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八百五十五章 西露丝和艾柯露的请求

    第八百五十五章 西露丝和艾柯露的请求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八百五十五章 西露丝和艾柯露的请求

        “熊大人,再见~~”

        不知不觉,头顶上的太阳已经移了个角度,小屁孩们的体力毕竟有限,玩了这么久,一个个也都露出了疲倦的神色。

        “熊大人,明天还要一起玩哦?!?br />
        在妈妈们的催促下,这些小家伙一个个露出灿烂的笑脸,边走还不忘记回头朝我用力的挥着手,天真无邪的眼睛里充满了期待。

        不会来,明天我绝对不会来??!

        心里掀桌怒吼着,不过作为一头讲文明讲礼貌的新时代泰迪熊,我还是同样高举着手挥别,同时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对了~~”

        几个小孩突然蹭蹭的跑回来。

        “熊大人肚子一定饿了吧,妮丝玩了一个下午,肚子已经饿的咕咕叫了?!?br />
        其中一个小女孩背着小手,抬起头,将孩子那纯粹无垢的关心目光看过来。

        “所以,如果熊大人不嫌弃的话,妮丝……妮丝这里还有饼干哦,虽然不是很多?!?br />
        说着,她将背在身后的小手拿出来,打开手掌,小小的掌心上面躺着几块味道看似十分微妙的饼干。

        嘻嘻笑着,没等我说话,她将饼干放到了我的掌上,然后转身跑向远处看着这一幕,露出微笑的母亲。

        “熊大人,再见,明天见哦?!?br />
        跑了几步,她回过神,一边倒退着,一边朝我继续挥手道别。

        “……”

        怎么突然感觉自己像是动物园里面的熊,表演完了以后……

        “熊大人,我这里有糖果……”

        “熊大人,吃我的,吃我的……”

        “熊大人,我身上没有吃的,但是我爸爸可是双子海最伟大的渔夫,明天我会带上很多很多的鱼过来……”

        “胡说,我爸爸才是最伟大的渔夫,他可是征服了双子海的男人??!”

        “那样说的话,我爸爸就是西部王国最伟大的面包师……”

        “……”

        总而言之,姑且默默等着他们吵完了以后,我的手上已经多了几十块饼干和十几颗糖果。

        “再见了,熊大人~~”

        最后几个小孩,跟在母亲后面挥着小手的身影消失在了广场里面。

        虽然广场上还有不少人,不过大概是已经习惯了我的存在,一时之间周围竟然再无一双好奇围观的目光,让我觉得就像突然从极热转到极冷一般,看看四周,空旷的广场上充斥着一张张来去匆匆的陌生面孔,似乎整个广场只孤零零的站着自己一个人。

        从刚才被数十个小屁孩围绕着的热闹,到现在的冷清,巨大的反差让心里产生了微妙的寂寞感。

        明天不会再来了。

        恶狠狠的留下一句,我转身继续前进,和西雅图克的约定还没有完成,却在这里浪费了那么长时间,这样一算,等城绕一圈回去,哪怕选择最短的路线,起码也得到深夜才能走完。

        深夜……深夜……

        我突然一惊——晚上不是更好吗?街道一个人也没有,就算变成这副熊样大咧咧的走在大道中央也没关系,反正我和西雅图克约定的是今天,也没说不能是晚上呀!

        “……”

        可恶,为什么没早想到这一点,果然还是智商的问题吗混蛋??!

        这一刻的我泪流满面。

        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的,低头看看满满一手掌心的饼干和糖果,这时候我只能用这些姑且能称之为战利品的玩意,来为自己凡人级的智商找借口了。

        轻轻捏起一块饼干,盯了半响后,我啪一声扔到嘴里嚼起来。

        切,是粗麦饼,真是有够庶民的味道。

        “咔嚓咔嚓……”

        小心的将一块块味道不怎么样的饼干和糖果放到嘴里,嚼咽着,我正欲大步流星向前走,完成最后的赌约,然后和这个伤心之地挥手道别,不料脚步才刚刚迈出一半,就愕然中止。

        循着呆滞的目光方向,四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对面的广场上。

        本来想来广场休息片刻的双子公主,和已经沦为御用厨师兼职保镖的上校教主组合,似乎也没想到,广场上竟然会出现一头布偶熊,这种突兀的情景,完全就像在大海上看到一头浓妆艳抹的牛穿着粉红色裙子在海面上跳芭蕾舞般。

        因此,四人四双目光,也同样惊讶的望向对面,看着那头和在大海上跳芭蕾舞的牛一般稀奇的布偶熊,保持着一手抱着饼干和糖果,另一手将一块饼干放到嘴巴边上,然后踏出去的一只毛绒熊后掌滞留在半空,并目瞪口呆的滑稽姿势。

        一场1vs4的大眼瞪小眼比赛正在进行中,整个广场的气氛一时之间似乎凝固了起来。

        等等,等等,这时候最重要的是冷静,没错,是冷静。

        呼~~呼~~深呼吸,深呼吸。

        很好,冷静下来,好好的想一想吧,自己的身份并没有暴露,无论是里肯还是汉斯,甚至是两个宝贝女儿,我都从未将自己的领域形态是泰迪熊这等糗事告知,所以我现在完全没有必要害怕,四人应该认不得我才对。

        这是秘密党的胜利??!

        想到这里,我不禁军心大定,僵硬冰冷的身体也重新暖和过来。

        没错,虽然有点对不起西露丝和艾柯露,但是就这样,装作不认识,默默的和她们擦肩而过就行了。

        心里一一闪过诸多狗血电视剧里面分隔许久的亲人在同一条街道上的左右两边插身而过的悲哀剧情,我默默的衔接着刚才的动作——将已经放到嘴边的饼干塞入口中,咔嚓咔嚓的形同嚼蜡的吞咽着,踏出去的脚步也跟着落下。

        就好像时间从静止重新流动一般。

        咕噜一声,一块饼干吞下喉咙,同时也发出轻轻啪的一声,掌心落地,就在这一刻,女儿们的声音跟着响起。

        “爸爸爸爸——??!”

        西露丝和艾柯露同时欣喜的大声喊道,那自从和她们缔结了父女关系的一瞬间起,就从未变过的爸爸二重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清脆呼声,在耳边响了起来。

        咦?

        咦咦咦咦咦咦——?!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看着飞奔过来的西露丝和艾柯露,犹如乳鸽投林一般,隔着三四米的距离时修长双腿一蹬,黑白公主装的裙摆和缎带在半空高高飘扬,比天使还要华丽的身姿,张开双手放开一切的向自己飞扑过来。

        我下意识的一蹲,将两个小天使搂在了怀里。

        “爸爸爸爸——!”

        怀里的西露丝和艾柯露,不断用脸蛋蹭着,明明早上才见过面,亲热过,但是她们脸上的依恋之色,却仿佛分离了十年八载一般。

        真是两个腻人的小天使,我无奈的轻轻摸了摸她们的脑袋。

        “爸爸爸爸——”

        突然,两个小家伙从怀里跳下来,俏生生的站在我面前,在优美的转了一圈,带起宛如风花飞舞一般华丽动人的裙衣飘飘同时也互相交换了位置。

        “爸爸,猜一猜我们两个,谁是西露丝,谁是艾柯露?!?br />
        穿白色公主装的女儿,背着小手,将她那精致无暇的脸蛋凑上来,眨着乌黑眼睛问道。

        真是的,这个游戏她们还真是百玩不腻呀。

        目光上下打量了两个小天使一眼,我有点好笑的想到。

        普通来说,姐姐西露丝穿的是白色公主装,扎左马尾,妹妹艾柯露穿黑色公主装,扎右马尾。

        不过衣服颜色并不能判定两个人的身份,因为西露丝偶尔也会穿一下黑色公主装,而艾柯露则是穿白色,所以辨认她们的最普通方法,还是看那条可爱的马尾,究竟扎在哪边。

        不过这只是一般的情况,若是两个小天使想恶作剧,当然,大多时候是想和我玩就如现在的认人游戏,将左右马尾一换,也是十分可能。

        现在,在我眼前,穿白色公主装的双子星,扎的却是右马尾,反之,穿黑色公主装的则是扎左马尾,这种情况,哪怕是熟悉她们的维拉丝也会为难起来,因为她们实在太像了,无论是外表,还是平常展露出来的气质,甚至是一些比较容易辨别彼此的属性,比如说气味——就连小雪,也无法凭着气味分辨出她们。

        究竟两个小天使,是换了衣服,还是换了马尾呢?面对眼前一幕,大概所有人心里都会这样摇摆不定。

        不过,作为一名父亲,一名合格的父亲,如果和普通人一样,那还配得上父亲这个称号吗?所谓父亲呀,就是独一无二的,有着别人所没有的羁绊,能做别人做不到的事情的存在呀?。?!

        几乎没有花任何时间,目光在她们身上掠过的同时,我指了指白色公主装的小天使,然后在地面上写上西露丝三个字。

        是的,这是两个小天使比较少见的做法,她们换了各自的马尾方向,衣服没有换。

        而其中最大的陷阱,就是西露丝用一副调皮的口吻和我说话,艾柯露则是一直保持沉默,普通来说,西露丝比较害羞,一般调皮的事情,都是由艾柯露开口的,这一点很容易让人误判,真是两个机灵的小天使,要不是咱有吴氏独门辨认方法,说不定还真给她们忽悠过去。

        “爸爸真厉害??!”

        大概从没有出现过错误,两个小天使脸上丝毫没有意外,但是却露出了一如我第一次准确无误的辨认出她们时的喜悦和幸福笑容,重新扑到我的怀里撒娇起来。

        真是的,为什么她们就是玩不腻呢?我溺爱的将两个小天使搂起来,让她们各自坐在自己左右的肩膀上,记得以前她们还小的时候,也经常这样做,只不过后来两个小天使长高了,再让她们坐在肩膀上已经不合适,现在变成地狱格斗熊,身体胖了一圈,肩膀也宽了一圈,最重要的是自己这副姿态,让她们坐上去,旁人看了也一点不会觉得突兀。

        两个小天使愣了一愣,随后便将我的脑袋抱在怀里,微翘的嘴角溢出幸福满足笑容。

        “你……你真的是吴凡老弟?”

        汉斯和里肯这一对亦天敌亦基友的组合,这时候似乎才从巨大的惊愣之中反应过来,指着我,嘴巴张大的足可以塞下一个哈密瓜。

        哼!

        在西露丝和艾柯露看不到的角度,我撇着眼睛,朝两人投过一道犀利目光——是又怎么样?

        里肯:“……”

        汉斯:“……”

        一阵凉风吹过,两个人仿佛石雕一般,保持着张大嘴巴指着我的动作,一动不动。

        然后……

        “哇哈哈哈哈哈哈————?。?!”

        几乎同时,两人解开石化状态,抱着肚子,笑弯了腰。

        “我……我不是在做梦吧,喔哈~~喔哈哈哈~~~”

        一边捧腹大笑着,两人用快要断气了一样的声音断续说道。

        “吴凡……我说吴凡老弟,你为什么要打扮成这副熊样……哈哈哈哈哈~~不行了,我快不行了……”

        变成这副熊样还真是对不起了呢。

        我暗地里吐槽一声,怒气值+1??!

        “还有……还有……我刚刚没看错的话,你刚刚……刚刚是在和一群孩子……一群孩子一起玩……玩吧……哈哈哈哈哈~~~”

        “……”

        可恶,没想到连最丢脸的一幕都被他们看到了,这四个人究竟站在那里看了多久?

        眼睛闪过一道锐利的目光,我打量着汉斯里肯,已经在考虑是不是要用洗发香波指压拳让他们彻底失去从呱呱坠地以后的一切记忆。

        怒气值+2??!

        “还有……还有……你看看……里肯……我说里肯,你看看……看看吴老弟怀里,饼干……糖果……天啊,为什么……为什么我会觉得很配吴老弟现在这副样子呢?”

        汉斯已经笑的趴在地上。

        “你也……你也这么认为吗?我还以为……以为只是我一个人……一个人的想法呢,啊哈哈哈哈~~~~”

        这两个混蛋……

        怒气值+3??!

        “吴老弟……我说……你将来的梦想,该不会……该不会是成为一个杂技演……不,是……是一头耍杂技的熊吧?!?br />
        艰难的说完这一句话,里肯和汉斯对视一眼,突然发现和眼前的天敌竟然前所未有的默契,似乎对方的每一句话都说到了自己的心坎上。

        然后,两个人继续哈哈大笑起来。

        “放心吧……哈哈~~吴师弟,到时候……到时候我一定会去……会去捧场, 带一大堆……一大堆饼干和糖果……啊哈哈哈哈~~~”

        怒气值max!!

        抱歉了,西露丝和艾柯露,你们在这里稍微等等。

        我将坐在肩膀两边的西露丝和艾柯露放下,然后将笑趴在地抽搐着的里肯和汉斯,一手一个提起,身影消失在一个偏僻的小巷拐角处。

        “砰~~啪咚咚~~”

        片刻之后,小巷几道红光闪过,然后,我一个人从里面走出来。

        “爸爸爸爸——没事吧?!?br />
        两个小天使飞快的迎上来,担心的看着我。

        摇头,摇头,有事的是你们的汉斯和里肯叔叔。

        我将两个小天使重新放到肩膀上,默默的想到。

        大概……你们再也吃不到好吃的汉堡包和炸鸡腿了,原谅我,汉巴格小队,肯德基小队。

        抬起头,两个流星从天边坠落,那划过的轨迹天空上,似乎浮现出了汉斯和里肯的侧脸。

        “爸爸爸爸,西露丝和艾柯露不会笑爸爸哦?!?br />
        回过神,两个小天使一脸认真和严肃,仿佛要证明着自己的心意一样。

        “西露丝和艾柯露,十分十分的自豪?!?br />
        这样说着,两个小天使纯真的脸上流露出了一丝也做不得假的崇拜表情,轻轻合上双眼,抚着自己的胸口继续说道。

        “阿露卡琪老师说过,作为一名牧师,最重要的不是天赋,也不是实力,而是一颗善良,包容和仁慈的内心,牧师,最重要的是爱,对世间万物的爱?!?br />
        睁开闪闪发光的美丽眸子,两个小天使佩服的看着我。

        “爸爸和那些孩子玩在一起的景象,西露丝和艾柯露十分的感动和受启发,如果爸爸是一名牧师的话,说不定现在已经成为伟大的英雄了?!?br />
        哦,是这样么?

        虽然不知道女儿们的话有没有安慰成分在里面,不过,能这样想,能让她们得到启发,这一次丢脸的赌约,也算有了价值。

        我摸了摸两个小天使的脑袋,大步向前。

        “对了,爸爸,明天爸爸还来这里吗?一定是吧,已经和那些孩子约好了,能让西露丝和艾柯露在一旁学习吗?西露丝和艾柯露也想感受爸爸那份爱?!?br />
        两个女儿,带着微微的害羞,将最后那个“爱”字轻咬着,在我的耳旁柔柔呵气道。

        反应过来她们的意思后,我差点就一头栽倒在地……

        难道自己的悲剧,现在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