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九百二十七章 梦想

    第九百二十七章 梦想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九百二十七章 梦想

        “呜嗯~~~??!小凡还没有回来吗?”

        战斗刚结束,小幽灵就开始东张西望,寻找着可以依靠的那唯一温暖,见附近只有高特夫妇两个人以后,立刻发出不满的***。

        “只是区区一个笨蛋佣人罢了,竟敢丢下主人不顾一个人跑出去逍??旎?,死刑,死刑~~~”

        挥舞着手中的金色砖板,她有些躁动不安的在附近绕起圈圈,每两秒钟就要将目光投向远方那白雪茫茫一片——她口中的笨蛋佣人身影消失的方向上。

        “爱丽丝,不要着急,我想吴大哥一定很快就会回来的,你看,走之前你不是给她施展了清明吗?一定不会迷路的?!?br />
        琳娅在旁边细心的安慰起来,在小幽灵过度依赖综合症面前,无论是琳娅的聪明,维拉丝的温柔,莎拉的读心术,还是三无公主的……呃,h书,在这种时候,作用都非常的渺小。

        “呜~~”

        被琳娅这样安慰着,小幽灵悲鸣一声,蜷起身体,抱着膝盖,开始无聊的咕噜噜在空中转起圈圈,似乎要以这种方式打发时间一般。

        “对……对了,大哥哥说,爱丽丝姐姐要多睡一点呢?!?br />
        莎拉眨着艳色的绯红瞳孔,从胸口处取出那条项链。

        “笨蛋佣人竟然把本……把我丢下不管,我现在已经气的睡不着了?!?br />
        小幽灵赌气似地将头一撇,明明已经困的不行了,几乎是上下眼皮一粘就会倒下去的程度,但是如果没有在那个人的身边,如果明知道那个人就在身边却无法见到,无法被那熟悉的气息所环绕,没有那温柔的语言和怀抱哄着自己入睡,爱丽丝无论如何也睡不着。

        “那不如……”

        莎拉还想说点什么,让爱丽丝好好睡一觉,这可是她深爱着的大哥哥交给她的任务,哪怕并不是用太严肃的语气这样要求,莎拉也在心里奉若圣旨,更何况,心地善良的她本身也希望疲倦的爱丽丝能够好好休息,不要累坏了自己。

        就在她刚刚开口的时候,异变突生,在她们脚下所站着的哈洛加斯山附近,大约是隔着两座山的另外一座山峰上,突然传过来一阵轻微颤动。

        紧跟着,一阵狂风从对面刮过,七个人耳中隐约听到了一阵不似人类的回音,声音里面充斥着疯狂、痛苦和无助,通彻整个天地,是如此的剧烈,就仿佛是亚瑞特山脉的灵魂所发出来的悲鸣一样,在着凄凄寒风之中充满了战栗和苍茫,让人心悸之余,感受到和声音一起传过来的那股宛如实质般的悲痛,也不由眼眶一酸,无端的充盈起了怜悯的泪光。

        余震和声音都断断续续的持续了好一阵才消失,但是事情并没有结束,在这种大雪山上,发生震动的话,是很可怕的一件事情,不要说地震,哪怕只是声音发大一点,都可能引起大自然的灾难。

        没错,是雪崩。

        七人有幸再次看到了大自然早就的奇观——在连绵不绝的亚瑞特山脉上,附近受到波动的几十座大山同时发生雪崩,那白茫茫的一片从上面席卷而下,除了将一切吞噬的白色,整个世界仿佛再也没有其他。

        此时此刻,如果从山脚看去的话,那么一望无边的亚瑞特山脉,就好像变成了一道无边无际、即将吞噬整个暗黑大陆的巨浪,那雪崩的涌动让这道巨浪看起来就像是在流动一般,就算是心理素质再好的冒险者,也会为之色变,担心眼前的亚瑞特山脉,会不会真的变成一个巨浪朝自己扑倒过来。

        那简直就是世界终焉,末日灾难。

        所幸虽然逼真,但终究不过时一场错觉罢了,雪崩在浩浩荡荡的持续了片刻之后,一切重新恢复平静,身为整个亚瑞特山脉主体的哈洛加斯山,因为长期遭受着冒险者的***,并不像其他雪山那般脆弱,只是象征性的意思了那么一下下。

        而其他几座雪山,因为邻近哈洛加斯山,怪物出没,一般的哈洛加斯狩猎队伍也不会来这里进行无用而危险的狩猎,所以大致上,这场声势浩大挖,宛如是世界末日一般的雪崩,并没有造成任何的损失,至少对于暗黑大陆这一边来说是这样,至于那些怪物有多少被雪崩吞噬……

        鬼才会去理呢。

        “哎呀哎呀,又来了?!?br />
        虽说不用担心,但在余震刚刚出现的时候,卡丽娜和高特还是立刻站在五个女孩前方,抬头看着直达云际的山巅,一直警戒到结束,这时候,卡丽娜才发出无奈的叹息。

        这种状况,七个人并不是第一次遇到了,这一次,已经是半个月以来,其他人遇到的第四次,而当她们在冥河之洞历练,感受不到外面哈洛加斯山的动静的时候,说不定也发现了许多次。

        这样一算的话,这阵奇怪的现象,几乎是按照每一两天的频率发生了。

        难道这是正常现象?在高特夫妇离开的这几十年里,第一世界的哈洛加斯发生过什么事情?

        当然不是,这是高特夫妇在附近找到一队冒险队伍,询问之后的结果,似乎奇怪的现象,是在她们来到以后才频频发生。

        真令人起疑呀,难道是出现了什么强大的生物?不过想来离第一次出现这种诡异现象已经过去了半个月,联盟方面应该早就派出人手着手调查了吧,并不是自己要***心的事情,只要平时再小心点就是了。

        想到这里,高特夫妇默契的对视一眼,暗中点了点头。

        “大人该不会有事吧?!?br />
        雪崩过后,维拉丝第一个就叨念起心上人来了。

        作为彼此之间相处时间最长的女孩之一,维拉丝对心上人的属性,可是有着较为深刻的了解,尤其是那走到哪,麻烦事情就好像被吸引过去一般的能力,就算在路边随意踢颗石头,都有可能是某只强大生物下的蛋而导致被千里追杀,这就是维拉丝对自己丈夫那吸引麻烦的体质的评价。

        再加上这阵异象是她们来到以后才有的,以前从来没有过,也就是说……或许什么样的奇怪麻烦,又被他那独特体质和悲剧的气息所吸引过来,维拉丝心里越发肯定这一点。

        其他几个女孩,对自己的心上人的奇怪能力,也是和维拉丝一般深有了解,显然她们都想到一处去了,也只有高特夫妇这两个不明真相的群众,还能够继续保持着乐观的表情。

        “没……没关系,你们想想看,大人离开的方向不是这边吗?发生震动的地方是相反的方向,所以应该没有关系才对?!?br />
        眼看大家的情绪都有点消沉,作为生活上的队伍队长,维拉丝为了让大家安心,不由做出乐观的判断,只是她自己的笑容看起来也是勉勉强强,不甚乐观,更何况是安慰其他人了。

        她们都知道,方向!正因为是方向所以才分外让人无法安心下来,方向这个因素,别说是阻止,甚至已经成为对方吸引麻烦的招牌菜之一了。

        等待片刻之后,就在五个女孩都开始焦躁不安起来的时候……

        “哟,怎么全都傻站在这里,集体吹风吗?”

        声音从白茫茫的对面传来,紧接着是她们所熟悉的身影出现。

        “死刑?。?!”

        小幽灵反应贼快,一个转身***,在短短一秒时间内已经成功的将自己的幽灵身体化作一枚圣光炮弹,以破开冰雪、斩断时间的气势轰了过去。

        “我靠!”

        对面的身影只来得及发出这样一声惊呼,紧接着就是“咚”的一声,肉体撞击感十足的响声回荡起来,跟着“哒哒哒”的擦过雪地的声音响起,最后化为一片安静。

        “咦?”

        隐约之中,似乎传来小幽灵一阵轻咦,片刻之后,于白茫之中,她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面,手中拖着一具沉重的“战利品”。

        第一次见识到幽灵体炮弹那惨绝人寰的威力的高特夫妇,为勇夺淡定帝的宝座,现正勉力的压抑着内心喷涌而出的惊讶和呆滞。

        “小维拉丝~~~”

        心情大好的小幽灵,一手拖着猎物,用另外一只小手向维拉丝招了招手。

        “嗯,怎么了?”

        早已经见怪不怪的维拉丝,捂着小嘴,露出柔和的微笑,从场面上看来,这个因为害羞而总是被吓得一惊一乍的女孩,比起一直在忍耐着哆嗦的高特夫妇,更像是淡定帝宝座的勇夺者。

        “今天可是大收获呀,晚上就做小凡炖猪头汤啊?!?br />
        如同狩猎归来的丈夫一般,小幽灵眼角光芒一闪,朝维拉丝竖起大拇指道。

        “别随随便便就把自己的丈夫给炖掉啊,而且为什么还是和猪头一起???!”

        被她拖着的尸体突然一蹦而起,一边大声吐槽着一边紧紧将这只发光体幽灵抱在怀里用胡渣不断磨蹭。

        “呜呜,放开我,放开我,你这个胡渣魔人?!?br />
        刚才还得意洋洋不可一世的小幽灵。那水灵娇嫩得仿佛用豆腐做成的脸蛋被胡渣扎着,立刻就发出了不堪悲鸣。

        “咦?”

        正当大家为眼前这一幕洋溢着温暖和欢笑的场景而抿嘴笑着的时候,突然,抱着人的人,身体摇晃几下,动作也随之停了下来。

        “大人,你怎么了?”

        脸上的微笑立刻变得慌张,维拉丝赶忙上前几步,用自己娇小的身体将对方扶持住。

        “没事,我没事,只是头有点晕罢了?!?br />
        摇了摇手,我将赶上前来的维拉丝抱着在那香滑的脸蛋上亲了一口,乘着这害羞的小主妇脸红耳赤的时候,忿忿的从怀里掏出一本书,甩在地上。

        “这混蛋,写的都是骗人的玩意??!”

        “这是什么?”

        高特好奇的从雪地上将皱巴巴的书捡起,摊开一看,封面上注着四个大字“迷宫详解”。

        “要是让我遇到这本书的作者,我一定要将他关到铁笼子里,到要看看,他要如何用他那些可笑的知识从里面逃出来?!?br />
        “不……似乎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高特翻开几眼一看,很正常的迷宫走法,似乎并不是骗人的东西。

        “哼,真像是路痴才会说出来的话?!?br />
        我冷笑几声,用怜悯的目光看着这头大猩猩。

        “上面不是有一句话是这样写的么,只要摸着墙壁一直走,就能走出大部分的迷宫,是这样吧?!?br />
        “有……有什么不对吗?”高特迷糊了。

        “完全就是在骗人呀混蛋!我刚刚在回来的路上顺手试了一下,摸着墙壁一直走,结果老是回到同一个地方呀混蛋??!”

        全部人:“……”

        “大概你是……算了,没什么?!?br />
        高特虽然很想为这本书的作者申冤解释,第一你走的地方不是迷宫,第二里面所说的摸着墙壁,应该说的是摸着外侧的墙壁。

        至于第三点,综合前面两点的猜测,,高特猜测眼前这个路痴十有***是绕着一座山头在转圈圈。

        不过,就算是以高特的智商,也知道这三点如果说出来,对对方的打击是何等巨大,所以不用卡丽娜的暗示,他也明智的必上了嘴巴,将这个话题敷衍过去。

        “是呀,写这本书的作者真是太不负责任了?!?br />
        “维拉丝,原来你们比我还要辛苦?!?br />
        卡丽娜看了高特一眼,再看看眼前的笨蛋路痴,低头沉思,似乎将两者比较了一下,然后突然搂着维拉丝的肩膀,露出惋惜的目光。

        “不,我到是不觉得……”维拉丝歪头温柔的轻轻一笑。

        总觉得这女人,似乎说了一些十分失礼的话呢,注意到卡丽娜和维拉丝的对话,虽然不明白她们究竟在说些什么,但是男人的第六感却让我无端郁闷起来。

        “好了好了,天色也不早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回去休息去?!?br />
        我出声阻止了大家的交谈,看了怀中的小幽灵一眼,不知合适,她已经带着舒服满足的睡容进入了梦乡。

        小家伙,让你逞强。

        在眼前这张柔软的睡脸上,手指轻轻捅了一下,我笑了起来。

        晚饭过后,小幽灵已经回了项链里面,其余四个女孩正围着卡丽娜,倾听着她教导魔法知识,偌大的大厅只有卡丽娜的低沉声音和篝火的啪啦啪啦声不断交替着,显得格外宁静。

        作为一个资深宅男,我自然是不会甘心早早的入睡,坐在篝火旁边,跟维拉丝她们一起听了一会儿卡丽娜的教导,在脑子被问号所完全覆盖,犯困之前,站了起来,打算出外面吹吹冷风,让迷糊的大脑清醒过来。

        “看样子,明天的天气会很不错?!?br />
        仰头看着高空那轮血色月亮,根据经验,我做出判断。

        “不,明天是个阴天?!?br />
        身后沙沙的沉稳脚步声响起,接着传来高特斩钉截铁的纠正。

        “啧??!”

        我郁闷的切了一口。

        按照设定,这样的环境不应该是美女凑上来一起坐在旁边看月亮,增加好感度么?为什么会是高特这头大猩猩。

        似乎没有听到我的无声***,高特大咧咧的就坐在了我的旁边。

        “身体,没问题吧?”

        莫名其妙的,他这样问了一句。

        “没关系,打死几头猩猩是绝对没问题?!蔽蘖牡拇蜃殴?,我随口应道。

        “是吗?不过你的样子,似乎并不像话里说得那么轻松的样子?!?br />
        高特的目光落到我的两条腿上,露出询问目光。

        在斗篷和裤子的掩饰下,这两条腿正在不断颤抖着,连站起来都艰难。

        何止是大腿,全身都是这样,幽灵体炮弹撞过来一刹那,我以为自己真要死了,若不是自己奥斯卡影帝的工夫,差点就要在小幽灵面前露出马脚了。

        “如果你不想说的话,我也不会多问,只是,虽然我不知道你在做些什么,但还是好好保重身体为好,你可是那些女孩的支柱啊?!?br />
        高特发出让人意外的善解人意的劝告。

        “放心吧,我不会乱来的?!?br />
        仰望着那轮血月,我静静说道。

        “喂,大猩猩,你的梦想什么?”

        “我?”

        似乎对我突然这样问感到惊讶,高特为难的挠了挠头,然后回答道。

        “你这样一问的话,我一时半刻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好,我啊,现在能想到的,大概就是让自己的小队活下去,让卡丽娜幸福,嗯……对了?!?br />
        他突然一拍手心,似乎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朝我爽朗的竖起大拇指,然后抹抹鼻子,突然变成了一副很神气很自豪的样子。

        “其实我啊,还有一个男人的梦想,我一直没有对别人说,今天就破例一下,告诉你吧,你可千万别告诉其他人?!?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