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八百八十四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八百八十四章

        法师公会,某个小帐篷里面。

        长方形的桌子上,维拉丝,琳娅,莎拉坐成一排,桌子对面的是卡洛斯和西雅图克,气氛有点严肃,女孩们的脸色绷着,颇有点三堂会审的气势,两个大男人则是低着头,眼珠子咕噜噜转着私底下用眼神交流。

        看上去,就像在审问犯人一样。

        茉莉沙的位置有点微妙,她坐在桌子中间位置,低着头,喝着茶,三道目光时不时从她身上扫过,一副待审疑犯的待遇。

        “好吧,卡洛斯大人,西雅图克大人,你们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吗?”

        诡异的静了一会儿,坐在三个女孩的中间位置,本次审讯的大法官维拉丝,说话了。

        “大概……知道吧?!?br />
        西雅图克的声音有点心虚。

        “也就是说,大人和你们一起在训练场练习,中午的时候,就只有你们过来,是这样吗?”

        维拉丝微微一笑,无比的温柔,但是卡洛斯和西雅图克却感觉到了隐约杀气。

        “现在的情况是,大人没有回来吃午饭,而且已经失踪了两个多小时了,只有你们两个过来是吗?”

        维拉丝再次强调着“只有你们过来”这个字眼,俏脸上的笑容温柔一分,让卡洛斯和西雅图克狠狠的打了一个冷战。

        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来吗?现在好了,你自己应付吧。

        低着头,卡洛斯狠狠的给了西雅图克一记眼神。

        我也是冤枉啊,是卡夏老师说没事,然后大家一起过来的。

        西雅图克苦着脸。

        本来卡夏是他们一起,三人过来蹭饭的,可是卡夏先一步发现气氛不妙,开溜了。

        总结一下三人的情况,大致是这样。

        在那场领域和领域的对决之中,虽然卡夏一个不慎,被地狱格斗熊的返身踢扫了个正着,不能说阴沟里翻船,但也算是半只脚滑进了臭水沟里面。

        自然,卡夏不可能被这仅仅一脚就干掉,所以最后的结果恐怕傻子也能想到了,地狱格斗熊被恼羞成怒的卡夏给放风筝了。

        在这之后,这个根本不知脸皮为何物的联盟长老,营地第一高手,才刚刚将家里的主人给放倒了,却依然恬不知耻的琐事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两人一起去对方家里蹭饭。

        按照三人估计,某人被放倒以后,估计也就直接回家找他的宝贝妻子们寻求安慰去,并且顺带解决午饭,所以三人在训练场磨蹭了一会儿,估算着时间,就杀了过去。

        然而,后面的事情却是三人所没有预料到的,本来估算着应该回到家的某人,不知所踪,这让原本的普通蹭饭时间,迅速发展成为了——将人家的丈夫放了风筝乃至到现在依然行踪未明,却还不知廉耻的跑到对方家里去蹭饭的无耻三人组。

        哪怕是性格温和的维拉丝,也发火了,而元凶卡夏的逃窜,直接导致了卡洛斯和西雅图克变成替罪羔羊。

        结结巴巴的将事情经过说清楚以后,就是西雅图克也不禁脸皮发烫,早知道吴师弟玩失踪的话,打死他也不会过来蹭饭。

        “好吧,大概的经过我已经明白了,这件事也怪不了你们,大人的失踪,恐怕和他自己有关,今天一大早他的模样就很反常?!?br />
        维拉丝三人叹了一口气。

        “是呀,大哥哥今天早上出去的时候,精神就很不好呢?!?br />
        莎拉眨了眨大眼睛,满脸沮丧的嘀咕道,就连原本给人威凛感的绯红色瞳孔,似乎都暗淡了许多,变得无精打采起来,就好像只要她的大哥哥没有精神,她一定也会跟着没有一样。

        “是呀,脚步轻飘飘的,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叫了三句才应一句?!?br />
        琳娅的脸上也写满了担忧。

        “而且一大早就呆着一张笨蛋脸?!?br />
        三无公主紧跟在后补充了一句。

        “不不不,小茉莉,这不是反常吧,不是很正常的表现吗?”

        西雅图克在一旁摇着手。

        “抱歉,我错了?!?br />
        三无公主很认真的道歉了。

        “有这个时间拿大人开玩笑的话,不如好好想一想大人的行踪比较好,你们说是吗?”

        维拉丝的嘴角轻轻弯起一道危险弧线,看了两人一眼,三无公主和西雅图克立刻低下了头。

        “为什么大人会变成这个样子呢,以前明明无论发生什么,第二天一大早醒来都会恢复精神的?!?br />
        维拉丝轻捂着小脸,唉声叹气。

        然后,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到三无公主身上。

        “小茉莉,大人变成这个样子,你应该很清楚吧?!?br />
        很显然,审讯的对象已经从卡洛斯和西雅图克,变成了三无公主。

        气氛凝固了半响之后,茉莉沙违心的噗噗摇起了头,表示丝毫不知情。

        只是,额头上明显留下了一滴冷汗。

        除了不会表露出丝毫感情的三无脸蛋以外,只要学会从其他方面观察小茉莉,比如说一些小动作之类的,其实她的感情痕迹,是很容易被摸索到的。

        维拉丝想起大人说过的话,并学以致用,果然很轻易的判断出了,小茉莉是在撒谎。

        “真的吗?小茉莉,撒谎可是不好的行为哦?!?br />
        头疼的微微呼吸一口气,维拉丝认真的凝视着茉莉沙。

        一分钟过后……

        茉莉沙:“……”

        维拉丝:“……”

        两分钟过后……

        茉莉沙:“……”

        维拉丝:“……”

        三分钟过后……

        “小茉莉……就算你拼命隐藏自己的存在感,想着你们看不见我你们看不见我,也是不可能的,气息可以隐藏,身体却不会变透明呢,大家可是都看着你哦……”

        维拉丝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指了指她那清晰倒影着茉莉沙身影的乌黑美丽瞳孔,道。

        茉莉沙:“?。?!”

        在维拉丝说完话片刻之后,咋一看,三无公主依然呆着一张人偶脸蛋,没有任何表情,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但是,只要再多看一眼,你就会发现,她的光洁额头上已经布满了汗水,原本悠闲喝茶的动作,出现了一丝丝生硬和机械,最重要的是,那双不待丝毫感情色彩的亮黄色卡通眼睛,开始游离不定起来。

        除了那张急剧伪装色彩的三无脸蛋以外,茉莉沙现在在其他方面的表现,完全就是一副被抓了个正着的率真孩子。

        这一下,就连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也能看出来了。

        或许,幕后的凶手已经找到了。

        “小茉莉,你就把知道的说出来吧,只要说实话,我相信维拉丝是不会真的生气的?!?br />
        卡洛斯的角色转变的非???,摇身一变,就从原本被审讯的犯人变成了一脸和善循循善诱的警察。

        “没错,只要你实话实话,我西雅图克保证没有人能把你怎么样?!?br />
        如果说卡洛斯扮演着送母亲饭盒的警察的话,那么西雅图克就是能为一句承诺赴汤蹈火的黑社会大哥,两人一唱一和,心理防线稍弱一点的,恐怕立刻就会坦白。

        茉莉沙尾指轻轻一颤,张口欲言,不过脑海瞬间就闪过了某人曾经对她说过的一句话。

        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

        虽然是个笨蛋,不过茉莉沙也不得不承认,有时候这个笨蛋主人嘴里的确能说出一些很有道理的话。

        满载着众人希望的娇小嘴唇,刚刚半张开来,复又紧紧的抿上,茉莉沙抬起头,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笼在袖口里面的纤细小手,突然高高一扬。

        “书遁——天女散花工口术??!”

        从茉莉沙形状优美的樱唇中,轻轻吐出这么一串字,下一刻,随着她的小手高高扬起,一叠厚厚的纸张被扔到头顶上,四散开来,遮挡住了所有人的视线。

        “这……这是……”

        一页页纸张像雪花般漫天飞舞,维拉丝无意看了一眼上面的内容,脸蛋顿时噗的一声,红的透顶,冒起了白烟。

        玫瑰伯爵夫人和骑士的妙曼夜晚

        啊啊……夫人……不行了……我再也忍不住了……

        来吧……我的佣人……你那掩饰在正义下面的龌龊灵魂,不是一直在想着将我这高贵的身体狠狠压在身下侵犯,狠狠的蹂躏吗?

        哦噢噢噢噢??!

        啪啪啪——

        以下略……

        维拉丝也不知道该埋怨三无公主,还是自己身为冒险者那份敏锐的眼神,还没反应过来,那劲爆的文字就清晰映入了眼中,然后,她的俏脸瞬间就被蒸熟,滚烫滚烫的冒着白烟,身体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维拉丝姐姐~~”

        莎拉和琳娅也不可避免的被那些文字荼毒,虽然满脸通红,不过总不至于像维拉丝那般脆弱,两人两忙将晕倒下去的维拉丝扶着。

        “嗖嗖嗖~~”

        西雅图克的大手化作无数残影,眨眼就收集了满满一怀抱的工口物。

        “要不要分给你一些?!?br />
        他转头问卡洛斯。

        “离我远点?!?br />
        卡洛斯闭着眼睛,言词否决。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在漫天的纸张掩盖下,两人也化作一道清风溜了出去。

        “……”

        好一会儿之后,维拉丝才清醒过来,看了一眼满地的纸张,不知是气还是羞的通红着脸,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

        “这个小茉莉,真是太过分了,这种……这种不知廉耻的招式,究竟是和谁学的,回来以后一定要好好说一说她才行?!?br />
        琳娅也是羞红着脸,愤愤的说道。

        “呃……”

        一旁的莎拉张了张嘴,究竟还是没把话说出来。

        她想说的是——一般来说,能想到“书遁——天女散花工口术”这种意义不明而且实在没什么水准的名字,似乎……大概……或许……可能……教小茉莉这一招的人,除了她的大哥哥以外,很难找出第二个。

        “唉?!?br />
        久久不语的维拉丝,终于叹了一口气。

        “我现在最担心的不是这个?!?br />
        表情沉重的这样说着,她的目光落到一间紧闭的房门上。

        那是小幽灵睡觉的房间。

        “爱丽丝??!”

        “爱丽丝姐姐??!”

        莎拉和琳娅似乎也终于想起了什么一般,压低着声音惊声轻呼起来。

        “是呀,爱丽丝,如果爱丽丝醒过来,发现大人不在,那可怎么办?”

        维拉丝担忧的说道。

        和爱丽丝有过多年相处经验的维拉丝,对于这位幽灵圣女的某些方面,可谓了解的十分清楚。

        其中一方面就是……粘人,几乎是寸步不离大人身边,如果没有事先商量好的话,一旦离开视线范围内见不着大人,爱丽丝就会表现的焦躁不安和惶恐,那副样子,就像是和妈妈走散了以后,孤身紧蜷在黑暗中之中,对着一双双窥视着自己的幽绿眼睛呲牙咧嘴的小老虎一样。

        “应……应该不会吧,爱丽丝昨晚才睡,一般来说不可能这么快醒过来?!?br />
        琳娅的声音有些颤抖,她可是亲眼见过小幽灵暴躁不安时的模样——完全一反圣洁的气息,就像是强烈震动着的活火山一样,那股随时可能爆发出来的剧烈情绪让人看了感到害怕。

        “嘘,小声点?!?br />
        三个女孩互相对视了一眼,同时将声音压到最低,就连动作都变得轻手轻脚起来,纵使她们知道,如果爱丽丝的睡神属性发作的话,就算外面有两个领域级的高手在决斗,估计也吵不醒她。

        可惜,她们失算了,因为水晶之树吃光了,换言之,爱丽丝已经不需要依赖大量的睡眠去吸收能量,就在她们沉默下去没多久,金币的房门咿呀一声打开。

        “小凡~~小凡~~小凡小凡小凡~~”

        散发着淡淡圣洁白光的幽灵圣女,一手揉着迷糊的眼睛,一手抱着枕头,似半梦半醒的梦呓着某个人的名字,从打开的房门里飘了出来。

        完蛋了。

        三个女孩嘴里同时泛起了苦笑。

        该怎么安抚爱丽丝,这,是个问题……

        ……

        太阳逐渐的下山了。

        小甲一直埋伏的空地附近,躲在一个堪堪能够挡住他巨大体型的三层木屋,时不时探出脑袋,滴溜溜的眼睛看向那片空地。

        虽然它现在的行为举止,怎么看怎么滑稽,路边经过的行人看到小甲这副模样,都不禁纷纷掩嘴偷笑。

        不过小甲却顾不得那么多了,它的眼睛里冒着熊熊的怒火。

        因为,它感觉到自己的地位受到了严重的挑衅。

        没错,这是赤裸裸的挑衅行为,胆敢向它——伟大的攻城兽小甲发出的挑战书。

        它再次将目光落到可恶的敌人——那个棕白色的毛茸茸布偶熊身上,目光迸着火花。

        有什么了不起的,除了靠着一副可爱的外表欺骗别人,这家伙还有什么地方能比得上自己?

        它能够帮这里的人轻松扛起十多吨的重物吗?

        小甲看了看自己强而有力的大爪。

        它能够用那软绵绵的,一根牙签也能插进去的毛绒身体,保卫营地吗?

        小甲看了看覆盖自己全身的铁甲。

        它背后有篮子,能够装着小孩四处溜达吗?

        小甲摸了摸背上的篮子。

        真是个一无是处的家伙,肤浅,太肤浅了。

        于是,小甲得出了这个结论。

        不过没办法,竟然小孩们那么喜欢,也不是不能稍微展示一下自己广阔的心胸,收留这个家伙,不过,得让这家伙明白先来后到的道理,知道谁才是这里的老大。

        小甲嗯嗯的点着头,继续躲在屋子后面偷窥着。

        好不容易等到了傍晚,孩子们终于散去,那头布偶熊落单了。

        很好。

        小甲那巨大的脑袋飞快的前后左右张望了一眼。

        很好,周围也没人。

        天助我也。

        小甲不再迟疑,迈着让大地瑟瑟震动的步伐,一下子冲到那只布偶熊面前,抬头挺胸,高傲的伸出一只爪子,点了点眼前这只只有自己的膝盖高的小不点布偶熊。

        “呱啊~~呱啊~~”

        弯着腰驼着背,布偶熊抬起头那双无精打采的眼看了小甲一眼。

        “嘎——姆——嘎——”

        “呱啊——呱啊呱——”

        语言完全不通啊混蛋!

        一熊一怪大眼瞪小眼,苦恼起来。

        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小孩子打闹声。

        “小狗狗,等等我,等等我嘛,就抱一下,抱一下就行了?!?br />
        目光望去,一个金色的小点正向这边急速奔来,后面跟着四五个高举剪刀挥舞的小孩。

        “嘎哦——嘎哦嘎哦——(你们给本公主等着,等本公主恢复了实力以后——)”

        龙族公主蕾奥娜悲愤的声音远远的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