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八百四十八章 瞬……瞬移?

    第八百四十八章 瞬……瞬移?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八百四十八章 瞬……瞬移?

        感觉如何

        看着在领域里活动手脚的卡洛斯,我有点迫不及待的在地面上写道。

        “嗯——??!”

        卡洛斯沉思中。

        “大概30%-40%的样子?!?br />
        片刻之后,他露出无奈的苦笑。

        点头,我满意的点着头。

        像卡洛斯这样的伪领域巅峰高手,都能压制30%以上,若是换做那些初级伪领域的,岂不是连一半实力都发挥不了?

        难怪领域那么牛,如果说一队普通冒险队伍,还能挑战一下伪领域境界的高手,那么换做是一队实力一般的伪领域队伍,根本就奈不了领域级高手如何。

        当然,又或许是我的领域稍稍特殊一点,才能造出如此强大的数值,这不是我妄自猜测,而是从伪领域境界时的表现推测而来的。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我也来试试看?!?br />
        外面看着的西雅图克等不及了,大声嚷嚷着,也不知道是在和我较劲,还是为了和卡洛斯较劲,也开启了他的巅峰伪领域,并且高强度压缩。

        虽然在领域压缩技巧上,西雅图克不如卡洛斯,卡洛斯能将自己的伪领域,压缩的像是身上披着的一件青色外袍,而西雅图克的伪领域,压缩到极致以后……这个,该说像一辆红色坦克吗?

        不过,西雅图克身为野蛮人,同样的阶段,先天上的能量方面要比身为圣骑士的卡洛斯大一点,这一点也弥补了他和卡洛斯的差距,因此,同样艰难维持着高强度压缩伪领域的西雅图克,汗流浃背的缓慢一步步踏入伪领域时,所出现的情况几乎就和卡洛斯一个模子印出来般。

        唯一的区别,就得看看他究竟能不能比卡洛斯支撑久一点了。

        如果说卡洛斯是个骄傲的战士,那么西雅图克绝对是个疯狂的战士,最后,我甚至看到他的血管都崩裂了,浑身金色的铠甲染成了血色铠甲,那层伪领域才终于啪的一声破碎,血泊之中,西雅图克咧嘴一笑,带着胜利的笑容,双目无神的倒了下去。

        “……”

        还没等我们上前去将他抬起来,这厮又自己艰难的站了起来。

        “嘿嘿,卡洛斯,我可是足足比你多支撑了半分钟?!?br />
        西雅图克拿出一瓶强力生命药剂,牙齿嘣一声咬开瓶口,大口吞下之后,洋洋得意的道。

        “可是你比我多浪费了一瓶强力生命药剂?!?br />
        卡洛斯本来也不是个爱斤斤计较的人,不过大概是西雅图克的笑容太可恶了,才忍不住回了一句。

        “……”

        喝到一半的西雅图克动作僵硬起来,啪啦一声,瓶子从手中滑下,发出清脆响声,顿时,还剩半瓶的红色生命药水打湿了地面。

        “可恶,一时大意了,好不容易用半条命换来的优势,竟然被区区一瓶生命药水给抵消了?!?br />
        西雅图克失落的跪倒在地,斗箕大的拳头不断捶打着地面。

        这大块头还真是有够悲剧呢,明明弄成这副血淋淋的模样,才将卡洛斯狠狠压下去一筹,现在因为无意识的喝药动作,又被卡洛斯乘机扳回来了。

        简而言之,他的半条命,就值这瓶强力生命药剂了。

        看在西雅图克可怜的份上,这句吐槽我留在了心底,没有说出来。

        竟然一场来了,要不要打一场试试看

        我蹲在地上,才刚刚用爪子,小心翼翼的,歪歪扭扭的写完这句话,充满成就感的站起来,抬起头,却发现卡洛斯和西雅图克已经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外面。

        “嘎姆~~~~?。?!”

        怒吼一声,如果我现在能说话的话,这两个家伙……已经死了??!

        “开玩笑,就是不被领域压制的情况下,也只是平手?!?br />
        面对我的怒吼,卡洛斯头也不回的举高手招了招。

        “就是,老图我虽然好战,不过不喜欢打没有胜算的战斗?!蔽餮磐伎私幼培止酒鹄?。

        “如果卡洛斯这家伙能好好和我配合的话,说不定还可以试一试?!?br />
        “什么?你的意思是什么?什么时候又变成了我不配合?你究竟想要抵赖到什么时候?没有按照制定好的战术打的,是你才对吧??!”

        卡洛斯不甘自己被冤枉的大力辩驳道。

        “计划赶不上变化,是顽固死守战术的你不知道变通?!?br />
        西雅图克一张嘴巴可谓久经考验,都说到这份上了依然能不慌不忙的口胡一通。

        “好吧,你所谓的变化,就是冲上去乱砍一通?那真是抱歉了,我还真没见过如此糟糕的应变方式呢?!?br />
        卡洛斯也不是盖的,毕竟是那个老酒鬼培养出来的,哪怕再怎么正经,口头功夫肯定不会落下。

        “……”

        “不用理会他们两个?!?br />
        莎尔娜姐姐清脆生冷的声音从旁边响起,回过头,她已经一步进入了我的领域,我正想连忙收回去,却被她先一步阻止了。

        莎尔娜姐姐并未像卡洛斯和西雅图克那两头倔牛一样,意图强行用伪领域的力量去抵抗领域,不过我们三个都相信,在四人之中,论能量,莎尔娜姐姐比不过卡洛斯,更无法和西雅图克比较,但是说到技巧的话,我们都不如她。

        所以,就算不去试,大家都知道,莎尔娜姐姐如果要用她的伪领域在这领域里对抗,时间上绝对不会逊色于卡洛斯和西雅图克多少。

        “……”

        似乎有些好奇的样子,莎尔娜姐姐张望了一眼眼前的暗红色领域,然后一脚踏入,和卡洛斯西雅图克两个人一般,她在进入的瞬间忽地全身颤动了几次,才适用过来,看似身上突然穿上了万斤重缚。

        虽然她在领域里面依然活动自动,不过很明显的,莎尔娜姐姐的眉头皱了起来,看样子似乎很不适应这种被威压的感觉,也难怪呢,毕竟是女王属性呀。

        我在考虑着是不是乘莎尔娜姐姐心中产生不爽之前,将领域撤了,以免晚上被她调戏回去,不过接着便看到,原本皱着的弯弯柳眉,突然舒展开来,露出了让人为之炫目迷醉的艳绝笑容。

        “弟弟……真的强大了很多呢?!?br />
        平时不会轻易从莎尔娜姐姐嘴里说出的话,如今轻轻在我的耳边上回荡起来。

        “不愧是我莎尔娜的弟弟,我也不能落后太多?!?br />
        说着这句话的莎尔娜姐姐,身上的气势突然庞大起来,并非战意,而是一种愿望和自信组合起来的强大意志。

        外面的卡洛斯和西雅图克相视一眼,也不约而同的露出微笑。

        “的确是这样,看来我们也不能落下了?!笨逅骨嵛兆殴以谘涞某そ?,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语言却充满了斗志。

        “要是按照卡夏老师说的,我们大概还需要一到两年左右的时间才能突破到领域,这可不行?!?br />
        西雅图克仰头大喝了一口酒,殷红的酒水从他嘴角边溢出,自下巴滴落,洒在金黄重铠上面,顿时滋滋的燃烧起来,化作烈焰将西雅图克包围,让他看上去就仿佛浴火的战神一般。

        光是从西雅图克身上散发出来的冲天斗志,都已经能量化将酒水点燃,不愧是斗志高昂的野蛮人一族。

        看着三人,我心里突然想起比武大会的时候老酒鬼曾经说过的话。

        “你以为突破到领域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吗?就算是像臭丫头,卡洛斯和西雅图克这三个人上之人,我看看,西雅图克怎么说至少也得两年多的时间,卡洛斯本来也差不多,可惜这小子不自爱,在比赛的时候用了生命燃烧,这个时间恐怕得久一些,至于臭丫头,虽然她的天赋的确三人之中最高的,不过起步也最晚,所以最好的情况,也不过是和他们两个差不多而已?!?br />
        “那么我呢?”

        当时我很傻很天真的问了一句,虽然立刻醒悟过来,自己貌似又是在自寻死路,要被老酒鬼寻找这个机会狂喷了。

        不过等了一会,却发现老酒鬼用相当微妙的眼神看着我,好一会儿都没说话,她最后摇了摇头。

        “你小子吗?我不清楚,如果按照你的天赋,用正常手段猜测的话,你这辈子都未必有进入领域的机会,不过你小子太诡异了,所以我也说不准,或许一辈子也破不过这个关头,或许是十年八年,当然,甚至也有可能比西雅图克还早一些,虽然这个可能性比我一天不喝酒更低?!?br />
        “……”

        这混蛋,结果到最后还是不忘记借机损我一句呀,虽然把她自己也损进去了,不过这家伙估计是将一天不喝酒会死星人这种丢脸属性引以为豪了吧。

        “当然……”

        本来以为对话会就这样结束,正当我欲转身放个屁之后跑人的时候,老酒鬼又从酒气冲天的嘴巴里吐出两个字。

        “西雅图克他们……我指的是正常情况下,如果能有什么巨大压力刺激一下的话,或许会提前许多……”

        说完这句,老酒鬼转身就走,走之前还对我撅着屁股放了一个响屁?。?!

        混蛋呀?。。?!

        当时我并没有去留意老酒鬼最后那句话,什么压力刺激之类的,心想着反正和自己无关吧,没想到今天看来,老酒鬼当时说的那句话,转身时瞥过来的最后那一抹看似意味深长其实是在装x的目光,现在想想,或许那句话的确是将我也包含在了里面也说不定。

        这样一说,老酒鬼岂不是突然变成高深莫测的先知神算了?就她那样一副会在大街上喊“银鳞胸甲,蓝色品质,五金一件”的倒霉相,会有这种能力?

        算了,总而言之,如果莎尔娜姐姐,还有西雅图克和卡洛斯两个,如果能提前老酒鬼所预测的时间突破到领域境界的话,那也是好事一桩——至少,阿卡拉该考虑将一些跑腿工作交给他们去完成了,嗯嗯。

        “发什么呆呢?!?br />
        回过神来,莎尔娜姐姐正提着我脑袋上两只有着微妙的半圆弧度的熊耳朵,左右摇晃。

        疼疼疼疼疼??!

        这可是我的弱点呀姐姐,话说回来姐姐为什么知道我的耳朵最怕疼?难道是因为女王的关系?难道因为是s女王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对我这样的领域级高手使出弱点看破技能?

        对此本格斗地狱熊表示严重不满。

        咦?

        好像有什么不对的样子,也罢,还是先解决眼前的?;偎蛋?。

        因为无法说话,我只好不断用爪子在空气中写下一个又一个疼字,据西雅图克说像玻璃一般乌溜溜不用装也显得很是无辜的一双眼睛露出求饶的目光,一边躲避着姐姐的拉扯一边“嘎姆~~嘎姆~~”叫着。

        可怕,实在太可怕了,续女王u字箍和女王v字折等手段之后,专门针对我的领域姿态,莎尔娜姐姐又发明了新的惩罚方式。

        “嘎姆~~”

        “嘎姆~~”

        突然,耳朵上的力道停了下来,大概是惩罚终于结束了,我长长嘘出一口气,抬起头,突然心生警惕。

        莎尔娜姐姐那双冰冷双眸,正用我似曾相识的闪闪发亮的目光看着我,海蓝色的瞳孔里面,毫不掩饰的少女纯真和陶醉,让我全身的毛发猛地抖动起来。

        不……不会是那个吧……

        “弟……弟弟……”

        弟弟?是弟弟?还好,是弟弟??!

        “弟弟紫,啊啊啊,这副模样,这个叫声,真的是太可爱了,忍不住了??!”

        下一刻,猛地睁大兴奋双眼的莎尔娜姐姐,准确来说,应该是莎尔娜姐姐的另外一个人格,被西雅图克和老酒鬼暗地里戏称为对吴凡专用的第二模式的第二人格。

        在我眼睛里的侥幸之色还没来得及褪去,她就忽然扑上来,牢牢的用修长双臂抱着我,箍住我的脖子,撅着嘴,带着小孩子一般天真满足的甜甜笑容的脸蛋,不断在身上磨蹭着,完全就是一副小女孩得到了喜爱的熊娃娃之后的表现。

        等……等等,姐姐,我的脖子,喘……喘不过气来了……

        我绝望的目光,从姐姐的肩膀上方穿过,向远处的卡洛斯和西雅图克投过一丝求助之色,可惜他们转过头去无视掉了。

        这样的莎尔娜姐姐,某种意义上来说比第一性格更加危险,这两个人不想趟上浑水的心情我能够理解,但是……不能谅解呀混蛋??!

        你们两个给我等着??!

        投过一记等着瞧的眼神之后,我逐渐天昏地转,啪一声,被莎尔娜姐姐扑倒在地,像是一张软绵绵的大床般,无语的任由她在身上磨蹭着。

        别像真的小孩一样,在上面弹跳就行了,这是我最后一刻的希望,可惜也变成了奢望。

        ……

        “别傻躺在那里,快点起来练习?!?br />
        耳边传来莎尔娜姐姐充满寒气的清脆声音时,我抬起头一看,大概是闹够了,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她又切换成第一人格了。

        “……”

        真的已经记得刚刚发生的事情了吗?顺从的站起来的同时,我心里闪过这样一道疑问。

        “很好,接下来测试一下……攻击目标吧?!?br />
        “攻击什么目标?”

        我在空荡荡的训练场上巡视着,最后目光落到远处的西雅图克和卡洛斯身上,他们很明显的退后了一百米,一副你敢过来我们就敢跑的警惕神色。

        真是两个小肚鸡肠的家伙,肯定是还在惦记着我刚才那一记仇恨的目光,以为我会乘机蓄意报复,我是这样小心眼的人吗?对于他们见死不救的卑劣懦弱冷血无耻下流恶心的行为,我早就已经不介意了,真的是一点儿都已经没有在介意,真的真的。

        “随便假想一个不就行了?!?br />
        莎尔娜姐姐恨其不争的拍了拍我的脑袋,正当我嗯嗯点着头表示知道的时候,她低头略微沉思,似乎是充分考虑到了我的智商水平,随手取出一把长枪扔出千米开外,然后指了指竖着插在地上的长枪,示意那就是目标。

        “……”

        老实说,莎尔娜姐姐的关心很让我受到打击,我好歹也是普通人水准呀,因为一次测试智商是95还被同学称为九五之尊呢,嗯哼。

        没有理会我内心的辩驳,莎尔娜姐姐向后一跃,退出领域之外,目光紧紧看向这边,似乎是在催促着我快点完成测试。

        姐姐什么都好,就是太霸道了一点,连关心也满含着不容置疑的霸道。

        我心里无奈一耸肩,将目光落在千米外的长枪上,我思索着改用什么手段,给三人展现一下自己开启领域之后的实力才好。

        攻击的方法实在是太多了,随便在脑海里一想都能想出上百种体位……不,是手段才对,不过就是因为太多,所以才让人难以选择。

        算了,用最快的速度,直线冲上去,痛快的一脚将那把长枪分尸吧,稍想片刻,我就决定了这个最简单直接的办法。

        最快的,最快的……

        目光紧紧锁定着对面的长枪,深呼吸一口气,脑海里不断默念着自己所要展现出来的能力。

        最快的!最强的??!

        然后,目光微微一闪,下一刻,我的身体消失在原地,同时出现在长枪面前,一脚横扫过去,长枪应声变成被踢成两截。

        “咦?”

        场外另外三人,都睁大双眼,目光里充满了不可置信。

        “嘎姆?”

        毫无疑问,这句疑惑是从我嘴里发出的。

        因为,就和场外三人一样,我对自己是如何瞬间来到这个位置……有点摸不着脑袋。

        “根本没看到轨迹,难道是瞬移?”

        卡洛斯眼睛瞪大了片刻,才从嘴里喃喃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