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八百三十九章 双胞胎的羁绊

    第八百三十九章 双胞胎的羁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八百三十九章 双胞胎的羁绊

        “爸爸会不会讨厌这样的西露丝和艾柯露~~”

        说完以后,两个小天使用世上最闪亮动人,最楚楚可怜的目光向我看过来。

        “怎……怎么会呢,哈哈……啊哈哈哈~~~”

        我该从哪里吐槽,我该从哪里吐槽开始好呀混蛋,呜呜~~

        “嘻嘻,我就知道爸爸不会讨厌我们?!?br />
        宝贝女儿们幸福笑着,将脑袋靠拢过来,挽着我的脖子,用脸蛋在胸膛上面撒娇似的磨蹭起来。

        “不过也不全是坏处哦?!?br />
        顿了片刻,艾柯露做状得意的一手叉腰,另一手竖起可爱的细玉小指,在我们眼前轻轻晃了起来。

        “至少我们其中一个和爸爸偷偷玩亲亲的话,另外一个马上就会知道哦,相瞒也瞒不住?!?br />
        艾柯露像是研究出了什么重大成果一样,可爱的仰起下巴,点头说道。

        “咦咦——???!”

        西露丝发出困扰的惊呼声,乌溜溜的大眼睛泪眼汪汪看着自己的妹妹,带着泣音道。

        “艾柯露……艾柯露会瞒着西露丝一个人和爸爸玩亲亲吗?”

        “这个……”

        艾柯露闻言一愣,跟着西露丝一样,可爱的将头一歪,然后重重的摇了摇。

        “艾柯露当然不会?!?br />
        毫不犹豫的这样否认以后,她的脸色有点小沮丧——本来以为发现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现在看来根本就无关紧要嘛,自己和西露丝根本不会偷偷的瞒着对方干什么。

        这对紧密相连的双胞胎,已经不仅仅是心有灵犀那么简单,甚至身上擦破一点皮,或者亲吻时感受到的酥麻感,另外一方都能立刻感觉到,简直就像是一个灵魂里完全对半裂开来的般,从没有见过如此心灵相通的双胞胎,也难怪阿卡拉见到她们后会见猎心喜,立刻就将两个小家伙定为未来的牧师栋梁。

        因为这样,她们彼此之间根本没有任何秘密可言,完全是全心全意的信任着对方,将对方当成自己的一部分。

        “我就知道艾柯露不会瞒着我?!?br />
        西露丝抽了抽鼻子,高兴的抱着艾柯露。

        “那是当然了,西露丝真是个爱哭鬼笨蛋?!?br />
        艾柯露温柔的用手帕擦拭着西露丝眼角的泪珠,这样看去,反倒艾柯露更像姐姐一些,这是为什么维拉丝她们也会经常搞错两个人的名字——她们的关系似乎随时都能调换过来般,时而艾柯露调皮,西露丝温柔,时而西露丝哭鼻子,艾柯露温柔。

        “西露丝才不是爱哭鬼笨蛋,西露丝可是艾柯露的姐姐,姐姐哦?!?br />
        西露丝气呼呼的抬起头,嘟起小嘴看着艾柯露,然后突然破涕为笑,想艾柯露伸出自己小小的尾指。

        “很久~~很久以前……不,从西露丝和艾柯露诞生那一刻开始,就已经约定好的哦~~无论做什么,我们都要在一起?!?br />
        “西露丝,至少上厕所的话,没有必要非得一起去吧?!?br />
        艾柯露歪着头,突然想到。

        “但是……但是……”

        西露丝害羞的夹紧双腿,扭捏道:“但是艾柯露想上厕所的话,西露丝也会有感觉嘛,难道艾柯露不是这样?”

        “这样说也是呢,好像一直都是这样?!?br />
        艾柯露回忆着什么似地,轻点着嘴唇,然后点了点头,伸出尾指,和西露丝勾在一起。

        “没办法……因为我们是……”

        说到这里,两个双胞胎心有灵犀的异口同声道。

        “因为西露丝和艾柯露是一心同体嘛,以后一直一直都要在一起?!?br />
        说完以后,两个小天使似乎完成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一般,拥抱着对方,脸蛋贴在一起互相磨蹭着。

        “西露丝最喜欢爸爸,也最喜欢艾柯露了?!?br />
        “艾柯露也是,以后要一直一直爸爸和西露丝在一起的说?!?br />
        “……”

        这是多么动人的姐妹依偎场景呀,我仿佛看到了因为两个小天使彼此之间深厚的感情和羁绊,让整个房间都绽放出无数纯洁无暇的蔷薇花。

        真好呢,看到女儿之间如此愉快相处,真让我这个做爸爸的格外高兴,要是她们能和卡洁儿的关系,再稍微和缓一下的话,那我估计就是死也无憾了。

        看着眼前温馨动人的一幕,我欣慰的擦了擦湿润的眼角,这样想到。

        不过……感动归感动,总觉得能从她们刚才的对话中,嗅到一股超乎寻常的?;?,是我的错觉吗?!

        不,似乎现在不应该管这些,总而言之,先走人再说吧,

        乘两个小天使还沉浸在美好的双胞胎羁绊之中,我一个转身,穿着睡衣,以飞快的速度抓起旁边的日常衣服和斗篷,一溜烟的消失在房间里面。

        开门声当然不可能瞒过两个小家伙,可以隐约从后面的房间里面响起两个小天使不满的声音。

        “话说回来,为什么我的房间非得借给你换衣服不可?”

        克洛斯一脸郁郁的盯着我,他似乎还在为昨天的事情而郁闷,一旦关系到卡洁儿的事情,他就会变得格外小肚鸡肠起来。

        “别这么说嘛,我们不是战友吗?”

        将宽大的黑色斗篷披上,我朝卡洛斯竖起大拇指,牙齿一闪。

        “你就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想起我们是战友吗?”

        卡洛斯脸上的表情更加郁闷,言下之意是你昨天这么就不顾念一点战友之情,好歹就算是说谎,也给我说句“其实卡洁儿很喜欢你只是不好意思表达出来罢了”之类的话。

        “这种小事就不要在意了?!?br />
        我继续朝我们的重度女儿控先生竖起大拇指。

        “话说回来,你还没有回答我第一个问题呢?!?br />
        卡洛斯不休不饶的追问道。

        “你真的想知道?”

        我一脸肃然的盯着对方。

        “竟然已经问了你这不是废话吗?”

        卡洛斯今天似乎格外不爽,我刚刚也在过道是听说了,似乎是因为早上起床的时候被阿露卡琪逮着了。

        “不后悔?”

        “想倒转身体飞出去吗?”卡洛斯咬牙切齿的握了握拳头。

        “好吧,竟然你诚心诚意的问了?!?br />
        我想了想,莎尔娜姐姐的房间其实就在隔壁,只是,要是女儿们不依不饶的追上来,我去隔壁莎尔娜姐姐的房间,岂不是等于自投罗网。

        然后,因为卡洛斯和西雅图克的房间相比,卡洛斯的房间要进一两米,所以我就来了。

        当然,我是不会这样和卡洛斯解释的,得解释的更有说服力一些才行。

        于是,我咳嗽两声,在卡洛斯神色不善的目光中解释道。

        “原因有很多,简而言之的话,就是西露丝和艾柯露昨晚跑到我的房间里睡了……”

        “你这个混蛋,给我滚出去??!”

        卡洛斯房间里传来一声咆哮,然后某道身影直接从二楼旅馆窗口飞了出去。

        真是的,不是说了你会受到刺激么。

        一个翻滚稳稳落地,我朝二楼窗口上传来的连绵不断的撞墙声和悲鸣声吹了个口哨,转身大步离去。

        旅馆是暂时不想回了,里面有两个让人又喜爱又头疼的小天使呢,对了,去找找肯德基和汉巴格小队吧,也有一段时间没见到他们了。

        想到做到,我立刻往他们平日活动的区域走去。

        “呃……”

        这里是哪?

        我茫然的看了看四周,然后看了看对面不远处那个熟悉的破旧小书摊,一脸的大囧。

        莫非我和这书摊之间存在着什么奇怪的感应,会在不知不觉中受到某种神秘的电波吸引来到这里?

        当我看到一个蒙在宽大斗篷里面的熟悉的娇小身影,像小贼一般,偷偷摸摸的,东张西望的,蹑手蹑脚的来到书摊面前,迅速将手中的书往上面一扔,然后一个闪身出现在几十米以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离开……

        别把刺客的【飞龙在天(刺客在中短距离下的压制技,具有类似瞬移的效果)】技能用在这种无谓地方呀混蛋??!

        将眼前一幕收在眼里,此时此刻,我的脸色只能用面瘫去形容。

        如果说我和这书摊之间,存在着什么古怪的感应,那也就罢了,毕竟也不是什么值得介意的事情,但是,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这种时刻遇到这个家伙,难道我们两个之间,也存在着什么感应???!

        “……”

        不……不可能吧,宅男和腐女之间……感应什么的……恐怕有的也只是天敌感应吧!没错!一定是这样——代表***的上帝让我来到这里,为了整个暗黑大陆,为了全世界所有的宅男(虽然暂时还只有我一个),给予这个天然呆腐女严厉的制裁??!

        想通这一点的我顿时感觉到了肩膀上的重任,这一刻,我宛如天神下凡,背上长着六对洁白神圣的翅膀,手持天使之剑,高高举起,然后向邪恶的敌人挥剑斩去。

        “啪”一声清脆声音响起,骤然受袭的娇小黑影,来不及回头看是谁偷袭,就已经两手抱着脑袋蹲了下去,全身瑟瑟发抖的喃喃着“忘记了,灵感,又忘记了”之类的笨蛋语。

        “你这个笨蛋,来这里干什么?刚刚在干什么?”

        无视阿琉斯的悲鸣,我用两个拳头,压着她两边的太阳穴,不断旋转起来,这可是名为小新地狱的必杀技法,专治小孩多动症。

        “呜呜,呜呜~~”

        阿琉斯就像一条刚刚被从水里提上岸鲜活大鱼般,在我的必杀技下挣扎悲鸣起来。

        “欺负人……欺负人?”

        好不容易从我的魔爪之中睁开,阿琉斯像机警的史泰兽一般,刺溜一声跑出去,足足和我拉开100米的距离,并接将身体躲在拐角处之后,才畏缩缩的探出一双沾满雾水的湿润眸子,满是委屈的瞧过来。

        “……”

        看来刚刚的卷纸筒和小新地狱二连击,是把这个小腐女吓坏了。

        我咳嗽几声,没有理会那从拐角处投过来的警戒小动物似的目光,转身走向书摊,在上面搜索起来,并喃喃自语道:究竟要买哪本呢?

        “阿琉斯……***老师……买这本……的说?!?br />
        一转头,我立刻就靠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阿琉斯已经出现在旁边,一改刚才对我发出的小动物似的警惕,从上面拿起一本书,向我这边凑过来,那一脸熠熠生辉,俏脸上仿佛闪烁着星光的模样,仿佛我不将这本书买下来,人生就会变得毫无价值一样。

        虽然的确是想用这招将阿琉斯骗过来,而且已经圆满的达成目的……但是怎么说好呢?该说这只天然呆腐女太执着,还是太好骗好呢?

        “啪”一声,看着两眼闪闪发光的不断将手中的书往我的脸上推挤过来的阿琉斯,我毫不犹豫的高举对阿琉斯专用神器——卷纸筒,准确的落在她的脑袋上。

        “呜呜~~”

        就算是遭受到了如此巨大的清洗记忆攻击,阿琉斯依然死死的将手中的书抱在怀里,才蹲下去悲鸣起来。

        “……”

        这是多么可怕的执念呀,突然之间,我觉得自己一厢情愿的以为能将这个天然呆刺客的腐女属性扭转过来,是多么杀的一件事情,这家伙的腐性已经烙到了灵魂里,除非将她的灵魂抹杀,用另外一个灵魂代替……不,或许就是做到这种程度,另外一个灵魂在身体残余的本能行动影响下,也会逐渐被传染腐属性。

        这家伙……简直就像是病毒一样可怕?。?!

        “老师……这本……这本……??!”

        回过神,阿琉斯不知道什么时候原地复活,继续不依不饶的将手中的书向我的脸上挤过来。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本书就是她刚刚偷偷摸摸的迅速扔在摊位上然后若无其事走掉那一本。

        不幸啊。

        眼看阿琉斯急的、倔强的泪水都快要流出来了,一副你不是我的老师,我的战友的委屈表情,我只能泪流满面的接了过来。

        家里的萝莉凶猛,外头的腐女横行,难道这个世上已经没有我的容身之处了?!

        “对了,说起来……”

        不知道是什么伸展开,总之片刻之后,我已经和阿琉斯一块走在了街道上,然后突然想起一件事情。

        “你不是让我半个月以后务必要到刚刚的书店里去看一看吗?现在也不过是一个星期多点的时间吧?!?br />
        我突然响起了,上一次同样是在刚刚的书店里和阿琉斯相遇的时候,她曾经吩咐过我,务必!务必的在半个月之后再看看看,说不定能找到什么【好东西】,那种急切表情让人一眼看穿她口中所谓的好东西,就是她新出的bl书无误。

        可是,现在不过时隔一个星期多点,她就将自己的书扔过来了,难道说……是因为提前完成而偷跑了?

        不,或许还有一种更大的可能性……

        “你这家伙,该不会是在打着【我先将自己的书在这里摆着,如果一个星期以后还是没人买,就让老师买掉】的主意吧?!?br />
        “老师……在说什么……阿琉斯……不明白?!?br />
        我的话还未说完,阿琉斯就明显的娇躯一颤,似象牙美玉雕刻而成的白皙颈项缩了一缩,让她原本就娇小的身影更显玲珑。

        “……”

        谎言很劣质,身体反应也十分的诚实,这家伙……真的连撒个小谎都不会呢。

        “阿琉斯,不是说去一会儿吗?怎么花了那么长……吴凡老弟?!你还活着??。。?!”

        在阿琉斯的带路下,不一会儿,我们两个就和汉巴格小队如期相遇,他们先是发现了阿琉斯的身影,然后又看到了旁边的我,立刻就想见鬼了一般张大嘴巴。

        “没死成吓了你们一跳还真是抱歉了呢?!?br />
        对于这些混蛋的反应,我悲愤之余,也无可奈何,也怪不得他们会如此吃惊,因为小幽灵的幽灵体大炮,威力实在是过于震撼,能让人产生一种“被正面击中真的没问题吗?”的想法,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哪里哪里,真没想到……真没想到还能再次见到老弟你呀,这真是让人喜极而涕的事情?!?br />
        汉巴格小队当真的擦了擦湿润眼角,感动的说道。

        “……”

        我没死就真的让你们如此喜极而涕?话说我能将这种话当做是关心吗?好像总觉得很别扭的样子。

        “走,找里肯他们去,今天好好一天?!?br />
        逮着了汉巴格小队,我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绝佳的打发时间的好机会,将心头的郁闷一抛,我大声说道。

        然后,十三人又是在酒吧里吹牛吹了一天,直到傍晚时分才东倒西歪的走出酒吧。

        “对了?!?br />
        我突然想起,自己身上还有把萨克斯手琴要送给阿琉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