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七百六十四章 【她】的东西!

    第七百六十四章 【她】的东西!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百六十四章 【她】的东西!

        水晶之树上现在就两户人家,一户是我和阿尔托莉雅的新婚小屋,另外一户就是雅兰德兰住了近千年的老窝咳咳,是老家才对,只是雅兰德兰这活了千年的精灵族大长老,实在是太像妖孽了,让人一想到她所住的地方,总是不自觉的和某某山或某某洞联想到一块去。

        两户家取的都是水晶之树上自然形成的小洞,因此对位上自然会不十分规则,不过离的也不是太远,如果将我们家的入口位置,定为12点钟方向,那么雅兰德兰的小窝,便在我们再往上大概一百多米的高度的五点钟方向。

        所以很快,我和阿尔托莉雅就来到了雅兰德兰的住所,至于这只小幽灵更是没有压力,轻飘飘的,像一朵没有重量的云彩般慢悠悠上浮,不一会儿就跟上了我们的脚步,好奇的打量着守卫在门口上的两个精灵士兵。

        只有少数人能感觉到,门口处两个笔直挺立,全都在六阶六十级以上的身上散发出强大气息的精灵士兵,只是摆设而已,真正守护雅兰德兰的护卫躲在暗处,这家伙起码也是法拉那个等级以上,要不是我们来的时候,他在暗处微微散发出一丝气息让我捕捉到,以我的实力根本就不可能察觉到这种实力强大且经验老道的暗卫。

        由此也可见雅兰德兰在精灵族的地位和重要性,身边竟然安排如此强大的高手专门护卫,至少阿卡拉身边就没有。

        “女王殿下,亲王殿下?!?br />
        当阿尔托莉雅出现在守卫面前的时候,她们恭谨轻轻行了一礼,同时向两边让了出来,示意我们可以直接进去。

        该不会雅兰德兰早就算到我们要来了吧?

        看阿尔托莉雅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轻轻敲门,然后在雅兰德兰那温和而极具个人魅力的苍老声音响起以后,推门而入,我不禁暗暗想到。

        小一号的屋子里面,依然是朴素雅致的打扮,整个精灵一族最具智慧,最具实权,为数亿精灵所崇拜的雅兰德兰大长老,便像一个邻家的普通老奶奶一样,坐在宽大的椅子上笑呵呵迎接我们的到来。

        在雅兰德兰身后在的漂亮精灵侍女,貌似婚礼那天也跟在雅兰德兰后面,应该是她的专属侍女,婚礼的时候还没现在,但是现在怎么看,都让我有种眼熟的感觉,可不是吗?和阿尔托莉雅的侍女卡露洁很相像,该不会是两姐妹吧?

        难道,她就是传说中的高露洁?

        见我猛盯着她看,这位疑似高露洁的绝色精灵侍女,脸蛋微红,不过能成为雅兰德兰的专属侍女,自然都有一颗七巧玲珑心,到也没有误会我的目光,展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看似成熟稳重的容姿,却带着点调皮之意轻轻对我说道。

        “怎么样,亲王殿下,看着是不是有点像卡露洁?”

        “嗯,不是有点像,是十分像?!蔽颐偷氐阃?。

        “我是卡露洁的姐姐洁露卡,请多指教,恩,妹妹以后更是要承蒙你的照顾了?!?br />
        这样说着,洁露卡带着微笑,小手轻轻拉着侍女裙两边,优雅的行了一礼。

        哦?洁露卡的姐姐吗?的确,看上去要比洁露卡多出一丝成熟气息,但是现在看来,却比被阿尔托莉雅传染了一丝古板固执的气息,那个在三餐的时候总是会不厌其烦的向我阐释着营养的重要性并且试图用自己的手艺纠正的偏食行为的洁露卡,要多上一分调皮。

        所以,如果光从外貌气质判断,咋一看卡露洁的确是更像姐姐没错,但是性格上,到是洁露卡更像姐姐一些,也就是说调皮温柔的姐姐和稳重固执的妹妹吗?既视感多么强烈的姐妹组合呀。

        不??!

        吐槽点错了吧!完全错了吧!为什么不是高露洁呀混蛋?。?!

        见我露出呆滞的表情,姐姐洁露卡微妙的猜对了我心中所想的一半,虽然我现在的确是在吐槽她们的名字没错,她搞错的是吐槽对象。

        “哼哼~~”

        将纤细的小腰,朝我的方向压过来一点点,得意的轻摇着指头。

        “亲王殿下是在在意我和卡露洁的名字是吧,刚刚听到的人一般都有这种反应哦,为什么会取这样的名字呢,就让洁露卡来告诉吧?!?br />
        抿抿嘴唇,滋润一下喉咙,看样子是想吊起我的胃口,洁露卡顿了好一会儿,感觉火候差不多了,才继续说道。

        “洁露卡和卡露洁,如果合在一起念的话,会是什么样呢?”

        见我露出虚心请教的样子,她更加得意的这样问了一句。

        “洁露卡卡露洁难道是精灵语,这个不一点儿也不懂,有什么特别含义在里面吗?”

        我歪头一想,却实在想不出洁露卡卡露洁究竟包含着什么惊天的秘密在里面。

        “那是当然!”

        兴奋的呼出一口气,洁露卡终于将答案透露出来。

        “洁露卡卡露洁,一秒之内至少念三遍以上,连续念一百遍的话,你试试看,嘿嘿,会咬到舌头吧,绝对会吧,这就是我们两姐妹的名字的由来了?!?br />
        “是这样吗?让我试试洁露卡卡露洁洁露卡卡露洁洁露卡卡露洁洁露卡卡露洁则则则”

        哦哦,果然咬到舌头了。

        “……”

        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吧混蛋??!

        下一刻,我将心灵的茶桌重重一掀!

        因为名字合起来以后以秒速三遍以上念一百遍绝对会咬到舌头,所以两姐妹就取这样的名字,这有个屁的因果关系呀!究竟是如何才能将两者联系起来,这两对姐妹的父亲名字叫斯巴达吗???!

        呼呼不行,完全不知道究竟该从哪里吐槽好了。

        等等,仔细一想的话,这个叫洁露卡的家伙,从进门一开始就不断的在让我吐槽吧,没有察觉到吗?

        太可怕了,这家伙的逗哏级别绝对是传说级水平,要是一直跟着她的步调走的话,说不定我的一年份吐槽都会被她勾引出来,进而精尽人亡。

        想到这里,我连忙正襟危坐,再也不理会洁露卡在一旁眨巴眨巴的期待眼神。

        恰好这时候,阿尔托莉雅和雅兰德兰的对话也告一段落。

        “是吗?真是个神奇的女孩?!?br />
        雅兰德兰那双苍老的眼睛,落到了小幽灵身上。

        “喂,笨蛋,快点醒醒,能不能获得水晶之树的永久免费食卷,就看现在了?!?br />
        我连忙拍了拍迷迷糊糊的蜷在自己怀里的小幽灵的脸蛋,真是的,吃饱了就想睡,你上辈子真是懒猪投胎吗?

        “呜呜~~吃的?水晶之树?”

        ***着眼睛迷糊的嘀咕几句,突然,小幽灵一蹦而起,四处张望,不断***着嘴唇咽着口水。

        “哪里?在哪里?吃的在哪里?”

        “……”

        算了,我已经懒得再去吐槽这只幽灵了。

        “能过来让我看看吗?”

        面带着慈善的微笑,雅兰德兰朝小幽灵招了招手。

        “过去了,就可以吃水晶之树了吗?”

        咬着指头,小幽灵并没有因为雅兰德兰表现出来的和善而放松丝毫警惕,用十分不礼貌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对方,然后用一副高高在上的,你不答应我的条件就休想我过去的傲慢姿态说道。

        “恩,就那么想吃吗?看的我都想尝尝水晶之树究竟是什么味道了?!?br />
        雅兰德兰当然不可能会在意小幽灵的不敬,看着她一副无论如何都想吃的样子,不禁呵呵笑了起来。

        “没关系,如果你想吃的话,就尽管吃吧,水晶之树大人也会十分开心的?!?br />
        “太好了~~??!”

        小幽灵一蹦而起,然后脑袋直接撞在屋顶上

        这笨蛋,也不看看自己现在是什么形态,在哪里,那么用力跳起,不撞个眼冒金星才怪呢。

        我心疼的连忙将像一片树悠从屋顶上飘下来,然后抱脑袋上的红彤彤肿包,蹲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悲鸣着的小家伙搂在怀里。

        “都怪你,身为骑士却守护不力?!?br />
        圣女大人抬起头,幽怨的看了我一眼,娇唇不满的高高撅起。

        “好吧,下次我找根绳子将你绑起来就是了?!?br />
        我顿时翻了个白眼,这样说来,你吃饭咽着,喝水哽着,都能怪到我头上来了。

        “哇??!”

        “【哇??!】你个头,还不快点向大长老道谢?!?br />
        ***了***小家伙的脑袋,然后轻轻一推,轻飘飘的将她推到了雅兰德兰的面前。

        “那个”

        面对着雅兰德兰那双洞若观火的锐利目光,小幽灵也不知道长着什么粗神经,竟然看不出有一丁点儿压力,沉吟片刻,她很有礼貌的轻轻半鞠躬。

        “竟然小凡这样说了,恩,小雅兰德兰,谢谢你了?!?br />
        “噗——??!”

        刚刚将一口茶喝下,下一刻就全喷了出来。

        小小雅兰德兰???!

        你这家伙,说话也该看场合吧。

        正当我想扑上去,狠狠给这小笨蛋的额头上来上一记手刀,异变突生。

        只见雅兰德兰那双深不可测的眼睛,似乎闪过一道光芒,就是下一瞬间,蕴含着强大能量的白色光圈突然从小幽灵身上爆发出来,在狭小的房间里刮起了一股巨大风暴,桌椅,书架,书籍,卷轴,统统被刮至半空。

        竟然发生了什么事情?

        暴风过后,看着一屋子狼籍的景象,我们几个都呆了起来,愣愣看着正与雅兰德兰对峙的小幽灵。

        双脚离地,静静漂浮于半空之中,全身散发着比平时更加浓郁和神圣的白光,一头及臀的美丽月色长发无风自动,在半空中宛如精灵般轻舞着,那张充满了睿智,沉静,优雅,高贵和圣洁的银色眼眸,与雅兰德兰那双历经千年风雨,仿佛看破世间一切虚实的锐利目光,毫不相让的对视着。

        这一刻的小幽灵,就宛如圣女降临一般,不,应该说,她本来就是圣女没错。

        究竟是什么原因,激发了小幽灵的【里】一面,让她以真正的圣女之姿出现在雅兰德兰面前,与之对峙。

        握着茶杯的手微微一紧,我不动声色的继续观察着两个人,旁边的阿尔托莉雅似乎也是一样的想法——精灵族的千年长老,与昔日教廷的万年圣女之间的气势,已经形成了一个***的气场,让我们有一种无法插手的感觉,只能任由两个人将事情演变下去。

        不过,对于小幽灵的【里】一面,我却是信心十足,甚至比雅兰德兰更加有信心。

        仿佛过了许久,又似乎只是一瞬间,在我们紧张的目光中,对峙的两大妖孽终于有了动静。

        “你,为什么要窥视我的将来?”

        樱唇轻抖,仿佛来自遥远天堂上的庄严圣洁的声音,带着一种让人的心灵得到洗礼的优美旋律,从小幽灵口中缓缓响起,余音在狭小的房间里不断回荡,而后消失,但庄严和圣洁的气息却依然不断冲击着众人的神经,那股不容拒绝的意志,若是对象的实力和意志稍稍弱上一点,恐怕已经恨不得将心掏出来让小幽灵看个一清二楚才好。

        雅兰德兰当然可能不可能被小幽灵的气质和气势所印象,但是,理亏在先的她,此时也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低姿态,在小幽灵的肃然目光注视下,站了起来,微微低下头。

        “尊敬的圣女殿下,你说的对,这是我的狂妄与傲慢,我愿意接受任何合理的惩罚?!?br />
        “雅兰德兰奶奶”

        阿尔托莉雅略带惊讶的目光,看着雅兰德兰。

        作为精灵一族至高无上的大长老,雅兰德兰却从未摆出过任何架子,所以受无数精灵敬仰的同时,也十分具有亲和力。

        但是,这却并不代表雅兰德兰可以随意低头,作为精灵族的精神领袖,她低头,也就代表着数亿精灵低头,所以,纵使雅兰德兰自己想这样做,也不得不考虑到所有的后果。

        因此,从第一次见到雅兰德兰一直到现在,阿尔托莉雅还是首次见到雅兰德兰低头道歉。

        面对雅兰德兰的低头,小幽灵并没有立刻答话,散发着神圣光晕的身体,静静在半空漂浮着,居高临下的看着雅兰德兰,这样过了许久,才缓缓开口。

        “雅兰德兰,我知道你并非恶意,是为了大陆的未来着想?!?br />
        圣洁庄严的声音,在小屋,在每一个人耳边回荡着。

        “但是,大陆的生死存亡,与我无关,所以,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希望你不要再窥视我的未来?!?br />
        说完以后,她不待雅兰德兰的反应,虚浮的身体轻轻转了一个角度,便朝我这边飞了过来。

        “小凡~~”

        搂着胳膊,轻轻在怀里磨蹭着,小圣女舒服的叹息一声。

        “笨蛋,不就是未来被看一点点吗?我都被阿卡拉和莱娜看了无数遍了(虽然没有任何效果就是了),何必小题大做?!?br />
        虽然已经不止一次面对小幽灵的【里】圣女一面,但是当她蹭过来那一刻,我还是愣了一下,才轻轻将怀里的圣洁娇躯搂了起来。

        “因为我的将来”

        怀里,那张圣洁与庄严并重,如梦似幻的绝美容颜,轻轻仰起,温柔的,静静的凝视着我的面庞,伸出纤纤玉指在上面轻***的抚摸着。

        “因为我的将来,只有小凡才能决定,我的将来,只属于小凡?!?br />
        “真是笨蛋?!?br />
        我感动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能轻轻抓住她在自己脸颊上调皮抚动着的小手,不断喃喃说道,过了好一会儿, 发现怀里的小圣女没了动静,惊讶的低下头,立刻哭笑不得。

        这小家伙,竟然又睡着了。

        “那么,雅兰德兰奶奶,我们就先告辞了?!?br />
        片刻之后,抱着呼呼大睡的小幽灵,我和阿尔托莉雅分别向露出疲惫之色的雅兰德兰告别,然后轻轻掩上大门。

        话说回来,刚刚雅兰德兰叫小幽灵什么来着?好像是圣女殿下吧,是我的错觉吗?我可没记得告诉过她小幽灵的圣女身份。

        门里面,注视着一片狼藉的小屋,雅兰德兰愣愣的站着,突然,一颗颗晶莹的泪珠从她那满是苍老皱纹的老脸上滑落。

        多少年了,泪水对于雅兰德兰来说,是多么遥远的事情,几十年?一百年?几百年?

        但是此时此刻,她却不可抑制的流下了喜悦的泪水。

        “多少年了~~”

        满带着沧桑的声音,从她嘴里缓缓响起。

        “没想到没想到我这把老骨头,竟然能够再次看见”

        迈着微颤颤的步伐,她来到墙壁上,伸出老手,在墙壁上面,也是水晶之树的内部,轻轻的抚摸着。

        “这样好吗?大长老”

        一旁静立的洁露卡突然开口,俏脸上的淡然表情,要是被某人看到的话,非得惊跳的大呼有鬼。

        所有人当中,甚至阿尔托莉雅,都还不了解水晶之树究竟代表着什么,洁露卡也不是十分清楚,只是隐约知道一点,因此也知道雅兰德兰做出这个决定的重大性。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

        雅兰德兰低下头,轻声说道。

        “因为这本来就是【她】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