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八百九十二章 牛肉理论

    第八百九十二章 牛肉理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八百九十二章 牛肉理论

        “那么今天就到此为止吧,吴,你回去要好好消化一下,我们先走了?!?br />
        说完以后,阿卡拉和凯恩两个拐杖党便漫步离去,跟着法拉老头嗖一声,连招呼都没打就瞬移消失了,真是个没礼貌的家伙。

        “肚子饿了,去你家蹭饭去?!?br />
        能如此堂而皇之的在打击完了人之后,就说出这种不要脸皮的话的,哪怕是道格和西雅图克也做不到,独老酒鬼一家,别无分号。

        眼珠子咕噜一转,我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随便,你要来就跟来吧?!?br />
        撇过头,不再理会老酒鬼,我朝法师公会的方向漫步走了过去。

        等回到家的时候,女孩们似乎正打算开始着手晚饭,刚刚扯开帐篷大门,我就扯着嗓子大声喊了起来。

        “维拉丝,维拉丝~~~“

        “诶,大人,在这呢?!?br />
        从厨房里急急忙忙擦干小手跑出来的维拉丝,眨着湿润可爱的乌黑眼睛,温顺的站在我面前,那样子像极了忠诚的小狗狗。

        “家里还有牛肉吗?”

        “嗯,有的,昨天我才和莎拉和小茉莉一起去买了大量的食材,也包括牛肉?!?br />
        维拉丝摇着小尾巴,飞快的答道。

        “大人想吃牛肉吗?”

        “嗯,不知为什么突然很想吃,今天晚上就全都做牛肉宴吧?!?br />
        “嗯、好……好的,我知道了,大人,我先去确认一下材料?!?br />
        虽然疑惑怎么突然嗜好起牛肉来了,在维拉丝脑海中的菜谱之中,似乎并没有我特别喜欢牛肉这条,不过她还是乖巧的点点头,回到厨房,开始和琳娅她们忙碌起来了。

        “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把我吓跑么?没有错,我的确是讨厌牛的一切,不过如果是维拉丝做出来的话,我绝对吃给你看??!”

        不知道为什么,老酒鬼突然很有气势的朝我瞪起了眼睛,然后迈着僵直的步伐坐在躺椅上,翘起二郎腿,一副我吃定了这餐霸王餐的强硬模样。

        “对了,维拉丝,还有新鲜的牛奶吗?别忘记牛杂汤的味道要浓一点?!?br />
        我朝厨房里喊了一声。

        “诶,知道了,大人,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做出你喜欢吃的牛肉宴?!?br />
        厨房里传来维拉丝干劲满满的声音,似乎能想象到她卷起袖子,一丝不苟的开始处理食材的样子。

        厨房,就是这个有着万能主妇,完美人妻之称的温顺女孩,属于她的领域。

        “你……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把我吓跑吗?”

        虽然还在嘴硬,不过很明显的,这老女人的声音里面已经带上了一丝颤抖。

        不一会儿,从厨房里面传出浓郁的牛肉香味。

        脸色一惊,鼻子一阵耸动,然后,老酒鬼归于安静,似乎根本就无所谓的样子,那镇定自若的样子让我有点想佩服她了。

        当然,只是有点而已,因为她能撑到现在,是因为她已经屏住了呼吸。

        现在,各位观众,就让我们拭目以待,一个领域级的丛林猎人亚马逊,她的极限闭气时间究竟有多长吧。

        “可恶,你这臭小子给我记住了?!?br />
        片刻之后,老酒鬼留下这样一句反派喽啰的台词,狼狈而逃,当然,这并不是说她已经撑不住了,我估计,如果需要的话,她至少可以屏住呼吸一整天都没事,只是这样根本没有意义,等维拉丝将大盘大盘的牛肉和鲜奶端出来,她还是一样得落荒而逃,判断出这一点之后,她才不得不停止了愚蠢的闭气行为,冲忙离去。

        “yes??!”

        握了握拳,我比出了胜利的手势。

        “对了,莎拉呢?”

        见厨房里只有维拉丝和琳娅忙碌的声音,我不由问道。

        “莎拉去接莱娜妹妹了?!?br />
        维拉丝走出来,开始在餐桌上摆放干净整洁的盘子刀叉。

        “咦,卡夏大人呢?”

        见和我一起来的老酒鬼不见了,她不由歪着头,发出可爱的疑惑声。

        “嗯,她有点事先走了?!?br />
        “那可真是可惜了,我还想让卡夏大人品尝一下新菜色呢?!?br />
        维拉丝颇为遗憾的挥了挥小拳头,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

        “下次吧,肯定还有机会的?!?br />
        心疼的伸手在维拉丝额头上的擦了擦,我心里暗暗想到——很可惜,永远不会有这个机会了。

        “哥哥~~~”

        不一会儿,莎拉推着莱娜回来了,坐在轮椅上面,白皙的小手轻轻将几本整洁的书籍压在腿上面,莱娜的来到,似乎让温馨的小帐篷突然之间充满了一股书香文静的气氛。

        “嗯,莱娜,你来了吗?怎么样?身体还好吧?!?br />
        我连忙上前一步,扶着莱娜从轮椅上面站起来。

        以前的时候,莱娜的身体还十分虚弱,就算状态良好的情况下,最多也就只能做到在帐篷附近散散步的程度,一天三餐几乎都是由维拉丝她们送去,不过现在好多了,即使每天来回上一趟,似乎也没什么问题的样子,所以逐渐的,晚饭的大家都会将莱娜接过来吃住,第二天早上再送回去那边接受阿卡拉的教导。

        “来,坐下吧,今晚也能住下吗?”

        小心翼翼的搀扶着莱娜坐下,看了她放在膝盖上的书一样,我关切的问道。

        “怎么?哥哥不喜欢我住下?”

        将书放在一旁,莱娜娇柔的身子靠过来,仰起头,文静之中略带一丝调皮的向我眨了眨眼睛。

        “我看你呀,跟在阿卡拉奶奶身旁,什么都没学会,就学会了打趣哥哥?!?br />
        我忍不住在她白腻的俏脸上捏了一捏,笑道。

        “呵呵,撒娇也是哦?!?br />
        这样说着,莱娜似乎经受不住刚刚外面的风寒,无力的将脑袋轻轻靠在我怀中。

        “想撒娇就撒吧,,莱娜越是撒娇,不是说明我这个做哥哥的越成功吗?但是别找那么让人毛骨悚然的借口呀喂??!”

        将莱娜冰凉的娇躯环抱起来,我不由打了一个冷战——从阿卡拉那里学会了撒娇,这是多么让人打内心的觉得恶寒的发言啊。

        “呵呵?!?br />
        莱娜轻轻一笑,眯上眼睛不再说话。

        “还有小莎拉,辛苦你了?!?br />
        这时候,从外面回来的莎拉已经细心的端来一杯热水,放在莱娜面前,我不由伸出另外一只手将她也搂在了怀中,在她那绝美的脸蛋上亲了一口。

        “我们家的莎拉呀,真是越来越漂亮和乖巧了?!?br />
        “是呀是呀,在莎拉妹妹面前,我都不敢共享视野了,怕受到打击呢?!?br />
        另外一边怀里的莱娜轻声说道。

        “才……才没有呢,莱娜姐姐才是,这股让人宁静的气质,我才羡慕?!?br />
        莎拉害羞了,在我怀里钻了钻,脑袋又靠在莱娜怀里,似乎十分享受她那股文静的气质般,绯红色的美丽瞳孔闪烁起了安详的色彩。

        “这样看去,你们真像两姐妹?!?br />
        将两个女孩互相依靠,不是姐妹,感情却胜似姐妹,我不由打趣道。

        这样一说,我还越发觉得像了。

        可不是吗?

        莱娜是雪一样晶亮的发色,淡白色的瞳孔轮廓,呈现的气质是文静典雅,而莎拉则是粉色长发,火红瞳孔,平时若是抿着樱唇,目光稍微淡漠一点,就会给人一股从那娇小的萝莉身体里正散发出锐利威凛的感觉,就被一把燃烧着熊熊火焰的利剑直指着般。

        虽然两者差异很大,外表看上去无论如何都不是同一对父母所生,不过这种几乎是相反的差异性,却两个人凑在一起的时候,让人产生一种意外的融合感觉,一个极静,一个极动,就好像互补着一样。

        “姐妹?”

        这时候,琳娅和三无公主端着一盘热气腾腾的牛肉佳肴走出来,恰好听到了我的话,不由将疑惑的目光投向我怀中。

        “这样一看,还真有点像呢?!?br />
        琳娅显然是认同了我的观点,就连三无公主也微妙的点了点头。

        “我们过来蹭饭了?!?br />
        就在这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西雅图克的大嗓门,自从听到道格理直气壮的蹭饭宣言以后,他也学了个足,间接性的脸皮也更厚了起来。

        跟在他后面的自然是卡洛斯,看两人一身的尘土,似乎他们在会议结束以后,似乎又去了训练场一趟。

        这两个家伙,急着想要突破瓶颈提升到领域境界,都快变成训练狂了。

        “抱歉,又打扰你们了?!?br />
        还是卡洛斯比较客气,不过卡洁儿不在,一个大男人住着,他似乎也懒得打理生活,忙于训练之余干脆就跟在西雅图克后面一起蹭吃蹭喝了,有堕落的危险,看来得将卡洁儿接回来让她好好看看她父亲现在邋遢的样子,才能让卡洛斯幡然觉悟,重新走上家庭主男的正道。

        “哟,你们……”

        西雅图克眼睛一转,就看到了我,自然还有双双被我搂在怀里,互相倚靠着的莱娜和莎拉。

        “哟,吴师弟,你终于也向莱娜伸出魔爪了么?”

        瞪了一下眼睛,西雅图克爽朗的裂开雪白牙齿,朝我竖起大拇指笑道。

        “……”

        这……这是何等失礼的话,这家伙纯粹是来找茬的么?是希望我用桌子上那盆热呼呼的牛杂汤从他的屁股里面灌入吗?

        听到西雅图克无礼的发言,我连愤怒都忘记了。

        “西雅图克大人说笑了?!?br />
        到是莱娜,不愧是聪明伶俐的文学少女,并没有因为西雅图克突兀的发言而出现一丝慌张,微微从怀里抬起头,看了对方一眼,她面带恬静的笑容,轻轻这样说道。

        “兄妹之间相亲相爱,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对对对,就是这样,色情的是你那肮脏的思想灵魂罢了?!?br />
        我连忙应和着莱娜,朝西雅图克横眉竖眼起来。

        “是吗?”

        西雅图克的大光头一歪,露出不解的样子,怎么看这两兄妹……笨蛋吴师弟也就算了,尤其是莱娜的表现,怎么看都好过头了吧,好到让陌生人第一眼看去的印象,绝对是情侣而不是兄妹。

        冒险者的直觉,是很明锐的。

        “咻、咻咻~~”

        突然,西雅图克放弃了探求,脸色一变,鼻子轻轻皱着,猛嗅了起来。

        “这味道……该不会是……”

        “应该是没错了,这来势汹汹的味觉攻击……”

        就连总是镇定自若的卡洛斯,脸色也是一边,捂起了鼻子。

        然后,两人将目光投到餐桌上那几盘已经做好的牛肉佳肴上面,脸色再变。

        “吴师弟,今晚就吃这些,没有别的了?!?br />
        紧紧捏着鼻子,西雅图克瓮声瓮气的问道。

        “嗯,还有几道,烤牛肉啊,炖菜牛肉汤啊,鲜奶茶啊……”

        我开始扳着手指数起来,还未数完,西雅图克就拐角一声。

        “算了,我突然想起还有点急事,今晚就算了,你们慢慢享用吧?!?br />
        说着,大块头野蛮人化作一阵风跑了。

        “咳咳,我突然怀念起肉干的味道了,打扰大家真是抱歉了?!?br />
        卡洛斯也跟在后面,头也不回的跑了,两人的举动,看得众人是莫名其妙,当然,我除外。

        呃,因为这两个家伙是天才嘛。

        我一阵远目看来今天的晚餐注定只有我们一家了。

        “啊啊啊,饿死了,我们过来蹭饭了?!?br />
        才刚刚升起这样的念头,外面就传来了正版的蹭饭宣言,不用说,肯定是道格那家伙,他出现的话,那里条子三人组肯定跑不掉。

        果然,跟在大块头道格后面,拉尔和格夫也一脸将这里当成他们家似的理所当然的厚着脸皮走进来,最后进来的是丽莎阿姨。

        “抱歉了,陪这几个傻瓜吃饭也太无趣了,所以算上我一份吧?!?br />
        丽莎阿姨看了看我们,双掌合十,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咳咳,该怎么形容呢?大概意思就是——如果有其他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在场,看到丽莎阿姨现在这副模样,口水横流之余,我对他们说,其实眼前这位是拉尔大叔的女儿,他们十有八九也会相信。

        当然,如果被丽莎阿姨年轻美丽的外表所欺骗,忘记了她生气的时候,可是比维拉丝更恐怖这一点,那你就倒霉了,那苦练十多年的菜刀在她手中,快狠且准,想削拉尔的头皮就削拉尔的头皮,想斩断拉尔两根毛发,就绝对不会多斩一根或是少一根,丝毫不比冒险者逊色,我甚至怀疑莎拉的剑术天赋,就是由丽莎阿姨的一手菜刀工夫上面衍生出来的。

        “哎呀哎呀,看到女儿和丈夫那么恩爱,我就放心了?!?br />
        见莎拉蹭在我怀里,丽莎阿姨眼睛一亮,高兴起来。

        “打算什么时候生孩子呢?告诉我,告诉我吧?!?br />
        眼看妈妈一副着想孙子的兴奋模样,莎拉不由俏脸通红,嗖一下从我怀里钻出来,非也似的逃到自己的房间里面。

        “唉唉,我家的女儿还是那么害羞呢,这样可不行哦,一点儿都没有我的风范,女人啊,就是要努力争取才能怀孕?!?br />
        见女儿落荒而逃的背影,丽莎阿姨叹了一口气。

        “……”

        我到觉得如果有你的风范,那该轮到我头疼了。

        听到丽莎阿姨前面说的好好的,后面就来了一句彪悍发言,我不由泪目。

        虽然有点对不起丽莎阿姨,但是莎拉呀,以后可千万别变成你妈妈的模样。

        “怀……怀怀怀孕??。。?!你这小子!说!究竟想对我的宝贝女儿做什么?还是说已经做了什么?!你这个禽兽!人渣!”

        拉尔的女儿控属性全面爆发,拎着我的衣领用力摇晃起来。

        “对自己的女婿说这样的话,你不觉得十分失礼吗?亲?!爱?!的?!”

        嗖一声,一把菜刀以毫米的差距从拉尔脖子上擦过,紧跟着,丽莎阿姨温和的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容和语气自他身后出现。

        像被施展了定身术一般,拉尔整个身体僵硬起来,额头上的汗水就像下雨一样,脸色也变得惨兮兮。

        “我……我的女儿呀,就这样被玷污了,还……还要怀孕,呜呜~~呜呜~~~~”

        最终,这条子还是屈服在了丽莎阿姨的淫威下,背影苍白的蹲在角落不断画着圈圈,貌似在说一些诅咒我的话。

        “吴,别理会那家伙,加油吧?!?br />
        将菜刀收起,丽莎阿姨朝我竖起了大拇指。

        呃……其实我很好奇,她究竟想在哪方面让我加油,不过总觉得问出来会非常危险,所以还是算了。

        条子三人组的另外两名,丝毫没有理会他们的老大正处于或许是人生之中最大的低潮之中,很有可能会因此一蹶不振变成一个对世界绝望的自闭死宅,两个人留着口水,目光紧紧盯着餐桌,要不是丽莎阿姨刚刚亮出了菜刀,他们恐怕就要对上面的食物伸出魔爪了。

        “牛肉真的有那么好吃吗?”

        看着他们两个直咽口水的模样,我不由问道。

        目光依然紧紧的盯着餐桌上面,他们一致点了点头。

        “喜欢,当然喜欢,有什么问题吗?”

        “不……没有……”

        回想起老酒鬼、西雅图克和卡洛斯落荒而逃的样子,我不由远目。

        还真能从一道牛肉中看出普通人和天才的差别——说不定,我已经发现了一个十分可怕的牛肉理论呢??!

        这一刻,我被自己的博学睿智深深震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