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九百三十七章 一场误会引发的口胡

    第九百三十七章 一场误会引发的口胡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九百三十七章 一场误会引发的口胡

        唉?

        话说,我来小狐狸这里是干什么来着?

        不是要做些……不对,咳咳,不是为了联盟和狐人族的光明未来,而进行友好的会晤吗?怎么好像什么都没做就不了了之的样子。

        抱着怀里的一大堆信,我迷迷糊糊的被赶出房间,听到身后的帐篷匆匆“唰”一声被拉上,抓了抓头,不对劲啊。

        至少……至少也来个告别吻嘛,这只小狐狸,害羞起来可还真不逊色维拉丝多少啊。

        摇了摇头,看了一眼怀里大叠大叠的信封,我不由自主的露出傻笑。

        虽然有点半途而废的感觉,不过这一次……并没有白白浪费,如果不是马拉格比突然出现,如果不是去了小狐狸的房间,这些满载着她的情意的信封,岂不是要永远沉淤于海底,不见天日?

        这份厚重的情意,在怀里形成沉甸甸的感觉,就仿佛将小狐狸搂在怀里一般,比抱着一件神器更让我觉得充实和幸福。

        不管它了,总之从今天晚上开始看起吧。

        这样做出决定,随即我又困扰起来,如果说从头看起的话,想从几百封信里面找到第一张,那个……貌似难度不小吧。

        哎呀哎呀,这只小狐狸真是的,添了很大麻烦呢。

        我一边摇着头,嘴巴却依然笑不拢嘴着,这就是所谓的——幸福的烦恼没错。

        将信放好之后,回到房间,就听见了维拉丝的惊呼声。

        “有什么好奇怪的吗?”

        我不解的看着露出惊讶表情的维拉丝,还有莎拉,琳娅,就连三无公主,虽然无法表达惊讶的表情,但也将手中的杯子掉下以表震惊。

        “那……那个,我还以为大人要在露西亚大人那里……那里……那个……对了,是呆上许久呢,哈哈,啊哈哈~~~~”

        维拉丝像只受惊的小狗狗一般,手忙脚乱的回答道。

        “……”

        好暧昧!这是多么暧昧的语气??!为什么要在“那里”后面迟疑上那么久?你们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以为我会在小狐狸那里干些什么?我可是十分正经的人,从三岁开始就被邻居家的阿姨经??涫歉鲆槐菊暮煤⒆?,这可是有史为证的事实。

        没好气的目光看了几个女孩一眼,她们均是讪笑着,脸蛋红扑扑的避开了我的眼睛质问,看来刚刚是没少想入非非,就连淳朴温柔的维拉丝,天真无邪的莎拉,思想也变得邪恶起来了吗?真是悲哀呀,太悲哀了。

        不过在这之前,有一件事必须搞清楚才行。

        “你们……是怎么知道我去了露西亚的房间?”

        “哇??!”

        除了依然漠无表情的三无公主之外,所有的女孩都像是被点中了死穴一般,惊呼起来,脸蛋红的更加厉害,尤其是维拉丝,捂着快要冒烟的脸颊,眼睛都转起圈圈来了,真可爱。

        啊,不,我误会三无公主了,虽然脸上无法表现出来,但是她再次将刚捡起不久的杯子,重新自手里滑下去了。

        很好,小茉莉,我知道你很震惊就是了,所以拜托请别再折磨那个可怜的杯子了,放过它吧,就让它静静的躺在那里安享余年吧,我代替杯子求您了行不?没错……??!混蛋??!你还踩上一脚??!那可是我的杯子呀!话说你原本究竟想拿我的杯子干什么呀混蛋??!

        眼看陪伴我多年的杯子,发出一声生死不明的咯吱悲鸣,我心有戚戚然的抹了一把泪水,将不屈不饶的追问目光重新落到几个女孩身上——杯子兄弟,看着吧,我不会让你白白牺牲的。

        “那个……那个……对了,我们是听到了露西亚的尖叫声,所以才猜到的,绝对没有故意偷听哦,吴大哥?!?br />
        里面最冷静机智的琳娅,灵光一闪,双手合十着,瞬间就露出了不逊色于奸商所拥有的诚实笑容。

        “好吧,我就姑且勉强接受这个说法?!?br />
        斟酌了一下,我缓缓说道,的确,刚刚走进小狐狸的房间时,她的确是惊叫了一声,用在场所有人都恩呢个听到的声音,的确是个无懈可击的解释

        “但是,为什么光凭着露西亚的尖叫声,你们就能猜到是我去了她那里呢?那时候,你们心里究竟在想着。

        “呜??!“琳娅顿时哽言。

        “因……因为大人有前科?!?br />
        眼看琳娅支撑不下去了,维拉丝连忙拎着盾牌站在她前面,气呼呼的看着我。

        “蒂亚可是和我说了,一见面就色迷迷的盯着她看个目不转睛是吧,而且还定下了【将身体托付给对方】的诺言,这样的大人,信不过??!”

        “……”

        我的赫拉迪克小公主啊,你究竟要将我推到几重深渊里才甘心?

        “那……那是误会,你们应该知道我不是那样的人吧,是这样吧,莎拉?!?br />
        我将求救的目光落到平时最拥护我的人——莎拉小天使身上,希望她能再次散发出让我如浴圣光的坚定信任。

        “大哥哥当然……当然不是那样的人?!?br />
        在我泪流满面的嗯嗯点着头中,莎拉果然为我说话了。

        “只是……只是偶尔遇到蒂亚那样的美女的时候,会露出色迷迷的表情而已,平时的大哥哥,不是那样的人?!?br />
        随即,莎拉很肯定的补充了一句。

        “……”

        所以说……莎拉并没有反驳我是色狼对吧。

        “你看,连莎拉妹妹都这样说了哦?!?br />
        看着我呈otz姿势跪倒在地,维拉丝和琳娅笑捂着小嘴,莎拉则是一脸的歉意和不忍,不过她们都同时做了一个动作——安心的拍拍胸口,松了一口气。

        虽然并没有偷听到什么,不过当时的确是动了偷听的念头,并且有所行动了,只是没有收获而已,这种事情怎么能让大人(吴大哥、大哥哥)知道呢?当……当然,我们偷听,也只是为了?;ぢ段餮嵌?,唯独这一点,大人(吴大哥、大哥哥)是不可信任的,会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也说不定,所以偷听是为了及时将露西亚从魔爪之中拯救出来,就是这样。

        三个女孩在心里默默的给自己找了这样的理由,然后心安理得起来。

        至于三无公主,天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当然,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以她的性格,偷听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

        “好吧,我认输了,我不再追问就是了?!?br />
        察觉到自己正处于1vs4的壮烈处境之后,我十分痛快的认输了,四个女孩若是存心联手起来,就算是贝利尔恐怕也无法从她们嘴里套出东西。

        “今晚我要一个人睡,谁都别打扰我?!?br />
        气哼哼的将被子一卷,挪到角落里头,我一人钻了进去,进入闭关模式。

        其实,这样做是为了通宵先将小狐狸的信整理一下,光是整理一下,理清顺序,大概就要好几个晚上的时间,我已经做好了这个觉悟了。

        “真的没有……做什么?”

        大概是见我这个“看到美女会露出色迷迷表情”的人,竟然做出了撇下四个国色天香的妻子在一边而选择了自己独自一人睡这种惨绝人寰的事情,四个女孩不由面面相窥,被我的决心所吓到了。

        “没有,说了没有就没有,我啊,可是代表联盟,前去和狐人族的代表进行友好会晤来着,算了,不信就算了,反正我就是那种色迷迷的男人,啊啊,连最爱的妻子都不信任的生活,真是太可悲了,我要自暴自弃了,以后就做一个真正的色迷迷男人好了?!?br />
        嘴里愤愤的嘀咕着,裹着棉被的身体重重翻了一个身,将自己的背面对着四个女孩,我开始将一封一封信取出来,逐一进行整理。

        “我知道哦?!?br />
        不是维拉丝四个,也不是我,更不是其他人,而是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突然从我的项链里冒出来的小幽灵。

        “知道什么?”

        我吓了一条,声音有点发虚。

        “小凡和那只骚狐狸做了些什么,我可是全都知道哦?!?br />
        两手叉腰神气到了极点的小幽灵,漂浮在头顶的上空,用居高临下的目光对我这样说道。

        “那样就最好,好好跟维拉丝她们解释一下吧,我可是什么都没有做?!?br />
        心里一惊,不过随后想想,我和小狐狸的确没有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就算被小幽灵说出来也不怕,大不了就是这些信曝光而已。

        “说出来真的没问题吗?”

        小幽灵用困扰的目光看着我,一副我这是为了你好所以还是再考虑考虑吧的样子。

        “啊啊,说吧,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我才不怕?!?br />
        我被气乐了,摆出这副表情是想让维拉丝误会咱么?真不可小视呀,这只小幽灵,不愧是我吐槽帝吴凡的平生劲敌,不过所谓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也不惊,现在的我,无畏无惧。

        不过,我还是低估了小幽灵的可怕程度,所谓无畏无惧,也可以翻译成无知者无畏无惧。

        正当我窝在被窝了,努力向淡定帝的王座攀爬搏杀的时候,五个女孩聚在一起的声音,传了过来。

        “爱丽丝,快给我们说说,那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露西亚会发出尖叫呢?为什么后面什么动静都没有了呢?”

        宛如命案现场的侦探一般,琳娅从一个个尖锐的角度发出询问。

        本来几个女孩都不是爱好八卦之人 ,不过事关到我的八卦,似乎让她们的灵魂某处熊熊燃烧了起来。

        “咳咳,不用着急,慢慢听我道来?!?br />
        说书先生一样吊腔子的咳嗽几声,套出一颗碎裂钻石在牧师袍上擦了擦,然后潇洒的扔到嘴里,几口嚼咽就吞了下去——如今碎裂等级的钻石,对这只小圣女来说真的只能算是开胃零口了。

        “我也是被那只骚狐狸的尖叫声给惊醒的,然后,就听到了……”

        说到这里,是经典的吊胃口式悬疑,引得几个女孩都伸长脖子以后,这只小圣女才一脸满意的点点头,继续说下去。

        “你们猜我醒来听到的第一句是什么来着?才刚刚睁开眼睛,那只骚狐狸的声音就传了过来?!?br />
        “【啊,不要~~~】这样娇吟了一声?!?br />
        学着小狐狸的口吻,到还真模仿了四五分妩媚娇滴在里面,小幽灵如是说道。

        “咦……”

        “咦咦咦咦————???!”

        短暂的惊愣之后,是齐齐的惊呼声,睡在角落,一边整理信封一边竖起耳朵偷听的我,更是一头撞在了枕头上。

        冷静……这时候一定要冷静,要是恼羞成怒的话,就正中了这只小幽灵的奸计了,我再三深呼吸,总算是将掀桌的冲动给压制了下去。

        唯一让我松口气的是,当时的小幽灵绝对没有醒过来,不然就算再怎么夸张口胡,也不可能扯到那么离谱。

        虽说和小狐狸的对话也并不是什么秘密,不过总还是不希望有第三个人听到,哪怕是小幽灵,那种对话……多让人难为情啊,无论是对我还是对小狐狸来说都是一样,当时感情用事,真情流露,说了一些平时不会说出来的,比较不得了的话。

        正当我为此而稍稍安心下来的时候,那边的声音又想起了。

        “然后呢,爱丽丝,然后呢???!”

        隔着大老远的距离,就能感受到几个女孩燃烧的热量,伴随着而来的是锐利刺目的目光,就好像在说:看吧,我们猜的没错吧,你果然是那种色迷迷的男人。

        “这里……这里不行……”小幽灵竭力的模仿着小狐狸的声线,开始了她的口胡生涯。

        “咕噜~~”

        四个女孩拳头紧握,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口水,如果回过头去的话,估计就能看到她们的表情和举止,并不比小幽灵那惟肖惟妙的精彩模仿逊色多少。

        “不要啊,坏蛋,隔壁……隔壁还有人呢,所以……所以说,回去以后怎么样都随便你,唯独这里不行……好吗?”

        “呜哇~~”

        仿佛在脑海里模拟出了什么羞人画面,三张脸色通红的俏脸无意识的发出惊叹声。

        唯独三无公主,这种程度,呼呼,对她来说只不过是过家家等级而已,淡定喝茶中。

        不要用我的杯子喝茶呀笨蛋??!

        “啊~~啊啊~~~,那里……不行,不可以,不……啊,可以~~~~”

        “……”

        咦咦?

        为什么……为什么视线会模糊起来了呢?这滔滔的泪水……我上辈子究竟做错了什么,才能遇到这种彪悍的圣女呢?

        “不、不可以~~~不可以舔那里……你这个坏蛋、色狼、变态、傻瓜、凡人、路痴,斗篷男、悲剧帝、算术白痴……”

        “完全已经偏题了吧混蛋??!”

        心灵的茶几终于被掀翻,我一把跳出来,将这只口胡到没边的小幽灵紧紧抱在怀里,两手大力搓揉着她那手感极佳的脸蛋。

        “原……原来是骗人的呀,爱丽丝也真是的,哈哈、啊哈哈~~~”

        看到小幽灵低头认错,维拉丝才似终于醒悟过来被骗了,和琳娅莎拉一起,脸蛋红晕丝毫未曾褪去的,发出困扰而难为情的笑声,

        “一开始就能看出来吧,我是那种人吗?”

        瞪了她们一眼,我继续揉着小幽灵的脸蛋,不好,似乎已经上瘾了,停不下来了,是因为在小狐狸那里,没有能够从她那双毛茸茸的狐耳上摄取到足够的柔软弹性手感能量吗?

        “咦?这是什么?”

        好不容易挣扎脱我的魔爪,小幽灵似乎发现了什么,轻飘飘的向我窝身的角落飘了过去,从上面拾取一封信,好奇的打量起来。

        “哦,这是露西亚这些年来给我写的信?!?br />
        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我便随口解释道。

        “咦?我怎么没有看见过,那只骚狐狸还给你写过信?”

        呆在我身边最长时间的小幽灵,发出惊奇叹声。

        “因为啊,那只笨拙的狐狸,一直好不好意思寄出去,直到现在我才知道,也是刚刚收到,这些年来的,全部都在这里?!?br />
        “就算是这些年的全部,也太多了吧?!?br />
        维拉丝她们也被吸引过去,看着雪花似地信封散落在床上,那惊人的数量,不由都流露出饱含着惊叹,佩服,羡慕等等复杂目光。

        “露西亚姐姐,还真是不可小视呢?!?br />
        相视一眼,琳娅柔和一笑,那冷静而睿智,如同天蓝色宝石般璀璨的双眼,就像是遇到了劲敌一般,莫名其妙的燃了起来。

        “是呀,没想到是那么的……”

        维拉丝和莎拉也柔和的笑着,但是是我的错觉吗?怎么好像有一股奇怪的力场,将几个女孩的气势融合起来,变成了一个熊熊燃烧的修罗战???明明是笑的那么温柔是吧,一定是我的错觉,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