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八百二十五章 魔王少女和腿毛德鲁伊与辛香料

    第八百二十五章 魔王少女和腿毛德鲁伊与辛香料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八百二十五章 魔王少女和腿毛德鲁伊与辛香料

        “你这个家伙,是什么人,竟然敢抢本……本大人的食物?!?br />
        阿兹莫丹紧紧盯着眼前的人类。道,本来是想说本魔王,不过突然想到要掩盖身份和气势,不然的话帝王鳄会被吓跑,于是心中一凛,下意识的改了口,然后洋洋自得的暗道自己不愧是四魔王里面最机警的一位。

        其实,帝王鳄已经到手了,她现在完全可以没有顾虑,至于为什么会冒出这些想法,依然受已经过时的旧指令所驱使,那是因为……她是笨蛋嘛。

        就像在完成旧指令和***新指令的过程之中卡死的老式电脑一样,智商稍微有点……残念的说。

        另外,阿兹莫丹也感觉到了,这个看似平凡的糟老头似乎并不那么简单,就算没有达到和自己抗衡的实力,但是打起来的话,也会很费一番功夫,还不一定能留得住对方,她摸了摸自己纤细平坦光滑的小腹,上面正发出咕噜噜的悲鸣声,于是,她决定以理服人,做一个既讲理,有原则,又邪恶强大且杀人如麻的恐怖魔王。

        “胡说,明明是我早发现一步的,你可能不能知道,我盯住这条帝王鳄,已经足足有一个多月了?!?br />
        加仑老头眉目一正,身上突然散发出一股不逊色于圣骑士的凛然正气,似乎还真有那么回事的样子。

        “你这家伙,分明就是在撒谎??!”

        阿兹莫丹气愤的嚷叫起来,为什么每一个人都将自己当成笨蛋呢?

        “为什么一个多月以前发现了,不动手,要等到现在呢?”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我是在研究帝王鳄的生态习性,以方便下次更容易找到它们?!?br />
        加仑老头摸了摸胡子,细眯着眼睛,做出一副专家模样。

        “原……原来是这样?!?br />
        阿兹莫丹被镇住了,突然觉得自己这个美食家似乎不怎么合格的样子。

        【这家伙……是个笨蛋呀?!?br />
        加仑老头心里立刻做出判断。

        “哼,竟然是这样,那就没办法了,虽然现在不想战斗?!?br />
        阿兹莫丹斩钉截铁的发出宣战告言,和着她的空腹雷鸣一起响起,在地狱里,弱肉强食才是正理,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先来后到问题。

        “等等,小姑娘,要是我将这条帝王鳄让给你,你打算怎么弄?”

        “什么?”

        刚刚想摆出战斗姿势阿兹莫丹,脑袋一歪,露出困惑目光。

        “我的意思是说,你想怎么处理这些美味的鳄肉?!?br />
        察觉到对方饿着肚子的加仑老头,眼睛眯成一条直线,那自信满满的得意笑容似乎在说——我已经看到结局了。

        “烤呀?!卑⒆饶だ硭比坏?。

        “笨蛋——?。。。。。。?!”

        宛如震荡波一样的怒吼,突然从加仑老头嘴里发出,周围的花草树泥,都硬生生的被他这声巨大声音给震飞起来。

        “哼,亏我以为你是同道中人,没想到,你只是一个伪厨而已??!”

        加仑老头就仿佛站在那金字塔顶端的存在一般,高高俯视着在底下的阿兹莫丹。

        “竟然拿美味的帝王鳄肉直接上火去烤,这该是浪费到什么程度才会做出的事情呀,简直……简直就好像拿腿毛当刷子用一样,太可怕了,太可怕了?!?br />
        他双手抱头,露出深深的恐惧之情,一副不可置信这个世上竟然会有这样的家伙存在的模样。

        “我……”

        阿兹莫丹歪着头,有限的大脑转速让她一时无法及时处理这种情况,只是觉得……说可怕的话,这个人类老头用的比喻,似乎更可怕一些。

        顿了顿,她低下头,困惑看了自己光滑细腻的小腿一样。

        “我没有腿毛?!?br />
        笨蛋魔王如是说道。

        “住嘴,没有腿毛的家伙不是人?!奔勇乩贤纷髯锤缢估难鎏炫叵?。

        原……原来没有腿毛的不是人类,也就是说人类都是有腿毛的,以后看到没有腿毛的家伙,就可以判断对方并不是人类罗?

        自觉学到了很有用的知识的阿兹莫丹,窃喜起来,果然,像这样隐瞒身份,混入这些臭虫里面,能够轻而易举的获得很有用的情报呢,她已经想象到了当自己将这条重要情报告诉贝利尔姐姐和安达利尔姐姐的时候,她们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了。

        没错,细节决定胜利,就算贝利尔姐姐比我聪明,肯定也没想到要做到这一步??!

        在心里重重一握拳,阿兹莫丹得意想到。

        见对方陷入沉思之中,加仑老头突然震惊的退后一步,然后突地热泪满盈。

        多少年了,多少年了,终于有一个人能够接受自己的理论了,哪怕对方只是沉思,还并未接受,但是能够做到这一步,而不是立刻用鄙视的目光看过来,这名少女也已经是第一人了。

        想想以前那些家伙,对了,特别是自己那个唯一教过的不孝学生,竟然用怜悯的目光看自己,每当想到这里,加仑就一阵胃疼加蛋疼。

        要不是和阿卡拉那头老狐狸打赌输了,我才不会教这种不尊师重道的蠢材学生,想自己堂堂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德鲁伊大师,就算教的是一头猪,那么长时间也足够让它学会巨龙变身了,而那笨蛋,却抱着强体(霸体)那种初级技巧就得意洋洋……

        俗话说有对比才知道好坏,一瞬间,在加仑眼中,眼前这位少女从刚才的金字塔底端,直线升了上来,已经将他那个不孝学生完全踩了下去。

        满意的点着头,加仑的目光往下一落,看了一眼少女那纤细光滑的小腿,不由出言安慰。

        “放心吧,虽然现在还没有,不过你还小,总有一天会长出来的?!?br />
        “咦?”

        阿兹莫丹一呆,什么叫总有一天会长出来?自己又不是人,长那玩意干嘛?

        “很好,你已经合格了,现在,就让我加仑,来教你什么才叫美食家吧?!?br />
        不等迷糊的阿兹莫丹反应过来,加仑老头继续说道,然后突然老泪纵横,咬牙切齿。

        “这是一个足足吃了一个月没有任何调料的汤面的老人的不甘怒吼,你知道那是什么情况吗?一丁点盐,一丁点糖……不,连身为主食的面条都没多少,偶尔放几条毛毛虫我已经心怀感激了,时不时还能吃到几颗碎钻石……”

        仿佛想到了什么不堪回首的事情一般,加仑老泪纵横的跪倒在地,不断垂首顿足,他突然发现,这些年以来最痛苦的回忆,似乎都和那小子,还有他那幽灵圣女妻子有关。

        这对可恶的恶魔夫妇??!

        和阿卡拉打赌是我一生之中最大的失误,追溯源头,加仑愤愤啧道。

        “所以,痛定思痛,这些年来,除了不断研究之外,剩余的时间我全部花在了学习烹调上,终于……”

        大起大落的加仑,跪倒在地的身体宛如巨人一般缓缓升起,一手托着一撮散发出奇妙香气的粉末,大声宣言到。

        “终于,我研究出了数百种香料搭配?!?br />
        “哦哦哦哦哦哦——”

        前面一番话笨蛋魔王阿兹莫丹是没怎么听懂,但是最后这句,她却似乎有一种明悟的感觉,这难道就是美食家之间的电波感应?

        这一刻,在阿兹莫丹眼中,眼前这个人类老头,就好像全身沐浴在至高无上的金光之中,身体缓缓飘起,不断高大,从他背后如千手观音般伸出无数双手,每只手掌心上都托着一撮闪烁着光芒的香料,那高大的身姿,那空气中弥漫的奇妙香味,简直就宛如……

        香料帝王呀?。。。。?!

        以上,是一个被某幽灵的清汤面逼疯的德鲁伊老头,和一个笨蛋魔王的电波交流。

        “明白了吗?你糟蹋帝王鳄肉的举动?!?br />
        重回现实,加仑老头将香料小心翼翼的收起,然后摸了摸胡子,高深莫测,鬼神莫测的用前辈目光,冷淡的瞟了阿兹莫丹一眼。

        “我错了?!?br />
        这一刻,阿兹莫丹深深的了解到,作为一个魔王,自己在其他方面尚有很多不足之处。

        “孩子,想和我学香料吗?”

        加仑瞬间变成了慈眉善目循循善诱敦敦教导的辛勤园丁。

        “老师??!”

        不谙世事的笨蛋魔王,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很好,那么我们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将这头帝王鳄的尸体收好,放太久的话肉质会变差的?!?br />
        加仑老头掩饰不住的眉开眼笑,看着屁颠屁颠的将帝王鳄收起来的阿兹莫丹,左右两只眼睛分明各写着一个字,合起来就是【跑腿】!

        身为魔王,阿兹莫丹自然有更胜于冒险者的物品栏的保存空间,仅仅是两三秒功夫,断成三截,咽气了不知多久的帝王鳄,就被它收拾的一干二净,只留下染红的沼泽地,还在证明着这场诱拐……咳咳,是杀戮的存在。

        “现在跟我来?!?br />
        眼见收拾干净,加仑老头大手一挥,率先转身钻入了密林之中。

        “说起来,你叫什么名字我还不知道?!?br />
        一边赶路,加仑老头这才记起一件重要事情——自己竟然还不知道这位新收的学生的名字。

        “我叫……那个……贝安沙,没错,是贝安沙?!?br />
        “也罢,那我就叫你安沙吧?!?br />
        加仑老头自然能看出对方在撒谎,不过他到也不介意,名字,只是为了称呼方便而已。

        “说起来,你还有个师兄,也算是我半个学生吧?!?br />
        回想起那名不孝学生的恶迹,加仑老头砸吧着嘴,呸了两声。

        “只是个笨蛋而已,以后要是见着他,不用客气,尽情的蔑视对方吧?!?br />
        “师……师兄,笨蛋?难道比我哈……哈哈,难道他不像我那么聪明?”

        阿兹莫丹……不,已经化名为贝安沙的魔王少女,本来想说难道那个师兄比我还笨,可是转眼一想,这样说不是等于承认自己笨了吗?于是连忙改口。

        “当然,……那家伙绝对是笨蛋,而且明明是笨蛋却还总是一副很嚣张的模样?!?br />
        加仑撇撇嘴,心里有些发苦。

        不幸啊,貌似自己两个学生都是笨蛋……

        听加仑这么一说,贝安沙不由对自己那位笨蛋师兄好奇起来。

        “好,到了!”

        两人隐蔽在密林高处,打量着几十公里外的一座森林之城。

        “那里是精灵一族的大本营,我们现在的任务,就是要潜入去弄点香料,先将这头帝王鳄解决掉?!?br />
        这样说完,嘴淡的老师和嘴馋的学生,不约而同的咽了一口口水。

        “可……可是老师,为什么要来这里弄香料呢?你不是说已经研究出来了吗?”

        迷茫的魔王学生不解问道。

        “闭嘴,你懂什么?”

        加仑轻啧一声,目光变得睿智而渊博,那语气仿佛是从已经看透了生命和法则的本质的暮霭老者口中说出来的一样。

        “研究的捷径,就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br />
        其实老师你只是想单纯的偷点香料用用吧……

        上帝是公平的,让你失去一样东西,就会给另外一样作为补偿,所以,笨蛋的第六感通常十分敏锐,化名为贝安沙的魔王少女,心中一闪而过的这个念头,已经十分接近于本质了。

        “听说矮人族那边的香料,也有独特之处?!?br />
        恍然不觉身边的学生刚才差点已经识破自己的真面目的加仑,嘴里吧嗒吧嗒着,一边说道。

        “跟紧了?!?br />
        他一挥手,率先窜了出去。

        “别小看这座城市,不说那些巡逻的精灵士兵,光是护城魔法阵就是一个大麻烦,我可是足足在这里蹲点了好几个月,直到昨天才研究出一点门道,找到进城的办法?!?br />
        一边左弯右拐,灵敏的躲过精灵巡逻队的视线,加仑一边得意洋洋的向自己的学生炫耀道。

        “是……是吗?”

        贝安沙对魔法的基础和理论并不是十分了解,在她看来,无论是什么样的魔法阵,只要用更强大的力量就能够摧毁。

        只是……她总觉得老师刚刚的话似乎有点问题,昨天……才研究出一点门道?

        突然……有一种矛盾的感觉,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前提。

        在加仑的带领下,两道鬼魅身影不到片刻,就绕到了城墙外面一段不起眼的地方,上前几步,加仑伸手虚按在墙上,口中念念有词。

        不一会儿,从他手心升起一个淡黄色的魔法阵,片刻之后,光芒消散,加仑伸手一推,城墙顿时凹陷下去,露出能容纳一个人钻进去的洞口。

        “小心了,现在才是最关键的地方,那个守卫香料的精灵老头别看不起眼,却是一个领域高级的高手,想从他手中弄到香料,不谨慎一点可不行?!?br />
        进了城之后,加仑老头继续唠叨起来

        于是,就这样,一个患上清汤面恐惧症而誓言要成为调料之神的人类老头,和一个为了摆脱自己【零之魔王】的外号而下定决心外出杀人的笨蛋魔王少女,这对奇妙的师徒组合,展开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美食香料之旅。

        “哈~~欠~~”

        冰洞深处传出一声喷嚏,贝利尔***着发痒的鼻子,嘀咕起来。

        “这种失算感……难道是小阿那个笨蛋又在犯傻了?”

        ……

        睁开双眼,久违的刺目光线让我不适的眯上眼睛,将手臂横放在双眼上,好一会儿才适应过来,从床上坐起,开始打量四周。

        记得是和埃芙丽娜聊的正欢,眼看就要彻底将那把嚣张的破剑,变成一把以搞笑艺人为前路,以能成功演出一场单人吐槽秀为目标的宅剑,没想到一阵天昏地转,又被拉了回来。

        似乎那把破剑说过,等自己领悟到了世界之力以后,就能***出入那片世界了,因为那个世界,本来似乎就和世界之力的本质有关,我也不大清楚。

        哼哼,到时候,暗黑世界第一把宅剑,就要在自己的熏陶下现世了。

        “咔嚓”一声,门被打开,卡洛斯,西雅图克和莎尔娜姐姐陆续走了进来。

        “哈哈哈哈,我们听到房里有动静,就知道吴师弟你已经醒过来了?!?br />
        西雅图克的大嗓门在狭小的房间内发挥,立刻让尚晕晕沉沉的脑袋发涨起来。

        “对了,你们离开后发生什么事了,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摇了摇头疼欲裂的脑袋,我抬头看了三人一眼,问道。

        “我们还想问你呢?!笨逅箍嘈Φ囊∑鹆送?。

        “你究竟去哪里了,我们都回到了遗失之城,只有你不见了,那时候可吓了我们一大跳?!?br />
        “我……我靠法拉他大爷的,给了这破玩意给我?!?br />
        脑袋模糊了一阵,我才记起这场事件的罪魁祸首,不由掏出那几张回程卷轴,狠狠扔到底上。

        “关于这件事,其实我们也预料到了可能性……”

        声音从门外传来,然后,法师公会会长塔巴带着一脸笑容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