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七百九十二章 各自准备,序幕拉开!

    第七百九十二章 各自准备,序幕拉开!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百九十二章 各自准备,序幕拉开!

        “原来是你呀,小阿,你不在地狱镇压,跑上来干嘛???!”

        贝利尔放开沙耶,飞了上去,抓着阿兹莫丹的恶魔角用力摇了起来。

        “别,别弄我的角,贝利尔大姐,我说过多少次了,恶魔的角不能随意碰触,尤其是本恶魔王的角”

        可怜的阿兹莫丹,那巨大的骷髅恶魔躯体,在萝莉形态的贝利尔面前简直就如同奥特曼一般,如今却一脸无奈的被贝利尔愤愤的抓住了那双锐利尊贵的恶魔王之角,将它整个皇冠骷髅脑袋摇的摇来晃去,威严和狰狞之间尽显滑稽。

        “我~~说~~,地!狱!那!边!呢?!”

        贝利尔毫不理会阿兹莫丹的悲鸣,摇的幅度更加大,一边咬牙切齿的一字一句的问道。

        “哼,还不是贝利尔大姐你们太狡猾,说什么来前线艰苦作战,把我一个人落在地狱,说什么镇守后方,责任重大,结果”

        说道这里,阿兹莫丹那黑金冠盔下的骷髅瞳孔,猛地一阵猩红闪烁,显示着它的愤怒,然后轻轻一扭头,将贝利尔甩出去,怒视着眼前三大魔王。

        “结果你们却在这里玩??!”

        “小阿听谁说的,我们现在不是正在策划攻打天使军吗?”

        贝利尔落在半空,嘟起小嘴,可爱的咬着指头,不过这话说的多少有些心虚。

        “哼,在这之前呢?”阿兹莫丹双手抱胸,居高临下的问道。

        “事先声明,我可是有好好在完成任务?!卑泊锢⒖贪诿髡?,将另外两大魔王出卖了。

        “啊,小安儿你太狡猾了,这样不是说的好像我和小沙在玩一样吗?”

        贝利尔立刻抗议的冲上去,揪着安达利尔一头冲天火焰状的头发,不甘心的扯来扯去。

        “安达利尔的话,我相信,沙耶也就算了,唯独贝利尔大姐你,实在太不像话了?!?br />
        阿兹莫丹不断点着脑袋,嗯嗯说道。

        “咦咦——?为什么小安儿你就相信?还有还有,什么叫小沙也就算了?为什么小沙就能算了?小阿你是在欺负我吗?是在欺负我对吧?!?br />
        贝利尔一惊一乍的蹦了起来,圆溜溜的眼睛里满是委屈。

        “因为贝利尔大姐你好歹是老大呀?!卑⒆饶げ晃乃档?。

        “呜呜~~”

        贝利尔无言以对的拉耸肩膀,落在安达利尔肩上,低着头,鼻子以上的部分笼罩在阴影之中,片刻之后,仅露出来的一对可爱嘴唇,突然勾勒出一个阴险的笑容。

        “哼,竟然敢这样说我,也好,小沙的分身死了,就用小阿的来代替吧,呜呼呼哈哈哈~~~”

        身侧听得真切的安达利尔,怜悯的看了阿兹莫丹一眼,贝利尔姐姐可是很小心眼的。

        “地狱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打定主意,贝利尔抬起头,重新露出阳光和煦的笑容,对阿兹莫丹问道。

        “还是那个老样子,自从那三个家伙还有它们的全部属下都来了这里以后,就没个成气候的家伙?!?br />
        阿兹莫丹鼻子一哼,不过身为四大魔王之一的它,的确有这个底气说出这种话。

        至于【那三个家伙】,指的当然是三大魔神了。

        “贝利尔大姐,地狱那边你就不用担心了,若是那些不成气候的家伙作乱,就让它们多蹦跶一会,到时候一口气杀回去就是了?!?br />
        “说的也是,竟然小阿来了,就在这里多呆一阵吧,正好帮我点忙?!?br />
        贝利尔点着樱唇,阳光灿烂的对阿兹莫丹笑了起来,身侧的安达利尔看到这一幕,背后不由嗖嗖的窜起一股凉意。

        “没问题,贝利尔大姐你就尽管出声吧,正好让那帮卑贱的人类,看看我原罪魔王阿兹莫丹的手段,堕落到地狱最深处的灵魂,可是绝佳的美味呀,哈哈哈哈哈~~~~”

        阿兹莫丹的狂笑声,在整个水晶之洞里剧烈回荡,身上狂涌而出的最纯粹的罪恶气息,伴随着它的笑声不断发出幽冥凄厉的鬼魂尖叫,一代魔王的威势,在这一刻尽展无疑。

        “小阿又来了,明明万年以前那场战斗差点被人类干掉?!?br />
        贝利尔转过头,在安达利尔的耳旁小声嘀咕道。

        “可能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特别憎恨人类吧,阿兹莫丹这家伙,意外的小肚鸡肠呀?!?br />
        安达利尔冷静的抱着胸,用只有贝利尔能听到的声音附和。

        “话说回来,沙耶妹妹,我带来的礼物还可以吧?!?br />
        狂笑一阵以后,阿兹莫丹目光落到一直被冷落在一旁,自己却恍然未觉的吃完第一串蘑菇以后正将第二串烤着的沙耶,关心问道。

        四大魔王里面,虽然沙耶的性格最为冷漠寡言,但是大概因为最小的关系,很是得到其他三大魔王的疼爱。

        “嗯?!?br />
        沙耶冰冷的目光在阿兹莫丹身上转了一圈,那张万年冰封着的秀丽少女脸庞,微不可察的轻点了点,继续将目光落到蘑菇上。

        “喜欢就好,总算没有白费我一番苦心,这可是干掉一只魔王级的恶魔妖精和它一群手下,才弄到手的,当时可是足足大战了一天一夜呢?!?br />
        阿兹莫丹满意的点起了头。

        “要不要告诉它这玩意人间界到处都是?!?br />
        安达利尔在贝利尔耳边轻声道。

        “算了,万一小阿承受不住打击,哭着要回去,那就少一个打手了?!北蠢∩止镜?。

        “话说回来,沙耶妹妹,在地狱的时候我就说过很多遍了,你的房间能不能再弄大一点,这样子可一点都不像四大魔王的宫殿呀?!?br />
        阿兹莫丹看了看自己的头顶,抱怨道,它将近十米高的巨大身躯,只需要微微一挑,脑袋上的恶魔王之角就能在天顶上留下两个窟窿。

        “还有还有,这湖水也太寒酸了,给我洗脚都闲不够?!?br />
        阿兹莫丹如同年过中旬的唠叨老妈子一般,指着洞中央那湖让所有恶魔都闻之色变的永冻之水继续抱怨,然后目光落到湖中央的冰之床上。

        “嗯,这张床还算可以,但是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对了,在里面冰冻上几具人类或者恶魔的尸体怎么样?骷髅也行,当然,太弱的不行,人类的话起码也得是领域级,恶魔更得是魔王级的才行?!?br />
        阿兹莫丹唠叨个不休,可惜沙耶一句话也没停进去,握着还十分新鲜的蘑菇串,递向阿兹莫丹。

        “要吃吗?”

        “算了”

        看着沙耶没有一丝感情的冰绿色瞳孔,阿兹莫丹放弃似地叹了一口气,巨大的躯体突然爆发出连空间和光线也要吞噬掉的,宛如黑洞一般的剧烈黑色光芒,整个冰洞开始剧烈摇晃起来,在沙耶恐怖的冰之力量构造下,洞内四周宛如合金一般坚硬的冰墙和天顶,都在不断梭梭的掉落着冰碎,仿佛随时都要塌下来一般。

        在声势浩大的能量涌动中,这团带着最纯粹的原罪力量的黑光,逐渐缩小,凝聚,最后只剩下原来不到十分之一的大小,然后可以不断蠕动,最后形成一道人形。

        “这样一来就宽敞多了,不过真的不想用这个形态呀,总觉得魔王的威严扫地?!?br />
        从黑色光芒包裹之中,传出少女清甜的叹气声,很快,黑光一闪,终于露出了另外一副姿态——一名手持巨剑的开铠甲少女。

        一米五六的个头,有着纤细修长体态,黑色长发,黑色瞳孔,乌黑的眉毛轻轻上扬的傲气少女,身穿宛如圣衣一般的紧密覆盖全身的黑金铠甲,铠甲的胸前部位,雕刻着一个覆盖了整个微微凸起的少女胸部的骷髅恶魔头像,头像两边一双恶魔王之角,弯曲蔓延的肩膀两端成为护肩,那副狰狞威严的模样,完全就是阿兹莫丹魔王形态时的头颅的缩小版。

        那柄足足有五米长的超巨型黑色大剑,被黑色铠甲少女如同稻草一般轻松的扛在肩上,流淌着黑色毁灭能量的剑身,闪烁着能将灵魂吞噬的光芒,让人毫不怀疑只要少女轻轻将巨剑向前一挥,就能将攻击范围内的敌人尽数腰斩,甚至将他们的灵魂吸入剑身,不断使其堕落哀号。

        “算了,如果是为了对付那群鸟人的话,就算委屈一下也是值得的,事不宜迟,我们出发吧??!”

        修长傲气的眉毛轻轻一扬,以身穿铠甲,扛着大剑的格斗少女装扮现身的阿兹莫丹,一往无前的迈开大步,威风凛凛的向洞外杀了出去。

        “喂喂,你这家伙不要无视我们的计划呀?!?br />
        阿兹莫丹的黑色孤傲身影,只冲到门口,就被安达利尔一把捞住她肩上扛着的大剑,提了回来。

        “放开我,让我杀过去,安达利尔,你是在畏惧吗?真是太丢脸了,身为四魔王,我为你这种懦弱的行为感到羞耻?!?br />
        抓着剑柄不放,被高大的安达利尔提到半空的阿兹莫丹,一边羞愤的挣扎着,一边向安达利尔张牙舞爪道。

        “你想就这么直接冲上去,将泰瑞尔逼出来吗?就算我们四个一起上也不是它的对手?!?br />
        安达利尔的眉头不断抽搐着,四大魔王里,就属阿兹莫丹最热血,当然,热血的另外一个定义就是有勇无谋,尤其是现在这种姿态,似乎智商也随着脑袋缩小而一起降低了,更是能将她热血无谋个性发挥到了淋漓尽致。

        “所以我才不愿意让小阿来这里”

        贝利尔无奈叹息一声,紧接着神秘兮兮的笑了起来,又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了。

        ……

        “碰”的一声,在所有冒险者惊愕呆滞的目光中,督瑞尔的上半截尸体被扔到教堂里面,大量散发着让人打颤的冰冻气息的绿色血液涌出,很快在地上聚成一大滩。

        耀眼的日光从被击破的大门中照射进来,在光与影的奇妙交错中,所有目光不约而同的集中到站在门外那道仰着比太阳光还要耀眼的金色长发,身姿高挑的身影上。

        “莎尔娜女王——??!”

        不知是谁,率先发出了惊呼声,然后冷冷的看着地上半截督瑞尔的尸体。

        难道说她一个人就将督瑞尔杀了?

        这起码也得有伪领域级的实力才行呀,不,就算是刚刚进入伪领域的强者,或许都办不到。

        各种惊疑和揣测的目光接连不断,紧接着变成一道道敬仰的目光,集中到门外那道美丽高傲的身影上。

        这是对强者的尊敬。

        在这一刻,所有的耀眼都不攻自破,那些曾经在酒吧里扬言莎尔娜还没有达到伪领域级别,并举出无数例子证实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可能存在这种变态的冒险者,都不自觉的将目光错开,深深的底下了头去。

        在将来好一段时间里,这些人可能都要成为酒吧的笑柄,他们曾经用过的质疑语气,将会被那些尖酸刻薄的野蛮人所模仿,为酒吧增添笑料,那些亚马逊族的女战士们,也将会永远的用鄙视目光俯视他们。

        哒的轻轻一声,夺目阳光照射下的黑色身影,踏出第一步,美丽的身姿就仿佛从光芒里走出来一般,继承了精灵族精致美丽的脸蛋和亚马逊族傲人的曲线身材的莎尔娜,让所有冒险者都为之眼前一亮。

        无论是见过莎尔娜的,还是没有见过的,这一刻,脑海里都不由再次的掠过眼前这个散发出威凛和高傲气息的亚马逊的外号——莎尔娜女王。

        没错,女王!

        鲁高因并不是没有出现过伪领域级强者,现在台上那三位就是,但为什么却只有莎尔娜一个人被冠以女王的尊荣?

        第一当然是她的实力,那足以威压整个鲁高因冒险者的实力,在冒险者面前,一切都得以实力为前提。

        只有实力当然是不不够的,要不,那到处都是这个王那个女王了,强大的实力,绝世的容貌,还有女王的气质,具备这三条要素,才是莎尔娜被冠以女王尊荣的原因,虽然这看似简单,不过想想这数千年来,还真没有一个女性,能被如此齐声的认可女王称号。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到暗黑那几位最出名的女性,以时间来算,这几百年间最出名的女性,第一莫过于有着百族公主之城的琳娅的祖母拉斐尔,她的名声不单单只在联盟里流传,其它种族,也被尊以公主的称号,至于为什么是公主称号而不是其他,大概是气质个性使然吧,就像莎尔娜被人尊称为女王而不是公主一样。

        正因为拉斐尔这个百族公主的存在,才让人类和其他种族长达数万年的紧张对峙得到缓解,如前段时间联盟和精灵族的联姻,若论到其中谁的推动作用最大的话,也毫无疑问是这位百族公主。

        所以,虽然拉斐尔已经去了第三世界几十年,但是在第一第二世界,也处处留有她的身影和影响,论到名气的话,哪怕是现在的莎尔娜也无法和她相比。

        第二个还不是莎尔娜,而是联盟的总头头阿卡拉,虽然既没有公主之称,也没有女王的尊荣,不过,这位被众多冒险者冠以老狐狸的联盟大长老,她为联盟作出的贡献却远远比拉斐尔还要大,只是这种贡献大多是润物细无声的,所以乍一看之下名气不如拉斐尔那么大,冒险者的眼睛都雪亮雪亮,大家明里不说,但是心里却十分清楚,都对这位为联盟奉献了一生的老人报以了万分的感激和尊敬,这样说吧,就算阿卡拉不是长大老,她对冒险者的号召力也远远要比拉斐尔大。

        第三才是眼前这位莎尔娜女王,然后还有最近风头劲起的大陆双子星之一,精灵族的精灵女王,据餐馆过婚礼的冒险者防滑,这位精灵女王的容貌和气质并不输于莎尔娜,于是,大多数冒险者心里都曾yy过王见王的那一刻,究竟是什么样的惊天动地。

        紧接着还有妩媚无双的狐人族天狐露西亚,虽然自己没有这个自觉,但是名声已经响遍整个联盟的新一代罗格歌姬维拉丝,还有有着第一绝色的罗格小公主莎拉,还有琳娅的等等等等。

        好吧,该死的,虽然不想承认,但是菲妮那只伪娘的名声也不?。?!

        再纵观前面几千年,知名女英雄也不少,比如说现在以套装命名的巫师阿卡娜,卡珊,娜吉,亚马逊维达拉,当然,还有最著名的,七大英雄里的其中两位女性——亚马逊马维娜和刺客娜塔娅。

        事实证明,唯有强者才能留其名,像拉斐尔之前那些历代罗格歌姬和舞姬,现在又有多少人能记得呢?当然,维拉丝也并不在乎这一点。

        在所有冒险者敬畏尊仰的目光中,人群让开一条道路,让这位女王大步向台上走去。

        这些冒险者,现在的心情十分复杂。

        莎尔娜现在的举动,在他们看来,无疑是在向联盟的使者挑衅,是的,女王是骄傲且高高在上的,她怎么能够容许这几个人在她的地盘上指手画脚?

        联想到这里,他们既期待一场伪领域之间的超级大战,但是理智又告诉他们,现在这种?;笨?,似乎并不是内战的时候。

        但是没有人敢上前一步出声阻止,无论是见识过莎尔娜女王厉害的,还是仅仅是在酒吧里听说过传闻的,都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只会自不量力的被这位女王踩在脚下罢了。

        在台下所有冒险者复杂的目光中,百米的距离瞬间在莎尔娜脚下流逝,她已经站在台前,和另外三位早已经站起来的使者对上,莎尔娜一步不停的迎了上去,让这些冒险者既是刺激,心里又在为女王担心,毕竟对方可是三名伪领域强者呀。

        诡异的气氛在教堂上空回荡,许多冒险者还握在手中的武器,不知不觉中,手心都渗出了汗水。

        然而,下一刻,让所有冒险者的眼睛脱眶而出的事情发生了,那位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的莎尔娜女王,和三位使者之中领头的那位迎面对上

        竟然抱在一起了???!

        台下张大嘴巴的冒险者,都不由的擦了擦自己的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尊贵美丽的女王,威风凛凛的女王,冷酷残忍的女王,竟然和男人互相搂抱在一起?

        不不不,这说不定是一种新的战斗方式,说不定两个人在自己所部战斗的其他层次上,已经展开了一场生死搏斗。

        然而,在下一刻,两个人的对话彻底将众多男性冒险者的美梦打破了,就如同铁锤砸在镜子上一般,破碎的心掉了一地。

        “莎尔娜姐姐?!?br />
        “弟弟?!?br />
        就别重逢,我贪婪的拥抱着姐姐,闻着从那柔软躯体间散发出来的,阔别已久的冷傲幽香,心里一片满足。

        对于我来说,来这里见莎尔娜姐姐一面,可是和老狐狸阿卡拉交代的任务同等重要的大事,如今总算是完成一半了,剩下一半,和姐姐在一起,姐弟同心,哪怕就是大魔神巴尔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们也无所畏惧。

        “又长高了呢”

        脖子微微一紧,我顺着力道低下头去,和那双深邃孤傲的海蓝色眸子神情对视着,冰冷的脸蛋上泛着一丝温柔微笑,莎尔娜姐姐如是说道。

        记得和莎尔娜姐姐第一次见面时,我和她一样高,如今,怀里的莎尔娜姐姐却必须拉下我的脖子,才能让目光对视了。

        似乎要将这几年的分量弥补回来般,彼此百看不厌的凝视着对方,轻轻抚着对方的脸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莎尔娜姐姐才满意一笑。

        “恩,不愧是我莎尔娜的弟弟?!?br />
        说着,那双在自己脸颊上抚摸着的小手,轻轻向下一拉,两双嘴唇便贴在了一起。

        什么叫旁若无人,说的大概就是姐姐了,明明台下还有数千冒险者,明明旁边还有卡洛斯他们在,她眼中清澈蔚蓝的瞳孔,却始终只倒影着自己一个人的影子,完全将这些人当成了空气。

        无法像莎尔娜姐姐一样是其他人如草莽的我,脊椎骨有些发寒的承受着数千双充满怨念的锐利目光,但是,退缩的话,那自己还配成为姐姐的弟弟吗?

        虽然无法继承莎尔娜姐姐那份高傲,但是至少自己可以用自己的行动去维护——为了不玷污女王弟弟的名号。

        想到这里,我把心一横,瞬间将如芒在身的数千道目光无视掉,专心致志的享受起了就变的香吻,那带着冷傲的芬芳,淡淡的玫瑰甜味,或是彼此纠缠着的,宛如年糕一般滑腻柔软的香舌,和身体紧贴在一起的那份炙热,都令我沉迷其中,很快就忘记了周围一切。

        许久许久之后,湿滑樱唇上带着一丝留恋的水丝,莎尔娜姐姐缓缓松开我的脖子,在我失望的表情中将唇口分离。

        呼着炙热甘甜的气息,清澈的海蓝色眸子泛着迷离雾气,静静抚摸我的脸颊片刻,莎尔娜姐姐突然回过身,目光看向台下那数千名冒险者,就仿佛川剧的变脸一般,目光瞬间由炙热迷离变得冰冷无比,就好像屠夫看一群待宰的羔羊般,让台下冒险者纷纷打了一个颤抖。

        皱了皱眉头,姐姐居高临下的打量一眼台下的羔羊们,然后道。

        “弟弟,你刚才就是在调教这些小家伙?”

        “……”

        说调教也未免有些太过分了吧,万一这些桀骜不驯的冒险者我回过头,担心的看了一眼。

        喂喂喂,为什么没有一个人露出愤怒的神色,那几位,对,说的就是你们,为什么露出一副恶心到死的受用样子,你们这些死变态??!

        不知道是谁说的,每一个男人潜意识中都有一个m人格,虽然我现在依然抱着不置可否的态度,但是这句话对于台下数千名冒险者来说的确是适用的。

        试想一下,如果换做是我将姐姐那句话说出来,哪怕是有伪领域的实力镇压着,也只会让他们敢怒不敢言,脾气火爆一点的,说不定还真就不管实力差距,跳出来,死也要死得有骨气了。

        但是姐姐这么一说,台下的冒险者却噤若寒蝉,一个个如同绵羊般的乖巧,这就是女王的威势吗?

        “也罢,我就听下去吧?!?br />
        这样说着,姐姐拉过一张椅子,和我靠在一起坐下,会议似乎又重新进入到正题了。

        很快,这数千名冒险者,就被重新安排,先由众人选出五名德高望重的队长,作为每个城市的防御负责人,其余小队队长则是加入其中一个。

        然后,根据五个小队的人数情况,分配防御任务,想了想,我还是决定将人数最多的小队放到鲁高因这里,虽然根据情报,这里似乎没有小boss级的怪物,但我还是隐隐感到不妥。

        人数最少的,我放在了遗失之城,虽然那里有两个小boss级的怪物带领,不过以前我也说过,遗失之城的环境较为恶劣,那里住着的大多都是一些拾荒者和贫民,人数不多,很容易转移,实在不行的话,可以从遗失之城上撤离,将损失减少到最小。

        很快,分好五个小队之后,随着一声令下,最小小队队长各自分开,找自己的队友,去自己要防御的城市汇合去了。

        在一切准备好之后,城市外面的怪物也开始蠢蠢欲动,一场艰苦的战斗即将拉开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