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九百二十三章 还是关于命名问题!

    第九百二十三章 还是关于命名问题!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九百二十三章 还是关于命名问题!

        高特这么一说,我也感觉到了,握在手中的水晶短剑,正从五指和手心中,散发出一种阴森寒冷刺骨的感觉。

        萦绕在剑身上面,深蓝色与黑色交织的诡异气息互相交织着缠绕在一起,所散发出来的冰冷感,让第一次看到这把剑的人,都会下意识的打上一个寒颤,心里暗暗惊讶。

        完完全全就像一把邪恶之刃。

        下意识的挥舞将水晶剑在空中挥舞过一道交叉白光,那蓝黑色交叠光影所划过的轨迹,以及仿佛划破空气时那冷然无息,和近乎幻影般的感觉,让我和高特同时露出惊讶的神色。

        作为一名冒险者,一名握着剑的时候比没有握武器的时候还要多的冒险者,判断一把剑的方法,已经不用单纯的去看它的属性,只是这样随便一挥,感觉剑刃破开空气时的声音和轨迹,就大约能知道这把剑属于什么水准了。

        很显然,这把剑带给我们的感觉,是以前从未感受到过的,也就是说,这是一把比我们以往见过的任何剑都要优秀的宝剑。

        呃,那把bug剑除外,因为现在的我还用不起,也就无所谓去感知属于它的【剑势】了。

        “快……快快,看看属性??!”

        高特也是中规中矩的剑盾骑士,作为一名上百岁,有着将近六七十年历练经验的资深冒险者,他对剑的熟悉和喜爱,比起我不知道要高上多少,见到如此宝剑,早已经是心痒难耐了的催促起来了。

        “呃,让我看看?!?br />
        我下意识到掏出辨识卷轴,一边看向这把剑的属性,结果到中途呆了呆,这把剑已经是已辨识状态,没有必要再辨识了。

        墨菲斯托之剑(伪神器)

        单手伤害:195-225

        耐久度:中度无法破坏

        需要力量点数:1

        需要敏捷点数:1

        需要等级:1

        剑等级:急速攻击速度(?)

        400%增强伤害

        100%提升攻击速度

        10%致命打击

        10%偷取生命

        10%偷取法力

        30%撕裂伤口机会

        +50-100冰冻伤害

        2%几率冻结敌人(与对方冰冻抗性有关)

        5%几率对为攻击目标附加等级5衰老诅咒

        10码范围内附带恐惧效果(仅对敌人起效)

        +4所有技能-

        30%总体防御-

        5视野范围-

        20转化到所有属性

        无法破坏

        召唤恶魔

        我:“……”

        高特::“……”

        这个……该怎么说呢?呃,姑且称之为一把超级宝剑吧,伪神器,虽然没有听说过油这玩意,不过无论怎么说,这也是自己至今为止,所【爆出来】的最好的装备。

        咕噜一声,从高特喉咙里发出艰难的吞咽声,他打量着这把伪神器等级的水晶剑,看了又看,上面那些既让他欢喜,又使他忧愁的属性,让这头猩猩的眉头是一圈一圈的打着绳结。

        “那个,你姑且用这把剑,砍砍我试试?!?br />
        实验一把剑的最好办法,莫过于亲身体验它的威力了,观察了许久之后,高特终于忍不住这样说道。

        “你真的确信?”

        我晃了晃手中萦绕着黑蓝色雾气的水晶剑。

        “当然,不能变身,就用这种状态?!?br />
        高特连忙说道,看来也是知道我在不变身的情况下比较好欺负。

        然后,他考虑了一下,把全身最好的装备都架上,一手持剑,一手握盾,才朝我严肃的点点头,又哭丧着脸。

        “你轻点?!?br />
        “……”

        真是头怕死的猩猩。

        轻轻将水晶剑舞了一个?;?,感受到它不断在手心中散发出的森寒刺骨感,我皱了皱眉头。

        看来,这玩意虽然没有等级属性要求,却并不意味着人人都可以使用。

        这样想着,手中的水晶?;魍吹墓庀?,不断在高特迎起来的盾牌上滑过。

        “叮叮?!?!”

        连续不停的清脆敲打声响起,本来在没有变身的情况下,我的力量应该是远远逊色于高特才对,但是现在的情况,却是他一直被打退着。

        并不是我的力量增加了,这把剑没有附加力量的属性,是高特自己在后退。

        “停停停停?。?!”

        不断退后了十多米之后,高特终于大声叫停,微微喘着气,用怨念的目光瞪着手中的水晶剑。

        “咦?高特前辈,你是怎么了?好像一下子老了十岁的样子?!?br />
        看到高特这副模样,我明知故问的做关切状。

        “不是好像,是真的老了十岁呀混蛋??!”

        高特大声怒吼。

        “是衰老呀,剑属性上附带的衰老属性起作用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br />
        我恍然大悟的点点头,感觉自己可以站在奥斯卡领奖台上了。

        “你这小子,不是告诉过你要轻点了吗?”高特的怨念目光,从剑移到我身上。

        “我已经放轻力道了?!?br />
        被高特这样说,这一次我是真的很无辜。

        “速度也慢点啊,别一副想杀了我的速度挥剑?。?!”

        “咦?”

        听到高特的话,我呆了起来。

        刚刚是怎么回事?

        明明是刚入手的新剑,无论重量,长度,还是手感,都应该要慢慢磨合才对,可是挥剑的时候,却没有一点生疏感,就仿佛和剑连为一体……不,简直就好像是被这把剑牵引着攻击一样,根本就不用自己费力。

        这种现象,如果仅仅是用那条【+100%提升攻击速度】的属性来解释,也太勉强了,就算攻击速度再怎么快,也不可能会让施展者出现这种感觉吧。

        再看看高特,刚才那一波无意识的挥剑攻击,足足削掉了他的三分之一生命值。

        这是一把恶魔之剑,它在引导着我杀掉对方。

        想到这里,我不禁打了一个冷战,下定决心,在和冒险者战斗的时候,绝对不能用这把剑。

        “抱歉,我没有留意,不过我想这也不全是我的错,你自己感受看看?!?br />
        为了让高特明白,刚才无意识的攻击并不是发自自己内心,我将剑递过去。

        握着剑的高特,细细打量着剑身,宛如看着心爱的情人一样,甚至合上眼睛,仔细体会着这把剑的脉动,突然,他露出惊讶的神色,然后脸色剧变,仿佛手中握着的是一块烧红的铁块般,忙手不及的将剑重新扔回给我。

        “吴,在弄清楚它的力量之前,最好少用这剑,千万别用这把剑指向其他冒险者?!?br />
        用难得严肃的表情,高特这样警告我道。

        “这是一把能影响心智的魔剑??!”

        “嗯,我知道,刚才就已经深有体验了?!?br />
        我用力点点头,同时也有点佩服这头大猩猩,不愧是资深级的冒险者,紧紧是握在手上感受了片刻,就察觉到了这把剑的魔性,而不是像自己这样,在使用了,被影响了之后,才后知后觉的看出来。

        “给你一个建议,或许可以让阿卡拉大长老看看,给这把剑附加上圣光的祝福,这样或许能抑制这把剑的负面作用?!?br />
        高特沉思了一会,这样建议道,身为圣骑士,在牧师出现以前,他可是最接近于神圣力量的职业,自然知道这些东西。

        “哦,原来还可以这样,不过就算你不说,我也会让阿卡拉奶奶给我看看这把剑?!?br />
        我恍然的点点头,目光无疑中看向剑柄,随后露出心疼的神色。

        我的完美蓝宝石?。?!

        在剑柄上面,端端正正的镶嵌着一枚完美级的蓝宝石,看样子,用完美级的宝石封印这头恶魔力量是绰绰有余了,早知道就应该先用无瑕疵级的宝石先试一试再说。

        不过,当时的情况也容不得我失败了,若是无瑕疵级的宝石还是失败,那么,那头恶魔就会落入熔浆之海中,然后立刻潜水走人,机会只剩下一次,由不得我不拿出最好的完美级宝石出来。

        当然,虽然损失了一颗完美级的宝石,也并不是白白花掉,不是入手了一把伪神器级的武器么?而且,蓝宝石里没有用完的能量,也转化到了这把剑身上,上面其中两条属性,大概就是这些剩余能量附加的。

        本来,完美级宝石镶嵌到武器上的附加属性是这样的:98-122冰冻伤害,3%几率冻结敌人,1%几率无视对方冰冻抗性。

        现在,剑身上附带那两条冰冻属性:

        【+50-100冰冻伤害】

        【2%几率冻结敌人(与对方冰冻抗性有关)】

        我想应该就是这枚完美级蓝宝石附带的,只是因为里面的能量用来封印恶魔用了一部分,所有没达到完整的属性,最后一条最宝贵的更是直接消失了。

        “哎呀呀,这把??烧嬉嗣??!?br />
        高特在一旁发出后怕的声音,回过头去,只见到他身上的衰老诅咒似乎已经消失了,又变回了那头似乎只要扔过一根香蕉去就能高兴上一天的傻乐呵猩猩了。

        “这把剑的能力如何?”我笑着问道。

        “嗯,我看看,首先说说那个衰老属性吧,记得是第十二次攻击的时候被附加的,概率似乎很高呢,当然,也可能我比较倒霉,总之一次两次并不能证明实际概率?!?br />
        高特的话让我满意的点点头,还有个原因他没有说出来,不过是个冒险者都知道,所以说不说都可以。

        众所周知,冒险者有火焰冰冻闪电毒素四大抗性,唯独没有诅咒,这并不是说冒险者不具备诅咒抗性,而是因为影响诅咒抗性的因素比较多,大概因为这样,我们偷懒的上帝就直接将它当成是隐藏属性了。

        首先,影响诅咒的是等级,一个七十级的死灵法师,对一个一级的小菜鸟施展诅咒,是绝对不可能存在抵抗现象的,诅咒时间是多少秒,这个小菜鸟就得享受上多少秒,而且根据诅咒技能达到高级时——比如说十级的小跃进,或者是二十级的大跃进时附带的属性,这小菜鸟说不定还要更加痛苦。

        其次,跟施术者和被施术者的精神力对比有关,这样一说的话,貌似死灵法师对付那些头脑简单(精力属性点少得可怜)的野蛮人,甚至是所有近战职业,可以起到效果拔群的作用。

        但是其实不然,这个被上帝隐藏起来的诅咒抗性,不知什么时候又和体质勾搭上了,冒险者的体质越高,诅咒的抗性就越强。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比如说冒险者自身的意志和求生渴望,比如说可以被神圣力量削弱,等等等等,这些都可以影响到对诅咒的抗性。

        所以,大概是这样错综复杂的关系,让上帝头疼起来,干脆不干了,你们自己慢慢琢磨去吧。

        然后,综合这些原因,以肉盾而闻名的圣骑士,体质自然是所有职业中最高的,而且身为神圣类职业,本身也具备一定的诅咒克制能量,虽然因为影响诅咒的因素实在太多的关系,不能断言是所有职业里最高的,但是绝对排在前三。

        因此,能在第十二次攻击里,就给高特附加上诅咒,无论是不是因为他比较倒霉,都足以说明这把剑附带的诅咒概率相当之高。

        “不过要注意一点?!?br />
        看着有些沾沾自喜的我,高特出声提醒道。

        “虽然概率蛮高,不过延续的时间却不如死灵法师真正的衰老诅咒强,诅咒时间上,你要自己慢慢摸索,把握住,别被敌人利用了?!?br />
        “我知道了?!?br />
        高特的意思是,这把剑附带的衰老诅咒在延续时间上,比真正由死灵法师所施展的要短一些,这一点绝对要注意,自己要摸清大概的作用时间,不然,敌人在衰老诅咒过后,依然装作被衰老的样子,而你自己却毫无察觉,还以为对方受着衰老的影响,因此判断而做出攻击,那乐子可就大了。

        不愧是资深级冒险者,仅仅是这么一次试探,就测出了那么多有用的资料,如果是自己一个人慢慢摸索的话,要得出这些东西,起码也要十天半个月。

        “嗯,接下来就是那个【10码范围内附带恐惧效果】,比较难计算了?!?br />
        高特低头沉思,因为刚才的攻击里,我并没有将他看成敌人,两个人都没有附带上敌意,水晶剑的恐惧效果也就没有发挥出来了。

        “不过,就已经知道的效果来说,作用也是十分大?!?br />
        用羡慕和畏惧的复杂目光,看了水晶剑一眼,高特说道。

        “带着这么一把剑,别的不说,至少能探测出带着敌意靠近你的家伙,不过,如果对方是刺客的话,或许作用会打上折扣?!?br />
        “也不算是很实用吧,我可想不出得罪过谁?会让对方带着敌意靠近?!蔽宜柿怂始绨?,道。

        “那到也是?!?br />
        我们两个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这个残酷的暗黑大陆,至少,在冒险者这个世界中,因为大部分精力都被抵抗地狱实力所吸引,对于只有在依赖队伍、伙伴和朋友的情况下,才能在这种环境中生存下去的冒险者说,多一个朋友可能就意味着多以一条活路,今天冒着危险救了其他人,或许明天被救的就会是自己,在这种大环境的影响下,大家都普遍抱着一颗赤诚之心,少了许多尔虞我诈。

        这个世界,是残酷的,同时也是纯朴的,仅仅是因为这一点,就让我有了为这些坚强而可爱的冒险者们,而战斗下去的理由。

        “要不要实际试验一下恐惧的效果?”高特突然发问。

        “好吧,放马过来?!?br />
        我朝高特勾了勾手指。

        “喂喂,应该是你放马过来才对吧?!备咛乇г?。

        “抱歉,我不习惯对一头猩猩流露出敌意?!?br />
        “那还真是抱歉,我也一样,不习惯对一个笨蛋露出敌意?!?br />
        大眼瞪小眼的等着对方,最后,我们又放声笑了起来。

        看来,我和高特都是同一类人啊,当然,我的意思可不是说我和他一样是笨蛋,是另外一个意思——对于自己人,哪怕知道是实验,也无法去发出敌意的意思。

        “算了,还是以后遇到怪物再说吧?!?br />
        “那好吧?!?br />
        高特的表情还是颇有点遗憾,看来还是很想亲自了解一下这把剑究竟有多可怕,只可惜,我们两个都不是可以随随便便对朋友发出敌意的人。

        “啊,对了对了?。?!”

        高特突然想起什么似地,大叫起来。

        “我说吴,这上面的问号是什么意思?”

        问号?

        我看了水晶剑一眼,随即恍然。

        高特说的是这把剑的名字。

        墨菲斯托之剑

        呃。

        老实说,现在咋一关注的话,这把剑的本体名字还真是不怎么讨人喜欢,墨菲斯托之剑,莫非是墨菲斯托它老人家用来修指甲的玩意?

        以它那个等级来说,这样的伪神器,或许还只有给它修指甲的资格也说不定。

        不过,从这个名字上面,我们也可以更加确认,那头魔神级的恶魔,真的是被墨菲斯托所封印……

        总而言之,墨菲斯托作为这把剑的本体名字,是无法更改了,不过那几个问号,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和那把bug剑一样,也就是说,是可以自己命名的。

        当我这样告诉高特的时候,他显得尤为惊讶,也对,这家伙还是第一次看到可以自己命名的装备吧。

        嗯,现在的问题是,该取什么名字好呢?

        我和高特同时低头沉思,喀喀喀的怪叫,秋刀鱼的体型,还有鲨鱼背鳍和游泳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