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七百八十三章 修理装备

    第七百八十三章 修理装备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百八十三章 修理装备

        “哇哈哈哈哈~~~,卖死苍蝇的,你也就剩下那张嘴会吹牛皮罢了,要是真的巴尔站在你面前,怕是裤裆都要湿了?!?br />
        对面的六道人影中,传来这样的洪亮声音,当中一道率先从烟尘之中出来,露出他那极具特征的白色头发,和年龄不符的,显得有些未老先衰的面容,带着淡淡和蔼的微笑,若不是那全副雪亮狰狞的圣骑士铠甲,让他的身形看起来宛如一头铁甲猛兽,这样乍一看去,别人还真以为他只是邻居家哪个餐馆的招牌上印着的炸鸡老爷爷呢。

        “卖腐肉的,你别把话给说满了,瞧瞧?!?br />
        汉斯舔了舔嘴唇,眼珠子骨碌一转,指着身后的圣骑士巴尔说道。

        “你看,巴尔不就站在我身边吗?”

        “原原来我的名字还有这个用处?!?br />
        圣骑士巴尔无力的咽了一口气,对于自己躺着也能中枪表示泪目。

        “哼,强词夺理?!?br />
        圣骑士的耿直性格让里肯经常在和汉斯的斗嘴中处于下风,他重重一哼,此时,身后五人的身影也一样出现在大家面前。

        巫师基拉,亚马逊姐妹德丝和德娜,还有两名雇佣兵。

        目光在这边一扫,里肯将注意力落到我身上。

        “咦,这不是阿尔萨斯老弟吗?什么时候和这些开黑店的走在一起了?!?br />
        接着注意到后面紧拉着我斗篷不放的阿琉斯,目光呆滞片刻,下意识的问道。

        “你这是在遛狗吗?”

        所有人:“……”

        “可可恶,你这可恶的混蛋,在说什么呢?!”

        汉斯发出无力的怒吼,没有办法,太像了,两个人的样子实在太像在遛狗了,就连刚刚他们看到这一幕,也忍不住将这个念头在脑海一闪而过,所以被里肯口直心快的一口道出时,只能发出无力的抗议了。

        “抱歉,抱歉?!?br />
        里肯露出歉意的笑容,作为一名优秀的圣骑士,他平时还是很讲究对女士的绅士风度,哪怕对方是自己的死对头队伍。

        “道歉有用要擂台有个屁用啊,亮出武器受死吧?!?br />
        汉斯满脸通红的将藏在身后的法杖扬了出来,笔直指向里肯队伍。

        喂喂,别擅自篡改名句呀混蛋??!

        “哼哼,还不接受昨天的事实吗?真是学不乖的家伙,好吧,无论多少次我们都奉陪?!?br />
        对面的里肯队伍也唰唰将闪烁着金色光辉的武器亮了出来,与汉巴格小队遥遥对立,十二人的强大气势肆无忌惮的散发出来,气氛一时仿佛充斥着厮杀声的染血战场,凝重无比。

        “不好意思,打扰各位的雅兴,能不能先带我到铁匠铺里,过后你们想怎么样都无所谓?!?br />
        眼看这些兴致勃勃的家伙,就要找擂台打个你死我活了,这时候,我不得不站出来,插在两个队伍之间无奈叹道。

        众人一愣,慢慢的放下武器。

        “说的也是,竟然忘记了答应过吴凡老弟的事情,卖腐肉的,这场战斗延迟进行?!?br />
        汉斯率先收回武器,跟着里肯那边也点了点头,结果最后变成两个队伍走在一块了。

        其实我想说,有一个人带我去就够了,其他人爱干嘛干嘛去吧。

        “什么,你说阿尔萨斯老弟就是那个比武大赛的亚军,联盟最年轻的长老?”

        一路上,里肯他们自然也很快知晓了我的身份。

        “没错,惊讶吧,很惊讶吧?!?br />
        在汉斯那里受到挫折,我自然将找回面子的期望放到里肯身上,希望这个率直的圣骑士能露出率直的反应,别像那死汉堡头一样明明震惊的两腿发软裤裆都差点湿了,还要拿可怜的巴尔来当挡箭牌。

        “阿尔萨斯吴凡老弟,你这样说就太小看我里肯了?!?br />
        在我万分期待的目光下,里肯突然变得深沉起来,修的整整齐齐的白胡子抖了抖,将沧桑的目光落到远方天空。

        “想我里肯历经生死磨难,见识过无数人间悲欢,各种骇人视听,各种魍魉离奇,又怎么会如此大惊小怪呢?!?br />
        自满的摸了摸胡子,里肯做出最后总结。

        “没错,非要说来的话,就算是巴尔突然出现在我面前,也休想让我惊讶分毫?!?br />
        “妈,我想换名字?!?br />
        站在后面的圣骑士巴尔一边抹着湿润的眼角一边喃喃道。

        对于我在营地出现隐瞒身份自爆阿尔萨斯名号的事情,我只是用了一句秘密行动就带过去了,这些人也知道我长老的身份,自然会有一些比较秘密的事情,也就不计较我用假名骗他们了。

        “不过话说回来,吴凡老弟就那么厉害了,真想看看那个得冠军的圣骑士,究竟强大到了什么地步?!?br />
        里肯一脸嘘嘘道,配合他那苍老面容而显得更加的沧桑。

        “是呀,的确是个很强大的家伙,最该死的是这家伙还很帅?!?br />
        我不甘心的握了握拳,对于主角来说,一切实力强大而且还长得很帅的家伙都是反动派,应给予严厉打击。

        顿时,队伍里的所有男人同仇敌忾。

        “对了??!”

        一旁的巫师基拉突然想起什么似地。

        “第一世界已经传来消息,听说联盟和精灵族的女王联姻了,我们这边好像是一位年轻的长老,恰好吴凡老弟你那时候说有事回去,该不会那个和精灵女王结婚的家伙,就是你吧?!?br />
        刹那间,队伍里的所有男人唰唰看向我,原本对卡洛斯的同仇敌忾,统统转移到了我的身上。

        “咳咳,别激动,别激动,听我说,的确那个人是我没错我靠,汉斯,你的法杖上怎么冒起了红光,还有里肯,你将武器举那么高干嘛,先听我说呀??!”

        好不容易让这些刚刚还一副称兄道弟的样子,现在就暴露出妒忌心的丑陋家伙,安分下来,我继续说道。

        “咳咳,刚刚你们也说了这是联姻,也就是那么回事,你认为那个精灵女王真的会看上我这种人吗?好好动一动你们的脑子想想想吧,我们只是形式上的”

        天花乱坠的解释了一番,原谅我,阿尔托莉雅,我也是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

        几个大男人安静的盯着我的脸,好一会,突然理解的点起了头。

        “吴凡老弟,其实你不用解释那么多,我们相信就是了,听说精灵族的女王殿下可是精灵族第一美女,所以我们一打量吴凡老弟你,立刻就知道你没在撒谎了?!?br />
        几个人带着恶意的笑容,轮流拍着我的肩膀这样安慰道。

        “……”

        这大概就是交友不慎的最典型例子吧。

        我回过头,情愿和身后那只天敌腐女聊,也不再理会这几个暴露出男人丑陋嘴脸的家伙。

        “喂,阿琉斯,放手啦,没听见别人说我遛狗吗?”

        “阿琉斯,没有被遛?!?br />
        身后的小狗发出抗议。

        也就是说,你并不打算反驳小狗的身份是吗?

        “话说回来,你刚刚在发什么呆,怎么会和我撞上?”

        我突然想起刚刚在拐角处的命运之碰撞,自己还好说,说是被第六感驱使,还是宅男之魂在作祟,都能解释,但是作为拥有比自己更加灵敏反应的,六十多级的刺客阿琉斯,应该能及时反应过来避开才对吧。

        “阿琉斯,在调查,来不及?!?br />
        这死腐女很牛气的拿出一本小笔记,在我面前晃了晃。

        你牛气的个毛呀,你得意个毛呀,街道上给我好好走路呀混蛋??!

        我立刻伸手往她脑袋上重重一压,然后五指蹂躏起来,直到将她的火红长发揉的一团糟。

        “你们两个的感情还真好呢?!焙核挂涣臣刀实拇丈侠?。

        “明明我刚刚只是摸一下汉娜的头,就被刺的鲜血直喷,为什么你做到这种程度却没事?”

        “因为,是老师?!?br />
        阿琉斯一边回答道,一边悲鸣的梳理着自己乱糟糟的长发。

        “我也是你哥哥呀?!焙核苟偈崩崮?,指着自己的脸给阿琉斯来了张特写。

        “老师和哥哥,应该是哥哥比较亲吧,是吧,是这样没错吧?!?br />
        没有丝毫犹豫,阿琉斯将后脑勺留给了他。

        啊,这家伙石化了。

        很快,在汉巴格和肯德基这两个不算地头蛇,但也在这里混了个熟的队伍带领下,我们来到了鲁高因最大的铁匠铺,隔着老远就感受到了从对面传来的蒸腾热气和震耳欲聋的金属敲击声。

        “客人来了!”

        站在外面,我们扬声喊道,没过多久,那富有节奏和贯穿力的打铁声停下来,从火红的熔炉里面转出一个矮子。

        “咦,你和穆拉丁是什么关系?”看这矮人铁匠怪眼熟的,我下意识问道。

        “我是他爷?!?br />
        矮人一听穆拉丁的名字,那原本就因为我们打扰而显得不怎么高兴的脸色,更加黑了。

        “你是那老冬瓜的爷爷?!”我大吃一惊。

        “你认识那老货?”

        这下轮到矮人铁匠心虚了,不是认识的人,可叫不出穆拉丁老冬瓜的外号。

        “何止是认识?!?br />
        想起穆老冬瓜的种种,我顿时气乐了,做人能够无耻到他那种程度,那也算是一种艺术了。

        “好吧,我收回刚刚的话,穆拉丁是我的大伯?!?br />
        矮人战士一看这个男人咬牙切齿的样子,就知道他的话不假了,如果对方是一副眉开眼笑的和穆拉丁很熟络,很朋友的样子,那反倒是假的,因为在他的认知里,还没有一个认识穆拉丁的人,在提起穆拉丁的时候不是咬牙切齿的。

        “大伯?那矮冬瓜竟然还有兄弟?这到是新鲜事,怎么没听他提起过?”

        “那是,我们矮人族的生育能力可是不同凡响,光我爷爷就生了七个,那老冬咳咳,穆拉丁大伯是老大?!?br />
        没想到穆拉丁竟然还有六个兄弟,话说回来,为什么我刚刚脑海里会闪过一条葫芦藤上吊着七个葫芦的画面呢?

        “那么说来图拉丁是你?”

        “哦,图拉丁是我哥,除了穆拉丁大伯和图拉丁大哥留下来当矮人王以外,其他几位叔叔和我爸爸,还有我们那些兄弟,都在外面游历?!?br />
        “原来是这样?!?br />
        我点了点头,矮人那边的情况我也了解,矮人王的位置在他们眼中说白了就是一苦差,避之还不及呢。

        “我叫阿拉丁,请多指教?!?br />
        说着,这位矮墩墩,满脸焦黑的家伙从大胡子里露出一排雪白牙齿,朝我伸出他壮实的如同钢铁一般的粗手。

        我勒,我还是神灯呢。

        “德鲁伊吴凡?!?br />
        暗中翻了个白眼,我伸手和他一握,饶是对方没有恶意,我还是被那如同钢钳一样的粗短五指抓得微微发疼,矮人战士那连野蛮人也自叹不如的力量,果真不是盖的。

        “吴凡老弟,你太厉害了,阿拉丁这家伙在鲁高因的脾气可是出了名的臭,可是手艺好,别人也没办法,没想到你三言两语就搞定了?!?br />
        一旁的汉斯探过头对我挤眉弄眼道。

        “去去去,我的脾气好着呢,谁说我的脾气不好?”阿拉丁耳朵尖,立刻就朝汉斯吹胡子瞪眼。

        “你这肉没几两的小法师,以后别来我这修理了?!?br />
        汉斯顿时苦脸,里肯队伍则是偷乐。

        “好了,让我看看,来我这里想做什么吗?”阿拉丁回过头,摆出一副我忙着的态度。

        “哦,帮我修理一下这两件玩意吧?!?br />
        我将暗金实战铠甲和暗金微弯刀递给阿拉丁,顿时,所有人瞪大了双眼。

        “吴凡老弟,你这把冰钢之眼(暗金级微弯刀是唯一的,所有很容易就能猜出它的身份)是从哪里来的,好东西呀,好东西呀?!?br />
        汉斯到还没什么,他是巫师,这种敏捷要求不菲的武器对他来说就是个浮云,但里肯就不同了,圣骑士最为中意的就是单手武器(暂时还没见过哪个圣骑士愿意放弃圣骑士盾牌而用双手武器追求最强攻击),其中刀剑又是他们的最爱,这把冰钢之眼刚刚一出场,他的眼睛就立刻挪不开了。

        “好东西??!”

        阿拉丁到是显得更为淡定,眼睛闪过一道精光,反复打量着两件暗金装备,露出满意的神情。

        “咦?!”

        他突然发出一声惊呼。

        “这两件装备曾经被穆拉丁大伯修理过吧?!?br />
        “这样都能看出来?”

        我连忙点着头,可不是吗?在精灵族的时候将他给抓壮丁了,话说锻造这门技术还真是高深莫测呀,竟然能从一件装备里面看出它被谁修理过。

        “穆拉丁大伯的手段,比较特殊罢了,他的天赋很高,要不是为了继承矮人王的位置,或许早就在第三世界寻找属于他的铁匠之心了?!?br />
        铁匠之心?

        我困惑的看阿拉丁一眼,可惜这时候他已经拿起铁锤,聚精会神的在受损比较严重的冰钢之眼刀身上敲打起来,完全进入了忘然物外的状态。

        “嘿嘿,我说吴凡老弟~~”

        圣骑士里肯凑上来,贼眉鼠眼的,一看就知道没打好主意。

        “你看我们队伍里两个亚马逊怎么样?德丝和德娜,可是数一数二的美人呀,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追求?!?br />
        唷,我们的上校什么时候由圣骑士转职龟公了?

        “别听这家伙的,他在打你的冰钢之眼的主意?!?br />
        一旁站着汉斯立刻插话进来,气冲冲道,自从肯德基小队的亚马逊姐妹得到了那把暗金巨战长弓之后,汉斯他们的小队在每次擂台战中,就隐隐处于了下风,要是再让里肯用什么恶劣的办法将冰钢之眼骗到,那他的汉巴格小队大概就真的要被一直打压下去了。

        “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这把剑对吴凡老弟那么重要,我当然不会傻的去打它的主意?!?br />
        自觉受到了侮辱的里肯,怒气冲冲的朝汉斯喷了一脸口水。

        “那你一副贼兮兮的样子,介绍你们队伍里的德丝和德娜,想干什么,你到是说呀?”

        汉斯抹了一脸的口水,若不是考虑到巫师和圣骑士之间的体格差距,早就扑上去和对方扭打起来了。

        “我是只是想让吴凡老弟加入我们的队伍罢了,如何,认真考虑一下吧,德丝和德娜,要哪一个?或者说想来个姐妹双收?这怕是身体吃不消呀?!?br />
        里肯回过头,笑眯眯的看着我,完全就是一副皮条客的样子。

        不过我说里肯,不要怪我没提醒你,后面的德丝和德娜已经将弓弦拉开,瞄准了你的菊花。

        “吴凡老弟,别听他的,我们家的汉娜才是万里挑一的美人,可不像某人一样,以为数量能够弥补质咳咳,仔细考虑一下吧?!?br />
        眼看一脸怒色的亚马逊姐妹,将上好弦的寒光闪烁的箭尖齐齐移到自己下身,汉斯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同时也将下半句话给一起咽了下去。

        “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以前也说过了吧,我已经有队伍了?!?br />
        “骗人,联盟最年轻的长老,独行侠德鲁伊吴凡这个名号,我们还是听过的?!?br />
        汉斯和里肯默契的齐声说道。

        “那只是以前的事情罢了,现在已经有了队友,我待会正要去找他们呢,不信的话就一起跟上吧,正好也给我带带路,熟悉一下环境?!?br />
        我耸了耸肩膀,无奈说道,只是到时候看见其他三名队友,你们不要太惊讶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