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八百七十六章 武器??!

    第八百七十六章 武器??!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八百七十六章 武器??!

        从阿卡拉的小帐篷里出来,我依然有点云里雾里,脚步轻飘飘的感觉不到踏地的实感。

        阿卡拉一番话,给我们一行,尤其是给我带来了巨大的震撼,除此之外还有一股小小的不甘和沮丧,原来自己并没有完全了解小幽灵。

        “吴师弟,你接下来打算去哪里?”一起出来的卡洛斯目光落到我身上。

        “我有点事,你们呢?”

        无精打采的罢了罢手,我抬头了二人一眼,反问道。

        “我们打算先去找卡夏老师?!笨逅挂⊥房嘈ζ鹄?。

        “得快点通知卡夏老师刚才的会议内容才行,阿卡拉大长老那句话似乎不是在开玩笑,要是我们迟上几步,发生了什么万一的意外,让卡夏老师喝不上酒,那我们几个可就要倒霉了?!?br />
        “那是,快去快去?!?br />
        我顿时一个激灵,催促着道,酒可是那老女人的生命呀,要是因为这样而导致她本来就已经扭曲过头的性格,再次发生扭曲,那……

        话说,比老酒鬼兴致的性格更加扭曲的性格——饶是身经百战,阅遍无数acg的本人,也无法去想象究竟是什么样,那还能归类到生物的范畴之内吗?

        心里暗暗吐槽了一句,我朝卡洛斯他们示意了一眼。

        “你们快去吧,我还要去看看莱娜,就不跟你们一起去了?!?br />
        “等会我们还要去训练场,吴师弟你打算一起来吗?”

        我刚想迈开脚步,卡洛斯又问了一句。

        “爷爷的,听了阿卡拉的话,莫名就有一股?;辛?,我可不想被那区区圣女的职业比下去,努力万岁!战斗万岁??!”

        西雅图克忍不住大吼大叫起来,知道小幽灵可以很容易的突破世界之力,甚至能达到和四魔王抗衡以后,他的?;心屠戳?。

        你说莎尔娜也就罢了,毕竟她付出了和西雅图克同等的努力,甚至天赋还要稍稍高上一筹,但是爱丽丝……高傲的西雅图克可不想仅仅被一个职业就将自己这些年来的汗水和努力给比下去。

        卡洛斯到是没说话,不过看他脸上纠结的表情,想必内心的感受也和西雅图克差不多。

        “我大概去不了了,你们两个先练习着吧,明天陪你们?!?br />
        想了想,总觉得大概会在莱娜那里呆上不少时间,我也就拒绝了两人的邀请。

        “小心呀,吴师弟,不好好努力的话,说不定你哪天就会被那只幽灵超越?!?br />
        临走前,西雅图克还这样揶揄着我。

        “去去去,你以为我是谁,我可是她的丈夫,她还敢反了不成?”

        我将胸膛一挺,顿时觉得有一股男儿豪情喷薄而出。

        “是吗?我现在看着就不像?!?br />
        西雅图克小声嘀咕着,最后和卡洛斯的身影一起消失在视线中。

        抓了抓脑勺,我向就离阿卡拉的小黑店不远的莱娜的帐篷走去。

        “这些孩子,成长的速度还是出乎我意料呀?!?br />
        帐篷里面,就剩下阿卡拉和凯恩两个老人。

        “的确,而且没想到爱丽丝殿下竟然能晋职称为圣女职业?!笨饔朴迫坏暮茸挪杷刑镜?。

        “这稍微让我有点……”

        阿卡拉顿了顿,目光望向窗外:“让我有点想去拼搏一下的冲动了?!?br />
        “错过了这次,或许再等一万年,甚至是十万年,也难以再迎来现在这样的大好局面?!笨魃罡性尥牡懔说阃?。

        “对了,法拉那里似乎还有那【东西】?!卑⒖ɡ蝗幌肫鹗裁此频?,这样说道。

        “你不说我还忘了,法拉那老鬼也真是穷极无聊,竟然花费那么大工夫去做那种【东西】?!?br />
        凯恩似乎也想起了什么,跟着笑而摇了摇头。

        “本来以为没有人能用得上,不过现在……不是正好吗?看来那老鬼偶尔心血来潮,还是能做出点用得上的东西?!?br />
        阿卡拉脸上的笑容,既是高兴又是无奈,高兴的是法拉老头那私人的实验,终于捣鼓出了一件排得上用场的家伙,而无奈的是——他这些年来,似乎也仅仅捣鼓出了这么一件值得让人高兴的玩意。

        两个掌管着联盟百分之九十以上全力的长老,一边讨论着刚才会议上的内容,一边再次来到法拉的帐篷,这已经是阿卡拉今天第二次来了,这是她平时一个月也难得来一次的地方,无他,就算闲着也不会跑这来,太危险了。

        “轰隆隆——??!”

        刚刚走到门口,熟悉的爆炸声伴随着大地微微颤抖,一股呛人的浓烟从帐门里面喷出,再次以这种方式迎接两位长老的到来。

        “咳咳,法拉,你这家伙还活着吗?”

        掩着鼻子走进帐篷,凯恩一脚踏到了什么软软的东西,似乎是活的,视线被灰尘笼罩,凯恩也看不清楚自己踩到了什么,他连忙退后一步,下意识的往那团事物又踹了几脚。

        “咳咳,如果不算上被你踢这几脚的话,我还算好?!?br />
        凯恩脚下,法拉无奈的声音传了起来,一个灰蒙蒙的身影,从尘埃之中慢慢爬起,咳嗽着,一身漆黑的法师袍上留着数个和凯恩鞋底相吻合的显眼脚印。

        “我说你没事跑到我脚下干什么?”

        凯恩也不是什么省油的货色,见状立刻就开始恶人先告状了,两个老头原本也是死敌,深谙一手棍技,看似瘦弱其实还算强壮的凯恩,手握着一拐变形莫测的拐杖,已经无数在严肃场合和法拉过过招了。

        “你这家伙,难道那首憋足的三节棍又弄出了什么新杂技,竟然敢闯到我的家里闹事?”

        法拉闻言,眼睛顿时微微一眯,惊人锐利的目光一闪而过,手中已经多了一把拐杖。

        “你试试看你知道是不是杂技了?!?br />
        凯恩的目光同样锐利,手中的拐杖,不知道按了什么机关,轻轻一拉,就清脆的锻炼成三截,变成了一把三节棍,同时口中不断发出“嚯哇~嚯哇~”的声音。

        “你们两个都给我消停一点?!?br />
        阿卡拉显然并不打算围观这场联盟两位位高权重的长老互相殴斗的武打场面,在她的出言制止下,两个人老心不老的老头终于是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对方,将武器收了起来。

        “你们来又有什么事吗?我可是很忙的?!?br />
        用迎接恶客的眼神,在凯恩和阿卡拉身上看了一眼,法拉大手一招,一片狼藉的地上,那些散落的书本、纸张、笔记、羽毛笔,碎片等等,起码也有数千的数量散落在地上,就在法拉的大手一招之下,整个房间像是时间倒流一般,那些凌乱的物品,各自都按照爆炸之前的位置,整齐的飞到属于自己的摆放位置上。

        心灵传动是巫师最基本的技能,也是最能体现一个巫师的基础扎不扎实的技能,像法拉这般,能一下子同时控制数千物品,让每一个物品都坐着不同的动作,飞向不同的方向,并把它们悄然无息的放到原本的位置上,这手工夫,就算领域级的巫师强者来了也要自叹弗如。

        当然,这很有可能是和他经常玩爆炸有关。

        “打扫的活做得还不错,阿卡拉,你看是不是应该物尽其用,让这老头每天专门负责清扫整个营地的垃圾好了?!?br />
        对于法拉的卖弄,凯恩表示了呲之以鼻。

        “你来就是想说这话吗?如果是这样,那么话也说了,就给我滚回去吧?!?br />
        法拉表现出高人一等的姿态,迎接着凯恩的挑衅。

        “好了,你们两个先将我的话听完,之后要吵要打我都不管?!卑⒖ɡ刂氐慕照纫欢?,将还欲继续磨嘴皮子的二人的话打断。

        “法拉,你先说说看,对于吴今天早上的战斗,有什么看法?!?br />
        “那小子吗?”

        法拉轻声嘀咕一句,然后来到试验台上,捣鼓出一个球形魔法器具,从身上掏出一块记忆水晶放到上面,顿时,整个房间的光线暗淡下来,然后一副逼真十足的立体投影图像,从那魔法器具之中投出,缓缓在昏暗的房间里播放着。

        图像上面的人影闪动,正是今天早上那场领域级之间的激烈战斗。

        看了一会,法拉皱巴着一张老脸,生硬的吐出了“实力还马马虎虎”这七字评价。

        “你的脸上分明写着嫉妒两个字?!?br />
        凯恩鄙视的瞧着法拉的嘴脸。

        “那么,你看现在的吴,能否使用那件东西?”

        “哪件?”

        法拉蒙了一下,突然反应过来,胡子猛地一抖做惊骇状。

        “你说的是我那件宝贝呀??!”

        然后,他很快又冷静下来,仔细的看着投影图像上面的战斗,片刻之后,一张老脸越发的纠结。

        “可恶,好可怕的恢复能力,和这样的领域级对手交锋,那小子表现的就像喘一口气一样,其他不说,光是这个恢复力,怕是世界之力的强者都能磨怕了?!?br />
        想了想,法拉最后得出结论。

        “应该能用吧,虽然或许还有点勉强?!?br />
        这样说完以后,突兀的,空旷的房间中央位置,突然多出了一把巨剑,光是剑身就有五六米长,高高耸立在三人面前,将他们衬托的宛如巴掌大小的小人一般。

        除了巨大以外,这把大剑的造型并没有什么独特之处,完全就像是将制式的圣骑士练习使用的重剑放大数倍之后的模样。

        但是,此时此刻,这把造型朴素的巨剑,却像是被赋予了生命一般,流淌着让人心悸的魔法光彩。

        让人如初梦中,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的,是整把剑的外表,从剑柄的位置开始,每一寸地方,都被密密麻麻的刻满了蝇头般大小的精密魔法阵,这些魔法阵密密麻麻的链接在一起,从剑柄位置,一直到剑尖,没有落下任何一处细微的地方,整把大剑上上下下,全都被魔法阵覆盖起来。

        这些迷你的魔法阵,散发着神秘的微光,远远看去,就如同巨龙身上的细密龙鳞一般,给予了看到的人巨大震撼,周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浓郁魔法元素,赋予了这把巨剑生命一般的灵动,就仿佛随时都要化作巨龙腾空而起。

        如果是某位魔法大师在这里,看到这把巨剑,恐怕立刻回把下巴都吓掉。

        这把巨剑上面,上上下下,起码刻着了近十万个这样的魔法阵,这些魔法阵都是同一个魔法阵,功能也单一而相同,魔法阵本身算不上是什么深奥复杂的东西,一般的法师都能铭刻出来。

        但是,像法拉这样,将缩小之后的魔法阵刻在巨剑上,一口气就是刻上个十万个,并且将这些魔法阵链接在一起,那难度就来了,这其中最需要的,不是技术,也不是力量,而是细心和耐心,哪怕中途出一点差错,整把剑轻则报废,重则爆炸,呃……

        也就是说,比方你刻到了第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个,然后不小心手一滑,那么对不起,请重头来过吧。

        像这样把十万数量的魔法阵刻到巨剑上,肯定不是一个人能够做得了的活,而是一大群的法师才能够完成,而最终制作出来的这把巨?!?br />
        如果有魔法大师在场,这时候肯定会惋惜的摇起头这样说:做这把巨剑的法师们一定是闲着蛋疼了,我宁愿将做这把巨剑的时间用来围绕大海跑十圈,也不会去做这种枯燥乏味,而且哪怕是成功的制作出来,成品几乎不可能有人能用得上的玩意。

        显然,法拉和他手下若干一批法师,就是这么一群蛋疼的狂热分子。

        “不过,会不会太大了一点?”

        再次看到这把巨剑,凯恩的内心,是赞叹和蛋疼齐齐涌出。

        “不弄这么大,哪能刻得下十万魔法阵?”

        法拉看着凯恩的眼神蔑视无比,他这个问题傻的就好像问为什么屁股上面要长肛门一样。

        “本来我也曾经考虑过给吴小子用,他血熊变身的体型,和这把巨剑十分相配,不过以他那时候的伪领域实力,还远远用不起这把剑,我想着等他突破到领域在说,谁知道……”

        法拉看了投影上的布偶熊一眼,突然背对着凯恩和阿卡拉,笑趴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才重新站立来,脸色一阵,流露出无奈的继续说下去。

        “谁知道这小子的领域姿态,又变回这么丁点体型了?!?br />
        “应该……能握起来吧?!?br />
        阿卡拉试图比划一下剑柄的大小,无奈插在地上的巨剑,剑柄位置离地面足足有六七米高,哪是她能够够得着的。

        “应该……没问题吧?!?br />
        法拉一个瞬移上去,两边突出去的宽阔的剑柄护手,足以让法拉这种瘦弱干柴的家伙做在上面,轻轻抚摸着剑柄,就像抚摸着自己的孩子一样,轻轻喃道。

        “高兴吧,你也终于有了用武之地了?!?br />
        ……

        我并不知道此刻法拉帐篷里,正发生着和自己有关的事情,站在莱娜的房门前,我正努力想着,该用什么办法,给一个多月未见的宝贝妹妹,一个出人意料的惊喜。

        咳咳,首先,所谓的惊喜呀,就是事先不能让对方发现,如果发现了那就不叫惊喜了。

        我心里一思,悄然无声的推开了房门,蹑手蹑脚的,小心翼翼的提着脚步走了进去,没有发出一丁点儿的声音。

        莱娜并没有睡,半倚靠在床上,那宁静的如同不食人间烟火气息的淡灰色瞳孔,静静的看着前方,白皙的小手放在一本书上,指尖带起轻舞,轻轻抚摸在书页上面。

        很安静的在读着书,暖洋洋的微风拂过窗纱,来这静谧的房间里面,似乎也被莱娜的恬静气息所安抚,变得悄然无息,一切就如同画卷之中的景色。

        在服用了那些药物之后,莱娜现在的气色看起来,明显要比在狼人族那时好了不知多少,恬静美丽的俏脸上,原本是和哈洛加斯的冰雪一样雪白,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病美人的气息。

        但是现在,那张让冰雪女神也要为之赞叹的完美无瑕的脸庞上,已经有了淡淡的红晕光泽,虽然看起来依然给人一种娇柔病弱的气质,不过已经没有那种让人觉得似乎一觉睡下就永远起不来的感觉。

        轻轻的,轻轻的,我一边打量着莱娜,一边悄然无息的进到了房间,饶有兴趣的看着她会有什么反应。

        莱娜一个人独处的时候,究竟会是什么样子,我这个做哥哥的很感兴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