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九百章 战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九百章 战

        “啊……啊啊啊…………”

        大概实在是被从三无公主口中突然爆出来的这么一段话给吓坏了,卡丽娜的柔洁脸蛋呈现出呆滞神色,一时之间,僵硬的只能从嘴里发出一个单调的音节。

        “哦哦哦哦哦哦——————?。?!”

        毫无疑问,发出如此带着悲壮怒吼声的,除了头顶上飘着六月雪的本人外绝无二人,在屋内扬起一道绝尘,带着惨烈的泪流满面神色,我扑到三无公主前面,恶狠狠的盯着她,大手一扬,嗖一下就把她手中的书夺下来,看了一眼,书面上依然彪悍的留下一串长长的书名。

        悲惨世界——禽兽公爵家的侍女成长笔记??!

        “别把这种玩意给西露丝和艾柯露看呀混蛋?。。。。。。。。。。。。。。?!”

        这一刻,我出离愤怒的仰天咆哮,恨不得从口中喷出几条火柱,恨不得用我这双强而有力的大爪,抓着帝国大厦上摇晃几下。

        这色情公主,自己堕落也就罢了,偏偏还有意无意的让西露丝和艾柯露在一旁窥视,公主踢也是,她究竟想干什么?想把我的宝贝女儿们也变成色色的双子公主吗?想将这个世界也变成乳白色的色情世界吗???!

        嘶嘶几声,我将手中的书撕成了碎片,碎的不能再碎以后,才狠狠的往屋外一扔。

        “啊……”

        两声下意识的轻呼,似乎带着一点点的遗憾,虽然轻微,但是却没有瞒得过我的德鲁伊耳朵。

        猛地回头一看,只见西露丝和艾柯露两个小天使,背着小手,冲我甜蜜微笑着,眼中的目光游离不定,虽然极力掩饰,但却更是欲盖弥彰。

        西露丝……艾柯露……你们……

        这时候,我心里突然涌起一股哀大莫过于心死的感觉,身体虚浮无力的摇晃几下,轻轻摇了摇头,然后一瞬间如同火山爆发般猛烈的怒火从心中窜起。

        “茉莉沙,你……你呀~~~~?。。。?!”

        声音到了最后已经变成怒吼,一个才窜步向前,抓住了作势欲逃的三无公主,双拳紧握成钻头,然后不断在这小公主太阳穴两边钻起来。

        必杀——爱意满载的小新钻头??!

        “呜呜~~呜哇~~~~”

        从三无公主那漠然呆板的俏脸上,发出了听上去很假的悲鸣声。

        其实并不假,本来能让这个沉默寡言的三无公主发出声音,就已经说明了这招的威力非同小可,今天我可是下定了决心,狠下心肠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嚣张又h,并且公然在家里传播不良色情信息的小不点公主。

        片刻之后,我放开三无公主,她的眼睛里已经转起了圈圈,摇摇晃晃几下,就倒在了椅子上。

        “西露丝,艾柯露?!?br />
        我回过头,一脸沉痛的将大手放在两个小天使的肩膀上。

        “爸爸~~~”

        两个可爱的小家伙惶恐低下头,一副做错了什么的样子。

        “你们……算了,没什么了?!?br />
        沉默片刻,我默默的远目,虎目留下两行清泪。

        “哈……啊哈哈,好像很辛苦的样子呢,为人父母也不容易啊?!?br />
        亲眼看着这一幕的卡丽娜,看着我泪流满面的样子,似乎终于了解到了我的苦楚,也终于明白了三无公主并不是给我用什么卑鄙的手段威逼才不得不留在这里当侍女。

        这眼睛大大、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有着高贵典雅气质的女孩,是个怪人。

        她在心里给茉莉沙定下了一个相当微妙的、姑且算得上是准确的定义。

        “小茉莉姐姐,没事吧?!?br />
        背后,西露丝和艾柯露担忧的将依然昏头转向的茉莉沙扶起,毕竟茉莉沙遭受这种看着就很可怕的惩罚,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们两个。

        “没事?!?br />
        摇了摇头,茉莉沙坐起来,漠然着精致俏脸,重新变成一副古井不波,端庄稳重的大家闺秀神态。

        然后,她将那双吸引着人的目光的亮黄色眼睛,看向西露丝和艾柯露,从宽大的袖口里面伸出小手,朝两人竖了一个大拇指。

        “放心,那只是删减版的备份之一,下次给你们看绝密收藏的完全版?!?br />
        “噗——??!”

        因为大呼小叫的教训了三无公主一顿,有些口干正在喝水的我,听到这一番背后的窃窃私语之后,顿时一口茶水混合着老血喷出。

        “吴,请节哀?!?br />
        虽然不清楚为什么要这样说,但卡丽娜还是露出了怜悯的神色,看着对方的目光也柔和了不少,当然,好色长老的看法并没有从她脑海里划去,换言之,她依然对眼前这位似乎名过其实的长老怀有不满。

        “哎呀哎呀,头好疼?!?br />
        这时候,帐门被掀开,高特那高大的身影从外面走进来。

        “哦,吴,这就是你的家吗?”

        “??!”

        我说刚刚进门的时候似乎忘记了什么,原来是高特呀,果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忘记也无所谓,嗯嗯。

        招呼高特坐下,我重新为他介绍起了厨房里忙碌着的琳娅和莎拉,回过头,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透露出一股威风凛凛气势的高特……再往上面看去,他那张正经八百的严肃国字脸上,已经留下了两行泪水。

        “可恶,可恶可恶可恶~~~~~”

        突然,泪流满面的高特暴起,抓着我的衣服摇晃起来。

        “真是个令人羡慕……不,令人气愤的家伙,你这个该死的人生赢家嘴脸是怎么回事?是为了特地介绍这些漂亮的女孩才邀请我们来的吗?一定是这样吧,一定是想向我炫耀吧你这个该死的后宫男,我啊……我啊……我也想……”

        “咚——??!”

        端端正正的一记上勾拳,将高特揍飞上了屋顶,然后如一滩软泥般软绵绵的掉了下来,瘫在地上。

        “亲爱的,你刚刚是想说什么吗?我没听见哦,能再说一遍吗?”

        摩拳擦掌的卡丽娜,额头上冒着一个大大的十字青筋,娇小的身散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黑色气息,紧紧盯着高特的一双锐利眼睛,在黑色气息笼罩之中若隐若现,猩红闪烁,宛如魔神下凡。

        “丽娜……不??!这是误会,一场误会??!”

        高特就像被猫逼退到角落的老鼠一般,一边伸出大手在前面拼命摇晃着,一边连怕带滚的后退着一边解释。

        “没……没错,就是这样,我是以前辈的身份,想要好好教导一下吴,沉迷于美色之中是不对的,爱情不应该对等的吗?像这样同时和几个女孩子结婚对她们真的公平吗?后宫生活真的让人羡慕吗?能够同时和几个妻子快快乐乐的生活的秘诀真的有吗?对付母老虎的办法真的存在吗?我只是这样想而已呀丽娜??!”

        “……”

        完全暴露出来了!这白痴的真正想法,完全在后面的话里头暴露出来了??!而且还说了卡丽娜是母老虎?。?!

        我已经无法想象等会这可怜的猩猩圣骑士会遭受到什么样的酷刑了。

        但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这家伙竟然在关键时刻,意外的机灵起来了,就在卡丽娜全身被黑色气息所笼罩,连带一头长发也想美杜莎一样高高飘起的时候,高特似乎突然闪过一道灵感。

        只见他连怕带滚的从地上向我扑过来,一把拎住我的衣领,脸上的白痴相突然收敛起来,变成了一副连神父都能骗过去的大义凛然嘴脸。

        “哼,本来想将时间推后一点,让你有充足的准备,但是现在我已经忍无可忍了,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让人羡慕……不,是让人痛恨的后宫男,我要代表正义,代表广大的女同胞,向你发出挑战?!?br />
        然后,这样大义凛然的将侧脸对着卡丽娜说完,高特把头转过九十度,在背对着卡丽娜的时候,突然变得悲壮无比,泪水和鼻涕齐齐流下的用眼巴巴的求救目光看着我,那泪光闪烁的眼睛如同被抓住的史泰兽一般充满了柔弱可怜,让人看了觉得同情而又恶心。

        “……”

        没有办法拒绝这张脸,实在没有办法拒绝这张如此悲壮的表情,更重要的是,我觉得如果拒绝的话,这白痴圣骑士会用我的衣服擦他那鼻涕泪水,我可不想让维拉丝洗这种玩意,所以只能点头了。

        红果果的威胁呀混蛋??!

        “很好,那么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训练场吧?!?br />
        高特一声欢呼,就这样拎着满脸无奈的我,走出大门,然后撒开脚步像一阵风似的飞奔而去。

        身为卡丽娜的丈夫,高特清楚无比,至少也得离这只母老虎十公里之外才算安全。

        “哼,这白痴到是机灵了一会?!?br />
        高特心中那点小九九,如何能够忽悠得了卡丽娜,但是她也想看看这位被联盟追捧起来的长老,实力究竟到达到了什么程度。

        无论如何,这一场比试都是避免不了的,彼此陌生的冒险者想要交流,最好的方式莫过于合作历练或者擂台对决,更何况在接下来的几个月时间里大家要一起?;ば∮牧樗?,高特夫妇想要了解我的实力,我也想掂量一下他们的分量。

        所以,早在一见面、目光第一次接触的刹那,或许我们三个人就已经有了这样的默契,做好了心理准备,高特只不过是借着这次一举两得的机会,将这场比试提前了一两天而已。

        不过,几乎没有怎么和其他冒险者接触过的维拉丝,显然并不知道我们的想法,看见这种突然其来的伸展开,不由从厨房里走出来,露出哭笑不得的神色。

        “大人……该不会有事吧?”

        愣愣望着空空如也的帐门,维拉丝轻轻嘀咕了一句,那句“该不会有事”是在喊出大人后迟疑了片刻才说出来,表达的意思相当微妙,究竟有事指的是谁,或许只有她心里才清楚了。

        “放心放心,高特有分寸的……到不如说,如果你家那位真如消息上所说的那么厉害,那应该我这边担心才对不是吗?”

        卡丽娜嘴角含笑的说道,看她的表情,显然,她对阿卡拉消息上所透露的对方的资料,未尽信,也未尽疑。

        能够成为联盟长老,并且闯出这么大的名头,得阿卡拉如此赞赏,对方肯定有几分料子,不然阿卡拉的行为就是在为联盟抹黑脸,但是如果说这个年纪四十不到,等级五十不足的小德鲁伊,已经有了领域级的实力,那么就算一百个阿卡拉这样说,卡丽娜也不会轻易相信。

        毕竟,当年的塔拉夏也没打到这种高度,难道他比塔拉夏还厉害不成?

        “哈哈……唉?!?br />
        见卡丽娜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维拉丝困扰的苦笑一声,然后低下头叹了口气。

        “好好的……突然这样就要战斗了,我还是不大喜欢?!?br />
        “这就是冒险者啊,话说回来,你也是佣兵吧,也经历过不少历练吧,难道连这也无法理解吗?”

        卡丽娜疑惑的瞪大眼睛,在维拉丝看来不可思议的东西,在冒险者之中却是再正常不过,所以卡丽娜看着维拉丝的目光,却是变得不可思议起来。

        “那个……我们的历练,一直有大人?;ぷ??!?br />
        维拉丝不大好意思的低下头。

        “原来是这样啊,没想到那个人,到是挺爱护你们的,对了,能恕我冒昧的问一句,你们全部……都是真心喜欢他吗?”

        “嗯,已经和大人约好了,生生世世,我维拉丝也要做大人的妻子!”

        维拉丝面带着温驯和柔和的微笑,宛如一阵轻风般,但是那双乌黑瞳孔里面所透露出来的坚定,却让卡丽娜也暗暗心惊。

        她的目光掠过其他几个女孩,面带着柔情微笑,她们的神色也如维拉丝一般无二的坚定。

        卡丽娜无奈的耸耸肩膀:“算了,大概就像你无法理解我们为什么突然要战斗一样,我始终也是无法理解你们,不过这种情况,我也没办法说点什么?!?br />
        “算了,还是一起去训练场看看吧?!?br />
        最后,一行人也跟在了后面,快步的向训练场走去。

        咦?好像忘记了什么东西的样子。

        刚刚踏出门口的维拉丝,下意识的回头往里面看了一眼,露出困惑的目光,不过随即摇了摇头,跟了上去。

        在中途,她们遇到了一点小小的意外。

        另外一组蹭饭党,卡洛斯和西雅图克。

        准确来说,应该是卡洁儿飞在前面,向这边飞过来,目标一目了然,卡洛斯为了照顾她而在后面跟着,西雅图克为了蹭顿饭又跟在了后面。

        “卡洛斯大人,西雅图克大人?!?br />
        维拉丝抱着钻到她怀里的卡洁儿,微微弯腰的笑着向二人打招呼道。

        “哟,维拉丝啊,都这种时候了还出来干嘛,难道午饭已经做好了?你们已经吃过了?”

        蹭饭党西雅图克明显更关心肚子问题,张口就这样问道。

        “不是的……出了一点小小的……呃?”

        无意间,维拉丝看到在她旁边,一副目瞪口呆,全身颤颤发抖的卡丽娜,不由发出了一声疑惑。

        “西雅图克??!”

        突然,卡丽娜低吼一声,一个瞬移退出了百米开外,同时身上已经被流光溢彩的装备光芒所包裹起来,手中握着一根火焰和寒光萦绕着的古朴法杖,抵在胸前,死死的等着西雅图克。

        “有仇?”

        在莫名其妙的气氛之中,卡洛斯指了指自顾自的一个人在那瞎戒备的卡丽娜,问西雅图克,没办法,这厮的前科太多了。

        “天知道,或许吧?!?br />
        西雅图克抓了抓大光头,牛眼大的凶狠眼神上下打量了卡丽娜几眼,然后摇起了头。

        倒在他手上的冒险者,没有一千也有好几百了,要一个个去记多麻烦呀。

        “丽娜姐姐,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要这样对西雅图克大人?”

        和卡丽娜关系较好的维拉丝上前一步,急切问道。

        “维拉丝,你们快点离开那个家伙身边,他随时都会杀了你们的?!?br />
        这种时候,卡丽娜反倒关心起维拉丝她们来了,一副急切认真的样子,大声让维拉丝他们远离西雅图克。

        “就算你这样说……”

        维拉丝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看了看卡丽娜,再看看西雅图克,困扰的把头轻轻一歪,然后重重的叹了口气。

        “喂,你招惹的,快点解决,别把卡洁儿吓着了?!?br />
        卡洛斯的目光由始至终都紧跟着卡洁儿,生怕她会被卡丽娜身上涌动着的元素能量给吓着,到了必要时刻,他甚至不介意出手将卡丽娜制服。

        对于像他这样半只脚踏入领域境界,尤其是擅长于速度的高手来说,想要制服巫师职业的卡丽娜,也只不过是片刻之间的事情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