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九百零一章 你这是在自寻死路!

    第九百零一章 你这是在自寻死路!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九百零一章 你这是在自寻死路!

        “哼,你这只魔兽,难道已经忘记了,在亚瑞特高原的水晶通道入口攻击我们小队的事情?!?br />
        看见西雅图克表现出满不在乎的态度,卡丽娜的情绪显得相当激动。

        因为,那对她的小队来说是最为耻辱的一天,五个成员,其中她和她的丈夫高特已经达到伪领域级别,其他三位成员也只是临门差半只脚而已,就是这样,在第二世界哈洛加斯不能说排得上前十,但是也小有名气的冒险小队,却被西雅图克一人在短短时间内干翻。

        西雅图克的名声,她早也听闻过,在第二世界的哈洛加斯可谓是无人不在无人不晓,他的好战性格和执着,就算是平素最为嗜战的冒险者也要害怕,而且出手不知分寸,时常造成对战者重伤,甚至有好几起死亡事故,在哈洛加斯中,是令人又惧又恨的人,被大家私底下称为魔兽。

        本来那一场战斗,虽然导致了卡丽娜队伍里的一名成员受伤,而不得不中止历练回去,但要说卡丽娜因为这样而对西雅图克怀有什么不可化解的仇恨,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早已经知道魔兽之名,队伍没有出现重大伤亡已经是万幸。

        而且,对方一没偷袭,二没人多势众,而是堂堂正正的以一人实力挑败了她们五人,卡丽娜对此并没有什么怨恨,只是亲身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之后,对魔兽之名多了几分凛畏和忿忿。

        但是令她和她的小队觉得羞辱的是,这头魔兽走的时候,摇摇头的那一声叹息,还有仅仅的“真无聊”三个人,让五个人的心如同被针扎了一样,冒险者的高傲就仿佛被扔在地上狠狠践踏般,心中充满了无力的不甘和愤怒。

        自那以后,五人就发了疯似的磨练自己,终于,小队所有成员都步入了伪领域境界,卡丽娜和高特的实力,更是达到了哈洛加斯所有的伪领域强者中的前十,随着老一批的强者小队步入第三世界,卡丽娜的小队在哈洛加斯已经能够排得上前五位置,也正是因为这样,这对夫妇才会被阿卡拉看上并在最终确定为任务的合适人选。

        由始至终,卡丽娜心里并不怨恨西雅图克,反倒说如果没有西雅图克的刺激,她们的小队就无法达到现在这个高度,因此,她将那件事当成是一生之中最重要的转折点之一,但是,现在她看到西雅图克表现出来的满不在乎态度,那冒险者的自尊和高傲再次被狠狠刺激了一下——自己当成是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对对方来说却是连记也懒得去记的事情。

        “你这么说……”

        乍听到卡丽娜的怒喊,西雅图克抓抓头,喃喃自语的回忆起来。

        “嗯,水晶洞穴门口……让我想想?!?br />
        “快点给我解决?!?br />
        目光落到开始感到了不安,而紧紧靠拢着一双小翅膀蜷缩在维拉丝怀里的卡洁儿身上,卡洛斯的语气里隐隐多了几分不悦,不知是对卡丽娜还是西雅图克,或者二者兼有之。

        再看看卡丽娜的模样,西雅图克终是一拍手心。

        “哦,记起来了,的确是有那么点印象?!彼底?,他上下打量着卡丽娜,那凶狠的目光如同注视着一头猎物般,让对面的卡丽娜心里一紧,法杖握的更紧。

        “”没想到,那时候明明不堪一击,现在已经达到了伪领域中级境界,我现在到是有点迫不及待的想再打一次了?!?br />
        西雅图克舔了舔嘴唇,瞳孔中隐隐爆出一股疯狂的兴奋,虽然这几年因为解开心结,他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嗜血暴躁,但是那股好战的性格却是一点都没有改变。

        “但是只有你一个人的话,还是算了,哈啊啊啊~~~”

        西雅图克四处感知一下,发现周围的确只有卡丽娜一人,不由失望的打起了哈欠,卡丽娜一个人上的话,还不够他三板斧呢。

        “哼,这件事可不算完了?!?br />
        见西雅图克终于想起来了,卡丽娜心里也稍稍好过一些,而且对方身上没什么战意,自己一个人的确不是对手,卡丽娜也没傻到硬是要在这时候找回场子。

        当然,如果能够将其他队友全都叫来的话,她到是不介意再和西雅图克过一场……不,是绝对要,这几年的拼命,不都是为了这个吗?

        渐渐的,卡丽娜放下了法杖,身上的元素波动也化作一阵狂风消散。

        卡洛斯松了一口气,没好气的瞪了西雅图克一眼,如果卡丽娜的动作再迟上几秒,他大概已经出手了。

        一场紧张的对峙就这样消散于弥漫。

        “对了,维拉丝,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回过头,见卡洁儿赖在维拉丝怀里撒娇,卡洛斯多少带着羡慕和悲戚的眼神,这样问道。

        “我们打算去训练场?!?br />
        见卡丽娜收起装备武器,维拉丝拍着胸口,大大的呼出一口气。

        “训练???去哪里干嘛?”

        记忆中,维拉丝似乎从未去过那种地方。

        “因为大人……哈……啊哈哈……该怎么说好呢?唉!”

        维拉丝歪着头,实在想不到该如何和卡洛斯解释,不由困扰的捂着脸蛋苦笑起来,随即低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真是个爱操心的小女人。

        无论是谁看到维拉丝这副无奈叹气的样子,大概心里都会升起这样的念头。

        “维拉丝,你是怎么认识他的?”

        收妥好装备以后,卡丽娜闪身向前,身体下意识的挡在维拉丝前面,警惕的看着西雅图克。

        虽然她不认为这头魔兽会滥杀维拉丝这样小小的佣兵,但是却知道对方是个脑子一旦被战斗占据,就会变得不顾一切的狂人,像西雅图克这种实力等级的人,哪怕只是攻击中泄露过来的一丝能量,就足以对维拉丝造成致命的伤害,还是防着点好。

        “西雅图克可是我们家的??团??!?br />
        维拉丝轻轻笑着,虽然很感激卡丽娜就算面对着西雅图克这种对手,也能先想到?;に陌踩?,但这正是维拉丝现在困扰的因素。

        “和吴是熟人?”

        卡丽娜首先想到的是这个,应该说她的确是个心细灵敏的女人。

        “嗯,师兄弟哦?!?br />
        维拉丝点点头。

        “哦?!?br />
        卡丽娜惊叹一声,难怪。

        “而且现在还是队友呢?!?br />
        维拉丝补充一句。

        “哦——你刚刚说什么??。。?!”

        卡丽娜下意识的再次为之惊叹,可是没等叹完就惊叫起来。

        “咦……咦咦?我是说,我家大人和西雅图克大人是队友,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见卡丽娜一惊一乍的样子,维拉丝小心翼翼的反问道,心想该不会是李娜姐姐和西雅图克大人之间的恩怨,连带会让她讨厌起身为西雅图可的师弟的大人吧。

        冒险者……还真是复杂呢。

        如水单纯的维拉丝,轻轻叹了一口气。

        “队……队友???!咦————??。?!”

        卡丽娜只觉得大脑一阵嗡嗡。

        如果维拉丝说的是真的话,能够成为西雅图克的队友,能够被这种魔兽所接纳,那至少实力应该不可能比他差到哪里去吧,如果是这样的话……

        卡丽娜心里隐隐有种不妙的感觉。

        她的丈夫高特,正在和魔兽的队友在训练场比试着,那种就算她们整个队伍一起上也未必能赢的魔兽的队友??!

        最让她害怕的是,虽然这个联盟长老平时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看上去没有一丁点的高手气势,这也是让高特夫妇看轻几分的原因,如果对方真的是西雅图克的队友,在战斗的时候和这头人形魔兽一样好战暴躁,出手没有分寸,那高特就危险了。

        这并不是没有可能,卡丽娜就见过很多这样的冒险者——战场之外是笑呵呵的老好人,哪怕被平民孩子砸石头也不会在意的那种,但是一到擂台或者战场,手中一旦握上了武器,就会变成一头六亲不认的狂暴野兽。

        想到这里,卡丽娜的大脑不禁一阵嗡嗡作响,脑海中又回忆起了维拉丝刚才那真苦笑:大人……该不会有事吧。

        原来她所说的【有事】,真的是在指自己的丈夫高特??!

        急切之下,卡丽娜甚至连招呼都没来得及打,身影一闪就瞬移想训练场那边赶过去了。

        “真是个失礼的女人,阿卡拉大人就是请来这样的助手协助爱丽丝升级么?”

        大致上不用问,已经猜出了卡丽娜是来干什么的卡洛斯,不禁摇了摇头,心疼的看了一眼卡洁儿,不知道自己的宝贝女儿有没有被那个大惊小怪的女人给吓着呢?

        好在,卡洁儿似乎相当的淡定,埋首在维拉丝怀里,被她那股似水温柔的气质所包容,是一件相当让人安心的事情,某人语。

        卡洁儿赖在了维拉丝怀里,西雅图克则是认准了维拉丝牌蹭饭标志,结果两人自然也跟着维拉丝她们一起上路了,一路上,维拉丝好不容易才解释清楚事情的经过。

        “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br />
        西雅图克大声笑着,就连平素不苟言笑的卡洛斯,嘴角也浮起一丝笑意。

        “谁让吴师弟平时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不认识他的人,会轻易相信他有领域级的实力才怪呢,就像指着一头史泰兽说,看,着是一只拥有伪领域级别的史泰兽,大家千万要小心,你会相信吗?啊哈哈哈哈~~~~”

        西雅图克板着脸,一脸肃然的指着前方,仿佛那里真的有一只史泰兽般,说完以后,又忍不住幸灾乐祸的哈哈大笑起来。

        “西雅图克大人真是的,再这样说大人坏话的话,以后你的份就不加盐了?!?br />
        维拉丝她们几个,鼓起可爱的小嘴,神色不善的看着西雅图克。

        “抱歉抱歉,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br />
        西雅图克摸着光头,尴尬的嘿嘿笑了几声,他还真得罪不起这几个女孩,各种意义上来说都是。

        “不过,那个圣骑士也真倒霉,竟然就真的傻乎乎的向吴师弟挑战了,怪不得刚刚那个叫卡丽娜的巫师会如此慌张?!?br />
        卡洛斯笑着摇了摇头。

        自寻死路,这大概就是对那个圣骑士的行为的最好诠释。

        “我好像听到有趣的事情了?!迸员咄蝗淮匆坏郎?,不知道在合适,胡子抹黑的法拉已经走在了一行人旁边。

        “法拉老师?!?br />
        维拉丝恭敬的向法拉行了一礼,虽然她这个老师有点不负责任,但就是法拉给她的那些魔法心得笔记,已经是许多巫师都梦寐以求的东西了,所以某种程度而言,法拉这个老师当的还不算失格。

        “哟,法拉老师,你又爆炸了吗?”

        西雅图克看着法拉刚刚被熏黑的胡子,打趣问道。

        “你才爆炸了??!”

        法拉立刻吹胡子瞪眼。

        “再不走快点,说不定战斗已经结束了?!?br />
        卡洛斯在一边提醒道,本来只是想打圆场,却让维拉丝她们在一旁露出了歉意。

        “抱歉,都是我们拖累了大家的脚步,不用管我们,你们先走吧?!?br />
        “叽~~~”卡洁儿神色不善的从维拉丝怀里抬起头,看着哭笑不得的卡洛斯。

        “不用担心,看我的?!?br />
        法拉得意洋洋的咳嗽一声,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之后,手中划过一个圈,地上立刻浮现起乳白色的魔法阵,片刻之后,白色光芒骤起,将众人包裹起来,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一行人已经出现在了训练场旁边。

        “幸好没有爆炸?!蔽餮磐伎俗澳W餮乃梢豢谄?。

        “你才爆炸,你全家都爆炸?!?br />
        老脸上的得意化为僵直,然后,法拉气急败坏的指着西雅图克大吼起来。

        “嘘,看看那边?!?br />
        卡洛斯指了指对面,目光看去,训练场上,一头玩具熊正和一个高大的圣骑士对峙,早一步来到的卡丽娜则是站在场外,一脸的无奈。

        “丽娜姐姐,怎么了?”维拉丝走上去,关切问道。

        “哦,你们也来了?”卡丽娜叹了一口气。

        “那个白痴,无论我怎么样劝,都不肯中止比赛,把话说太重的话,又怕伤了他的心?!?br />
        虽然高特是个白痴,但毕竟也是个大男人,有着大男人的尊严,如果身为妻子的卡丽娜直接跟他说你不是对方的对手,哪怕是白痴也会顽固起来。

        而且,令卡丽娜放弃劝说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因为……

        站在高特对面的……布偶熊???!

        第一眼看到时,卡丽娜差点没有一个踉跄,直接一头栽倒在地上。

        如果不是那头布偶熊散发着生命气息,如果不是高特说亲眼看到对方变成这样的布偶熊形态,卡丽娜几乎以为——这个联盟长老该不会是某个可疑的马戏团或者搞笑组织的成员吧?

        这样一头……该怎么形容呢?软呼呼的棕色外形,全身上下写满了可爱二字的毛绒身体,圆溜溜的无辜黑色眼珠,还有那双时不时抖动一下的半圆形可爱熊耳朵,这样的形态真的可以用来战斗?你真的确认这不是这位疑似某个可疑组织成员的长老,他的观赏专用形态?

        如果说在变身以前,对方只是散发着人畜无害的气息的话,那么变成这副模样以后,那根本就是给人一种这样的感觉——来抱着我吧,软呼呼的哦。

        这也是让卡丽娜没有强硬的中止掉这场比赛的原意之一,她真的很好奇,十分好奇,万分好奇,这样一头布偶熊究竟该怎么样才能战斗,该不会是用它那双充满了可爱的无辜的眼神攻击吧。

        “维拉丝,你真的确认……他是那个西雅图克的队友?”

        强忍着没有笑出来,卡丽娜双眼闪闪发亮看着场上那只布偶熊问道——她对可爱的事物比较没有免疫力。

        “……”

        维拉丝无语的点了点头,张嘴欲言,最后还是叹了一口气,沉默下去。

        她其实是想提醒卡丽娜,让她给她的丈夫说一声,千万别因为大人的形态而小看,虽然维拉丝也没有见识过地狱格斗熊的战斗姿态,但是一来她对自己的丈夫充满了盲目的信心,

        二来,她也确实知道,就是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两个人联手,也不是自己家大人这副形态的对手,而卡丽娜队伍……加上高特一起的五个人,仅仅是被西雅图克一人就打的七零八落。

        这种差距……可真的已经不能用大来形容了呀。

        好在,维拉丝十分清楚自己心爱的大人,究竟是什么样一个人,所以她到是不担心高特会有什么危险。

        “哇哈哈哈哈~~~~丽娜,你快看呀,吴竟然变成这副模样了,这下可好了,如果把吴带到第二世界,应该不会有人再说我是猩猩骑士了吧?!?br />
        高特指着对面的布偶熊,笑的眼泪都出来了,然后手舞足蹈的将手放在头顶上拍着,作出一副十足搞怪的猩猩模样,对着站在这边的卡丽娜放声说道。

        “……”

        姑且不去吐槽这白痴圣骑士竟然能白痴的将熊和猩猩混淆在一起,总而言之,听到他的话以后,在场除了卡丽娜以外的所有人,心里都不约而同的微微摇头。

        你这是在自寻死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