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八百六十八章 丑陋怪汗博拉!

    第八百六十八章 丑陋怪汗博拉!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八百六十八章 丑陋怪汗博拉!

        刺耳的风啸声在耳边响起,那是仿佛火箭起飞时的嗡鸣,瞳孔之中的景色——那绿色的草地,葱郁的森林,变成一条条深浅不一的绿线,偶尔裸露出来的土地,则是一个个忽闪而过的晃点。

        这是月狼变身达到极速时所造成听觉和视觉模糊,论到直线速度,我对月狼变身甚为有自信,哪怕是世界之力的对手,也未必能拥有月狼变身的绝对速度,我以前也说了,就算是地狱格斗熊的无限瞬移,在没有达到零延迟瞬移之前,也追不上月狼变身。

        最重要的是,地狱格斗熊的无限瞬移,我要是连续不断使用的话——会失去方向,也就是迷路,虽然不是很想承认,不过和西雅图克的赌约痛输个惨,却让我认清楚了现实的残酷性。

        不过,现在似乎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极速状态下微微抬起头,迎着那仿佛刀子一样刺过来的狂风,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平日温和无害的空气,现在就像一把刀子,不过反过来,可能空气也会觉得委屈——我也一样难受呀,你没事跑那么快干嘛,像把利刀一样不断在我的身体上插来插去的。

        牧模糊的视觉中,那个被自己扔出的碎片的黑色光影——已经在自己眼中成了一个小点,并且在缓慢的速度不断放大,大概再过多半分钟就能追上了。

        原本只是一块小小的碎片,但是到了现在,从现在的目测距离大小判断,已经变成了一个直径一米以上的浓黑色雾状球体,从里面散发出来的邪恶气息,即使在这里也能强烈感受到。

        而这离我将它抛出去,仅仅过了半分钟的时间而已。

        不行??!

        不管这枚该死的碎片,究竟会变成怎么样,总之,绝对不能让它在靠近营地的范围内爆发出来??!

        这是此刻的我,内心唯一坚定,不容置疑决心。

        维拉丝,莎拉,琳娅,小幽灵,小茉莉,还有宝贝女儿们,莱娜,卡洁儿……等等等等,这个营地,实在承载了我太多的羁绊,是我心灵深处唯一不可碰触的禁地。

        哪怕就是三魔神来了,想要染指营地,也要先从我的尸体上面踏过去??!

        想到这里,我心中充满了热血豪情,怒吼一声,已经达到极速的身影再次快了一份,像速度逐渐慢下来的碎块追掠过去。

        还不够,还不够……

        低头看了一样,原本黄绿相交的景色,已经变成了淡淡的白色,迎面刮过来如同刀子一样的风,更是变成了冰刀。

        应该已经过了鲜血荒地,这里是冰冷之原才对。

        想到这里,我心里不禁有些后悔,当时扔的时候太着急了,没有注意方向,本来应该扔到迷雾森林那边去才对——冰冷之原可是历练区域,万一波及到了新手,那可不是什么可以一笑了之的事情。

        就是在刚才,在鲜血荒地的时候,我便是从一队新人冒险者头顶高空上一掠而过,对于他们来说,我造成的一系列事件,大概只是眼中一黑一白两道光芒从上空闪过,然后是莫名的狂风刮起吧。

        现在后悔已经没用了,只能尽力弥补,希望不会波及到那些冒险者吧。

        我抬起头,我死死的盯着前方越发变大的黑点。

        冰冷之原……还不够,很有可能发生什么事,还会波及到营地一点,至少,至少也得将那股未知的危险,弄到石块旷野区域那边去。

        如果能跨越那座巨人一样的麦哈拉斯山脉,拖到黑暗森林区域那便,就最好不过了,有山脉作为屏障,即使发生再大的动静,应该也波及不到营地了。

        想到这里,我心里已经有了决定。

        一公里……近了……五百米……更近了……

        突然,我的眼睛猛地瞪大。

        那团由碎块之中散发出来的黑色浓雾,所形成的球体,再经过半分钟之后,在如此近的距离之下,我已经能清楚的判断出大小。

        五米……直径五米的黑色雾状球体,如同刚才那块碎片一样,不断剧烈翻滚着,仿佛在酝酿着什么东西,从里面散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阴森气息。

        “呼——!”

        宛如鞭子猛烈抽过的一声呼啸,我再次瞪大了眼睛。

        从那团黑雾里面……刚刚,是不是有一条像蛇尾巴一样的东西,在里面一闪而过,传来的鞭子呼啸,也是那玩意发出来的。

        这时候,我大概也明白了,这块碎片究竟会带来什么样的事件。

        恐怕,残余在里面的某些东西……不,如果这块核心是贝利尔设计的话,这个阴谋魔王……这个阴谋魔王肯定已经算到了这一点,核心碎块四散而去,还有眼下的状况,都是它设在里面的陷阱??!

        “贝利尔……又是你??!可恶呀?。。?!”

        裂开獠牙,我不可自抑的朝天怒吼起来,每一次,每一次都是这家伙在破坏我的安稳生活,每一次都是它,在不断触犯着内心最不能碰触的地方??!

        “贝利尔,等着瞧吧,我一定,一定会亲手将你碎尸万段??!”

        内心不可抑制的疯狂愤怒,强烈的冲击着大脑,通红着双眼,眼看那团黑色球体已经距离不足一百米,我再次咆哮一声。

        取消月狼变身??!

        地狱格斗熊??!

        领域,开启??!

        黑红色的领域瞬间扩散出去,毫无例外的将离不足百米距离的黑色球体吞噬到里面。

        无限瞬移??!

        下一刻,我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黑色球体面前,眼睛看到了里面隐隐出现的庞大影子,这团朦胧的黑影,似乎只出现了一半,另外一半还留在不知哪个空间(估计是第三世界),被那块碎片不知用什么方法传送到这里,还没有完全显形,而忽地又被自己的领域笼罩起来,因而还处于失神状态。

        不管你是谁??!

        不管你是不是自愿来到这里??!

        今天——你都要死??!

        狂吼一声,带着月狼尚未消失的速度惯性,我伸出大掌猛地破开黑雾,往里面一按,抓到一团实物以后,大掌紧紧箍了起来。

        这里还不是战场,让我带你去你的埋骨之地吧??!

        在一刹那,掌上顿时传来一股巨力,但是在愤怒疯狂的地狱格斗熊所爆发出来的无限力量下,完全无视了这股挣扎,拖着整个未曾散去的黑色雾团,猛地向黑暗森林方向掠去。

        完全没有挣扎开来的可能性,那团黑色雾气里面的怪物,便被我硬生生的拖着,在天空中如同划过一道流星般,足足拖离了上百公里的距离。

        巨大的麦哈拉斯山脉就在眼前,饶是到了领域级别,在这座连绵大山面前,我依然产生了一股渺小无力感。

        地底通道的建设是正确的,就连领域级别的人面对这座山脉,都感到呼吸困难,这让那些新人冒险者甚至是平民如何凭自己的力量去翻阅它。

        不过,我现在无暇去感叹,麦哈拉斯山脉虽然巨大,但是对于已经能够自由飞翔的领域级高手来说,绝对不是一座无法征服的大山。

        强行拖曳着那只依然笼罩在黑色球体之中的不知名怪物,我的身形猛地一个拔高,向上空窜去,直到到达麦哈拉斯山脉的峰顶,已经将近达到万米的高空——当然,这绝对不是麦哈拉斯山脉最高的高度。

        越过了山顶之后,在如此疾速的速递下,高空强烈气流已然对领域高手也造成了威胁,我迅速的将身体拔低,想地面方向窜去。

        如果远远看去,我越过麦哈拉斯山脉的飞行轨迹就好像一个倒过来的v字型。

        过了麦哈拉斯山脉之后,出现在我眼中的,就是成片被黑色沼气所笼罩着,看起来宛如一片死亡之森的黑暗森林了。

        战场……就在这里吧。

        目光四处搜索,我迅速寻着一个看似不会有冒险者去的偏僻森林角落,将手中紧紧箍着,整个身体似乎已经完全从另外一个空间之中被拉过来,并且挣扎越来越激烈的怪物,大吼一声,一个急刹车,顺势将手中的怪物猛地一抡,向那个方向全力扔了过去。

        “轰隆隆————??!”

        如同一颗陨落的流星,被扔出的那团黑屋砸在地面,在强大惯性下不可抑制的向后退着,足足在地面上拖出一条近公里长的鸿沟才停下来。

        烟尘弥漫,那不知名的敌人被大片扬起的尘土所覆盖,一时之间也看不清楚究竟是什么样子,只是隐约从刚刚抓的手感看来,那家伙似乎长着一对弯角,不知道是它悲剧还是我幸运,被我抓住的地方,刚刚好是其中一只角,不然也无法如此轻易的将他制住。

        换言之,这家伙的力量……是领域级别的,而且是以力量为主的怪物,不然以地狱格斗熊连卡洛斯的绝招都能用双手格挡的大掌,也不会觉得抓着吃力了。

        还未出现吗?

        浮于半空,我紧紧注视着灰尘下方,时刻警惕着对方的突袭,可是十多秒过后,里面依然没有动静,仿佛我扔下去的只是一块没有生命的石头而已。

        竟然你不肯出来的话,那就由我来请你出来吧。

        厉光一闪,我的大脑依然沉浸在对贝利尔的无尽愤怒之中,身上充斥着一股急需发泄出来的暴虐,见敌人久久不出,我等的不耐烦了,一拳就往对方的落点击出去。

        普普通通的一拳击出,带起了犹如空气压缩拳一样的威力,巨大的拳压扩散开来,形成一股剧烈的暴风,往下面吹刮过去,那些尘灰泥土霎时间就被刮飞,被遮挡住的地下,顿时清晰蕲艾。

        目光所及,鸿沟尽头,一个巨大的圆坑里面,一个黑点,正站在中心,在灰尘刮飞的一瞬间,它也将那丑陋的头颅抬起来,充满了暴虐疯狂的目光宛若实质一样向我直刺过来。

        “……”

        竟然是这种怪物??!

        我心里一惊,看到久违的敌人。

        残废怪,号称怪物里面最丑陋的怪物,其实不然,这个【最】字,有很大原因是因为它是新人冒险者历练第一次见到如此丑陋的怪物,所以才会蒙冤,在以后的区域里面,比它更丑陋的怪物……呃……似乎还真没多少,不过比它更恶心的怪物,却是一抓一大堆。

        虽然有点冤枉,不过这怪物……的确很丑,很狰狞,那四不像的外形,皮肤滑腻腻的恶心到了极点,眼睛闪烁着红光,口里吞吐着白雾,至少在整个罗格营地,还找不到可以喝它外表匹敌的怪物。

        残废怪——或者是残废怪其余的进化体,丑陋怪,污染怪,苦难怪,诅咒怪,老实说,我只对付过它们的投影,甚至在第二世界的罗格营地,因为我涉足的地方最远只有冰冻之原,那里还见不到这种怪物的身影,因此也无缘和它们的分身相遇。

        如今,跨过分身等级,一只从第三世界而来的实体丑陋怪,或者是它的进化体类型,出现在我的面前,而且还是拥有至少领域级别的实力,即使内心充斥着怒火,我还是产生了一种镜花水月的感觉。

        “人类???!”

        对视片刻,从那头喷着邪恶雾气的丑陋怪嘴里,才缓缓吐出宛如机械合成音一样,滞涩、生硬,漠然和冰冷的声音。

        “卑鄙的人类,刚刚是你在偷袭我吗???!”

        似乎适应过来了,它的声音逐渐变得清洗起来。

        作为第三世界的怪物,它——小boss级的领主,地底通道的统治者,在整个罗格营地实力也排在前二十,只比那些由魔王赐名的有名有姓的小boss弱一点的强大丑陋怪头领——汗博拉,绝对不会轻视任何一个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冒险队伍。

        孱弱的如同爬虫一样的人类,竟然能够达到这种高度,这一度让它难以置信,变得愤怒,嫉妒和狂暴,但是吃过几次亏之后,它学乖了——群众的力量是可怕的,所以身边还是带着一帮小弟比较安全。

        当然,对于敢单独出现在它面前的冒险者,汗博拉则是更为忌惮,它清楚的记得,又一次,它就是差点被一个独行的人类干掉,连同它那一帮小弟,好在那帮小弟还有点用,在全部牺牲了之后,终于换得了它的安全逃脱。

        如今,眼前这个人类也散发着……

        咦?

        汗博拉突然迷糊了。

        明明是散发着人类的气味,但是外形却是一头……

        汗博拉的智商不是特别高,也没有见过布偶熊之类的东西,无法用自己的词汇,去形容对方的造型。

        反正是敌人,姑且还是称为人类好了。

        强压下内心的愤怒,汗博拉发出声音,询问起来。

        它至今还有点迷糊,怎么好好的在第三世界做自己的山大王,突然就被一股莫名其妙的力量,给传送到这里了呢?

        虽然迷茫加愤怒,不过它一句话也不敢抱怨,因为从那股莫名的力量之中,它感受到了一丝丝让它战栗的气息。

        没错,那是恐怖的大魔王——阴谋魔王贝利尔大人的气息。

        汗博拉只是几百年前,无意之中从远远的地方,感受过这股充满了让整个地狱怪物也战战兢兢的贝利尔大人散发出来的可怕气息,却一辈子也忘不了,对于它来说,贝利尔大人是比三大魔神还要恐怖的存在。

        至少三魔神要自己它,一个手指轻轻压过来就是了,死的干脆,而如果贝利尔大人要杀自己,却会让自己生不如死。

        于是,它只能将那满腔的怒发,发泄到现在出现的地方,还有出现在自己面前,貌似是乘自己没有完全显身而偷袭自己的人类。

        “卑鄙的人类,告诉我——尊敬的汗博拉大人,这里是哪里,或许我可以饶你不死?!?br />
        汗博拉还是有点头脑的,它知道首先要搞清楚自己现在在哪里,确认一下自己是否安全。

        “嘎姆~~”

        得到的,只是对面传来的一声,似乎也和自己一样满腔怒火的吼声。

        然后,对方身形一闪消失,汗博拉顿感不妙,可惜它并未并未做好战斗的准备,身为地底通道的统治者,高傲的它,并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如此嚣张,二话不说就冲了上来。

        快,快的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汗博拉已经被无数的腿影笼罩,全身充斥着久违的,让大脑产生暂歇性空白的剧烈痛苦,生命值就像流水一样以一个让它心惊肉跳的速度流逝着。

        这种速度……这种攻击力……只有那些有名有姓的小boss……不,就连它们也未必拥有。

        顿时,汗博拉知道自己又踢到铁板了,同样是领域也有高下之分呀,不说其他,就是哈洛加斯那些有名有姓的小boss们,同样是领域境界,却可以轻松虐死它。

        为什么说又呢?

        一片空白的脑袋中,汗博拉想起了十多年年前那个可怕的下午,同样是一个人类,将自己追杀的屁股尿流的情景,和现在是何等的相似。

        可是,那时候自己还有一群小弟帮忙脱围,现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