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七百八十一章 命运的拐角处

    第七百八十一章 命运的拐角处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百八十一章 命运的拐角处

        “现在两地的情况怎么样?”

        乘着走路的功夫,我打量着不断从自己身边掠过的手握武器,身穿铠甲的全副武装冒险者,感受到那股并不是十分凝重的战时气氛,不由问道。

        “呃还好吧,那些围在外面的怪物似乎并不大热衷攻击,这场攻击的组织者,果然还是将主要注意力集中到第三世界吗?”

        哈加丝嫌热的用小手扇着凉,微微将修女袍的领口敞开,胸前下那一抹白皙诱人的深沟,顿时从开口处若隐若现,让她一眼看上去就像忍耐不住寂寞的举止放荡的修女一样。

        “咳咳,哈加丝长老,注意仪表,仪表~~”

        我在一旁瞄了一眼,再看看其他冒险者的反应,似乎对哈加丝这种偶尔的诱惑举止见怪不怪了,但还是忍不住提醒道。

        “唉啦?听说凡长老家中娇妻绝色成群,而且最近刚刚跟号称精灵族第一美女的女王结婚,还能看得上我这样的老太婆不成?”

        哈加丝咯咯的娇笑起来。

        “哈加丝大长老,如果你期待能看我现在脸红耳臊的样子,那可能要失望了?!?br />
        我翻了一个白眼,无奈的说道,撇开其他不谈,本身信奉伟大之眼的修女,一般是不谈婚嫁,以处女之纯洁侍奉神明终生的,话说这样作弄我很有意思么?

        “哦,是吗?那还真是太可惜了,我还指望着某一天史书上能记录大陆双子星之一的德鲁伊吴凡大人,被第二世界营地大长老哈加丝调戏的脸红耳臊呢?!?br />
        哈加丝轻轻将敞开衣领一拢,半恶作剧的调皮眨着眼睛道。

        “就算不这么做,以你大长老的身份也足够载入史册,甚至拥有属于自己的传奇传记,所以就别在其他地方抢戏份了?!?br />
        “唉,真是无趣,亏阿卡拉老师还说你是个有趣的人呢?!惫铀肯裎赐婀坏男∨⑺频?,无聊的叹了一口气,

        “好吧,看大长老你现在的样子,我应该是知道营地暂无大碍了?!?br />
        无视,坚决无视她的调戏,这家伙,一定是还在记仇上次来营地时的事情,女人果然都是小气的生物没错。

        “嗯,大致上就是这样没错?!?br />
        一提及正事,哈加丝恶作剧的俏脸微微一肃,认真而诚恳的对我说道。

        “不过,虽然现在是没什么问题,但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意外,始终得摸清楚背后的敌人究竟在打什么鬼主意,才能睡得下安心觉,这方面,就得劳烦凡长老诸位了?!?br />
        “放心吧,这本来就是我这次来的任务?!?br />
        我微微一笑,看着阴云密布的远方天空,再那黑云之下,大概就是漫山遍野的怪物了。

        “哦, 还有一点,因为这次怪物攻击,周围村落的平民,还有牲畜,都已经安全转移到了营地,不过那些种地粮食却无法迁移,恐怕现在大部分已经被怪物破坏了,恐怕今年冬天我们营地会急缺粮食,到时候还要麻烦第一世界补给?!?br />
        进入工作状态的哈加丝,表演严肃,一丝不苟的惊人,让还未从她刚刚表现出来的性感开放的邻家大姐姐模式回过神来的我,有些错愕,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

        “大长老说的是,看来今年冬天,又是一个难关了,所幸第一世界并未遭受到怪物的攻击,而且这些年来和精灵族联盟,她们盛产的植物肉类水果也是一笔不小的资源,我觉得这次?;⒉怀晌侍?,绝对不会像八年前那样”

        想起八年前的怪物袭村事件,我不禁叹了一口气,那次意外,造成的最大损失并不是数千战士和村民的伤亡,而是战后的粮食?;?,因此这次袭击而导致即将收成的植物和牲畜的损失,让整个营地数十万人,将会有大半个冬天没有任何粮食提供,这笔所需的庞大粮食数量,已经不是钱所能解决得了的问题了。

        为了能熬过整个冬天,最后,每个平民每天只能分到一个面饼,所以那年冬天,我有幸的在营地里见到了无数双饥饿悲哀的目光,面色发黄的平民们一群一群聚在一起,蜷在自己的帐篷或者挡风角落,无声的颤抖着,尽量避免不必要的消耗,整个平民区宛如暗灰色调的难民营一般,那一刻的所见,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这一次,一定不能让历史重演了,尤其是西部王国那边,兵力分散,且人口众多,要是被怪物造成什么损失的话,那第二世界面临的将真是一场比八年前还要严峻上十倍的巨大饥荒了。

        紧紧握了握拳,我回过头,对哈加丝道。

        “既然营地这边一时无碍的话,我打算先去鲁高因一趟看看,你意下如何,哈加丝大长老?!?br />
        “恩,我正想这么说?!惫铀垦纤嗟慕分刂匾坏?。

        “我有一种预感,这次鲁高因会更加危险?!?br />
        “那事不宜迟,我马上出发?!?br />
        我心里一惊,马上说道,哈加丝也是一名大预言师,不然也做不到大长老这个位置,纵使不如阿卡拉,但是她作为大预言师的预感,也绝对不能等闲待之。

        至于为什么更加厉害的阿卡拉或者雅兰德兰感受不到,而早一步提醒我,这个问题也挺废,打个比较失礼的比喻,狗鼻子比人鼻子灵是吧,但是也不能隔着几公里远的地方,比人隔着几米远的地方先闻到菜香呀。

        很快,在哈加丝的带领下,我来到法师公会,顺利的来到了公会地下的远程传送室,在哈加丝饱含信任的沉重目光中,随着传送阵白光消失。

        白光尚未消散,炎热的空气已经无孔不入的转入到衣服里面,让每一寸肌肤,就像贴在太阳底下暴晒了好几个小时的滚烫沙子上般,涔涔的流出汗水。

        “凡长老,欢迎你的到来?!?br />
        鲁高因法师公会会长,名字叫塔巴的秃顶白须法师,带着温和的笑容迎了上来。

        其实我对这个塔巴名字一直颇有微词,不带这样用名字占别人便宜的,不过幸好还不是叫泥巴,不然他都不敢自报姓名,别人也不敢随意介绍了,比如说我是你爸,他是你爸之类的。

        言归正传,很快,这里的另外一名负责人——迪克家族的加恩,一个和凯恩长得有六分像(估计是血缘比较远一些吧)的老头,也拄着拐杖来了。

        在座的二人,也就是第二世界西部王国的实际决策者,当然还有一人,在平民层次和管理方面,理论上比他们两个拥有更大的权力,那就是这里的国王鲁高因王,不过他始终是普通人一个,无法理解这个层次的战斗,加上我觉得家里有三无公主这么一个史上最嚣张的侍女也就够了,免得又跑出个四无公主,五无公主,那还叫人活不?

        所以这场会议,三人很有默契的将这位鲁高因王给无视掉了。

        很快,通过法师塔巴和加恩,我大致上了解了西部王国现在面对的问题,虽然和营地一样,现在五个城市,还并未遭受到太大规模的怪物攻击,不过两个人可不像哈加丝那么乐观。

        这是因为,哈加丝只要集中精力和力量,让战士们守好罗格营地就行了,而西部王国却有五大城市,这样一来,兵力分散成五份不说,而且每个城市都有着超过营地的规模和人口数量,整个西部王国的人口,足足是营地的十倍以上,可想而去鲁高因现在面临的严峻形势。

        “不能将其余四个城市的人口迁移过来,集中力量防守一座城市吗?”

        在焦虑的气氛中,沉默片刻,我开口问道。

        “凡长老,这可能不大现实?!狈ㄊ峄岢に鸵⊥房嘈?。

        “的确,这种方法只适合营地的附属村落,那些村落都是简易建造,就算被怪物摧毁,只要有足够的人力物力,很快就能重建起来,但是这五大城市”

        一旁的加恩解释着,也跟着苦笑起来。

        “如果放弃其他四座城市的话,先不说鲁高因城无法容纳得了那么多人,就算可以,少了其他四座城,西部王国也和断了胳膊和大腿没什么区别?!?br />
        “那还真是麻烦了?!?br />
        苦笑,在昏暗的三人会议室里蔓延开来,大家相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叹了一口气。

        加恩他们说的的确有理,维塔司村的重建我亲眼看过,当时在怪物的远程攻击下,整个村庄一大半的建筑都被摧毁,但是战后的重建,那一栋栋倒塌的圆木房子,剩余的残骸可以用火烧干净,而所需的唯一建筑材料圆木,则是可以在旁边的森林就地砍伐取材,至于木匠,身体强壮的村民几乎每一个都能胜任,虽然这场浩大的重建工作我没看到最后,不过据维拉丝的爷爷——维塔司村长老加图爷爷说,最后大家也仅仅是用了半个月时间,就将村庄给复原了。

        而西部王国这里的城市,看着高耸的十米城墙,一栋栋或平民居住的简单制作的石屋,或是有钱人居住的精心的大理石别墅,如果放任怪物摧毁的话,没有十年八年,是别想重建起来,到时候,鲁高因城的珠宝之城,商业王国的称号,恐怕就要成为历史了。

        “不过,实在到了不得已的地步,放弃其他四座城市,也是无奈的下下之策?!?br />
        在沉闷的气氛中,加恩果决说道,无论是什么,也比不上人的生命重要,只要还有人在,那么一切都可以重新来过。

        “情况恐怕不是那么妙呀?!?br />
        虽然这时候不忍心继续打击他们,不过对这两位决策者隐瞒的话,只会让事态变得更加严重,我还将哈加丝大长老的预感告诉了他们,果然,两个老头的脸色变得更加沉重了。

        “这是老天给我们的考验啊,一定要熬过去?!?br />
        脸色变化数次,两个老人交换了几记目光,突然变得越发坚定起来,是的,如果作为领导者的他们也失去信心的话,那么这场战斗就已经输了一半了。

        “没错,这场战斗不能输!否则西部王国数百万人将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我沉吟片刻,突然想到阿卡拉临走前的话,不由叹一口气。

        “看来,得知会一声哈洛加斯那边,让他们也准备准备才行?!?br />
        加恩和塔巴相视一眼,点了点头。

        虽然向哈洛加斯那边求援,会让西部王国这边的冒险者觉得就像被别人打进了家门口,而不得不让邻居过来帮助一样,十分的没有面子,不过这时也顾虑不了那么多了。

        “事不宜迟,我马上和哈洛加斯那边联络?!奔佣髡玖似鹄?。

        “我去召集各大精英冒险小队队长?!奔佣饕舱玖似鹄?。

        “这场?;?,就要看你了,凡长老?!绷礁鋈艘炜谕乃档?。

        “我尽力而为?!?br />
        深呼吸一口气,我也不敢把话说满了,毕竟这不是第一世界,在这种庞大的战争中,一个人的实力能起得到的作用十分有限,就算是我,满打满算的施展血熊变身,用血熊能量炮轰击,但是血熊能量炮又不是射水枪,可以一口气射上个十几二十发,所以,单凭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守住一面城墙应该没什么问题,再多就力有不逮了。

        因此,更加有效的办法,还是看能不能靠自己的负人品光环,将这场攻击的幕后底细摸清,这才是解决这场战斗的捷径之路。

        不过,在这之前,还有几件必须做的事情。

        第一,先把和阿尔托莉雅战斗时耐久磨损的装备修理一下;第二,找到卡洛斯、西雅图克和莎尔娜姐姐,单凭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在这场战争中起到的作用有限,但如果集合我们四人之力,却是可以大有作为,甚至可以主宰这场战争的走向,这就是团队的魅力。

        首先的铁匠,如果和第一世界的鲁高因布局一样的话,我想应该是在这个方向吧,呃,从这里走,然后向左边拐,在第二个路口我想想,应该是再往右拐再往右拐再往右拐

        咦?

        这里的景色怎么有点眼熟呢?

        三百六度回转一圈,看着那交横纵错,宛如蛛网一般错综复杂的街道,我顿时产生了微微的眩晕感。

        毫无疑问,这是自己这一次任务里的第一道严峻考验??!

        这种关键时刻,没错,是男人第六感发威的时候了,紧闭着双眼,然后猛地一个怒瞪,眼睛已2.5马赫的速度迅速扫描着周围的场景布局,然后紧紧锁定着其中一个方向。

        就是那里了,解决这次?;奈ㄒ黄趸?!

        “啊啊啊啊——??!”

        顺着男人第六感的提示,我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的将一块四方面包叼在嘴中,然后以一种即将迟到的一往无回气势,大声喊着飞快的向拐角处直冲撞过去。

        “砰——”

        就在那命运的拐角处,随着一声碰撞,两道身影骤然分开,准确来说,应该是其中一道身影飞了出去。

        这既视感

        感觉胸膛上一瞬间柔软碰触,我拍了拍胸膛,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被黑色斗篷笼罩着的一团娇小物体看去。

        该不会出人命了吧,如果是平民的话,这样一撞,十有八九是要挂了,不过,竟然对方穿着斗篷,十有八九应该是冒险者没错了。

        想到这里,我暗松了一口气,同时也纳闷,以自己的反应,应该不可能会出现这种极其狗血的拐角碰撞才对呀,难道说是男人第六感的指引,又或者说是熊熊燃烧的宅魂在作祟?

        真是的,要对方是女的还好,要是个男的,恐怕我这颗宅男之心,立刻就要裂成无数块了。

        上前几步,我打量地上的黑色物体,恩,从娇小的程度,和斗篷里透露出的曲线看来,应该是女孩没错了。

        “唔咯,路乌苏不?(那个你没事吧?)”

        嘴里还叼着面包,我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并蹲下身子,朝躺在地上的黑色斗篷女孩伸手。

        我的话,仿佛开启了她的某个机关似地,话刚刚落音,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身体,开始微微颤抖起来,然后发出“呜”一声悲鸣,一边揉着发疼的脑袋,一边支撑着缓缓坐了起来。

        随着她的动作,那原本牢牢将她的脑袋笼罩起来的斗篷帽子,突然随着一阵轻风拂过,落了下去。

        整个世界就仿佛放慢了一般,随着那黑色的斗篷帽子慢速滑落,一头散播着炙热火焰的火红长发突然从帽子里面扬起,随风飞舞,给人一刹那的震撼感,就仿佛在漆黑的夜里,突然跃起一簇美丽的篝火般,那么鲜明,那么耀眼。

        而紧随着着着头美丽长发一起出现的,还有那张精致到了极点,同时带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的秀美脸蛋。

        由一个不起眼的斗篷女孩,随着斗篷帽子落下,突然变成火红色长发的绝色少女,这种突兀的变化,顿时让整条街的人鸦雀无声,仿佛时间停止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