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八百五十二章 最熟悉的身影

    第八百五十二章 最熟悉的身影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八百五十二章 最熟悉的身影

        莎尔娜姐姐似乎也一时之间没有办法,她弓术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转嫁到我身上呀,而且比起教导,她似乎更擅长战斗的说……

        “没有办法了,看来只能回去找那个老女人,说不定那个家伙有什么办法?!?br />
        嘀咕了许久,姐姐才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说道,虽然和老酒鬼是死对头,不过不正因为承认了对方,才会当成死对头看待吗?总之,这是一对有着微妙的类似母女羁绊的天敌,很难用语言去表述这种似复杂似单纯的关系。

        话说回来,三无公主和莎尔娜姐姐貌似也有类似的苗头,这样一算的话……

        很好。

        我一拍掌心,做出了决定。

        下次让三无公主遇到老酒鬼的时候,叫对方一声祖母看看吧。

        也就是说,现在地狱能量炮也不用练习了,我就乖乖的点击最后一个选项,先将空气压缩拳给掌握了吧。

        决定之后,一时间,训练场上风暴狂唳,宛如沙漠中心的沙尘暴一样,刮起的沙子狂风在魔法结界的阻挡下,弥漫浓缩在一起,形成一条和天地链接的巨大黄色风柱,远远看起,就犹如一头连绵不绝的黄龙在升空翱翔般。

        对于训练场上闹出来的巨大动静,经过半个月的适应之后,鲁高因居民们已经见怪不怪,甚至闲时就坐在家门口的石头凳子上,或是抽上一杆旱烟,或是三五成群在一起聊侃,目光时不时看向训练场的上空,期待着又有什么新的壮大场面出现,就跟看立体电影似的。

        而那些冒险者也知道,他们的使者大人又在训练场上练习了,一时之间那是佩服的五体投地,怪不得人家那么强,你看这半个月,除了某一天以外,哪天不是起早贪黑的在训练场上磨练自己,怪不得有这样的实力了。

        至于那个【某一天】——带着如此强调性和特殊性口吻的名字,究竟是从哪个人嘴里传出来的,据某个不愿意透露身份的知情人士保罗先生(化名)透露,那是一群好几百个不知为何突然被送到教堂里接受治疗的冒险者的说法。

        训练场已经被我们四个包下,其他冒险者暂时无法入内,好在经过一番惨烈的守城战以后,冒险者心里多少也有些疲惫,暂时没有几个人会想去训练场再打磨打磨自己,所以到是便宜了我们四个。

        时间飞快,不知不觉太阳已经落了下去,看看天色,摸摸咕噜噜叫着的肚子,我们决定回旅馆。

        西雅图克和卡洛斯远远的走了过来,他们在我练习的时候也没落下,找到训练场一角自个练习起来,莎尔娜姐姐则是在我一旁,时不时给我讲解一些小技巧,在这个超级正牌的天才亚马逊眼里,我不断练习着的空气压缩拳,尚且有许多可以改进之处。

        “哟,吴师弟,怎么样,今天再试试吧?!?br />
        大步走过来的西雅图克,又在一旁笑着揶揄道。

        试试就试试

        我大掌一挥,在地面上歪歪扭扭的写道,到现在还没有取消变身,就是为了等这一刻呢,今天肯定没问题的说。

        “很好,不如这样吧,我们来打个赌怎么样?”

        西雅图克提出了更加有意思的提议。

        怎么个赌法

        我刚刚写完,就立刻将这句话抹掉,不行,不能让西雅图克这个危险分子来设定赌注,天知道他会干出什么危险的事情。

        想了想,我气势满满的重新在平整的地面上写道。

        如果输了,我明天就用这副模样在鲁高因城转上一圈。

        “这到是个不错的主意??!”

        西雅图克顿时两眼放光,连卡洛斯和莎尔娜姐姐都被吸引过来,看看地面上我写的字,露出了微妙的表情。

        “你确定要这样赌?”

        卡洛斯似乎有点不忍心的想要劝告我。

        什么意思,你是说我会输吗?告诉你,我已经不是昨天那个我了

        我的目光变得越发锐利,没错,人……不,熊总是会变的,今天,就赌上我的第七感,决一胜负吧西雅图克??!

        “很好,就这么说定了,我先回旅馆,卡洛斯你在一旁看着,给你一分钟的时间,一分钟的时间应该够了吧?!?br />
        二十秒钟足矣

        拍拍掌上的泥沙,我不屑的轻轻摇起了爪子。

        “算了,就一分钟吧?!?br />
        西雅图克大嘴一咧,脸上的表情和我一样充满了自信,真不明白, 这种自信是从哪里来的,面对着第七感如此明锐的本大爷,难道他就不会害怕,不会战栗吗?

        然后,这厮一马绝尘跑了,片刻之后,远远的上空升起一道金色光芒。

        “虽然我不大赞成赌博这种行为……不过算了,唉,现在我作为公证人,宣布,开始??!”

        顿时,我的暗红色领域大涨,迅速蔓延出去,人也跟着一闪,出现在上空,再闪,不断的闪……

        没错,我和西雅图克赌的,就是自己能否在一分钟之内,完全凭着无限瞬移回到旅馆,这是非常简单的事情,真的,前面几次只是因为我还没有完全掌握无限瞬移,所以方向歪了一点点,恩,真的只有一点点而已。

        正在鲁高因街道上穿行的冒险者,骤然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强大压迫从天空上方传来,他们骇然的抬起头,便看到了一个散发着让他们喘不过气来的强大威势的血红色能量罩,出现在头顶的上空,停顿片刻之后,一闪消失出现在远处,再一闪,出现在更远处,那巨大的红色能量球不断变远……变远……最后化作一个苍蝇般的小点消失在视线之中。

        这等强大的威势,这红色的能量……肯定是领域无疑,肯定是那位使者长老无疑了,冒险者骇然过后,心里顿时反应过来,发自内心尊敬的看着红点消失的天空。

        不过,他们心里很快又升起一个疑惑。

        那位使者长老,消失的地方貌似是城西外面吧,天色都快黑了,他还跑出去干什么,难道是有什么紧急的任务不成?

        想到这里,他们的目光越发尊敬——真是位尽心尽职的大人呀,明明已经在训练场折腾了一整天,又得马不停蹄的去执行紧急任务。

        “……”

        卡洛斯和莎尔娜,默默的看着那抹红色,由直线往南的方向,瞬移出数公里之后,突然划过一道微妙的九十度弧线,拖着长长的红色尾巴往西边城外的方向闪去,似乎化作了一颗红色的流星般逐渐消失在远方天空。

        “回去吧,有回城卷轴,吴师弟应该迷不了路?!?br />
        卡洛斯目瞪口呆了许久才反应过来——这究竟是何等绚丽的路痴弧线,难道说吴师弟的方向感,和他的实力成反比吗?

        莎尔娜依然沉默,即使在回去的一路上也是如此,似乎在考虑着什么。

        片刻之后……

        抬头看了看挂满了星星的闪烁夜空,再转头看了周围狂风呼啸的黑不隆冬的无垠沙漠一眼,我无力的跪倒在地。

        这次只是第七感没能及时苏醒过来罢了,我绝对不承认??!

        “嘎~~~~~~~~姆~~~~~~~~”

        鲁高因城外几十公里处,伴随着沙漠夜晚的狂啸风声,悠悠的回响起了一声荡气回肠的不甘大声。

        不……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明天该如何是好。

        取消变身从鲁高因城的传送阵走出,我突然想起了和西雅图克的赌约,不禁泪流满面。

        “哟,吴师弟,明天什么时候开始?”

        回到旅馆,西雅图克带着一张可恶的笑脸,倚在门边上,朝我打招呼道。

        “放心吧,绝对不会爽约的?!?br />
        我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紧接着便迎来了听到我的声音后,雀跃的从里面冲出来的两个分别穿着黑白德哥公主装的双胞胎天使。

        第二天一大早,我模模糊糊的从睡梦之中清醒过来,想到和西雅图克的赌约,其实我是不想那么早起来的,不过这半个月来的魔鬼训练,到是让我养成了早起的习惯。

        眼睛还未睁开,鼻子里面就闻到了一丝熟悉的幽香,身边传来轻微的动静,似乎有什么正在靠近着自己。

        我立刻睁开双眼,便看到了一对长得一模一样的纯洁无暇的脸蛋,正羞涩的轻轻低下来,在我的眼中不断放大……

        “啾~~~”

        两对娇嫩柔软的樱唇,一起贴了上来,各占据着我的左右一半嘴唇。

        “西露丝,艾柯露,不是说好了吗?不许乘着爸爸不注意的时候用这招?!?br />
        坐起身子,我将两个小天使搂在怀里,各自在她们红扑扑可爱的脸蛋上亲了一口,无奈说道。

        “……”

        西露丝害羞的低下来头,不过那双无垢的明亮眼睛里却看不到一丝认错的意思,似乎想就这么一错再错下去。

        “西露丝和艾柯露已经在这里看了爸爸很久了,是一直没有发现我们的爸爸不对?!?br />
        艾柯露眨着眼睛,刚刚亲吻过的樱色娇唇微微咬着,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这样说来还是我不对了?”

        我郁郁的将头一歪,啥时候自己的警惕心下降到这种程度了,竟然连两个小天使一直在旁边盯着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爸爸爸爸——??!”

        两个小天使一起搂着我的胳膊,用她们甜美可爱的声线和气味紧紧缠绕着我。

        “听西雅图克叔叔说爸爸今天不用去练习,能陪西露丝和艾柯露一起玩吗?”

        眨着黑宝石一般闪闪发亮的乌黑眸子,她们万分期待的看着我。

        西雅图克那家伙,就会给我添麻烦。

        我头疼的抓起了头发。

        今天可是要变成那副样子绕整个鲁高因城走一圈,这么丢脸的事情,我一个人去就够了,怎么能连宝贝女儿们也一起拖累了呢?

        于是,面对着她们期待的目光,我只能狠心的摇了摇头。

        “抱歉了,西露丝,艾柯露,虽然今天不用练习,但是爸爸还有其他重要的事情做,无法陪你们一起去了?!?br />
        想到两个女儿千里迢迢的从第一世界罗格营地过来见自己,自己这半个月却一直忙于练习,根本就没有陪她们好好玩一玩,我心里不禁越发的愧疚。

        “没关系,爸爸忙吧?!?br />
        西露丝和艾柯露相视一眼,同时回过头,对着我甜甜一笑,异口同声道。

        “西露丝……艾柯露……”

        看到两个小天使绝美的脸蛋上,那仿佛闪烁着圣光一般的善解人意笑容,我心里不禁更加感动,多好的女儿呀,让我们一起欢呼——女儿控万岁?。?!

        “西露丝,艾柯露,谢谢,改天爸爸一定会带你们将整个西部王国好好逛一逛?!?br />
        说完,我主动的在西露丝如花瓣一般的嘴唇上轻吻着。

        “呜呜~~”

        顿时,艾柯露带着轻微的呻吟,和急促的呼吸,软倒在了我的怀里。

        咦?

        放开脸蛋羞得通红的西露丝,我拥着眼睛里已经泛起一层妩媚水雾的艾柯露,低头轻吻了一下。

        “呜呜~~”

        顿时,脸色依旧如同苹果一般红润的西露丝,娇喘着无力瘫倒在我的怀里。

        好吧,两个都亲过了……

        感觉情况有点不妙,我试图放开两个小天使下床,没想到倒在怀里的西露丝紧紧抓住我的衣服,和刚刚艾柯露同出一撤的妩媚目光,既纯洁而又妖娆的纠缠着我不放,那是让男人无法拒绝半分的天使与魅魔的混合体。

        这……这是怎么回事?

        无法抵抗西露丝的渴望目光,我只好再次低头轻轻吻了她一口,刚刚抬起头,带着比刚刚更加急促的甜美喘息的艾柯露,立刻就将樱唇贴了过来。

        紧接着,泛着妩媚水光的西露丝,带着让她自己也感到脸红耳赤的娇吟声,用更加渴求的目光看着我……

        等等,我终于明白了??!

        被迫像接吻狂人似的来回了好几次,我终于幡然大悟!

        回想起来了,女儿们那天早上那番话。

        西露丝和艾柯露似乎觉得这样下去虽然很幸福,但是也不是办法,少女青涩的内心悸动,已经让她们身体渐渐产生了一股陌生的快感和冲动,不知道该如是好的她们,对此感到了稍稍的不安。

        最后,我们三个似乎想到了一块去,我刚欲开口,西露丝和艾柯露已经将她们那两张经过上帝精工细琢出来的一模一样的绝色脸蛋,贴在一起朝我吻过来……

        两对湿润柔软的香唇,再次和自己贴在一块,片刻之后分开,西露丝和艾柯露露轻轻呼出一口幸福满足的鼻息,脸上带着尚未退去的妩媚晕色,互相对视一眼,心有灵犀的露出了甜蜜笑容。

        危险危险,差点把持不住了,我连忙跳下床,狼狈的穿好衣服将斗篷一蒙,离开了这个能让男人瞬间堕落的萦绕着少女香甜气息的可怕房间。

        以前一点儿都没有察觉到,知道最近西露丝和艾柯露表明自己的心意,我才逐渐意识到她们两个的魅力是如何恐怖,独一无二的天使双胞胎属性,让她们两个站在一块,就连莎拉的光芒也能掩饰,怪不得这几年带她们一起出去逛的时候,能频频见到路人撞墙撞树对撞掉水坑等等平时难得一见的情景。

        莫非自己真的已经进入了禽兽父亲的分支剧情?

        不要啊,我起初的目的只是希望能看到她们两个快快乐乐的和自己认同的优秀男人走上婚姻殿堂而已,从未想过有一天心目中那个牵着身着婚纱的她们的小手的无脸男,会渐渐变得自己的模样。

        不过话说回来,莎尔娜姐姐呢,一大早跑哪去了,若是她在的话,西露丝和艾柯露绝对不会那么大胆的乘着自己睡着的时候偷袭,从而引发接下来一系列迈向禽兽分支路线的flag。

        摇晃着发胀的脑袋,我走下楼梯,和正想上来的西雅图克迎面碰了个正着。

        “咦——???!”

        看倒我从楼上走下来,西雅图克表现出了超乎常理的惊讶。

        “吴师弟,你不是已经在下面了吗,什么时候又跑上来了?而且又变回了这幅样子?!?br />
        西雅图克疑惑的上下打量着我,说出了让我一头雾水的话。

        “什么我不是已经在下面了,我什么时候在下面了,什么时候又跑商来了,还变成了这幅样子,你这家伙就不能把话说清楚一点吗?”

        “等等等等,你的话都把我搞蒙了?!?br />
        本来就一脸疑惑的西雅图克,在我一连串反问之下,显得更加迷茫,伸手在我面前比了一个暂停的姿势,摸着自己的大光头沉思着,仔细整理了一下思路后,才重新开口。

        “好吧,让我们把问题一个一个来解决?!?br />
        “首先,你刚刚不是已经起床,而且下到楼下,已经准备出发了吗?”

        “绝对没有,我才刚刚起床呢?!蔽液敛挥淘サ姆袢系?。

        “也没有变身?”

        西雅图克不甘心的继续追问道。

        “没有,都说我刚刚才醒来?!蔽也荒头车幕卮鸬?。

        “真的没有变身,下楼,然后乘我不注意的时候又重新从二楼窗口跳上来,取消变身用这幅模样忽悠我?”

        西雅图克揪着自己脑后的麻花辫子,一脸纠结加抓狂的问道。

        “为什么我要去做那种想要布置杀人现场一样的无聊举动?!?br />
        我用看白痴的怜悯目光,看着西雅图克,这可怜的娃,该不会太期待今天的赌约,导致眼睛产生幻觉了吧。

        “那下面地下那只布偶熊是谁,是谁呀谁能告诉我混蛋??!”

        西雅图克抓狂的将脑袋往墙上重重一磕,然后指着楼梯下面大声吼道。

        目光顺着他指的方向,一只和自己在冰面看到的自己的倒影一模一样的棕色泰迪熊,正默默的站在旅店门口,接受着其他人的围观目光和窃窃私语的洗礼。

        察觉到了我的目光,那只山寨泰迪熊抬起头,用反射着玻璃光芒的黑溜溜眼睛看了我一眼,似乎和我很熟一般,举起毛茸茸的熊掌。

        “嘎~~姆~~??!”

        那是无论如何去假扮,也无法掩饰里面如冰般高傲清冷的女性清脆声带。

        听到声音以后,我直接一个踉跄,从楼梯上滚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