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八百六十一章 土特产之战!

    第八百六十一章 土特产之战!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八百六十一章 土特产之战!

        “吴师弟,我能杀了你吗?杀了你可以吗?”

        被一拳击飞的卡洛斯,宛如失去了灵魂的扯线木偶一样,低着头阴沉的从远处向这边走过来。

        喂喂,这话从嘴里说出来就好了,你拔剑干嘛呀混蛋??!

        锵——!

        雪白利剑对着一脸无辜的我。

        颤抖……颤抖……

        “混……混蛋,等着瞧吧!总有一天我会让卡洁儿心甘情愿的叫我爸爸的??!”

        留下宛如丧家之犬一样的宣言之后,卡洛斯抓狂的哀嚎着向夕阳的方向奔走而去。

        卡洛斯也不容易呀。

        身为当事人的我,如是感叹了一声。

        “大哥哥~~??!”

        远处一声娇呼将我惊醒,能这样叫我的,只有莎拉小宝贝了。

        我猛地回过头,果然看到远远的,一个粉红色的小点飞快向这边奔跑过来。

        “莎拉宝贝,我想死你了?!?br />
        将投入自己怀抱的粉红色小萝莉紧紧搂着,我激动的说道,随后,下巴轻轻搭在莎拉的纤细肩膀上,在她看不见的地方泪目起来。

        体重……身高……一点都没有变呢,我的小莎拉,我该高兴好呢?还是伤心好呢?

        “莎拉也一样想大哥哥,天天想?!?br />
        还是那清脆甜美的如银铃的声线,那双绯红色的美丽瞳孔,就如同一朵炙热的红莲之火,能将世间任何的污秽和邪恶净化,只留下最纯粹的高洁与明亮。

        依稀还能从这张无人能及的绝世容颜之中,看到昔日莎拉施展她的眼神攻势的风采,想当年,她这双眼睛只要稍微一露出楚楚可怜的样子,那可是能让整个营地的男人狼嚎着哪怕是巴尔来了也能扑上抓住触手咬上一口。

        不愧是和小幽灵的牙齿等等并列被称为吴氏独门绝技的战略级法宝呀。

        “哦,是吗?怎么个天天想法?”

        见莎拉小脸红扑扑的,高兴到了极点,我心里不禁涌起了一点点调戏的欲望。

        “就是……就是天天想嘛?!?br />
        莎拉的脸蛋更加红润,低着头,羞涩的小声嘀咕道。

        “比如说每天想多久的样子?”我稍给提示。

        “……”

        歪着头,莎拉似乎真的在努力回忆着,然后细数着,那双漂亮的绯红色大眼睛里,开始闪烁起困惑。

        “怎么了?”

        看到莎拉露出这么一副样子,我不禁有些好笑,这种问题其实哪怕诸如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想的谎言也好,我也会非常的开心,根本没有必要一板一眼的认真考究。

        不过这种风格,也是莎拉的优点之一。

        “莎拉在算着呢,睡觉的时候有多少次没有梦到大哥哥?!?br />
        莎拉头也不抬,依然是扳着指头,蹙着眉头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

        “……”

        是“有多少次没有梦到”,而不是“梦见过多少次”吗?

        感受到莎拉这句无意识说出来的话,里面饱含着的意思和情意,我的眼睛不禁感动的有些酸楚。

        这份情意……即使用十生十世去守护也嫌不够呀。

        “好了,小宝贝,不用数了,我知道你很想我就行了?!蔽以俅谓Ы?,闻着那幽幽的少女体香,道。

        “嗯……嗯……”

        莎拉也刚好高兴的抬起头,一副我终于算出来了的模样,结果却被我一句话堵死,眼睛不禁闪过一丝困扰,但还是很乖巧的应着点了点头。

        “算出来的话,就给我说说看吧,看看我的小莎拉究竟有多想我?!?br />
        见莎拉一脸的矛盾,我不由抿嘴暗乐,随即这样说道。

        竟然那么努力去数了,当然不能让自己的小宝贝白做功夫。

        “嗯呜~~”

        似乎察觉到了我已经从那率直的展露出来的情绪之中,完全窥破了她的想法,莎拉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发出意义不明的可爱悲鸣声,脸红扭捏的轻轻在我胸口上蹭了一下,才开口说话。

        “从大哥哥离开到现在,已经过了三十三天,三十二个晚上,莎拉没有算错吧?!?br />
        “……”

        张大嘴巴片刻,我在莎拉察觉不到的范围内,猛地回头看向三无公主——不错,要身为数学帝的我回答这种问题,实在太失礼了,这种简单的算数问题交给三无公主就好了。

        点头,点头,三无公主沉默的肯定了莎拉的话。

        我似乎从那双亮黄色眼眸的背后,察觉到了一丝怜悯之情,不由暗啐一口。

        不就是智商高一点么?有什么了不起,我的身高还比你高得多,胡子比你长,体重比你重,鼻子比你大,头发比你短,眼睛比你黑呢。

        看到了我的优势没有,知道这些的呢,还敢再用那猖狂的怜悯目光看着我吗?

        同样甩了一记得意的眼神,我回过头去。

        “怎么了,小茉莉?”

        维拉丝见三无公主突然蹲了下去,不由好奇问道。

        抬起那张没有丝毫生气的人偶脸蛋,看了维拉丝一眼,三无公主指了指脚下的一只蚂蚁。

        “蚂蚁在藐视我,没有它小,不能钻洞?!?br />
        “哈哈,哈?”

        对于不明真相的维拉丝来说,三无公主的回答完全就是电波系,她只能歪头困惑的笑了一笑。

        “……”

        忍住,这时候绝对要忍住,装作没听见就行了,生气我就输了呀混蛋??!

        “的确是三十三天没错,怎么了?”

        “莎拉刚才数了?!?br />
        这样说着,沙拉的眼睛开始湿润起来,怯生生的抬起头看了我一眼。

        “怎……怎么了?”

        带着昔年十分威力的无敌星光眼的楚楚目光,立刻让我像是被无数个黑黝黝的枪口对准,上面还有嗡鸣的武装直升飞机的火炮锁定着一般,以只要稍迟一秒就会被轰成渣渣的气势闪电般高举双手投降。

        “莎拉……莎拉有六个晚上没有梦见大哥哥?!?br />
        像是做错了什么一样,莎拉沮丧的低下头去,不敢直视我的目光。

        “你这小笨蛋?!?br />
        听到莎拉的话,我那是又气又好笑,更多的是感动莫名,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了。

        “那么你说说,那六天晚上为什么没有梦见我呢?”

        到了最后,我干脆打破沙锅问到底的这么回了一句。

        “因为……因为那几天……一不小心迷路,闯到了小矮人的一处大巢穴,被许多小矮人追,每天的战斗都很辛苦,几乎是倒下头去就睡了,睡的很沉,没有做梦?!?br />
        圆润挺翘的小鼻子一抽一抽的,莎拉委屈道。

        “其他时间呢?晚上做梦都在梦见?”

        强忍内心的感动,我继续问道。

        “嗯?!?br />
        点头,毫不犹豫的点头。

        “白天也在想?”

        “嗯?!?br />
        还是丝毫没有考虑的点头。

        “战斗的时候也一样?!?br />
        “嗯?!?br />
        坚定的,没有一丝作假的再次重重一点。

        “笨蛋,战斗是视乎别想呀,走神怎么办?”

        终于忍不住那股汹涌澎湃的感动和喜爱,我将眼前绝色无双的小萝莉紧紧的搂着,在她的脑袋上轻轻的敲了一下,训斥道,随即就后悔了,心疼的在敲过的地方轻抚起来。

        “不会的,莎拉最喜欢大哥哥了,战斗的时候想着大哥哥,战力能够加倍哦?!?br />
        察觉到我并没有生气的意思,享受着温柔父母的莎拉,眨着眼睛抬起头,亲昵讨好的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

        “……”

        我感动的无以复加,只能激动的不断在莎拉脸蛋上亲吻着,以宣泄心中那股满溢出来的感情。有点小害羞的莎拉也回应着,用湿润柔软的小嘴唇在我脸上咬了起来。

        不断发出让人害羞的“啾啾”声音亲吻着彼此,外人看去,就宛如一大一小两只狗在互相舔舐亲昵着一般,只能感受到那股宣泄洋溢出来的纯纯爱情,丝毫没有一点情欲在里面。

        等汹涌感情宣泄的差不多了,我们才心满意足的蹭着彼此的脸,将莎拉一把搂在怀里,转过身看着维拉丝,我突然揶揄的一笑。

        “小露露,你呢,这一个多月有在天天想我吗?”

        维拉丝正看着眼前温馨一幕,微笑之余心里对莎拉也有点小羡慕,拥有着极度害羞属性的她可做不到莎拉那种程度,至少在光天化日、众人围观之下肯定是无法做到。

        突然,还没反应过来,被这么一问,维拉丝的脸蛋唰一声,红的就像一个熟透的大螃蟹。

        “我……我我……我……当……当然……我……”

        手忙脚乱的挥舞着,被挽在手上的菜篮随着维拉丝的慌张失措,跳起了舞,刚刚好不容易才放好的食材,又一个个蹦出来,洒落了一地。

        “啊哈哈~~啊哈哈哈哈哈~~~,你……你们看,水果掉……掉了,得赶快……赶快把它们捡起来才行,脏了……脏了就不好吃了,对吧,啊哈哈哈~~~”

        突然,维拉丝以闪电般的速度转过身去,背对着大家蹲下去,慌慌张张的开始在地面上捡着,小手飞快的动作,似乎正在述说着她内心的羞乱。

        可是,也不知道是因为维拉丝过于慌张,还是这些水果蔬菜,今天是要卯足劲给维拉丝捣乱,一个个就像弹珠似地,又弹又滑溜,维拉丝东捡西捡,结果是越捡越乱。

        “呜呜~~”

        最后,可怜兮兮的维拉丝以otz的姿势跪倒在地,背影苍白的悲鸣起来。

        “大人……大人就是喜欢欺负人,我……我…………反正我……”

        这样说着,她那对着我们的弧线完美的翘臀上面,仿佛长了一条小狗尾巴,正沮丧的低垂下去,在地上扫来扫去一般。

        “哼哒~~??!反正我睡的比莎拉沉,次数比不过莎拉就是了??!”

        我……我……了半天,最后,维拉丝赌气一般,重重一哼,站起来,麻利的将一地的食材收拾好,然后就将她的后背对着我们,双手抱胸,一副我很生气的样子。

        “噗噗——噗噗——”

        看到表现出如此可爱一面的维拉丝,我强忍起了笑声。

        哈哈哈,这只小狗,刚才的话不是不打自招,暴露出了她也偷偷的去数了梦见我的次数吗?

        我能想到,莎拉和三无公主就更加能想到了,她们现在也忍的很辛苦,尤其是三无公主,大概是因为无法用笑声和表情宣泄出来,所以她的肢体语言显得夸张了一点,背对着我们,忍的肩膀都在剧烈颤抖着。

        “我要回去了,呜呜~~,我要回去了?!?br />
        似乎察觉到了背后微妙的笑声,维拉丝显得更加沮丧,都有点自暴自弃了。

        就算如此……

        就算如此??!

        就算我们在这边气氛是多么的火爆热烈,卡洁儿和两个女儿,依然不为所动的对峙着。

        那种感觉,就仿佛她们之间的战场,已经被隔绝出来,形成另外一个独立的、战火熊熊的、龙争虎斗的世界,我们这边的话语根本就无法传达到她们耳中一样。

        真是的……她们的感情已经好到这种地步了么?

        我挠头傻笑着,如是想到。

        “莎拉姐姐,你来啦?”

        就在这时候,就在我以为三人已经沉浸在战场之中,无法自拔的时候,西露丝和艾柯露突然回过头,带着甜甜的笑容向莎拉打招呼。

        “西露丝,艾柯露,可不能玩太过了哦?!?br />
        一瞬间,我几乎以为自己产生了错觉,但是,真的从莎拉的身上,努力的散发出了一股成熟气质。

        为什么说是努力呢?

        看看莎拉,逐渐成长为少女的西露丝和艾柯露,已经高出她半个头了,现在三人走在街道上不说话的话,拥有绝对萝莉属性的莎拉,肯定会被陌生人看成是西露丝和艾柯露的妹妹。

        “……”

        对于莎拉的突兀表现,在得出这个结论以后,我猛地恍觉过来,似乎感受到了她身上散发出的这股不协调成熟感,和西露丝艾柯露那一句“莎拉姐姐”之间所构成的压力带。

        怎么说呢?努力吧,莎拉,动画里不是还有小学生一样的萝莉被叫做妈妈么?所以,坚强点。

        “叽~~~??!”

        就在西露丝和艾柯露回过头和莎拉打招呼的时候,对面的卡洁儿突然用她那稚嫩可爱的声线,大叫一声,仿佛在说着“有破绽”一样,猛地向两个人冲上去。

        唉,卡洁儿到也挺机灵的,卡洛斯看到这一幕应该会欣慰吧……

        等等,西露丝和艾柯露脸上似乎闪过一道狡黠的微笑,面对卡洁儿的突袭,她们没有表现出一丝慌张,难道说……

        “卡洁儿真是个笨蛋?!?br />
        “这么容易就上当了?!?br />
        双胞胎们露出计谋得逞的胜利微笑,早有准备的向左右两边一跃分开,就仿佛打开一道大门,等着卡洁儿自个冲进来请君入瓮一样。

        果然是这样。

        不知为何,我突然打了一个冷战,看着卡洁儿那自投罗网的身影,内心涌起了强烈的感同身受感。

        两个小天使虽然善良纯洁,但并不意味着笨,尤其是在战斗的时候,更是表现出国人的机智。

        难道说自己这个父亲,以后也要像现在的卡洁儿一样,被这两个小可爱吃得死死的?

        “叽?。??”

        惊觉不妙的卡洁儿,身后如同雏鸟一样毛绒娇小的翅膀,拼命扇动起来,身体一个大刹车,可惜还是迟了一步,等她稳住身形,西露丝和艾柯露已经从她背后冲上来。

        先输一招的卡洁儿,只能陷入被动的防御里面。

        看了一会三人的战斗,我发现和几年前她们的第一次交战相比,进步的都非常大,而且招式非常老练,我极度怀疑卡洁儿能够如此娴熟的对卡洛斯施展出上勾拳,与她和西露丝艾柯露两个常年的交锋有着十分源远流长的关系。

        不知道如果卡洛斯知道这件事,究竟会哭还是笑呢?

        不过,也有一点是始终没有变的。

        卡洁儿俨然是富二代,仗着半天使的血统,和老爸卡洛斯的优良基因,她的实力比西露丝和艾柯露加起来还要强大十倍。

        但是西露丝和艾柯露也有优势,第一就是她们的默契,几乎像是一个灵魂分成两份的那分强大默契,让她们联手起来,实力简直就和相乘一样,估计就连那些配合了几十年的冒险队伍在场,也会为西露丝和艾柯露所表现出来的默契而汗颜惭愧。

        其二就是发育上面的优势了,就像刚才那样,六七岁的身体,手脚肯定不如西露丝和艾柯露纤长灵活,而且现在卡洁儿的智力,只是相当于三四岁的刚刚懂事的水平,实在是很容易被西露丝和艾柯露骗的团团转。

        这些优势互相抵消,导致了两边的实力几乎不相上下,不过总体来说,还是卡洁儿经常输,这不,她因为刚才的冒失举动,现在已经陷入了下风,不出什么意外的话,最多十分钟,她又得哭着鼻子扑到我怀里告状了。

        我并未阻止这场战斗,有些战斗是仇恨,就像人类和怪物一样,但是有些战斗却是感情,就好比里肯和汉斯,而且这也是一种锻炼,何乐而不为呢?

        “哟,挺热闹的嘛?!?br />
        就在我品论着这场女儿间的战斗时,远处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目光微微一瞥,拉尔道格和格夫这三个条子,优哉游哉的向这边走了过来。

        瞧他们的八字步,还真当自己已经完成了拯救大陆的使命并以救世主的身份衣锦还乡一样。

        要不是莎拉在一旁,我就要直接吐槽出来了。

        三个条子吃过我不少苦头,现在似乎是想打先声夺人的主意,不等我说话,他们就抢先一步嚷嚷起来。

        “我说,女婿了,见到岳父大人,也不过来跪安吗?”

        拉尔粗着气,宛如大腹便便的贪官,站在他身后的道格和格夫则是哼哈二将。

        “世风日下,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懂尊老爱幼了?!?br />
        道格也在为自己的老大造势。

        “莎拉,告诉我,你真的有这样的父亲吗?我怎么就不知道了?”

        我漠然的看了三人一眼,转头对莎拉问道。

        “对不起,我错了,请别唆使莎拉说出那么残酷的话,拜托了??!”

        没等莎拉开口,拉尔蹭的一下直立,弯腰,道歉,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无数的事实已经证明,在丈夫和父亲之间,莎拉总是会毫不犹豫的倒向前面,作为半个女儿控的拉尔,常常对此泪流满面。

        “好久不见,听说你们已经拯救了大陆,真是可惜可贺了,三位救世主大人?!?br />
        看在拉尔诚心道歉的份上,我好歹将刚才的话题放了过去,然后成立一个新的吐槽话题。

        “那个……咳咳,虽然不是不可能,但是暂时来说,我们只迈出了关键性的第三步?!?br />
        这三个家伙,竟然脸不红心不跳的做出一副谦虚的表情,将我的反讽当成是赞美,还真不客气的顺杆上爬,给自己安上一个未来救世主的称号而洋洋得意起来了。

        脸皮厚道他们这种程度,我只能认输了,放弃这个话题了,再说下去只会让他们更加得意,然后由道格引出一篇关于对未来的设想(yy)以及他们打败三魔神的可能性的长篇大论。

        由道格那张牛皮大嘴吹出来的结果,无非就是意淫类的三大魔神成了他们的马夫坐骑奴隶,或是悲情类的三人浴血奋战,最终使出了野蛮人和圣骑士的最终的最终的最终的奥义之中的传说之中的失传已久的必杀究极奥义的合体技据说只有不到亿万分之一的成功率不成功便成仁但是最终在三人的爱与勇气与正义的怒吼声中奇迹出现了于是一场摧毁半个大陆的大爆炸后大陆终于恢复了和平三魔神和打败它们的三位英雄在爆炸中一起消失了谁也不知道他们的死活然后若干年后某个幽静翠绿的小山谷里……

        算了,不说了,为什么非得我替道格吹出来不可?不过如果一定要我补充完最后一段情节也不是不可以。

        某个幽静翠绿的小山谷里,拉尔搂着一脸幸福的墨菲斯托,道格拥着腹部隆起的迪亚波罗,格夫和巴尔牵着一名两三岁的可爱小男孩……

        原来我,莎拉,丽莎阿姨,可以的话请和拉尔那厮断绝关系吧。

        “咳咳,我去了第二世界的鲁高因?!?br />
        咳嗽几声,我说道。

        “我们知道?!?br />
        拉尔他们似乎感觉到什么终于要来了,嘻哈的神色也猛地变得肃穆起来。

        “第二世界的鲁高因,和第一世界的还是稍微有点不同的?!笔艿狡珍秩?,我眉头一蹙,神色之间也变得凛然起来。

        “哦,是这样么,真是可喜可贺?!?br />
        拉尔三人微微压低半身,腰身躬起,瞬间就营造出了面对着什么强大的敌人般的气氛,由经历过生死的冒险者制造出来的气场,完全就和卡洁儿和西露丝艾柯露三人对峙的气氛不是同一个级数的。

        仅仅是片刻之间,我们四人就像被一股无形的惨烈气压包裹起来一样,上空甚至吹起了让人战栗的阴风。

        看来拉尔他们已经有所准备,这次不会再像以前一样轻易将他们忽悠住了。

        感受着战场一般的压抑气氛,我吞了一口口水,额头上冒起了汗迹。

        这次……能顺利吗?

        围绕我们而吹的阴风越刮越烈,连在一旁陷入忘我打斗之中的卡洁儿和双胞胎都感受到了,停下了战斗,将紧张的目光望向我们这边。

        是时候出招了??!

        几乎同时,四声“咕噜”一声的吞水声响起。

        “所以呢,因为有所不同,这次我又带土特产回来了?!?br />
        刹那间,对面三人的目光闪过六道刺眼的精光,仿佛在说:就是等着你这句话了??!

        这三个家伙……不简单,是有备而来??!

        “那么我们就不客气的笑纳了?!?br />
        深呼吸一口气,拉尔就如绝世??桶谓S?,锵的一声踏前半步,举剑说道。

        手一翻,一把精致的连鞘宝剑,出现在我的掌心之中。

        “剑名银鱼,长三尺有二,宽一寸,吹毛断发,削铁如泥?!?br />
        面对拉尔的称赞,我面不改色的沉声说道。

        “接着??!”

        一抛,镶嵌摧残宝石,华而不俗的宝剑在半空划过一道抛物线,落在拉尔手上。

        “好剑??!”

        拉尔接过宝剑,看了一眼,双目精光一闪,大声喝道,然后锵一声拔了出来,顿时,剑歌龙吟, 响彻天地。

        然后,一条连着剑柄的银剑鱼,软绵绵的从拉尔手中垂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