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八百七十八章 稀客

    第八百七十八章 稀客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八百七十八章 稀客

        “呃?”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我下意识的发出一声轻咦。

        这是在……哪里?

        大脑高速转动,很快我就反应了过来。

        原来是这样,刚才被莱娜逆推……不,是补充妹之力才对,瘫软在床上,结果朦朦胧胧的竟然就合上了眼睛。

        真是的,自己什么时候也被传染了那只睡觉圣女的毛病,走到哪里都能随时睡下。

        大概是和汗博拉一战吧,虽然没有消耗什么体力,不过精神还是蛮紧张的说,毕竟是第一次和领域级的高手展开殊死搏斗。

        我为自己找了个理由,然后,逐渐从睡梦中复苏起来的五官,那敏锐的德鲁伊鼻子,轻而易举的就闻到了近在咫尺的那股熟悉少女幽香。

        呃……这股好闻的香味是……莱娜的味道,没错了。

        狗鼻子一样的将鼻子耸了耸,我立刻做出判断,随即脑筋也转了过来,可不是吗?自己是倒在莱娜的床上睡着了。

        随着五感逐渐的清晰,我开始察觉到自己的现状,嗯,很舒服的窝在属于莱娜的被窝里面,被子大概是莱娜给我盖上的,还有枕头,床被……

        除了衣服以外,紧贴着自己的周围的所有一切,都是莱娜的贴身物品,那股属于女孩子的软绵绵暖和温度,那股满溢的,属于莱娜独有的熟悉体香,组成一个仿佛粉红色的温馨可爱的少女世界,将我紧紧包裹在里面。

        这一刻,我是深刻感受到了温柔乡是英雄冢的道理,处在这个软绵绵香喷喷的世界里面,从被子里面传来的莱娜的体温,从鼻子间吸入的那股醉人幽香,都让我有一种要被莱娜给融化掉的感觉。

        不好不好,自己在对妹妹想什么呀,稍微有点过了吧。

        我陶醉的深呼吸一口,身体逐渐放松下来,然后突然又猛地觉醒,莱娜可是自己的妹妹呀,对自己的妹妹动歪念头的哥哥,那完全可以归类到变态范畴里面了吧。

        伸出手掌拍了拍两边的面颊,随着几声清脆的拍响,我总算是从这粉红色的温柔乡里面,暂时拉回了理智,感觉到背后传来动静,我下意识的翻了一个身,对向靠窗的里侧边上。

        结果眼睛什么都还没有看到。

        脸庞也是传来软绵绵的触感,那股熟悉的体香,带着淡淡的乳香味,变得更加的浓郁芬芳。

        “……”

        这……这莫非是……

        我整个人都震惊了,像被点了穴似的一动也不敢动。

        这种比在游戏里的上学路上在转角处和叼着面包的转学生美少女迎面相碰并恰好看到对方的胖次颜色的概率还要低的gal事件,竟然也会落到自己头上?

        “哥哥真是的,像是小孩子一样,嘻嘻?!?br />
        头顶上传来莱娜文静轻柔的声音,然后,她不但没有推开我的脑袋,反而伸出两只小手,像母亲抱着孩子一般,温柔的将我搂了起来,手上稍微用力一紧,我的脸庞已经更深入到了那片让所有男人为之魂思梦牵的柔软双峰里面。

        一瞬间,我连呼吸都忘了。

        莱娜呀,我的宝贝妹妹,该说你什么好呢?太低了,对男人的警觉心太低了,这样可不行,就算是哥哥,也是男人呀。

        我觉得有必要和莱娜好好说一说,现在是我还好,若是换做其他男人,莱娜依然用这种丝毫不加提防的态度对待,保不准对方就要化身成为大尾巴狼了。

        “莱娜……”

        刚刚恢复正常呼吸,从紧贴着的少女胸部散发出来的那股让人沉沦的香味,就强烈的冲击着我的理智,勉强抬起头,挣开莱娜的搂抱,离开了这个让我胆战心惊的地方,我坐直身体,神色一正,进入了说教模式。

        “咳咳,莱娜,你给我坐好,嗯!对?!?br />
        坐正以后,我才发现莱娜的姿势,原来她一直躺在床的里侧,也就是我的背后,上半身微微抬起,侧着身子靠在床头上,前身紧靠在我的后背,手里握着一卷书,联想到我刚醒来时的姿势,很容易就会让人生起一股母猫将小猫蜷在自己怀里,或者慈祥的母亲抱着熟睡的孩子,一边哼着摇篮曲一边专注着手中书本的恬静温馨的感觉。

        这个角度,难怪一转身脑袋就落到了那个位置去……不过,真看不出,莱娜的母爱到是挺旺盛的,终于到了情窦初开的年龄吗?

        好悲哀呀,一想到这里作为将莱娜视若珍宝的哥哥的我就感到好悲哀呀,不行,得快点告诉白狼,一起分享这股悲哀才行。

        我略略想到,然后咳嗽几声,开始唠唠叨叨起来了男女有别,要小心提防其他男人不能表现的太过于亲近以免对方误会什么或者兽性大发什么的云云云云,总之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等我唠叨完了,太阳都快下山了。

        今天一天,那真是格外充实呢,早上和汗博拉厮杀,完了之后立刻开联盟头头会议,然后一直到太阳下山,都在莱娜这里,睡觉唠叨,感觉似乎一刻也停不下来。

        若是刚才不起来,一直睡下去,会不会要好一些?

        懒人的思想作祟,一边说教着,我脑海里不禁冒出这个念头,随后叹息一声。

        “总而言之,莱娜你以后可千万要注意了?!?br />
        总而言之,我姑且是结束了唠叨,连我自己都感到自己很罗嗦了,想必身为被说教的莱娜,早已经不耐烦了吧,虽然还是保持一副眨着灵动的眼睛,甜甜的,幸福的微笑着聆听的模样,但这一定是为了不让我这个无能而又唠叨的哥哥伤心,才摆出这副表情吧,其实心里一定已经不耐烦了吧。

        真是个善良温柔的妹妹呀,呜呜~~

        “和哥哥也要保持吗?”

        轻轻把头一歪,莱娜问出了一个让我发愣的问题。

        这个……

        “咳咳,最好是这样,你也不是小孩子了,总有一天要嫁人的,可不能一直腻着哥哥?!?br />
        每说一个字,我的心脏就好像被数百只箭矢命中红心一样,等把一句话说完,我的心已然仿佛被万箭穿心,不由悲从中来,虎目含泪,虎躯一震,泪流满面。

        问题:作为哥哥,一辈子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

        回答:看到可爱的妹妹穿着雪白婚纱和别的男人手挽手进入教堂的时候……

        顺便一说,将女儿带入到里面也一样适用。

        “嗯,我知道了?!?br />
        莱娜点点头,似乎明白了的样子。

        然后,抬起头,淡灰色的丽质瞳孔轮廓,正对着我。

        “妹之力,已经够了吗?”

        “呃?”

        这是多么好望角似的话题大转折呀,就像前一句还坐在圆盘会议大厅里讨论着国际货币基金的严肃话题,下一句就变成了在公园长椅上拉开上衣链子发出“不来一发么”的感叹。

        “还……还好?!?br />
        仓促之下,我随口的应付了下来。

        “嗯~~”

        莱娜一眨不眨的看着我,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突然的伸出双臂搂上我的脖子,轻轻一拉。

        然后,湿润柔软的嘴唇再次在额头上印了一记。

        “啾~~”

        清脆可爱的少女亲吻声,在满溢着甜蜜气氛的小房间里轻轻回荡着。

        “不好好补充可是不行的哦,哥哥不是会很危险吗?”

        亲完之后,莱娜一脸郑重的这样对我说道。

        “呃……嗯?!?br />
        除了被动的回答着,我还能做出什么表情。

        不对呀混蛋?。。。?!

        刚刚我不是已经说了,就算是对我也不能这样呀??!

        莱娜她根本~~完全~~一点儿~~都没有给我听进去呀混蛋?。。?!

        我一把掀翻心灵的茶几,如同某只将践踏帝国大厦当成是家常便饭的巨大怪兽般,一边张嘴喷火一边怒吼起来。

        算了,也不用着急,至少在自己在的这段时间内,让莱娜明白就好了。

        想了想,我心里微微一定,已经有了主意,哪怕是被莱娜说成是唠叨大哥也好,这段时间一定要彻头彻底的给自己的宝贝妹妹——好好洗一洗脑。

        “莱娜,等会还要学习吗?”

        “不用了?!?br />
        莱娜轻轻摇头,文静的气质中略带少女调皮的抿嘴一笑。

        “阿卡拉老师猜到你会过来,给我放了一天假?!?br />
        “哦,那到是好事?!?br />
        我嘀咕了一声,那只老狐狸,偶尔也会做一些体谅他人的举动嘛,这算不算是萝卜加大棒呢?

        “现在还困吗?身体还好吗?如果可以的话,今天不如一起回家吃饭,晚上干脆也睡在家里就行了?!?br />
        我这样对莱娜建议道,对于那个在法师公会的小帐篷,自己的心灵唯一承认的憩息归所,我一直坚持着竟然莱娜是自己的妹妹,那那里才是她的家这种说法,至于这里,只是为了照顾莱娜的身体,为了方便她和阿卡拉学习的落脚处,就如同我在鲁高因和库拉斯特那两处住所一样,说到底只是一个临时小窝。

        这样的说法,既能让我感到满足,大概,也能让莱娜感受到一丝家的温暖吧。

        果然,莱娜流露出了浓浓的幸福微笑,点了点头。

        “那么事不宜迟,现在就走吧,还能在外面看看风景?!?br />
        我立刻将床边上整齐叠着的莱娜的衣服递给了她,草原傍晚可是已经升起了丝丝凉意,对于娇弱的莱娜来说,不穿多一点可不行。

        等莱娜穿好衣裳,我已经将轮椅推了过来,轻手轻脚的将莱娜搂抱起来,放在轮椅上面,从后面推着,走出了小帐篷。

        “好美~~??!”

        借助德鲁伊的共享视线,莱娜看到了我眼中的世界,当我将目光投向天边,那被晚霞围绕着的火红夕阳的时候,她情不自禁的感叹起来。

        “在和哥哥相遇之前,我一直不知道这个世界,竟然能够如此的丰满和美丽?!?br />
        哎呀哎呀,这句话可是会让人误会意思哦莱娜,至少让我这个做哥哥的,心里很是滋生了一股满足和自豪感。

        轻轻一笑,我回着莱娜的感叹说道。

        “是吗?那就多看一眼吧,你也真是的,阿卡拉不是已经说了可以专门为你调配可以施展视觉共享的女德鲁伊吗?”

        考虑到莱娜还是二十多岁的女孩,就这样一直看不见,实在是太可怜了,阿卡拉曾经不止一次建议给莱娜调配一位懂得视觉共享的德鲁伊类佣兵跟在身边,除了成为她的眼睛以外,还能客串保镖,可谓是一举两得。

        可惜不知道为什么,莱娜就是没有同意,当我向阿卡拉问起原因的时候,这只老狐狸也只是神神秘秘的笑了一声,给了我一句你以后自然就会知道这样的敷衍了事的回答。

        “有哥哥的视觉共享就行了,莱娜已经不需要其他人的帮助了?!?br />
        用着手指,温雅的将耳鬓上被风吹乱的一缕柔白色发丝轻轻一挑,莱娜回过头,辉映着金色夕阳的俏脸脸上的笑容,看起来温柔美丽的有些耀眼了。

        “是吗?竟然你这么说了,我也不勉强?!?br />
        我还是没有办法理解的轻轻一叹,作为一个在黑暗之中独处了十几年,同时一刻不断的和死神擦肩而过的病弱盲人少女,不是应该对光明,对外面的世界色彩充满了渴望才对吗?莱娜表现的也淡定过头了点吧。

        “要说唯一的遗憾……”

        在我困惑不已的时候,莱娜继续回过头,冲我眨着灵动的双眼,惋惜一笑。

        “就是不能时时刻刻看到哥哥的模样?!?br />
        “笨蛋,我有什么好看的,看我还不如看看路边的野花野草?!?br />
        我不禁有些害臊,顺便将目光落到碎石小道两旁朵朵鲜花点缀着的碧绿草地上,看吧,哪怕路边的小草野花,也比我更具有观赏价值不是吗?

        “我就想看着哥哥的模样?!?br />
        “喂喂,你的爱好未免也太古怪了吧?!?br />
        安静的草原小道上,随处散落着我们兄妹俩的欢声笑语的碎片,金色的夕阳将小道尽头蔓延至很远,很远……

        等来到法师公会,就快要看到小帐篷的身影时,胸口项链突然一阵抖动,接着,惊慌失措的小幽灵嗖一声闪了出来。

        “你怎么醒了?”

        我表现的比小幽灵还要惊慌,这睡神圣女,可是号称只要一合上眼皮,在一整天之内就绝对不会醒过来呀,现在怎么只是睡了大半个下午就跑出来了?

        难道太阳要沉沦了?

        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夕阳,还好,好好的挂在那里,可以排除掉世界末日的可能性了。

        “小凡~~”

        眨着银色的绚丽眼眸,小幽灵用一副大事不好了的泪眼汪汪,紧紧的盯着我。

        “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看到小幽灵的模样,我不由心里也慌张起来,心疼的将她那楚楚可怜的娇躯搂在怀里。

        “没了,已经没有了?!毙∮牧楸鹄?。

        “什么已经没有了?”我不由大奇。

        “树……已经没有了?!毙∮牧槌槠疟亲?,满脸沮丧的这样告诉我。

        “……”

        “你……你说的树,莫非是水晶之树?”

        我的娘呀,那可是被我断定为至少也够小幽灵一年吃的分量,如今才过了多久,从精灵族回来到现在,大家算算才过了多久???!

        我说呀,我的小圣女,你前世是震龙吗?

        “肚子撑坏了没有?”我首先关心的是这个问题。

        “才没呢,笨蛋小凡??!”

        小幽灵怒气冲冲的瞪了我一眼。

        “好好好,总而言之,我会让阿卡拉想想办法,看能不能从精灵族那边弄一些回来?!?br />
        我无奈的捂起了额头,还以为是多大的事情呢,又不是补充这具幽灵身体必须能量的钻石,没得吃就会便当,着急什么。

        “哼,本圣女肚子饿了,等不了了,今晚的晚餐小凡那份就归本圣女享用了?!?br />
        小幽灵犹自是双手抱胸,一副气鼓鼓的可爱表情。

        “喂喂,为什么非得我那份给你,让维拉丝做多一点不就好了吗?”

        “罗嗦罗嗦罗嗦,笨蛋佣人为主人贡献晚餐,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么?放心吧,无论小维拉丝做多少,我都能将小凡那份吃掉,大~~丈~~夫,木~~闷~~忒??!”

        理亏的小幽灵干脆耍起了赖,而且还学起了我以前用过的古怪强调,拍着她那饱满的胸膛保证道。

        “……”

        一般来说,打个比方,假如我真的是你的佣人,也必须是主人为佣人提供晚餐才对吧,你究竟想让我怎么吐槽你呀这笨蛋幽灵?

        “爱丽丝姐姐~~”

        莱娜甜甜的向小幽灵打着招呼。

        “哦,是小莱娜呀……”

        于是,一行二人变成了三人,继续说着笑着前进。

        就在小帐篷的轮廓出现在我们眼中的时候,同时另外两道身影也映入了视线之中。

        咦?那熟悉的衣着……不是蒂亚那个小丫头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