能带她一起去?!?br />
        说着,我将项链交到维拉丝手上。

        “嘘,可不要吵醒她了,虽说昨晚已经说服了她,不过她可不是会好好服从劝告的主?!?br />
        我嘘着声,让维拉丝的动作轻点。

        然后,轻轻捏着那雪白柔润的下巴,偏转过来,凑上嘴巴,吻住了维拉丝。

        “嗯~嗯呜~”

        大概是大家都还在睡觉,所以维拉丝并未害羞的逃避这一吻,反倒有点主动的将香舌伸出,任由我品尝。

        “亲爱的,我出发了?!?br />
        深吻过后,我附耳轻道。

        “嗯,亲爱的,早去早回?!?br />
        在深吻中失去了全身力气的维拉丝,用迷离失神的目光回应道。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

        “咚——!”

        “我靠??!”

        脑袋撞晾衣架上了。

        在不远处两个士兵的艰难忍笑痛苦表情中,跟随他们一起向阿卡拉的帐篷走去,化作一朵西天的云彩飘然消失,嗯嗯,我整个人都文学青年了。

        “大人,真是笨蛋呢?!?br />
        帐篷里面,许久,维拉丝抱着怀里的项链,轻轻喃道。

        “对吧,爱丽丝,还有大家?!?br />
        睡梦中的女孩一个个睫毛轻颤,然后归于平静,只有项链里面,久久的无语。

        “阿卡拉奶奶,我来了?!?br />
        “抱歉了,吴,这么一大早的将你叫醒?!?br />
        阿卡拉的声音响应起来,掀开帐门一看,法拉和凯恩都已经在里面,面对着三位一大清早就精神奕奕,看上去仿佛绕着营地晨跑了一圈的老人,我实在无法把这么早起来会犯困这样的话说出口,只能暧昧的摇了摇头。

        “那把剑已经净化好了吗?”

        我直奔主题的将目光绕着三人转了一圈,然后落到台上,均没有发现剑的踪影,不由大失所望。

        难道说进化失败,啪的一声浮云掉了?

        “不用着急不用着急,?;乖谀潦ρ盗酚?,这会儿也应该好了,既然吴那么着急,我们这就出发去看看吧?!?br />
        阿卡拉温和笑着,让我贼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脑勺。

        于是,一行四人穿梭在清晨的朝露之中漫步行走,这个时候,就连那些最勤劳的平民都尚未出现,要是我们这一行被看到,肯定又要被狠狠的歌颂一番长老多么勤劳辛苦之类的了。

        片刻之后,我们来到了牧师营地,和以往稍微有些不同的景色,在训练营正前方的广场上,一个散发着神圣之力的魔法阵正闪烁着耀眼光芒,在数十个牧师的催动下运行着。

        魔法阵的中央似乎悬浮着什么东西,细心一看,可不是那把让自己又爱又恨的搞基的墨菲斯托剑?

        站在魔法阵正中心十二点位置的,是老熟人阿露卡琪,看到这一幕,我们并未前去打扰,而是静静站在一旁看着,直到约莫半个小时过后,魔法阵的光芒完全消失,才又阿卡拉率先迈开步伐走上去。

        “阿卡拉大长老,您怎么来了?”

        露出疲倦之色的阿露卡琪,看到我们一行过来,也顾不得擦拭额头上的汗水,就领着一大帮牧师跑过来行礼。

        “没事没事,你们先休息了一会儿?!?br />
        阿卡拉连忙说道,这些牧师可是她的心肝宝贝,可不能累着了。

        接着,她回过头对我说。

        “吴,你该好好感谢阿露卡琪她们,是她们侧夜不眠的净化,才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江这把剑净化好?!?br />
        “阿露卡琪修女,还有诸位,真是感激不尽?!?br />
        我向领头的阿露卡琪眨了眨眼睛。

        “作为报酬,我会免费为你提供三次卡洛斯的行踪,怎么样?这笔交易划算吗?”

        阿露卡琪身后的牧师们顿时哄笑,本人则是羞红着脸,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不用说,像阿露卡琪这么明显的举动,还有谁看不出她喜欢上了卡洛斯,平时肯定没少拿这个打趣她。

        “好了好了,大家先休息一会吧,吴,不想看看你的武器变成了什么样子吗?”

        阿卡拉这一提醒,我立刻迫不及待起来,在众多牧师那充满自豪的目光中,来到已经失去力量支持的魔法阵中心,那把水晶剑依然悬浮在半空中,剑身不紧不慢的悠转着,仿佛正在等待它的主人来到一般。

        和原本的黑蓝两色光芒不同,进化之后的水晶短剑发生了一些改变,现在萦绕在剑身上面的,是蓝白两色光芒,有点像……呃,条纹内裤。

        开玩笑的。

        有点紧张的伸出手,握在剑柄上面,顿时,从上面传来的感觉也打不同以往,那是代表着温暖柔和的神圣力量,而并非以前握着的时候,传来的阴森寒冷的气息。

        搞基的墨菲斯托之剑(伪?神器)

        单手伤害:195-225

        耐久度:中度无法破坏

        需要力量点数:1

        需要敏捷点数:1

        需要等级:1

        剑等级:急速攻击速度(?)

        400%增强伤害

        100%提升攻击速度

        10%致命打击

        10%偷取生命

        10%偷取法力

        30%撕裂伤口机会

        +50-100冰冻伤害

        2%几率冻结敌人(与对方冰冻抗性有关)

        5%几率对为攻击目标附加等级5衰老诅咒

        10码范围内附带恐惧效果(仅对敌人起效)

        +4所有技能

        +50%对恶魔和不死物攻击伤害

        无法破坏

        召唤恶魔

        “……”

        水晶之剑的大部分属性并没有发生改变,重点是后面三条副作用巨大的负面属性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十分不错的增加不死物和恶魔伤害的属性,那股控制人心的诡异力量也不翼而飞,这样即使交给女孩们用也没关系。

        还有封口位置,原本裸露出来的镶嵌口已经被一个菱形的水晶体所代替,从外表看去根本就发现不了这里面竟然镶嵌着一颗完美宝石,这样一来,也可以杜绝许多不法分子看到完美宝石以后产生觊觎之心,当然,我指的不法分子是谁,相信是人都能猜得出来。

        激动在剑身上亲了一口,我再次千谢万谢的感谢凯恩和牧师们的鼎力帮助。

        “不用和维拉丝她们告别吗?”

        远程传送站里头,阿卡拉对于宝剑到手就直奔这里的我提出疑问。

        “不必了,已经告别过了?!?br />
        漫不经心的整理着斗篷,我还是忍不住将目光落到入口处看了一眼,随即收回目光。

        没有关系的,反正答应了会写信,所以就算一个人也没问题。

        “那么,请万事小心,吴,千万不要冒险,别忘记了你还肩负着许多,包括哪些女孩?!?br />
        阿卡拉郑重的交代着,这一次行程她也无法预料,因为谁也不知道一颗水晶碎片会将什么东西传送过来,或许只是一个沉沦魔小兵,或许……会是魔王。

        “知道了,阿卡拉奶奶,尽管放心吧,至少现在,我还不能抛下大家,绝对?!?br />
        感受到话里沉甸甸的力量,我坚定的点了点头,踏入了传送阵之中。

        白光闪过,身影乍现。

        “哟,马拉奶奶,身体还好吗?”

        对了站在传送阵外面迎接的马拉,我含笑打起招呼。

        “昨天才告别,能坏得了哪去?”

        马拉点着拐杖,笑着轻轻敲了我一下。

        “来吧,我也知道事情紧急,不会浪费你的时间的?!?br />
        说着,在几个法师的带领下,开启重重机关,我们再次来到世界之石传送阵,这是第三次了吧,话说回来,如果利用这个将第一和第二世界的畅销产品来回销售,肯定会暴富吧,这赚的已经不是区域差价,而是世界差价了。

        我不由浮想翩翩起来,丝毫没有察觉到传送阵的发动,结果又被那股天旋地转的恶心感觉恶心了一回,摇摇晃晃的从传送阵里,几乎是用爬的走出来,然后立刻单手扶墙发出“呕”的一声,卖力干呕着。

        “亲爱的吴,你每次来似乎都是那么的……轰轰烈烈啊?!?br />
        收到消息赶来接我的第二世界罗格营地长老哈加丝,毫不留情的在一旁调戏着我。

        “咳咳,哈加丝长老,这次失态紧急,我们还是赶紧进入正题吧?!?br />
        正了正衣襟,我用大义凛然的表情回应对方的调侃。

        有着中年美妇容姿的哈加丝,翻了个白眼,将我领到了她的帐篷,正好还有一个人在里面喝茶,看到对方的相貌之后,我顿时脚步一个踉跄。

        这不是卡洛斯师兄吗?

        “哟,吴师弟,你终于来了?!笨逅蛊降暮臀掖蜃耪泻?。

        “卡洛斯师兄,你怎么会在这里?”

        “是这样的,我昨天晚上回收一块碎片,得到你今天要来的消息,所以特地赶过来看看?!?br />
        原来是这样啊,是特地赶过来迎接我吗?真是的,大家都是自己人,客气什么呀,啊哈哈哈~~~~

        “先不说这个,听说你回了趟营地是吧,卡洁儿在营地里还好?天气凉了,有没有多穿一件衣服?饭量还是和平时一样吗?有没有挑食?老吃糖果可不好,应该多吃一点肉才能长大,还有,有好好睡觉吗?在训练营里犯困可不好,说到这里,虽然不大可能,但是吴你还是得帮我盯紧一点,看看训练营里有没有活腻了的家伙在偷偷欺负卡洁儿……”

        我:“……”

        哈加丝,这家伙已经不行了,我们找另外一个地方详谈吧。

        我向哈加丝传递着这样的眼神,对方也明显感觉到了卡洛斯已经进入了某种奇怪的状态,点了点头,一起步出了帐篷,留下卡洛斯一人在那自言自语。

        “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展胸呼吸一口草原空气,我看向站在旁边的哈加丝。

        “还在控制范围之内,就是人手不足,有了你之后相信会好一些?!?br />
        哈加丝轻蹙着眉头说道,看来这段日子她也没少为这件事操心。

        “如你所见,我们现在将人手分了为四组,第一组以卡洛斯为首,负责营地这边的事件,第二组是莎尔娜,负责鲁高因,第三组卡夏,负责群魔堡垒,第四组西雅图克,负责哈洛加斯?!?br />
        “库拉斯特区域呢?”

        察觉到哈加丝漏了一个地方,我连忙问道。

        “库拉斯特那边由精灵族主动要求负责,精灵女王阿尔托莉雅打算亲自赶过来领导队伍,本来是这样没错,如果一切按照计划的话,吴你不用你赶也行?!?br />
        “本来呀……”

        我喃喃着哈加丝的话语,摇头苦笑,不知道是为自己还是为自己的便宜妻子阿尔托莉雅,总觉得我们两个都很悲剧。

        “对,就是这样没错,阿尔托莉雅女王已经从精灵族出发了,正赶来这里,可是中途好像遇到了什么事,神秘失踪了,只留下她的侍女带来口信,所大概无法按时赶到了?!?br />
        哈加丝也跟着一起苦笑起来。

        本来从精灵族到第二世界,一路通过传送站过来,是不可能出现什么意外才对,可是这位精灵女王就偏偏打破了常识,仿佛被麻烦之神眷顾着一般,莫名其妙的就被一些事情给缠住了。

        “啊啊,我理解,我万分的理解?!?br />
        我陷入远目状态,不就是吸引麻烦的体质么?作为同道中人我十分的理解,所以阿尔托莉雅,好好加油吧,不要因此而灰心沮丧,去做你认为该做的事情,你的丈夫会在遥远的第二世界默默帮助你,并为你献上祝福。

        “就是因为这样,没办法,所以只好把你给叫来了,毕竟有着精灵亲王的身份,虽然水分十足,不过那些精灵想必还是会好好服从你的调派的?!?br />
        “水分十足这四个字可以免去,我可是堂堂正正的精灵亲王?!?br />
        我瞪了嘻嘻贼笑的哈加丝一眼,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这家伙心里和嘴巴都腹黑着呢。

        “也就是说,这次任务的目标,是库拉斯特没错吧?!?br />
        “没错,你理解就好,而且这次负责配合你的不是联盟冒险者,而是精灵族,所以万事要小心,千万不要再勾引精灵族少女了,光是精灵女王一个,你就已经是整个精灵族男性的公敌了,小心被阉掉?!?br />
        哈加丝一脸认真的拍拍我的肩膀,用不似调侃的语气给予忠言劝告。

        “……”

        最该死的就是这一脸认真的模样,用这副表情说出这种话才让人万分恼火!我是那样的人吗?就算和阿尔托莉雅结婚,还不是你们给安排的?!

        “具体的流程,到时候我该怎么做?总不可能带着一队精灵士兵到处悠转,期待瞎猫撞上死老鼠吧?!?br />
        “呃……”

        没等哈加丝回答,我就捂着额头呻吟一声。

        或许即使这样做也没问题,以自己吸引麻烦的体质,或许真的带着一队人马在库拉斯特随便晃悠,水晶碎片就会自动找上门来也说不定。

        难道说……雅兰德兰大长老也是考虑到阿尔托莉雅身具这种体质,才将她派来?真是睿智,太睿智了,这位老人真是深不可测,深不可测啊。

        只可惜她还是没能预料到,阿尔托莉雅吸引麻烦的能力竟然可怕到了这种程度,半路就给玩失踪了。

        “当然不是了?!?br />
        哈加丝打断了我的联想翩翩,从手中拿出一个魔法发讯器。

        “搜索碎片的事情,精灵族的侦查部队会负责,如果出现了强大的怪物,到时候才需要通知你登场?!?br />
        “当然,你也可以自己自行搜索,至于如何联络,阿卡拉老师那边应该给了你一个魔法通讯器吧,只要这边发出讯号?!?br />
        这样说着,哈加丝发动了手中的发讯器。

        顿时,我怀里警报声大作。

        我大惊失色,猛地一把将斗篷扯开,看到胸口处不断一闪一闪红光并发出叮咚叮咚警报声的菱形水晶。

        不好??!能量快用光了,得快点用【哔哔】光线解决掉怪兽才行。

        咳咳,不好意思,太入戏了。

        我尴尬的重新系好斗篷,冲哈加丝嘿嘿一笑,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某个伟人曾经说过,好的吐槽永远也看不腻,大概就是这个意思没错。

        哈加丝:“……”

        我:“……”

        “我终于发现了你一个特别强大的天赋,吴长老?!蔽抻锲?,哈加丝道。

        “什……什么天赋?”

        竟然说是【终于】,真是失礼呢这家伙,难道看到额头上翘起的呆毛,还无法察觉到我的歌神天赋吗?这种观察力可不行,作为一名联盟长老的话。

        “搞笑艺人?!惫铀克菩Ψ切Φ耐鲁鏊母鲎?。

        “……”

        真是太失礼了,这家伙真是太失礼了,竟然和死印度阿三说出一样的话,果然是一类人吗?果然哈加丝也是死印度阿三那个奇怪组织的一份子吗?

        “好了,玩笑就到此为止,精灵族那边早已经恭候你的大驾了,还是快点出发吧?!?br />
        我和哈加丝回到帐篷,卡洛斯丝毫不知道我和哈加丝已经离开了一会儿重新回来,还在那喋喋不休的向四面八方无差别的散发他的女儿控死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