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七百九十九章 坐【飞机】

    第七百九十九章 坐【飞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百九十九章 坐【飞机】

        空气在炙烧着,眼前尽是模模糊糊、波涛起伏的沙丘,蔚蓝色的天空似乎也被烤红,在眼睛里变成一片暗红的颜色。

        从位处五大城市之中最靠近沙漠深处的遗失之城出来以后,步行了好几天,我似乎终于来到了这片人口相传的,宛如地狱一般的沙漠深处。

        因高温炙热而变得模糊一片的脑海中,依稀还能回忆起西雅图克回来那天,我们三人就开始讨论计划的具体步骤,约定好联络事宜之后,我,莎尔娜姐姐和卡洛斯,给西雅图克留下一句口讯,便来到了遗失之城,然后顺着三个不同的方向向沙漠深处探索金发。

        至于西雅图克那家伙,听他自己说为了赶路,在下水道里的五天时间里,几乎都是在寻路和杀戮之中度过,在这样的高强度消耗之下,就算西雅图克是个只要上了汽油就能一直跑个不停的车子,也会因为发热磨损而瘫痪吧,结果回来后猛吃猛喝一顿,过了没多久就呼呼跑到房间里睡大觉去了。

        这也怪我失策,让西雅图克去下水道的时候,没把回来后体力消耗的休息时间算在内,早知道横竖他都要大睡一场,就把时间限定在三天了,想必在时间如此压迫的情况下,他的旅途会更加多姿多彩吧,嗯嗯。

        “小凡,你身上正散发着黑色气息哦,又在想着坑人的注意吧?!?br />
        走在……不,漂浮在一旁,如同干渴的小狗般微微吐着可爱舌头的小幽灵,立刻给予了毫不留情的吐槽。

        “你的错觉罢了,我以前可是逢年过节就会被亲戚阿姨们摸着脑袋夸乖孩子的人呀?!?br />
        我顿时不乐意了,虽说刚才的确是在想着要是当初阴西雅图克一把就好了之类的阴险主意,但都已经是过去式了,难道yy一下都不行?打飞机还不犯法呢。

        “哼,那只是礼仪罢了,大人的礼仪罢了?!?br />
        小幽灵扬了扬她的月色发丝,装作一副我很了解大人的模样道。

        “而且,说不定她们摸你着你的头的时候,舍不得走想着干脆直接拧下来就好了?!?br />
        喂喂喂??!

        并不是为了维护那些带着面具夸奖自己的亲戚们,不过究竟得做下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才会让这些流着相似血脉的人对晚辈产生这种恶毒的念头呀,你说这话算是对我平凡的童年生活的极度怀疑吗?以为我是那种会在对异性处于懵懂时期对邻居家的小女孩说大家来互相探讨一下为什么身体会有不同之处的好色男孩吗?

        “话说回来,这么热的天你不躲在项链里面跑出来受罪,难道说一直隐伏在灵魂深处的某一部分渴望终于觉醒了吗?”

        看着笼罩在斗篷里面,像极了晒干的青菜一般病怏怏的漂着的小幽灵,我不由大奇。

        “你少管,本圣女在做日光浴?!?br />
        小幽灵瞪了一眼她那银宝石一样的晶莹瞳孔,大声宣言道。

        哎呀呀,这可真是不得了,难道这家伙病了吗?明明就是讨厌阳光喜欢生活在阴暗地方的一只幽灵,却偏偏说出这种话,就好像一根冰激凌大喊着冰箱好冷而跳入沸水之中,在我眼中简直就是怀着让人肃然起敬的大无畏笨蛋精神。

        “你呀,真是一个笨蛋?!?br />
        我不由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

        “罗嗦罗嗦罗嗦,区区一个佣人也想下克上,对本圣女指手画脚吗?还早一万年呢,干脆给我趴下去,游着前进好了?!?br />
        小幽灵怄气的将脑袋上把她当成孩子摸着的大手甩脱,用着清脆优美的上扬语调来了一记无路赛三连击,差点将我直接给萌倒了,在这火炉一般的炙热空气中,就好像一盆清水浇在心上一样,舒服极了。

        “那个……尊敬的圣女殿下,能不能将刚才那句话的前面部分再说几次?!?br />
        我厚着脸皮,露出央求目光。

        “哇??!”

        可爱的小圣女发出惊呼,歪着头将困扰的目光看过来。

        难道说……小凡你一直隐伏在灵魂深处的某一部分渴望终于觉醒了?”

        “……”

        多么似曾相识的对话呀,只是角色调换过来了而已。

        “这种事情就不要管它了,来,说说看嘛~~”

        我伸手一把将小圣女搂在怀里,在那娇嫩的脸蛋上蹭了蹭,结果发现不愧是幽灵躯体,这家伙的身体竟然格外冰凉,相对于我现在被烤得快要冒烟的温度来说,就好像抱着一块散发着寒气的大冰块一般,而且这块“冰块”搂在怀里,还格外的柔软舒服。

        难道说,自己无意之中竟然发现了小幽灵另外一项功能。

        “本……笨蛋,快放手了,好热~~好热,别把沾满臭汗的脸贴过来啦,笨蛋笨蛋笨蛋,呜呜~~”挣扎,挣扎~~

        “有什么关系嘛,这份温度,可是佣人对主人的火热关怀和忠诚呀,你就老老实实心怀满足的收下这份心意吧?!?br />
        “这样的关怀和忠诚,本圣女才不要呢?!闭踉?,挣扎~~

        “没想到会是这样,竟然践踏佣人的关怀和忠诚,这样的话,也只以下犯上,奴隶翻身做主人了?!?br />
        我抱得更紧,啊啊,该怎么说呢,一块有着柔软弹性的手感,而且散发着诱人幽香的冰块,真的是太舒服,为什么一直以来竟然没有发现呢?

        “你这个混蛋,一开始就没有抱着佣人的觉悟和本圣女说话吧?!?br />
        “哎呀呀,花了八年多的时间终于意识到了吗?真不容易呀?!?br />
        “明明只是一个笨蛋佣人,却说的好像本圣女才是笨蛋似地,啊啊啊,天诛??!”

        “轰——轰——轰——”

        从前面不远处,十多道沙柱冲天而起,发出宛如火药爆炸一般的声音,在这片炙热无垠,却格外寂静的沙漠之中显得十分刺耳。

        对于我们两个来说,这已经是日常事项了,瞬间,我们放弃了打闹,怀里的小幽灵涌起几道白光,落在我的身上,然后刺溜一声钻入项链里面。

        第二世界的怪物,她这个二十多级的小牧师可惹不起,不过那条蜗居项链却是个躲避的好去处,这也是为什么我能放心的将她带到这种地方的原因。

        冲上几十米高的巨大沙柱之中,闪烁数十道黑影,如同鬼魅一般落到周围地面,丑陋的躯体低俯着,姿势如同即将跃起的癞蛤蟆一般,不过那如同钢铁一般长满突刺的四肢,还有上面锋利的爪子,却显示了它们的不俗攻击力。

        又是这群家伙,烦不烦呀。

        我摸着脑袋,看了周围一眼,一个精英,四个头目,二十余只喽啰,还算勉勉强强。

        沙漠跳跃者的三阶进化体——墓地爬行者,就是这些家伙了,老是一惊一乍的从沙子里面跳出来,难道就不会换点别的出场方式?

        一边想着,我打起精神,将笼罩着全身的斗篷掀到背后,摆出了攻击架势,身上散发着淡淡圣光,那是小幽灵临钻入项链之前给自己加持的数个状态。

        有祝福系的三阶技能【敏捷术】,还有治疗系的三阶技能【清明】,还有破魔系的二阶技能【光明盾】,一整套具备华丽视觉效果的增幅技能施展下来,咱和那些白光闪闪的天使相比,也就只少了一双翅膀而已。

        三个增幅技能也就用了一两秒钟的施展时间,足以证明这小圣女,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也是好好苦练过的。

        “嗖嗖——”

        这些目光猩红的墓地爬行者落下来没多久,见自己的包围战术似乎无法让敌人惊慌以后,便开始不耐烦的嘶叫起来,然后嗖嗖几声,在精英的示意下,几个小喽啰发起了试探性的攻击。

        啊啊啊——??!你们这是自寻死路??!

        大叫一声,在敏捷术的加持下,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如同一阵轻风般,灵活异常,清明更是能让大脑冷静,目光明锐,似乎连那平庸的智商数值都提高了不少。

        信心大增之下,我单手一翻,握着把蓝色拳刃迎了上去。

        果然还是用拳头痛揍敌人比较痛快的说。

        “霹雳啪啪——咚咚锵锵——”

        好一阵毫无意义的打斗声过后,随着几道骤然出现的白色剑光闪过,然后是几声尖叫嘶吼,片刻之后,精英墓地爬行者带着【你耍赖】的忿忿目光,半空中的身体突然断成数块,鲜血喷洒,不甘死去。

        我似乎没有说过不换武器吧。

        轻轻将暗金长剑上的鲜血抹干,我犹自对精英墓地爬行者临死前那道怨恨的目光感到委屈。

        第二世界的精英怪物皮就是厚,就算在一身宛如六十多级的冒险者的属性和攻击加持下,用普通的蓝色拳刃也破不了它的防,所以到了最后,我也能放弃用拳头全歼敌人的豪迈想法,结果才遭到了精英墓地爬行者临死前的一记鄙夷。

        看看爆落了什么吧,好歹也有一个精英和四个头目,再说不快点手脚的话,这些爆落物品就要被沙子掩埋掉了。

        心里才刚刚这些想着,项链里就窜出一道白光,向那些爆落物品窜了过去。

        “……”

        有时候,我真的分不清圣女和巨龙有什么区别。

        “哼,都是一些废物?!?br />
        兴冲冲的展开寻宝之旅,简单点说是寻找钻石之旅的小幽灵同学,将一件件自己看不上眼的东西扔到一旁,一边忿忿嘀咕着。

        喂喂喂,那可是金色装备呀??!

        看着一道金光被小幽灵抛弃,在空中划过美丽的抛物线,我连忙冲上去一手接住。

        有时候,我真的分不清圣女和笨蛋有什么区别。

        一件金色的布甲,不,应该说是布甲的扩展级装备——鬼魂战甲才对,名字很是气派,当然作为扩展级物品,属性肯定也差不到哪里去,想到这里,我将拿在手上的辨识卷轴往上一拍。

        飞鹰之羽 鬼魂战甲

        防御:296

        耐久度:60-60

        需要等级:47

        需要力量点数:60

        +158%防御

        +50飞射性防御

        10%快速再度攻击

        +12精力

        +10%法力回复速度

        抗火+35%

        抗毒+12%

        回复1点耐久于一天之内

        哦哦,以我多年的冒险者目光看来,这绝对是一件面向法师型的极品装备。

        虽然属性还算不得极品,不过鬼魂战甲本身轻巧的重量,就更合适于法系职业,仅仅60点的力量需求却高达296点防御,这是其他任何重型铠甲都不具备的高“性价比”,属性上而言,针对远程攻击生效的50点飞射性防御,对更头疼远程攻击的法师来说好处巨大,不过最为珍贵的还是【+10快递再度攻击】和【+10%法力回复速度】的属性,用处就不用我多解释了吧。

        总之,虽然自己用不上,但应该能和其他法师换点好东西吧。

        这样想着,我将乐滋滋的将金色鬼魂战甲收好,其他的还包括一件蓝色的扩展装备,一枚蓝宝石,其余则是金币和强力生命(法力)药剂之类的量产型物品了。

        里面没有小幽灵要的钻石,那也是当然的事情,本来宝石就属于珍稀物品,而且分六个种类,爆出钻石的几率还得再除以六,哪是说有就有的。

        “呜呜呜~~”

        失望而归的小幽灵,小嘴一副鼓鼓的样子,好像谁欠了她一百个金币似地。

        “好啦好啦,别生气,大不了等回去以后我将其他宝石换成钻石就行了?!?br />
        我又气又好笑的在她鼓起的柔软脸颊上轻轻一捅。

        最近是不是有点太宠溺着小家伙了呢?

        “真的,我就知道小凡最好了?!?br />
        小幽灵的脸色犹如雨过天晴,一把飞扑过来,带着满足笑容的脸蛋在上面蹭了起来。

        “作为代价,一路上就麻烦你给我降温了?!?br />
        “不要?!贝鸬囊斐K?。

        我说,刚才那一脸感动的样子都是假的么?

        “其实你一直不愿意回项链里面,就是为了用身体给我降温吧,只是事到临头不好意思说出【如果小凡不介意的话请用我的身体降温】这种话,才一直闹别扭是吧,你这个蹭得累?!?br />
        看着大声说不要却没有立刻逃离自己的怀抱的小幽灵,我突然想起口嫌体正直这个词,不由下意识开口,说完以后,就连自己也摇起了头。

        在傲娇度上,小幽灵的确是达到了做出这种事的标准,不过,这吐槽圣女真会如此好心吗?御坂满脸不信的这样想道。

        “开……开什么玩笑,本圣女为什么非得要为你这个佣人做到这种程度不可?”

        出乎意料的,小幽灵白皙精致的脸蛋上微微染上一层红霞,用比平常高上一倍分贝的声音大声反驳道。

        这种反应……御坂心中填满了莫名的幸福。

        好吧,吐槽到此结束,我还是先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们两个都不用魔法降温吧。

        那是发生在离开遗失之城的第一天夜晚,当我在沙漠上挖好大坑,跳下去,用冰系魔法混着一层厚厚沙子将大坑掩盖起来以躲避沙漠夜晚的狂暴(从卡洛斯那学来的方法,普通人勿学)。

        之后,看着我用冰冻魔法,小幽灵突然问了一句,为什么白天那么热,我不用魔法给自己降降温,比如说法师的冰封装甲什么的,不是轻而易举吗?

        沉默了片刻之后,我突然抬头仰望头顶上仿佛存在的遥远星空,然后语重心长的拍了拍小幽灵的肩膀:魔法并不是用来享受的,身为冒险者,就得经历风吹雨打才能成长起来。

        然后顿了片刻,我突然问起白天同样被晒的奄奄一息的小幽灵:为什么不用鸡蛋壳,这玩意的防沙隔热功能也不在话下吧。

        沉默片刻之后,小幽灵突然莫名其妙的一拳击在墙壁上,然后一脸平静的回过头,告诉我她的答案和我的一样。

        然后,两个笨蛋开始了长达几天的名曰【死要面子活受罪】的艰苦旅程。

        以上。

        真是悲剧呀??!

        天气变得越发恶劣,几天过后,沙漠刮起了沙尘暴,我感觉自己就像来到了一片黄沙地狱,被暴风卷起的沙子,就像一片片刀刃般在全身四周不断刮过,同时好像有一张大手,在用着堪比野蛮人的力量不断拉扯着自己的身体,意图将自己扯上空中。

        怪不得卡洛斯出发前数次叮嘱自己,千万不要小看沙漠深处,一个不慎的话,就算是强如为领域级的冒险者也会在这里丢掉小命。

        下一瞬间,身体猛地拔起,我已经被一阵前所未有的暴风抛上了空中,身体完全失去了控制一般的在空中剧烈转圈,直至千米高空,这里的风力更大,不过相对的那漫天沙子却不见了,视线也变得开阔起来。

        从狂风之中微微眯开一道眼睛,我顿时瞠目结舌。

        在视线所及的地方,一共有七条连接着天与地的黄沙柱子,不断在这片土地上肆虐着,就宛如七条疯狂咆哮的巨龙,似乎整个沙漠,在它们的疯狂舞动都在打着颤一般。

        这些巨大的黄沙柱子,不用说也知道,正是沙漠鼎鼎大名的龙卷风,加上自己屁股下面这条,一共八条龙卷风在疯狂的摧残着这片可怜土地,整一副末日降临的景象。

        这还真的人间吗?

        一时间,我对沙漠的恶劣又有了新的认识——果然不愧是连习惯了地狱环境的怪物,都不愿意呆的地方。

        为了小命着想,我早就变身了血熊,此时悠哉悠哉的搭乘着这股龙卷风进行免费空航。

        正好省了自己的脚程,说不定这股龙卷风还能直接将自己带到第二世界的赫拉迪克一族那去呢。

        当然,这是最乐观,也是几率最低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