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九百三十八章 女孩们的小心思

    第九百三十八章 女孩们的小心思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九百三十八章 女孩们的小心思

        “小凡小凡,我也要看看,看看这只骚狐狸写了什么?!?br />
        小幽灵不怀好意的盯着手头上的信,估计如果不是我看得紧的话,她就要哧溜一下,溜到找不到的地方偷偷把信封拆开看个够了。

        “嗯……”我沉思。

        维拉丝她们的目光也时不时瞄向信封,虽然明知道要求看别人的信,而且是情信,对于对方来说是十分冒失的行为,但是没办法,谁让这个“对方”里面,有一个是她们的丈夫呢?

        无法像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幽灵那样,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但是她们的目光,已经将心里的想法暴露无遗——好像,好像看看里面的内容啊,说不定以后可以作为参考……

        写信的话,为什么以前没想到呢?不,并不是没想到,大概是因为……害怕那种寂寞的感觉吧,总是觉得,或许明天,明天或许就会回来了,如果写了信的话,不是等于否认了这股期待吗?

        这种想法,很令人讨厌,所以虽然一直都知道可以写信,但是一直都在回避——明天一定会回来的,到时候……到时候,一定要将积累的满箩筐满箩筐的话,全部都倾诉出来,哪怕是被认为是任性也要好好的撒娇……

        这是这些经?;岜徽煞蛄粼诩依锏钠拮用?,心里共同的想法。

        不过,看到露西亚这满满几大叠信之后,几个女孩感觉到了?;小缓?,在和心爱的丈夫分开的时候,无法好好的交流、倾诉和欢笑,不能向对方撒娇的时候,另外一个女孩,却在不断用寄信的方式交流着,倾诉者,欢笑着,撒娇着,这怎么行呢???!

        女孩们暗暗在心里握了一下拳头,内心某处的对抗意识,熊熊燃烧起来了,哪怕是维拉丝这样温柔善良的女孩,那双乌黑美丽的眸子里也在燃烧着火种。

        没错,以前的想法以前的事情,现在,我们要——与时俱进??!

        “那个……请问几位大人,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小的,究竟有什么事吗?”

        见几个女孩突然之间就熊熊燃烧起来,并且用一股十分威武的目光盯着我……不,准确来说,应该是盯着我旁边的信封才对,我不由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小心翼翼的举手发问。

        这种气势……莫非她们要用强的?

        “等等等等,我也没有说过不给你们看呀?!?br />
        眼开情况不妙,我连忙摇罢着手解释道。

        “咦——咦咦?大人愿意给我们看?”

        当头的维拉丝愣了一愣,随即害羞的脸红起来,自己刚才是在干嘛呀,似乎被一股奇怪的想法控制了身体,真讨厌。

        “当然,虽然小狐狸肯定是不愿意?!焙竺婺蔷?,是背过去小声的嘀咕出来。

        “不过呢,如果想要看这些信的话,你们也必须做好一定的觉悟?!?br />
        眼看女孩们冷静下来了,我松一口气,在她们面前摇着食指娓娓说道。

        “要做好……觉悟?”

        女孩们歪头思考着,无法理解我说的话。

        “也就是说,从今以后,我外出的时候,你们也必须寄信给我,而且,寄过来的信,我也会给小狐狸看,这才算得上是礼尚往来的公平,不是吗?”

        “咦咦咦咦————??。?!”

        一连串的清脆娇美的惊讶声响了起来。

        “怎么?竟然你们看了她的信,那么把你的信给她看,很公平不是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我笑看着慌慌张张的女孩们,道。

        “没有到是没有……”

        眼神彼此交流片刻。

        “果……果然看别人的信,总觉得还是不大好呢,是这样吧,所以我还是不看了?!?br />
        “是呀是呀,我也觉得不大好……”

        “将心比心,露西亚姐姐要是知道的话,想法一定也和我们一样,不愿意自己的信被其他人看到吧……“

        就这样,蠢蠢欲动的女孩们终于败退了下去。

        “小凡,没问题,我可以交换哦?!?br />
        正在来势汹汹的四支大军准备撤退之时,突然,小幽灵的声音仿佛是那响起的冲锋号角般,震惊全场。

        “你不行!”

        我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为……为什么?难道说这就是歧视???!”

        小幽灵现在的幽怨表情和语气,就仿佛被丈夫抛弃的妻子般,就差没取出条手帕咬在嘴里暗自垂泣了。

        不……估计不是她不想这样做,而是没有手帕经得起她咬,我这样猜。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脑袋里在想什么吗?”

        叹了一口气,我突然偷袭,在哇的一声惊呼中,成功捏住了这只狡猾圣女的柔软脸颊,往两边轻轻一拉。

        不知道自己会不会遭天谴呢?每次这样拉着小幽灵的脸蛋的时候,我心里都会冒出这种想法,看着一张倾国倾城的脸蛋,在自己的拉扯下变得滑稽起来,总有种破坏了最完美的事物般的罪恶感。

        不过,小幽灵的脸蛋的柔软弹性度,是那种明知道会遭到天谴也会忍不住去揉的等级,所以没办法。

        “你呀,老是跟我在一起,还用得着写信吗?我才你这个笨蛋圣女,一定是想着用一个字或者一个符号,填满整张信纸,然后心安理得的看小狐狸的信,我猜的对吗?”

        “哇哇哇哇?。?!”

        连自己的脸蛋还在惨遭蹂躏都忘记了,这只幽灵圣女发出心思被窥破以后的惊叫声。

        “才才才才……才不是这样呢,我我我……我也是有打算过要将信写好的,可没有被你这种笨蛋佣人骂是笨蛋的余地??!”

        小幽灵大声辩驳起来,然后转过身,暗自嘀咕了一声。

        “不可能的,笨蛋小凡竟然能看破本圣女的想法,这么笨的笨蛋小凡,怎么能做到这种事情,难道说……难道说是冒牌货?”

        “……”

        喂喂,我都听到罗,不要小看德鲁伊的耳朵,这双耳朵呀,可是连一千米以外的甘蔗林里的低微呻吟声都能听到呀混蛋??!

        然后,小幽灵突然回过身,用狐疑的目光打量着我,警惕退后几步,正想开口,却被我打断了。

        “等等,我知道你现在想说什么,是想问我是不是冒牌货是吧,告诉你,如假包换?!?br />
        “啊呜~~~”

        再一次被“猜”中心思的小幽灵,发出可怜兮兮的悲鸣声,像打了败仗的丢盔弃甲的将军一样,拉耸着脑袋,发出可怜兮兮的悲鸣。

        “那……那个??!”

        突然,维拉丝似乎好不容易鼓起勇气一般,用细微而急促的声音,打断了我和小幽灵的二人相声。

        “大人,能寄吗?我们?!?br />
        说着,露出宛如在抛弃与不抛弃之间,等待着主人裁决的小狗一样的楚楚可怜目光。

        回过头一看,不仅仅是她,连莎拉和琳娅都是同样的目光,三无公主无法做到以目传情,只好一声不吭的用公主踢将一块脑袋大小的冰块踢成粉末。

        喂喂,你这分明就是威胁吧,是在说如果不答应的话脑袋就会是这块冰块的下场是吧??!

        我说你们啊……以前不是都没有这样的习惯么?怎么看小狐狸这样,也跟着学起来了。

        不过,也没什么不好的,出门在外,能够收到维拉丝她们的家书,也是一种幸福,这一封封信,也是珍贵无比的收藏品,没有理由拒绝。

        所以,我没怎么考虑,就点了点头。

        “太好了?!?br />
        女孩们欢呼起来。

        “哎呀,不好,现在就有点迫不及待的想试一试了,该写些什么才好呢,一想到是要给大人写信,心里就会兴奋个不停?!?br />
        “不如今晚先试着写一封吧?!?br />
        然后,琳娅,莎拉,维拉丝和三无公主,四个女孩都没了睡意,每人一支羽毛笔,一张信纸,趴坐在桌子上冥思苦想起来。

        话说,桌子是哪里来的,是我眼花了吗?刚刚还没有的,还是说队伍里存在着多啦【哔】梦一样,想要什么就能拿出什么的奇怪存在?

        算了,这种自虐脑细胞的问题无视掉就好了,现在摆在我面前的,是另外一个严峻的问题。

        你们……不是合着一起写一封吗?

        在我原本的理解中,所谓的家书,就是全家人一起的语言,但是现在,看着她们各自为政,似乎都想捣鼓出一封信的样子,我才知道自己错了。

        比起家书,她们更倾向于另外一种——只属于我和她的二人空间的情书。

        强烈的?;性谧不髯派窬┥?,让我捂着额头,头疼起来。

        虽然情书也不错,不,或许比起家书,我更喜欢她们的情书也说不定。

        但是……

        让我这个数学帝好好算一算,加入说四个人,每人一封的话,假如说她们心中燃起了微妙的对抗意识,也学着小狐狸,没几天就寄一封的话……

        也就是说从此以后,每隔几天,我就能收到包括小狐狸在内的五封信,然后回上五封信,内容当然不能随便敷衍,也不好千篇一律,得仔仔细细的斟酌着写才行。

        这样的话,每次外出,我光给她们回信就够了,什么也干不了了。

        “……”

        喂喂,爱丽丝,你也来给我玩这套呀??!

        回过神,突然发现那只发光体幽灵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凑了上去,和另外四个女孩一起趴在信纸上咬着笔冥思苦想起来,我不由在心灵里怒吼着茶几。

        算了,以后再说。

        颇有点自暴自弃的叹了一口气,我重新钻到被子里,整理着小狐狸的信封,时不时取出一张,看看上面的笑容,那隐藏在傲娇语气上的满满情意,让我总是忍不住发出傻笑声。

        小幽灵果然是三分钟热度,还不到片刻,就放弃了给我写信这种对她来说多此一举的行为,因为这小圣女最大的,另维拉丝她们最为羡慕的优点,就是便携性。

        便携性幽灵小圣女,就这样揉着困乏睡眼钻到了我怀里,虽然很想说我现在还在闹脾气,夫妻分居中,不过根本不给我说明的机会,往我怀里一钻,不到两秒钟,睡神小姐就发出了细微均匀的呼吸声。

        好吧,我想说的是,只是不到两秒而已,离她的最短记录还远着呢。

        不知不觉,一晚过去。

        伸了一个懒腰,算算时间,我将已经整理好的一叠信放好,再将另外一叠尚未整理的信封,放到物品栏的另外一个角落。

        好的,今天就到这里了,话说,自从来到暗黑大陆以后,已经好久没有试过除了历练战斗以外的通宵了,还真让人怀念以前日夜颠倒的宅生活呀。

        当然,咳咳,也不是全部只有历练战斗才会通宵,偶尔也会有另外一个特殊原因,不过这属于十分私人的夫妻隐私原因,不能说,不能说。

        高特夫妇和露西亚她们四个也应该起床了吧,还是出去看一眼好了。

        尴尬的咳嗽几声以后,我将怀里的某只发光体轻手轻脚的卸下,重新给她盖好被子,又往另外一边看去。

        目光所及,是四个趴在桌子上睡着的女孩。

        真是的,不习惯的事情,没有必要一下勉强自己,好好睡一觉不就行了?

        无奈的轻笑一声,摇了摇头,若不是昨晚一晚没睡,发现了四个女孩打着瞌睡,慢慢睡了下去,立刻就为她们盖好被子,这种睡法非得着凉不可。

        不过,还睡的真死呢,连我为她们盖好被子,这种必须要摆布她们的身体,根本就无法放轻手脚去做的举动,都没有察觉到,作为一个冒险者来说警惕心实在太弱了。

        当然,另外一边,四个女孩肯定也不会被某人察觉到,在盖着被子的时候,背着偷偷的眯开双眼,彼此交流着幸福目光的举动。

        这种情况下,只有那种笨拙的连撒娇为何物都不懂的女孩,才会顺其自然的惊醒过来呢。

        出到外面,果然,高特夫妇已经起床了,大概是受到好基友可汗的召唤,高特每天早上都会跑出去做一套早操,当然,我有理由相信,如果外面有河的话,哪怕是冰河,他也会忠实自己的欲望,脱光衣服跑上几圈。

        对于高特的行为,我们已经见怪不怪,第一次见到的露西亚四人到是好奇了一阵,马拉格比那个笨蛋甚至有模有样的在旁边模仿起来,看来加入动物部队的决心很大,果然笨蛋是会聚集在一起的。

        因为昨晚的事情,小狐狸依然是余羞未了,偶尔目光和我对视上,总是小脸红红,躲躲闪闪的看向其他地方,要是我一直盯着她看的话,就会遭到充满羞涩泪光的凶巴巴瞪视。

        以前还真没发现,这只小狐狸羞涩起来,竟然和维拉丝有得一比,傲娇傲娇,傲的后面就是娇,果然是如字面上的意思吗?

        昨天的历练已经耽搁了一个下午,所以不能再浪费时间了,虽然对露西亚很抱歉,不过如果她有兴趣围观一下小幽灵的升级方式的话,到是还可以再相处一会。

        不一会儿,维拉丝精神满满的走出来,明明昨晚也挺晚睡的,这股精神是打哪里来的?

        然后是精神满满的琳娅,莎拉,三无公主虽然看不出来,不过娇小的身体做出每一个动作,也铿锵有力的很,让人毫不怀疑她现在很是精神。

        到是小幽灵,每天早上依然是一副睡不醒的样子,宛如水下面悠闲缓慢的水母一样,摇摇晃晃的,摇摇晃晃的飘了出来。

        “喂,我说,吴?!?br />
        恰好做完早操回来的高特,看到这一幕,在我旁边坐下,然后用手肘暗地里在我的腰上撞了撞,神秘兮兮……不,是淫笑兮兮的附耳过来。

        “看维拉丝她们的样子,昨晚该不会是……嘿嘿,不赖嘛?!?br />
        没有说下去,但是意思是男人就知道。

        然后,还没等我来得及将这头色情猩猩穿到烤架上,放到篝火里烧烤,卡丽娜就一记奥特曼踢腿,将高特踹出了洞外。

        “咦,发生什么事了吗?”

        正系好围裙,准备做早餐的维拉丝,发现这里动静之后,温柔笑着的将疑惑目光投了过来。

        “没什么,维拉丝,你忙吧,对了,队伍已经出现了牺牲减员,所以早餐做11人份就够了?!?br />
        卡丽娜回过头,报以温和而残酷的笑容。

        已经被列入牺牲名单的高特,正撅着屁股倒趴在洞外雪地上,口吐白沫,整个人仿佛被打上了马赛克一般,变成模糊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