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八百一十章 宅男的恶趣味

    第八百一十章 宅男的恶趣味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八百一十章 宅男的恶趣味

        从加恩那里得知,魔法指南针大概得到凌晨才能做好,我们一听就知道可怜的塔巴又得率领他那群研究队伍熬夜了。

        这种事情,对于法师来说也是家常便饭了,因为这样,我们也能好好休息一天,褪去刚刚精神力体力消耗过度的那份疲惫,换来明天一大早精神满满出发。

        告别大喜过望的加恩和萨克雷之后,我先一步独自出来,在大街上溜达着,四处张望周围带着满身倦色和自己擦身而过的冒险者。

        记得肯德基和汉巴格小队都是分配在鲁高因城这边,鲁高因城的防御力量最强,加上怪物方面群龙无首,所以伤亡最轻,现在还没听说有转职者阵亡的消息,所以我也放下了心头一块大石。

        哦哦,说曹操曹操就到,像脑袋着了火一般的红色卷发汉堡头和绅士一样梳剪整齐的白发白胡子走在一起,在大街上是多么显眼啊……

        “哟,各位还好?”

        一伙十二人正分作两拨,以汉斯和里肯为首一边骂骂咧咧一边互相推挤着进入酒吧,谁也不肯让出道路,就算是满身的苦战痕迹也阻止不了这份冲劲,真是让人意外的精神呀,看来我是白担心了。

        “哦,是阿尔萨斯……错了错了,是吴凡老弟,你瞧,现在已经改不了口了?!?br />
        看着我从不远处走过来,这对同行冤家也放弃了幼稚的抢门行为,纷纷转过身打招呼道。

        “大家都还挺精神的么,不愧是联盟未来的精英?!?br />
        “那是当然!”

        里肯和汉斯异口同声的声音响起,各自摆了一个pose,他们再次同声同气的高傲高呼道。

        “我们可是饮食界未来的顶梁柱,怎么能倒在这种地方???!”

        “……”

        你们两个家伙还惦记着这种无聊的事情呀, 放弃吧,你看,你们的队友已经站到十米开外去了。

        顺便一说,我现在也想装作不认识他们,立刻掉头走人。

        “一山难容二虎,看来我们迟早有决出生死的一天?!?br />
        “哼,正合我意,这个大陆,只需要一家天下第一餐馆就够了?!?br />
        发觉对方“学”着自己说出一样的话以后,两个刚刚还同声同气,宛如双胞胎一般合拍的家伙,忽然对视起来,目光交锋处似乎闪烁着丝丝雷光。

        “我说……你们两个想决斗没问题,不过不要把酒吧门口堵住行吗?”

        我无力的一摊肩膀,要不是已经一脚踏入了名为汉肯的沼泽里面,我真想立刻抽身走人,丢不起这个脸呀,话说这里应该没有能认出我的人在吧,出来之前我特地换了一件斗篷的说。

        里肯和汉斯回过神,看了周围一眼,四周果然围满了想进入酒吧里放松一下的疲倦冒险者,都神色不善的盯着他们,要不是这几天的高强度战斗,已经将这些精力旺盛的家伙的脾气给磨光了,说不定早就有满脸刀疤的【亲切的人】站出来,拉上这两个家伙去角落里头探讨人生去了。

        “啊~~~,累死我了,好想大睡一觉??!”

        沸沸扬扬的酒吧里面,占据着一张大桌子,汉斯十分没有形象的伸了个懒腰,整个上半身软绵绵无力的贴在桌子上面。

        “那就睡吧,反正怪物最早也得明天才能卷土从来?!?br />
        喝着侍女递上来的果汁,我满不在乎的说道。

        “错,大错特错,我说的大睡一觉,才不是这种可怜的程度?!?br />
        汉斯突然坐直身体,张开双臂,猛然睁大双眼,背后宛如散发着上帝一样的圣光。

        “而是……睡上五天五夜啊啊啊?。。?!”

        “哦!”

        我翻着白眼应了一声,见汉斯还保持着刚刚的姿态,突然觉得这家伙似乎对上帝作了十分失礼的事情,清醒点吧混蛋,上帝可不是睡神。

        “可恶,所以说我讨厌这个世界?!?br />
        “……”

        和世界又有什么关系?这家伙已经不行了,脑神经搭到屁股上了。

        相比汉斯的疲软,坐在旁边的里肯,纵使疲惫的脸上挂着一副熊猫眼,但精神却是十分亢奋,我们说话的功夫,他已经连续喝下三杯麦酒了。

        “吴凡老弟,我跟你说……”

        抹干净嘴角的泡沫,里肯犀利一脚踢出,将旁边死去活来的汉斯搁到一边,顺势挪位坐上来,仿佛十天十夜没睡的熊猫眼里面挂着兴奋光芒。

        “当时你没看到,那位西雅图克大人,太厉害,实在是太厉害了,他变成了一道巨大的龙卷风,几十万怪物根本就毫无还手之力,就算是攻击也给反弹回去,根本就是不费吹灰之力……”

        眼睛里闪烁着极度激动的光芒,里肯滔滔不绝的喷起了口水,真看不出,这个看似和白发老头一样总是面带着和蔼和沉稳气息的家伙,竟然也是一个追星族。

        “一个人逼退了几十万怪物,几十万……我靠??!”

        最后,里肯高举双手,发出仿佛虔诚教徒一般的感叹,就差没有曲膝膜拜了,结果话没落音就被站起来的汉斯一脚踢在他坐着的凳腿子上,整个人随着凳子翻了下去,最后两个字是从桌底下发出来的。

        “不就是逼退了几十万怪物大军么,乱激动个什么,不知道我头正疼着?”

        劳累的汉斯没有一点平时的法师文雅形象,到是像个染了一头红发做了个非主流发行的小流氓,一脚将里肯坑了以后,他犹自不解气的往桌底下踹了几脚。

        “你这个家伙,什么叫【不就是逼退了几十万怪物大军】?说的你是什么厉害角色似的,侮辱我没有关系,但是敢侮辱西雅图克大人,我跟你没完??!”

        费力从桌底下爬起来的里肯,通红着双眼,作状扑上去要和汉斯决一死战。

        “我是没这个本事,不过不代表这里没人有?!?br />
        汉斯一边抽出法杖,一边不屑道。

        “咦?”

        里肯一愣,目光转溜几下,动作停滞在半空,仿佛有无数问号从他脑袋里冒出来。

        “你脑袋长屁股上了吗?就在眼前,眼前??!”

        汉斯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一法杖就瞧在里肯头上,然后用法杖指了指我这边。

        依然是半睡半醒一样的迷糊目光,看向这边,里肯的脑袋里仿佛有一个闹钟,在滴答滴答走着,然后叮铃铃~~

        “我怎么就给忘记了呢?!”

        拍着手心,里肯恍然大悟的抓着他那头绅士一般疏剪整齐的白发,那羞愧的样子似乎恨不得汉斯再敲他几下。

        里肯终于记起来了,眼前这个吴凡老弟,才是以一人之力逼退怪物大军的首创者,而且高地之城也是他的功劳,这其中任何一项荣耀都不比西雅图克来得差,自己放着眼前这个更大的功臣不说,却将西雅图克捧的天花乱坠,真是瞎白了一双狗眼。

        “不过,始终是无法想象,那个人竟然会是吴凡老弟您呀,还是联盟长老,啧啧~~”

        汉斯的八卦之魂似乎也因此而燃起了一点点,将他那刺目的红色汉堡头凑过来,用着精明的家庭主妇走在菜市场时所发出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我。

        “可以理解?!?br />
        咽下最后一口果汁,我耸耸肩膀道。

        这道理就跟明星一样,得有距离感才行,打个比方说,邻居家拖着两条鼻涕的二狗子突然摇身一变成了天皇巨星,金光闪闪的出现在你面前,你能立刻升得起崇拜的感觉么?可能心中的扭曲感反而居多吧,距离产生美感就是如此。

        这样也好,要是里肯像刚刚夸西雅图克一样夸自己,那样反倒更让我觉得别扭和不自在呢,眼下这种感觉就刚刚好。

        “的确,明明吴凡老弟这个大活人就站在面前,我还是一点都感觉不到,眼前这个人竟然会是拯救整个西部王国的大英雄?!?br />
        里肯也学着汉斯,将脸凑上来仔细打量着我。

        喂喂,你们给我适可而止吧,两个大男人将脸凑上来,就不嫌恶心么?你们不要脸我还要呢。

        背靠向椅子,拉远距离,我朝两张大脸贼笑一声:“要不,试一试?”

        里肯和汉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以能扭断脖子的速度拼命摇着头。

        认清熟人之间不可能存在偶像这一事实之后,汉斯重新颓废的坐了回去,半拉不搭的瘫软在桌子上面。

        “不如我教你一个能提起精神的魔法吧,这可是我从某个旧图书馆管理员那里学来的招式哦?!?br />
        看着汉斯倒在桌子上的醒目红色卷发汉堡头,我心中升起了一个恶趣味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