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八百四十章 领域级的……

    第八百四十章 领域级的……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八百四十章 领域级的……

        “哟,阿琉斯~”

        傍晚夕阳染红的街道上,我出声叫住了阿刘思,里肯汉斯他们也纷纷回过头,好奇的看着我。

        “上次不是和你说了吗?萨克斯手琴的事情?!?br />
        “哦~~??!”

        酒有点喝高的汉斯,重重一拍手心。

        “哦……是有这回事,上次我也……也说了,不过很可惜,前几天……大家逛了一圈,发现鲁高因城里……里面,似乎没有这玩意买……”

        说着,醉酒的汉斯不断摇头晃脑,脚步也如踏七星一般左摇右摆。

        没想到他们也找一遍,看来汉斯队自己妹妹的事情,还是蛮关心的,我心里暗暗赞了一句。

        不过很可惜,这些人美找到叶是预料之中的事情,除非他们和我一样,不小心逛到了某家怎么看都不像是有萨克斯手琴卖的古怪老板开的古怪海产店里去。

        “没关系,我这刚刚好找到了一把,你看看合不合适?!?br />
        我将在海产店老板那里买来的萨克斯手琴取出,从打开外面精致的镶金丝红木盒,露出里面用绸缎轻裹着的萨克斯手琴。

        “吴老弟……果然不愧是联盟长老,连这种买不到的东西都……都能轻而易举的……”

        汉斯的醉话害没说完,就愕然中断,眼睁睁的看着盒子里面的萨克斯手琴。

        在象征着名贵的金黄色绸缎包裹下,木质的琴身流萤着如同枫叶一般酒红光泽的萨克斯手琴,静静的躺在里面,夕阳将灿烂的霞光在上面涂了几抹色彩,让它反射出金子金子一般的亮泽——这是一把美轮美奂,堪称艺术品的萨克斯手琴。

        就连我也没有想到,本来在海产店打开来看的时候,这把萨克斯手琴的琴身是深棕色,虽然漂亮得体,却没想到会有这种奇异的变化,这是不是预示着这把萨克斯手琴的神奇之处——即使是用冒险者的手段去摧残也能经受得起呢?

        咦咦——?

        为什么我第一个想到的是,是这把萨克斯手琴【能经受得住摧残】这种貌似对使用者十分失礼的想法呢?

        “吴老弟,这……这真的好吗?这种名贵的东西,可不是轻而易举就能能到手的?!?br />
        萨克斯手琴那名贵璀璨的酒红色光泽,让醉汹汹的汉斯也酒醒了不少,他揉了揉眼睛,有点不好意思手下这把萨克斯手琴了。

        能用金币买下的东西,对于冒险者来说都不是什么问题,所以很多普通人望而兴叹的东西,冒险者都能轻而易举的得到。

        但是冒险者也有得不到的东西,那些无法用金币,甚至是用宝石去衡量价值的东西,如同一件暗金装备,一颗完美宝石,或是一瓶全面回复活力药剂等等。

        这把萨克斯手琴也是这样,虽然未必能和前面所举的例子,但是光看着它那宛如浑然天成的,宛如一个身材婀娜多姿的少女般的精工,在此时此刻,夕阳又赋予了它一双拥有生命气息的金黄色瞳孔,这种程度的艺术品,在许多人眼里,就如同神器在冒险者眼中一样,都是无论有多少钱,花费多少心血都无法轻易得到的东西。

        “没关系没关系,无论是怎么样名贵的乐器,都只有在善用者手上才能发挥最大的价值?!?br />
        虽然惊异于萨克斯手琴的变化,不过这种事情,就如同一个在赌博商店里连续一百次赌到破烂的双手长剑的倒霉鬼,赌气的用最后一点钱随手拿了仅能买得起的一根不起眼箭矢,鉴定之后这根箭矢突然爆发出七彩光芒一样。

        简单来说,自己赌发了,自己在那个看似和艾吉斯一样狡诈的海产店奸商老板那里,占了大便宜。

        所以,对于我来说,享受这种从万年倒霉鬼逆转成为无敌幸运星的喜悦,就已经够了,也有了足够向其他人吹嘘,证明自己不是悲剧光环的恒有者的资本,至于萨克斯手琴,我到是不介意送给阿琉斯,反正留在自己手头上也是明珠投暗,埋没了这把艺术品之中的神器。

        阿琉斯的目光紧紧盯着盒子里的萨克斯手琴,她的全部心神都已经被这把手琴所吸引,那双动人美眸里的色彩就宛如天边火红瑰丽的夕阳晚霞一般,在闪闪发亮。

        现在,估计我就是拿出对阿琉斯专用神器卷纸筒,往她的脑袋上重重敲下去,她也未必会有反应。

        “老……老师……阿……阿琉……琉斯……真的……真的可……可以给……给吗?”

        本来就已经深谙四字真言术的阿琉斯,若是再结巴起来,就是这种效果,一句简单的话,她足足用了将近一分钟的时间才说完。

        “哦,拿去吧,好好拉,到时候我可要评分,不合格的话,我就将它收回去,怎么样?”

        我忍俊不禁的摸着因为长达一分钟的结巴话语而脸色憋得通红的阿琉斯,那一头映衬着她通红脸蛋的火焰般秀发,然后说道。

        “嗯嗯……嗯嗯,阿琉斯……十分十分……高兴?!?br />
        阿琉斯立刻就像听话乖巧的小狗一眼,索索的点起来头,然后,闪闪发光的眼睛重新落到萨克斯手琴上,伸出小手,慢慢的,慢慢的伸过去……

        突然,她猛地缩回手,身影一闪出现在了离我们十米多远的街道边上,紧张的掏出一个水囊,从里面倒出水,将她本来就白皙干净的小手洗了又洗。

        “……”

        都说别将刺客的【飞龙在天】用在这种无谓的地方了,你就不能好好的跑过去么?若是世界上真的存在刺客之神,看到你这样做,说不定会伤心的哭出来呀混蛋。

        足足洗了好一会儿,她才将湿漉小手在身上的宽大斗篷上擦干,接着呆滞的目光看了自己的擦拭的斗篷部位一眼,突然又伤心的倒回头去,重新用力的洗了起来。

        “……”

        怎么说呢,莫名的让人充满喜感的一幕。

        片刻之后,阿琉斯晃着湿漉漉的小手向我们这边跑过来,那急切的目光,似乎连飞龙在天都忘记使用了……话说还是不要记得的好,不然愤怒的刺客之神真要降下一个雷霆把这小腐女人间女蒸发掉了。

        “老师……老师……”

        她跑过来,就立刻将湿漉漉的白皙小手往我眼前里晃,目光里充满了求助之色,看样子我要是不帮她想办法,她就要直接把我的脸当抹布,在上面将手上的水擦干净了。

        “好好好,你别着急?!?br />
        对于阿琉斯的过度反应,我表现出了非同一般的无奈,掏出手帕递给了她。

        话说回来,她怎么就一副十分肯定的样子向我这边跑过来,她又是怎么知道我身上会比她的斗篷更干净的擦手的手帕呢?

        阿琉斯心满意足的用手帕将水擦干净,然后很自然的将手帕往兜里一塞。

        喂喂喂,换回来呀,将维拉丝给我做的爱心手帕给我还回来呀混蛋,别用那么顺其自然仿佛是宇宙规律一样的习惯动作,当着我面前将刚刚从我这里借来的手帕据为己有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呀混蛋??!

        总而言之,没有理会一旁发出愤怒咆哮的我,阿琉斯终于是将手伸向那把萨克斯手琴,像是用指尖碰触露珠一样,轻轻在上面一触即收。

        如是几次,几根白皙圆润的指尖,才轻轻落在琴身上,在光滑的表面轻轻摩挲起来,然后轻轻将手琴握起,抱在怀里。

        那一瞬间,阿琉斯周围仿佛出现了无数的梦幻光彩,就宛如某只海星少女完全被海星包围之后陷入的奇怪陶醉状态一样,心神已经完全沉浸在另外一个世界,超然忘我。

        “呜呜——咳咳咳————苛刻咳咳咳——”

        就在阿琉斯将萨克斯手琴抱在怀里,露出陶醉神色的瞬间,一旁醉汹汹的汉斯突然眼睛猛地大张,上面布满了血丝,然后整个人就如同被什么不堪回首的东西猛然冲击心头一般,弯下腰去干呕起来。

        “汉斯,你怎么了?”

        除了陶醉中的阿琉斯以外,大家都连忙凑上去,轻拍着汉斯的后背问道。

        “不……不知道,我也不知道?!?br />
        此时的汉斯脸上哪还有刚才的醉意,简直比死灵法师那张没有血色的脸更加苍白,他抬起头,眼睛里充满了畏惧,却摇了摇。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好像忘记了什么……不,好像被强迫忘记掉的什么东西……很久很久以前的可怕回忆,突然重新翻滚了起来,不断的在心里大声呐喊:危险——危险——汉斯,快点逃吧,逃的远远的,不然就来不及了……”

        汉斯语无伦次的喃喃着,让我们面面相窥,都不知道汉斯以前究竟遭遇过什么可怕的事情,竟然让这个除了在和里肯发生激情碰撞以外一直都显得十分睿智冷静的法师,如此的狼狈和慌张。

        汉斯的脚步,下意识的在缓缓一步步退后着,我们并没有注意到,他是在以阿琉斯为圆心不断拉开距离,只是以为他喝醉了酒,又经历了一场莫名其妙的恐惧袭击,脚步有点虚罢了。

        “算了,汉斯似乎有点奇怪,大家先将他送回旅馆吧?!?br />
        里肯拎着汉斯的脖子吊在半空,高频率摇摆了几下,看到汉斯吐的更欢了,确认他不是在戏弄大家,才在汉斯杀人的目光中说道。

        “阿琉斯,演奏就留待下次听吧?!?br />
        我朝依然沉浸于奇怪的深度陶醉状态的阿琉斯说道。

        “……”

        我拍拍拍??!

        神器三连击,终于让阿琉斯清醒过来,她迅速的擦了擦嘴角,然后发出类似“叽叽~~”的低鸣声,脑袋以极快的速度左右瞧了瞧,那动作和表情,完全就是一副捡到了好吃的松果之后变得机警无比生恐被别人抢走的松鼠一样。

        “阿琉斯,演奏就留待下次听吧?!?br />
        强行将阿琉斯的四处张望的警惕目光,扭转到自己这边,我咬牙切齿道。

        “嗯嗯……嗯嗯……”

        阿琉斯索索的点着头。

        “阿琉斯……很久很久……没有拉……正好回去……熟悉……”

        阿琉斯摆出了一个拉小提琴的动作,然后将头重重一点。

        “好吧,难得你有这份心意,下次演奏的时候记得叫上我?!?br />
        眼看阿琉斯一副慎重的样子,感觉到这家伙的腐性,在萨克斯手琴的影响下稍微变得微弱了一点,我不由老怀欣慰的摸了摸她的头,然后一把将后面的斗篷帽子给她戴上。

        “……”

        突然散发出冰冷气质的阿琉斯,一言不发的将萨克斯手琴放回盒子里,回头看了我一眼之后,便跟着里肯汉斯等人,身影消失在了岔路街道上的夕阳之中。

        不好,得快点回去,虽然小幽灵就在怀里的项链里呼呼大睡,不用再担心会遭到幽灵体炮弹的晚归惩罚,但是莎尔娜姐姐生起气来,或者是两个宝贝女儿对晚归的父亲露出委屈目光,都不是我所能承受得了的。

        这么一想我才顿然发现,原来家里养了那么多自己惹不起的可怕家伙。

        此后又是几天。

        本来我是想去和阿琉斯讨要回手帕,不过想到或许她现在正在为能够在我们面前好好露一手而废寝忘食的练习着,我还是忍了下来。

        也罢,反正还有许多备用的,从维拉丝临走前必然会给我准备的大包小包的麻袋里,翻找片刻,拿出一叠由上百条整整齐齐四四方方如同方块一般干净雪白的手帕,所高高叠起的高楼大厦,从上面抽出一条塞入兜里,我心满意足的拍了拍口袋。

        很好,也差不多该是时候了。

        “阿露卡琪修女,那些伤者如今怎么样?”

        下楼梯的时候,正好遇见了遇见让卡洛斯头疼的玩起了失踪并且夜不归宿的牧师长阿露卡琪,我不由问道。

        “放心吧,长老大人,所有的士兵和冒险者都已经脱离了危险,现在只剩下最后的恢复治疗,只要再给我们三天时间就能完成?!?br />
        阿露卡琪面带让人看着心里一片宁静和平的温洁笑容,轻轻说道,然后,她的目光微不可查的迅速在过道两边扫描了一遍。

        “有劳各位了,我代表所有伤者向你们至于崇高的敬意和感激?!?br />
        装作没有看到阿露卡琪的小动作,我点头微微行礼道。

        “哪里哪里,这是我们的职责,再说我们也受益匪浅呢?!卑⒙犊ㄧ髂抗饫锟焖俾庸坏朗?,继续温和有礼的回应道。

        “对了……”

        不等我继续说下去,她双手轻轻一拍,抢先问道。

        “不知道张老大人可否知道卡洛斯大人在何处?”

        “这个嘛,或许你可以去附近那个【双子海上的飞鱼】酒吧那里找找,卡洛斯经常在那里混?!?br />
        我奸笑着建议道,不过,这个酒吧的名字怎么看都很古怪吧,要么就是双子海酒吧,要么就是飞鱼酒吧,都很有代表性,两者一合起来,就变得不伦不类了。

        “我知道了,张老大人,真是万分感谢您提供的消息?!?br />
        阿露卡琪高兴的点着头,轻轻行礼道。

        “那么,我就不打扰您了?!?br />
        说着转身下楼,动作利落无比。

        “……”

        虽然卡洛斯摆出了明确的拒绝态度,不过这样看来,阿露卡琪虽然看似温柔和善,但是骨子里也是一个敢爱敢恨,个会轻言放弃的女人,嗯嗯。

        看着阿露卡琪匆匆杀向双子海的飞鱼酒吧的身影,我捏着下巴进入了看戏模式。

        算了,找他们去吧。

        刚刚从旅馆出来,我就被一股巨大力道拉扯着到了角落。

        “你这家伙,竟然出卖我的行踪,幸好我刚才就在门外,不然真的要被阿露卡琪抓个正着了?!?br />
        卡洛斯通红着双目,抓着我的肩膀拼命摇晃起来。

        “竟然知道了,你换个酒吧呆不就成了?”差点被卡洛斯摇散了骨架的我失声建议道。

        “这到也是?!?br />
        卡洛斯现在可谓是惊弓之鸟,连这点都要我提醒才想起了。

        “不过依然掩饰不了你出卖战友的事实?!彼肓艘换?,还是朝我瞪了过来。

        “……”

        虽然是惊弓之鸟,但是这家伙却在这种地方显得格外精明。

        “好了好了,今天我可是下定决心了,去训练场耍耍吧?!?br />
        我松了松肩,随口说道。

        “真的?!?br />
        卡洛斯立刻就将刚才的怒气抛之脑后,两眼冒出了兴奋光芒。

        “走走走,快点去,我们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看你的领域姿态了?!?br />
        “西雅图克和莎尔娜姐姐也在吗?”

        不一会儿,我们来到空旷的训练场,感觉到远处传来的巨大交战声势,我不由出口问道。

        “那是当然,这半个多月里,我们可是几乎一天都没落下,只有你这个家伙日子过得优哉游哉的?!?br />
        卡洛斯撇了我一眼,慎重严肃的继续道。

        “这次应该是你的情绪出现了波动,也就算了,以后却不可以自满,要知道,领域境界并不是我们的终点?!?br />
        “我知道了,放心吧,卡洛斯师兄?!?br />
        见我态度良好,卡洛斯满意的点了点头,身影一闪,不一会儿就带着西雅图克和莎尔娜姐姐,三人一起向这边走过来。

        “哟,你这小子终于准备好了吗?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看你的领域姿态,究竟有什么不同的地方了?!?br />
        全副金色重型铠甲的西雅图克,大咧咧的在远处朝我挥着斧头,一身贴身轻型金甲,手持长枪的莎尔娜姐姐,冰冷的神色中闪过一道温暖,给予了我莫大鼓励。

        “好吧,就让你们看看,说实话,我也蛮期待的……”

        深呼吸一口气,见三人已经站在远处,一副神色凝重的样子做好了准备,我大喝一声,将蓄势已久的力量爆发出来。

        熊人变身,然后是血熊变身??!

        天空已经被鲜血染红,巨大的冲击波甚至将万米高空上的云层冲破,露出一个大洞,但是血红色能量罩里的力量还在不断膨胀,再膨胀,血色的伪领域似乎逐渐承受不起这股力量般,不断扩大,外层半透明的能量罩不断稀薄,就宛如一个过度膨胀,随时都有可能爆裂的气球。

        “轰——”

        一声天崩地裂的巨响,整个鲁高因都剧烈震动起来,甚至整个西部王国,另外四个城市,那些敏感的冒险者,都感觉到了地面的轻微晃动,就仿佛在颤抖着,迎接着什么可怕的怪物到来一般。

        巨大的,由魔法防御罩?;ぷ?,足以支撑西雅图克和莎尔娜这种级别的对战的训练场,完全变成了一堆废墟,烟尘弥漫之间,浮现出一道身影。

        哦哦??!

        这应该是领域级别的——所拥有的锋利的爪子,尖锐的獠牙,犀利的目光,还有那……

        “嘎姆——??!”

        没错,还有那嘹亮震撼的吼声?。。?!

        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