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八百五十章 你们是在自寻死路!

    第八百五十章 你们是在自寻死路!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八百五十章 你们是在自寻死路!

        “里肯老哥,汉斯老哥,你们这是怎么了?”

        嘴里关心的问着,但是我的身体却轻巧一闪,让两个人饿虎扑食过来的身影抓了个空,然后撞到一块,抱成一根麻花藤滚在地上。

        “吴凡老弟,我们苦?。?!”

        圣骑士巴尔上来就给我倒了一杯苦水,那脸,比在黄土地里风吹雨打了几十年的老农民更加沧桑憔悴。

        “不就是几天不见吗?瞧你们现在的样子,难道是干了什么坏事,被联盟通缉?”

        我不禁怀疑到这份上去了,毕竟是他们两个呀——教主和上校,说不定哪天就心血来潮,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将鲁高因皇城那高达十米,得几十个力大无穷的士兵用转轮才能打开或合上的两扇巨大铁门,一扇漆上汉堡包套餐的图片,一扇漆上全家桶的图片。

        这是十分有可能的事情,恩恩。

        “汉娜,是汉娜??!”

        见我明显想歪了,巴尔不由失声大叫。

        哦,是阿琉斯那小腐女呀,她怎么了?

        面对我投去的疑惑目光,巴尔喃喃两声,刚刚想说点什么,突然黯然泪下,泣不成音。

        究竟是什么样的磨难,将我们的巴尔大人弄成这副狼狈模样。

        “吴凡老弟??!”

        巴尔还没从巨大的悲哀之中走出来,就被回过头的里肯和汉斯踢到了一边,两人握着我的左右手,用哀求的目光看着我。

        “吴凡老弟,汉娜以后就送……不,是交给你了?!?br />
        说完,汉斯用临终托孤一般的悲壮表情,擦了擦眼角上的对妹妹雏鸟离巢的依依不舍的男儿热泪。

        你刚刚是想说送吧,是打算将阿琉斯像小猫小狗一样送出去吧,虽然那只小腐女到是的确很符合小动物的形象……

        “是啊是啊,请不要客气的收下吧,要是你还不满意,我们这里买一送一,附赠巴尔一只怎么样?”里肯生恐我不答应似的殷勤说道。

        喂喂,别随便就把大魔神送给别人呀混蛋??!

        不过我很快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圣骑士巴尔。

        “混蛋,别随便把我队伍里的人送出去呀??!”

        巴尔是汉巴格小队的队员,作为队长,汉斯自然大怒。

        “老大~~“

        巴尔感动的两眼泪汪汪,心想果然不愧是同生共死了几十年的战友,这个队伍离不开我巴尔呀??!

        “不过如果真能将汉娜送出去的话,倒贴上一个巴尔也无所谓?!?br />
        随后,汉斯想了想,又这样说道。

        喂,汉斯,你旁边的巴尔在哭哦,他真的哭出来了哦。

        “这样真的没问题吗?送出了阿琉斯和巴尔,你们队伍就只剩下四个了?!?br />
        我以为汉斯只是一时失心疯,这样提醒一下他就会立刻醒悟过来。

        “队员走了还能重新招聘,但是小命没了就什么都没了?!焙核挂砸恢职Т竽诙粜∶谋菘谄庋档?。

        究竟阿琉斯做了什么,让这群家伙表现出了如此让人怜悯的闹剧。

        “老大~~~不要啊,我不要跟汉娜一块……不,我不要离开队伍呀汉斯老大?!?br />
        巴尔差点说漏了嘴,复又连忙补上,然后倒在地上抱着汉斯的大腿哭嚎着拼命摇晃起来。

        “……”

        我说巴尔,你只是单纯的不想和阿琉斯在一起是吧,其实被不被送去无所谓是吧。

        “好吧,闹也闹够了,能告诉我阿琉斯又怎么了吗?”

        见路过的冒险者纷纷往这边投过来围观的视线,我不由拉开一段距离,以示清白。

        “阿琉斯她……”

        里肯正想开口,突然汉斯耳朵一颤,全身打起了抖。

        “不用说了,汉娜已经来了?!?br />
        大家回过头,目光透过重重人群,果然发现阿琉斯正抱着萨克斯手琴向这边走过来。

        怎么说呢?

        总觉得气氛有点像一个身上绑着炸药包的人在大街上行走着一样,无论是平民还是冒险者,看见一眼阿琉斯,再看看她手中的萨克斯手琴,都露出恐惧的目光,纷纷躲向一旁。

        结果,凡是阿琉斯所在的地方,即使是在人群密集的街道上,周围都会留出一个直径三米的真空带。

        不过阿琉斯对这种待遇似乎恍然不觉,依然像只呆头呆脑的小动物一样,将那把宛如艺术品般的小提琴宝贝的搂在怀里,很少流露出感情的灰暗色瞳孔,不断打量着街道四周的店铺,看样子是独自一个人出来随便逛逛,或是发掘点【新鲜题材】什么的,时不时低下头,无聊的踢着脚下的石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神色和背影多多少少透露出一丝寂寞。

        抬起秀美的脸蛋,这只天然呆腐女很快就发现了我们的存在,残留在脸上的一丝未能及时褪去的寂寞,立刻就化为了光彩万分,抱着萨克斯手琴嗖一声,迫不及待的一个飞龙在天闪到了我们面前,闪烁着光彩的瞳孔紧紧凝视过来。

        “……”

        刺客之神绝对会惩罚你的,绝对??!

        “来了,她来了……”

        里肯汉斯和巴尔连忙躲到我身后,仿佛丧尸电影里面的那些被丧尸追的六神无主的幸存者龙套一般,嘴里喃喃着不断:“她来了……她来了……”,结果来说一般将这句话挂在嘴边的人很快都会被丧尸咬。

        “老……老师……”

        “哟,阿琉斯?!?br />
        我伸出手,摸了摸小腐女火红色的小脑袋,她就像撒娇的猫一般,低着头嘻嘻笑着,努力的将脑袋蹭上来让我摸。

        “真是个长不大的家伙?!?br />
        看着阿琉斯一副可爱的猫咪享受神色,我不由笑着叹道,明明比我要大上许多,撒娇的时候却像六七岁小女孩一般。

        “老师……不在,阿琉斯……这几天……寂寞~~”

        有些幸福的微微偏着脑袋,阿琉斯轻抚着怀里的萨克斯手琴,似在品尝这几天的滋味一般,神色之中掠过一道浓浓的寂寞色彩。

        “不好意思,爽约了,不过你也知道,这几天我都在训练场练习,实在走不开?!?br />
        见阿琉斯流露出仿佛和这个世界完全隔绝开来一般的孤寂气质,我心下有些歉意,轻轻梳理着她那宛如高级绸缎一般披洒在身后的长发,安慰起来。

        “阿琉斯……知道老师……很忙很忙……没有生气……”

        阿琉斯似乎这样就心满意足了,懂事的索索点起了头。

        “阿琉斯……有【呱太】……所以……没关系……”

        “……”

        呱太……是她第一个认识的【朋友】,那只被她囚禁在口袋里,好不容易逃脱升天想要逃跑,结果又被某个冒险者一脚踩成肉泥的那只学名蹼趾的可怜沙蛙吗?

        没想到阿琉斯对自己认识的第一个【朋友】依然念念不忘,给这把萨克斯手琴也起了一样的名字,我当时还以为她只是为了应付我的审查才随便弄只什么东西来敷衍而已。

        有种想向阿琉斯道歉的感觉。

        “呱太,不错的名字?!?br />
        怎么可能?本大爷可不会向这只小腐女低头道歉,不过换着法子补偿一下到不是不可以,于是我这样说道,也算是对那只死去的可怜沙娃的致意吧。

        “老师……也这么……认为???!”

        阿琉斯高兴的忽地上前一步,踮起脚尖,将她那双找到了知己一般的闪闪发亮眸子努力的凑上来。

        “那当然,阿琉斯,你取名字的水平,就快要达到我的境界了?!蔽宜实某⒘鹚故鸫竽粗?。

        “被老师……这样夸奖,阿琉斯……十分十分……十分十分……十分十分……的高兴?!?br />
        阿琉斯似乎激动不已的一连用了七个十分,让我都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了。

        “阿琉斯你也太夸张了,喔哈哈哈哈~~~”

        我不可自抑的发出得意笑声。

        “啪啪啪啪~~”

        阿琉斯俏脸激动的鼓着掌。

        汉斯:“……”

        里肯:“……”

        巴尔:“……”

        “这两个人,还真是绝配呢,各种方面来说都是?!焙核沟蜕档?。

        “嗯嗯?!?br />
        不说巴尔,就连平日里哪怕汉斯说对了自己也往错里说的总是和对方唱反调的里肯,也深以为然的点起了头。

        “对了,阿琉斯,我不在这几天都在干嘛呢?”

        我突然想起刚才里肯他们三个的狼狈样,不由问道。

        “拉~~拉~~拉~~”

        阿琉斯将萨克斯手琴架在肩膀上,另一只手握着琴弓,做了一个拉萨克斯手琴的动作。

        结果,她才刚刚将萨克斯手琴架在肩膀上,周围的人就化作惊走鸟兽,呼啦一声跑的无影无踪,前一刻还人声鼎沸的街道,现在就像是被荒废多年一般,仅仅只有刮过的啸风在发出声音。

        里肯汉斯巴尔三个更是夸张,直接两腿一软就倒在了地上。

        哼,阿琉斯那隐藏在音波攻击之中艺术,果然不是尔等凡人可以理解的。

        见这些人一副熊样,我不屑的鼻子轻哼了一声。

        不过,也总算知道了为什么这三个家伙,刚刚会如此迫切的将阿琉斯塞给我,无法理解阿琉斯的音乐的话,那么她所拉奏出来的萨克斯手琴就是恶魔序曲,被摧残了几天,也难怪他们精神憔悴。

        “别管这些家伙,阿琉斯,难得今天有空,去秘密集训吧,总有一天,我们会实现我们的愿望?!?br />
        想到成立轻音部的崇高伟大且让人激动人心的宗旨,阿琉斯目光闪闪发亮的点着头。

        “对对对,快去吧,请务必不要理会我们这些无法碰触神之领域的卑微爬虫?!?br />
        里肯三人低声下气,露出媚笑的催促着我们,然后抹着眼角里的辛酸泪水,抱在一起痛哭起来,似乎在说——万岁,终于有一天安宁的日子可以过了。

        不屑的看了卑微三人组一眼,我带头踏出脚步,和阿琉斯一起向西城门方向走去,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每次一开始的时候总是我走在前面带路,过了片刻之后就由阿琉斯主动上前几步带路了,是为了表现学生的恭敬之心吗?真是个有礼貌的孩子。

        隐约还能听见身后传来劫后余生的三个人的对话。

        “终于……终于见到曙光了?!?br />
        “是呀,不容易呀,汉斯老大?!?br />
        “走,一起去酒吧,我请客?!?br />
        “哦?吝啬鬼里肯也能说出这样的话?”

        “安安静静的活着比什么都好,钱什么的都是身外之物?!?br />
        “是呀,阿琉斯的萨克斯手琴太可怕了?!?br />
        “吴凡老弟的那破嗓子也一样?!?br />
        “嗯嗯,是一样级别的?!?br />
        啪啦一声,名为明智之线的东西,在我的大脑里破碎!

        停下脚步,微微低着头,我将手按在前面带路的阿琉斯肩膀上。

        “等等,阿琉斯,我突然想起了……”

        抬起头,不用看镜子,我都知道自己脸上的笑容异常扭曲。

        “轻音部秘密集训了那么久,也不知道有没有实际效果,你看我们是不是弄场音乐会,试验一下?!?br />
        阿琉斯呆了片刻,然后轻轻点了点头,一副由老师你做主的样子。

        “很好,试验对象……不,是观众,就决定了……是他们??!”

        回过头,我将险恶的目光落到身后正欲消失在自己视线之中的三道模糊背影上。

        “不好??!”

        冒险者敏锐的?;?,让里肯三人顿时察觉到了我的恶意,大概是见我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从后面杀上来,他们拔腿就逃。

        “阿琉斯??!”

        大手往前方一指,这时候,阿琉斯身为刺客的本领发挥了出来,只见她向前一跃,带起宽大斗篷的娇小优美的身姿高高飞上半空,然后从手中扔出一道黑影,准确的套在了前跑逃跑的三人的脚跟上。

        噗通一声,里肯三个骤不及防的摔了一个跟斗,等站起来的时候,我的影子已经将他们笼罩了起来。

        “汉斯老哥,里肯老哥,还有巴尔老哥,我和阿琉斯正缺少几个听众呢,你们说该怎么办?”

        一边将手指头扳的咔嚓作响,我一边横着脸说道。

        “我不想再死一次啊啊啊啊啊?。。?!”

        三人露出惊恐的神色,其中里肯和巴尔在绝望之中爆发,大吼一声转身就跑,凭着接近七十级的圣骑士的力量,我现在根本就无法拦住他们。

        “可恶,跑了两个?!?br />
        我狠狠啐了一声,立刻抓住了晚一步反应过来的汉斯,防止他瞬移逃跑,汉斯在我的手中挣扎着,可惜作为一个巫师,他无法挣开我那拥有着接近于六十级圣骑士的力量。

        一个也好,总比没有好,至于里肯和巴尔,逃的了初一,逃不了十五,哼哼。

        我才刚刚这样想着,抬起头,就发现里肯和巴尔正一步一步倒退着回来。

        准确来说,他们是被前面一窝子冒险者,用凶神恶煞的目光逼退着回来。

        怎么回事?刚刚还在因为阿琉斯的动作,而跑个精光的街道,什么时候瞬闪出了那么多家伙?

        不过现在,我更感兴趣的是这些家伙,为什么一个个都在释放出熊熊怒火,脸上分明写着“仇恨”两个大字,狠狠瞪着里肯巴尔和汉斯三人。

        这三个家伙,究竟是在什么时候拉了那么多仇恨?

        “哦哦,里肯老弟,巴尔老弟,应该不会不记得我们吧?!?br />
        走在最前面的一个刀疤脸野蛮人,用恶棍一样的口吻,用恶棍一样的姿势,上前几步,将脸上狰狞的刀疤往里肯和巴尔眼中凑去。

        “是呀,就算忘了多尔斯,也该不会忘记我吧……”

        一个又一个冒险者,不断逼近,里肯和巴尔一脸惊恐的后退着,最终被逼回了原处。

        “你……你们是谁?认错人了吧,我不是里肯,只是头发和胡子有点像而已?!?br />
        里肯依然想做垂死挣扎。

        “先将这三个家伙绑起来?!?br />
        可惜数百名冒险者根本就不打算给三人狡辩的机会,呼啦一声涌上来,片刻之后,不用我动手,三人就被捆成了粽子。

        “你们这三个混蛋,竟然敢欺骗我们,说什么有好听的音乐会可以听……”

        “竟敢……竟敢……”

        “给他们死……”

        “将这三个混蛋沉到双子海里去喂鱼?!?br />
        围着被捆成粽子的三人,这些冒险者一个个狰狞着恶魔的笑容,身上散发着黑色的气息,审判着三人。

        “……”

        我想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大概就叫做自作孽不可活吧。

        我用丝毫不带怜悯的目光,看了三人一眼,正想转身离去,没想到领头那名刀疤脸野蛮人,突然跳了起来,大吼一声。

        “大家都静静??!”

        然后,在所有人的注视中,他大步流星的走上来,在阿琉斯面前行了一礼。

        “汉娜女士,不介意的话,再为大家举办一个音乐会吧?!?br />
        所有人一愣,在瞬间露出恐慌的神色之后,便看到刀疤脸野蛮人缓缓取出一大袋耳塞,他们顿时知道对方想干什么了,惊恐神色瞬间一变,重新露出了恶魔一般的笑容,嘿嘿的看着被围的三人……

        “对对对……汉娜女士,就再来一场吧?!?br />
        于是片刻之后,大家重新聚集在那个被遗弃的小神殿广场上,数百冒险者站在一起,让只能容纳几十人的小广场显得相当拥挤。

        不过这些人已经不在乎这个,他们每人耳朵上都带着耳塞,然后将被捆成粽子一般的里肯三人扔到广场中心上。

        “等等,临死之前,请大家满足我最后一个要求?!?br />
        好不容易挣开嘴巴上的束缚,汉斯大声说道。

        “吴凡老弟,你也一起上吧?!?br />
        他用哀求的目光看着我,随即转向那些冒险者,变得阴险而决绝,连带里肯和巴尔一起,完全就是一副要和敌人同归于尽的表现。

        看在汉斯盛意拳拳的份上,我到是不介意给大家表演一场,即使是歌神,没有观众也是会寂寞的。

        那数百冒险者,似乎并不知晓我的身份,也不明白汉斯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是看在汉斯“临死之前的请求”份上,他们商量了片刻,也就同意了。

        于是再片刻之后……

        “长老大人,能不能麻烦你别再给我们添麻烦了?!?br />
        阿露卡琪看着东倒西歪的躺在地上痛苦呻吟不止的数百名冒险者,扶着额头,显得无比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