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七百六十九章 绿林酒吧的困境

    第七百六十九章 绿林酒吧的困境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百六十九章 绿林酒吧的困境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再任由我们两个的呆麻体质捣鼓下去,这趟蜜月旅行都要变成包大人出巡记了。

        得找个什么地方避难才行,比如说绿林酒吧?!

        “……”

        呜呜~~,不行,不行,为什么脑子里下意识就会冒出这个名词呢?抱歉了,大家,抱歉了,阿尔托莉雅,自以为是的以地头蛇的名义带你来库拉斯特玩,其实我也不过是个只知道贸易区和绿林酒吧这两个比较好玩的地方的路痴而已。

        当然,我是绝对不会承认奥玛斯那个死印度阿三的黑店,是什么好玩的地方,如果他不老是幻想着将我变成搞笑艺人的话,或许还值得考虑。

        没办法了,实在拉不下脸去求小狐狸这只真正名义上的,在库拉斯特呆了好几年的地头蛇,再次在阿尔托莉雅越发闪亮的目光中,处理了几件几乎是从天而降的麻烦事之后,我狼狈的带着四个女孩,雇了两条船向冒险者乐园平台划去。

        小狐狸和蒂亚两个家伙,也懒得掩饰自己的意图了,很是理所当然在我暗地里翻着白眼的目光中,上了其中一条船,跟在我们后面来到了冒险者平台。

        很好,来到这里估计就算了许多麻烦事了,冒险者乐园里大多都是转职者,佣兵或者士兵,当然,其他平民也不少,不过在这里呆着的平民大多都是以服务冒险者为主,比如说酒吧侍男侍女,还有一些店铺老板之类的,至少不会突然冒出被贵族压迫的悲惨少妇,儿子失踪的老头,迷离的小孩之类的事件。

        不是说这里就没有麻烦事,冒险者可都是很会惹事的主,说起来这里比贸易市场都要乱上一些,只不过冒险者之间出了啥乱子,道理说不通的话,那就在擂台上解决,看谁的拳头比较硬,大家都是风里来雨里去,见惯生死离别,尝遍酸甜苦辣的冒险者,心里雪亮雪亮着,哪怕脾气再怎么火爆,心里都有一个分寸,不用自己去瞎操心。

        当然,也有要小心的地方,虽然麻烦事少了,但是这里的王八羔子们,可是有一大半都认识自己,所以在掩饰身份方面,还得下一番功夫,不过,以我从侦探故事里学来的乔装术,亮这些蠢货们也识破不了自己的身份。

        于是,下了船之后,我没有立刻离开码头,而是回过头,向其他四个女孩传授了一些乔装知识,这不,你看莎拉和蒂亚看着咱的目光,多闪亮了呀。

        哼,别崇拜哥,哥只是个传说。

        至于小狐狸,就不用管她了,身为刺客,她这方面的知识比我只多不少,到是阿尔托莉雅在一旁低头沉思,那根呆毛时不时转上一圈。

        精通森林战的精灵战士,对如何伪装自己自然很有一手,不过却受地形限制,像这种人群熙攘的城市,她们也没多大辙。

        正当我说的口沫横飞,天花坠地的时候,码头那边大摇大摆的走过来几个搭船的冒险者,一看这边,顿时嘿笑嘿笑的凑了上来。

        “哟,凡长老,不见多时,怎么不在精灵族好好陪自己的娇妻,跑这里来了?”

        其中一个领头扛着蓝色大斧的冒险者,剔着牙,照头就往我肩膀上一拍,笑嘻嘻的打着招呼道。

        “……”

        小狐狸,莎拉,蒂亚偷笑中,阿尔托莉雅迷惑中。

        机械的回过头,我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

        “诶?凡长老还真是童心不减呀,我看看,这熊面具在哪里买的,也给兄弟几个介绍介绍,回头组个动物小队怎么样?哇哈哈哈~~~”

        这家伙一看就知道是个大嘴巴,丝毫不顾后面的同伴,正心惊胆战的看着散发出黑色气息的某人,一边拉着他的衣服示意他住嘴。

        “咦?”

        他的目光突然转到身后的阿尔托莉雅身上,似乎发现了什么似地,上下打量了她好几眼。

        难道说,他已经识破了阿尔托莉雅的身份。

        看了几眼,这斧头战士突然笑了起来?!狈渤だ?,这女孩穿着跟你一样的斗篷,该不会是……你的女儿吧?!?br />
        “咚——!”

        面带的疑惑笑容,斧头战士扛着肩膀上的大斧哐啷一声掉在地上,砸出一颗浅坑,然后人也相继倒了下去。

        身后的四个伙伴看到这一幕,顿时噤若寒蝉,在我喷着火焰的目光中,飞快的收起地上的斧头,一人一手拖着倒地战士的一条大腿,带起四道尘埃飞速离去,远远的传来他们的声音。

        “对不起~~~”

        多火箭式的离场方式呀。

        我纳闷的看着那四道烟尘,然后回头,目光在依然偷笑不止的两个女孩,一只明笑着的小狐狸,还有一根困惑的金色呆毛上转了一眼。

        “奇怪了,我的伪装术明明还可以呀,为什么啥都没有做,立刻就被识破身份了呢?”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我是百思不得其解。

        “因为你的斗篷太显眼了,笨蛋?!?br />
        小狐狸咯咯脆笑了好一会儿,才做出一副大发慈悲状的告诉我答案。

        “胡说,你懂个屁,这可是根据十年以前的流行款式改良而成的?!?br />
        我顿时怒目,因为这不仅仅是对我的设计理念的怀疑,也是对小维拉丝的手艺的怀疑。

        “可是”

        小狐狸抿着诱人的红唇,一双明媚的大眼睛笑成月牙形状。

        “可是,再怎么改良,它也还是十年前的流行款式呀,你这坏蛋,还不知道自己在其他冒险者嘴里有关于斗篷的那些外号吗?”

        “什么外号?难不成是斗篷男,这个我到是知道?!?br />
        “你真的想知道?”

        小狐狸笑意盈盈的美目里透露着最好别问,我也是为了你好的意思。

        “哼,你以为我会被这种事情打击到吗?尽管放马过来吧?!?br />
        嘴里故作轻松的说着,我已经不由自主的伸出双手,摆出了防御架势。

        “好吧,让我想想”

        小狐狸思索片刻,然后一个一个的扳着指头数起来。

        “斗篷男,过时的斗篷男,风骚的斗篷男,斗篷男大叔,斗篷男长老,平凡的斗篷男,万恶的斗篷男,还我们歌姬维拉丝小姐的斗篷男,给我放开那只天使莎拉的斗篷男,将你的脏手从琳娅胸前拿开的斗篷男”

        “……”

        我该先吐槽哪个外号才好呢?尤其是后面三个,话说这中带着露骨恶意和欲望的叫法,还真的能算是外号吗?

        “真是受欢迎呢,我们的凡长老?!?br />
        一口气说了十几个以后,小狐狸露出了极度腹黑的妩媚笑容,两只毛茸茸的可爱狐耳一抖一抖,做状得意。

        “过奖过奖,我们的翘尾巴骚狐狸露西亚小姐?!?br />
        我皮肉不笑的应了一句,目光和小狐狸对视着,滋滋的激射出火花。

        一边和小狐狸斗着嘴,绿林酒吧那块大大的招牌很快就出现在了我们的视线当中。

        推开酒吧大门,随着熟悉的叮铃铃声音响起,绿林酒吧那万年不变的优雅格局映入了我们的视线当中。

        拖菲妮和欧娜这两大王牌的福,绿林酒吧已经由原本冒险者乐园一个小有名气的小酒吧,一举跃为最受欢迎的酒吧,而且没有之一。

        顾客依然相当多,尤其是那些大嗓门的冒险者,几乎都快成为每一个酒吧的固有特色了。

        咦?

        奇怪了,平时每次客人进来之后,都应该会有侍者相迎才对,绿林酒吧正是因为保持着这样礼貌的传统,才会受到许多法师学者的青睐,所以你会惊讶的发现,这里竟能看到最粗鲁的野蛮人,接受他的喷沫子洗礼,也会有彬彬有礼的法师,优雅的对着你点头微笑。

        难道绿林酒吧换老板了?那位彪悍的连联盟负责人奥玛斯也敢臭骂(虽然这死印度阿三的确该骂),宛如功夫里的包租婆一样的老板娘,已经将酒吧给卖了?

        带着疑惑往里面一看,我终于发现了原因。

        忙,非常的忙,面对众多客人,侍女们就像加了超级发动机似地,来回个不停,累的满头大汗,但依然有等得不耐烦的客人们,握着空空如也的刀叉在大声嚷嚷。

        “菲妮呢?我要菲妮~~”

        话刚落音,立刻有众多菲妮粉丝齐声呼应:“哦哦哦,菲妮菲妮~~,我要菲妮~~”

        完蛋了,这群人已经完蛋了,这个世界也快要完蛋了,干脆将这里全部炸掉好了。

        不知怎么的,看到这一幕,我脑海里突然冒出这样强烈的念头。

        “这不是凡长老吗?”

        刚刚一进门,那些吵吵嚷嚷的冒险者,就仿佛饥饿的野狼问道食物气味一样,纷纷将幽绿的目光注视过来,待看到我穿着的斗篷,顿时群情激奋。

        “凡长老,你把菲妮藏到哪里去了,快点交出来,不然就算你是联盟长老,我们也不会答应,大家说是吧?!?br />
        一位心急的家伙立刻站起来大声说道,顿时响应一片。

        “为什么你们那么肯定是我把菲妮藏起来了?!蔽乙涣澈谙叩目醋拍愿霾煌5拿跋照呶实?。

        “因为凡长老你有前科?!被焕吹闹谌思岫ㄎ薇鹊幕卮?。

        “……”

        我无法否认。

        “咳咳,大家听我说,我的确没有拐带菲妮,我可以向上帝发誓?!?br />
        看到众人依然带着怀疑的目光,我无奈一叹,重新说道。

        “好吧,我向我的所有妻子发誓,我没有拐带菲妮,这样行了吧?!?br />
        众人纷纷点头。

        谁不知道凡长老最疼爱他那几个宝贝妻子,酒吧里都流传着这么一句话,让凡长老信上帝,不如让他信妻子来的简单。

        “凡长老,你知道菲妮的下落吗?”

        一个冒险者依然不死心,不这么抱着期望的问道,在他们想来,竟然我没有诱拐菲妮,那么多半也不知道菲妮的下落,这是很正常的思考方式。

        不过,这话可算问对人了。

        本来我想说不知道,不过脑海里似乎又有那么点印象,翻找了一会,终于在婚礼醉酒那段模糊回忆里,找到了那么点线索。

        看了看满怀期待目光的冒险者,我不大肯定的说道。

        “不大肯定不过,很有可能在精灵族的监牢也说不定?!?br />
        冥冥中仿佛回应着某人的话一样,绿林酒吧千里之外的精灵族王城监狱里,传出一声戚戚然的“喵呜~~”悲鸣。

        “什么?”

        顿时,数百名冒险者气势汹汹的站了起来,紧握起了拳头。

        “那帮长耳朵,竟然敢囚禁菲妮小姐,胆子生毛了这是??!”

        “兄弟们,跟我一起杀入精灵王城,将菲妮小姐救出来,同意的上前一步?!?br />
        “噢噢噢噢~~~??!”

        “嗙嗙嗙”

        几声重击声在酒吧里面清脆响起,叫的最响亮的那几名狂热菲妮粉丝,已经头冒青烟口吐白沫的倒在了桌子上。

        “菲妮的话,就交给我去办吧,毕竟我现在也是精灵族的亲王,比较好说话?!?br />
        看着一群犹自保持游行示威的动作,高举拳头,却回过头,张大嘴巴望着自己的冒险者,我微微笑着,将拳头压的格拉格拉作响,逐字逐字的接着说道。

        “要是谁还选择一意孤行,要去营救菲妮的话,我不介意先将他送进库拉斯特的牢房里躺着??!”

        众多冒险者似乎这才想起我的身份,不由的纷纷打了个寒战,讪笑一声,高举着的拳头迅速收回,嘴里嘀咕着反对暴力之类的话语,乖乖的坐了下去。

        很好,总算是将这些不安分的家伙跟暂时镇压住了,看来菲妮的人气还真不小呀,只是一会儿不见,粉丝团都快疯狂了。

        选了一张安静五人桌子坐下,观察了一眼酒吧的现状,我也总算明白为什么那些侍女们会忙不过来了,很简单,少了菲妮这个王牌在,而另外一个次王牌欧娜,现在肯定也还在精灵族焦急的想着该如何将菲妮救出来吧。

        失去了这两张王牌,绿林酒吧也不过是冒险者乐园里面一个平凡无奇的小酒吧罢了。

        “啪啦”的倒地清脆声响起,望声源处一看,可不是,预料之中的事情发生了,一个年轻侍女终因为无法适应如此高强度的工作,出现了失误,连着她手中的盘子一起摔倒了在地上,膝盖扎到了碎片,侍女裙嘶啦一声被划破了一道大口子,鲜血慢慢将裙子给染红。

        受伤的侍女被其他人搀扶了上二楼,这里的冒险者大多都是绿林酒吧的老顾客,看到这种情况,自然不好说什么,气氛有点郁郁。

        “我上去看看吧?!?br />
        想了想,我对其他四人说道,这名侍女我认识,虽然叫不出名字,不过以前光顾绿林酒吧的时候,好几次都是她伺候自己,脸颊上的两个甜甜酒窝很是让人喜欢。

        不过,我还是低估了四条小尾巴的粘人程度,我这么一说,其他人也想跟着去,结果就是一群五个人在冒险者的注目中上了二楼。

        房间里,受伤的侍女正被众侍女围着嘘寒问暖,我刚刚进来,其他侍女就喊了起来。

        “凡大人,是凡大人?!?br />
        由于和菲妮的关系,这些侍女对我自然也比其他冒险者多了几分熟悉,见我一上来,就纷纷亲切的叫了起来,待阿尔托莉雅她们自身后出现,又纷纷寒噤。

        “好了,大家下去吧,可不能让客人久等了?!?br />
        门外响起一道冷漠的声音,回头一看,可不是那个叼着烟斗,脸上的表情就像有人欠了她五百个金币似地的酷似包租婆的绿林酒吧老板。

        一干侍女在老板的催促下,纷纷下楼重新工作,只留下那位大腿受伤的侍女依然躺在床上,柔柔的样子,用歉意的目光看着自己的老板,仿佛自己做错了什么似地。

        “哪里受了伤?”

        我上前几步,坐在床边,看着这名柔软可怜的侍女,轻声问道。

        对于这些平民侍女来说,大概是少有受到高高在上的冒险者的温柔对待,这名柔弱侍女不禁一颤,有点受宠若惊的看了我一眼,才微颤颤的伸出手,指着自己被鲜血染红的裙子遮盖着的膝盖位置。

        平民无法承受生命药水的强烈效果,好在牧师的看家本领自己还没忘记,我微微一笑,看着羞红脸蛋侍女。

        “能闭上眼睛吗?放心,只要一会儿,很快就会好的?!?br />
        话刚说完,总觉得有点走味了,果然,侍女的脸蛋更加红润,像一个红红的苹果。

        不知道是出于对我信任,还是对冒险者的畏惧,虽然羞涩无比,她还乖乖的合上了双目。

        手中一番,牧师杖已经握在了手心,杖身闪过一道温和的白光,轻轻在手上的膝盖部位一点,整个过程娴熟无比,看来在鲁高因冒充牧师时的经验还没有忘掉。

        满意的收回法杖,让侍女睁开眼睛,动动受伤的大腿,惊讶的发现已经完好如初以后,侍女看着我的目光,就像看着怪物似的。

        好吧,在平民眼中,冒险者的确是一群怪物没错。

        没有被预料的崇拜目光注视的某人,不爽的暗中嘀咕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