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七百六十二章 悲剧的马拉格比

    第七百六十二章 悲剧的马拉格比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百六十二章 悲剧的马拉格比

        哦哦哦哦,这不是一条内裤吗?孤零零的掉在这里多可怜,待我捡回去不,待我帮你在湖里找到你的女主人好了。

        眼睛一亮,我立刻凑上前一看,不看还好,这一看,立刻就泪流满面了。

        这是条男式内裤。

        小说什么的湖中艳遇的好康剧情,果然全都是骗人的,这才是红果果的悲剧现实呀,真是瞎了我的狗眼。

        正当我想掉头走人的时候,脑子里却突然闪过一点模糊的镜头。

        哦咦,这条内裤貌似挺眼熟的,难道是自己的???!

        不对。

        我立刻摇头否认,我的小维拉丝品位才不会那么恶俗,给我做这种四角花边红内裤呢。

        虽然在自己的内裤上绣小动物图案,也不是什么正常的品位就是了。

        仔细回忆着刚刚划过脑海的那到模糊印象,随着记忆被逐渐从大脑深处挖起,最后,画面变得完整和清晰起来。

        记得也就比武大赛之后那段时间里,几个大爷们一起去河边洗澡,某个圣骑士,不就是穿着这么一条内裤,不断在我们面前恶心的搔首弄姿,炫耀他独一无二的红内裤吗?

        当然,如果仅仅是这样,还不足以在我心里留下可以重新回忆起来的印象,让我印象深刻的是,那家伙炫耀完了自己的内裤以后,竟然对我的内裤品头论足起来,甚至嘲笑上面绣着动物图案的恶趣味。

        虽然我承认,这的确是制作者的品位发生了微妙偏差,但是毕竟是自己的宝贝维拉丝一针一线亲手为自己缝制的,哪怕是黑色半透明蕾丝内裤,哪怕是那样的内裤,我也

        啊啊啊啊啊啊?。?!

        于是,那个对我当时穿着的小熊内裤发出嘲笑,并导致我在脑海里打了一个恐怖比喻的可恶圣骑士,当场就被我化作了三涂河上的一颗闪亮流星。

        mlgb的不,是马拉格比,那个圣骑士,就是马拉格比。

        呆呆的看着在寒风中不断摆动的内裤,我的眼角开始逐渐湿润起来。

        这很明显是一起杀人抛尸案,马拉格比的尸体一定是被凶手投入河里喂鱼去了。

        虽然马拉格比这家伙的大嘴巴,有时候的确能让人恨不得将他扔到地狱熔炉里去算了,不过无论怎么说,他还是一名优秀的,心底善良的圣骑士,同时也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

        没想到,几天不见,他就这样去了,去的无声无息,让人不禁感叹世间险恶,世道无常。

        更让人悲哀的是,即使我能大致猜出凶手是谁,但却有心无力,徒呼奈何,无法手刃凶手为自己的朋友报仇,那个人,不是我所能对付的,因为她的身份和手段,实在是太恐怖了

        是的,虽然不甘心,但是她的德鲁伊吴凡的小情人的可怕身份,实在是让我泪流满面呀。

        “马拉格比,你死的太冤枉了啊啊啊啊啊?。。。?!”

        悲戚与愤怒郁结于心,却始终无法得到发泄,我不由仰头一声长啸,以这种无奈的方式,纪念一位朋友的离去。

        “谁是哪个家伙,喊我的名字喊得那么凄厉,想诅咒我吗混蛋??!”

        吼声才刚刚落音,就在内裤不远处,一颗大树树底下,柔软的泥层一阵耸动,马拉格比那形象鲜明的大头,就像土行孙一样呼的钻了出来,带着愤愤的目光四处张望,试图找到那个诅咒他的人。

        然后,两双目光在半空相遇,时间仿佛停顿起来。

        “凡老大,你没事喊我喊的那么凄厉干什么?”

        马拉格比用不解的目光看过来,那双眼睛分明在说,凡老大你还真是一个怪人。

        不,我想突然从草地下面探出一个脑袋的人,并没有资格这样说我,先照照镜子,省视一下自己现在那副德行再说吧。

        内心吐槽了这么一句,我上下打量着对方,露出怜悯的目光。

        “马拉格比,你只剩下一个最无用的头了吗?”

        “胡说,只剩下一个头还怎么活,而且最无用是什么意思,你是想说我没有脑子所以脑袋不值钱是吗?”

        马拉格比敏感的察觉到了我话里的吐槽点,进而反驳道,然后像甲鱼一般,四肢并用的钻了出来。

        “哦,原来还有身体呀”

        “凡老大,我怎么觉得你刚刚的语气好像很失望的样子?!?br />
        马拉格比机灵的看着我,眼睛里满是狐疑。

        “你的错觉罢了?!北芸酉?,我摸着鼻子应道。

        “我刚刚看到你的红内裤,还以为你被抛尸湖中了呢,心里一阵悲戚,就喊了起来,对了,你没事把自己整个埋在地里干什么?”

        话刚落音,马拉格比的老脸就皱的比橘子还要皱,一副被数个猛男给霸王嫖了的委屈小媳妇模样看着我,从眼里挤出几滴泪水说道。

        “凡老大你不知道吗?我现在正被露西亚老大追杀,她要送我回老家结婚呀?!?br />
        “哦,所以你就想到了这个办法是吧?!?br />
        我一拍手心恍然道,虽然办法有点笨,但这里极度偏僻,而且位处湖边,大量的水气可以冲淡马拉格比的气味,对于躲避有着比真正的狐狸的嗅觉还要灵敏的露西亚来说,绝对是一个完美的隐匿点。

        “哼哼,不怕对你说,这可是我们家族祖传下来的绝技,足足可以在地下憋上一天才出来换一口气?!?br />
        马拉格比一边将他掉落的红内裤收好,一边得意洋洋的说道。

        “了不起,了不起?!蔽遗氖殖圃?。

        的确是很了不起的绝技,但是考虑到它的作用,老实说,并不怎么值得自豪,至多只能说明你们的家族以前过着十分凄惨的被追杀生活而已。

        “凡老大,你这两天见了露西亚老大吗?给我说说,露西亚老大现在的心情怎么样?有没有说要放过我?”

        大概是想到我和小狐狸的关系,马拉格比立刻用希冀的目光看着我。

        小狐狸的心情吗?昨天和小幽灵争斗了一天,虽然最后是以她胜利告终,但是毕竟无法抹杀胸部的确比小幽灵小一点点的事实,所以该说是虽胜犹败也不过分。

        所以,她现在的心情想必好不到哪去吧。

        想到这里,我不由同情的看了一眼马拉格比,左手呈手刀状,然后狠狠在自己脖子上一抹,意思再明显不过——若是这时候被小狐狸抓到,你就死定了。

        马拉格比的脸色顿时苍若白纸。

        “继续在这里躲一会吧,我也会想办法将小狐狸的气消下来?!?br />
        我拍拍一脸绝望的马拉格比的肩膀,这样安慰道,果然,听我这么一说,马拉格比顿时眼泪哗哗,什么叫兄弟,患难见真情,这就是呀。

        “太太感谢你了,凡老大,我马拉格比果然没有看错人,虽然脑子很笨,平时也吝啬的不得了,还是路痴一个,又总以为自己歌唱的很好,但是,就算是这样的你,也是一个大好人呀?!?br />
        马拉格比一把泪水一把鼻涕的感激说道。

        “……”

        大脑里面,名为理智和同情的神经同时发出崩断声。

        “呼哈哈哈哈,原来是这样,原来在老马你的心中,我的形象竟然如此【高大】,实在是让我受之有愧,受之有愧呀?!?br />
        以手掩嘴,我发出了仿佛从肺里喘出来一样的怪异笑声。

        “哈哈哈哈哈,是呀,虽然凡老大以前的形象的确不怎么样,特别是还穿着十分没有品位的动物图案内裤,简直就像乳臭未干的小毛孩一样,但现在不一样了,就算还穿着十分没有品位的动物图案内裤,也不会影响太多凡老大在我心目中的形象?!?br />
        马拉格比哈哈笑着,朝我竖起大拇指。

        我:“啊哈哈哈哈,原来是这样啊?!?br />
        马拉格比:“啊哈哈哈哈,就是这样?!?br />
        “那么,你继续躲吧,老马,我现在就去找露西亚,让她消消气?!贝笮ε淖怕砝癖?br />
        的肩膀,我朝他露出一个安心的眼神。

        “凡老大,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呀!”马拉格比别提多感动了。

        “不好,我得快点躲回去才行,露西亚老大的鼻子灵着呢,呆太久的话,被她找到一丝踪迹那就糟糕了?!?br />
        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马拉格比露出慌张失措的表情,一边这样说着,身体动作就像屎壳郎一样,从两条腿开始,慢慢缩回洞里面去,等整个身子都缩进去以后,便用手将洞口周围的泥土,严严实实将自己覆盖起来。

        “……”

        “真是太感谢你了,凡老大?!?br />
        冷不防的,马拉格比的头再次破土而出,流出的泪水鼻涕和泥土全部混合在一起,让他的脑袋看起来像一团沾了屎的果冻。

        “你就放心的躲在这里吧,我绝对会帮你保密的?!?br />
        听到我的答复以后,他才心满意足的重新将自己掩埋起来,泥土一阵耸动,逐渐安静下来,久久没有动静。

        “……”

        沉默片刻,我目无表情的四处张望一圈,随手找了块木头,削成四四方方的木牌,然后拿出羽毛笔,舌头在笔头上舔了舔,在木牌上留下一串歪歪扭扭的文字。

        请不要挖,这里绝对没有马拉格比!

        恩,大功告成。

        将羽毛笔随手扔回物品栏,看着上面的文字,我满意点了点头,然后将牌子插在上面。

        由于被马拉格比不断挖掘,所以这里的泥土已经松动无比,从外表看上去呈凸起形状,现在在上面插多一块木牌以后,还真有那么点坟墓的味道。

        说不定这里真的会成为马拉格比的坟墓,对着木牌鞠了一躬,我迈着轻快的步调里去。

        当务之急,是要去找小幽灵还有小狐狸。

        往偏僻的地方左右兜了一会,小幽灵我虽然没能找到,意外的,却发现了气冲冲的小狐狸。

        她似乎在找着什么,和我一样,一边尽往偏僻的地方转,长着一对可爱的棕色狐狸耳朵的脑袋,不断四处张望着。

        嗯?她是在找谁呢?

        小幽灵吗?不大可能,她现在去找小幽灵,那完全是等于自投罗网,只会被对方在胸部大小方面再次狠狠打击一番而已。

        排除小幽灵之外,答案就已经呼之欲出了,现在能让她露出气冲冲神色寻找,除了马拉格比还有谁。

        “小狐狸?!?br />
        我连忙像对方招手,就在我出声的时候,四处张望的小狐狸也发现了我,气呼呼的俏脸上喜色一闪即逝,流露着天然妩媚之色的眉头轻轻一扬,便神气十足的甩着棕色大尾巴走了过来。

        “哼,你这坏蛋不是陪高贵美丽的新婚妻子,跑到这里吓晃悠什么?”

        一开口,那亦嗔亦怨,掩饰不住的酸溜溜语气,就将我酥得骨头直发麻,这只娇媚迷人的小狐狸,一天不见,都快变成小怨妇了。

        “我在找你呢,怎么,不欢迎?”

        伸手轻轻在她脑袋那双手感极佳的毛茸茸耳朵上,轻揉了一下,我笑着说道。

        “哼,少来了,本天狐才不用你找呢??!”

        小狐狸气呼呼瞪了我一眼,却没有拒绝我的抚摸,两只可爱的狐狸耳朵在手心中不断扑扇起来,显得调皮之极。

        很快,她似乎醒悟到刚刚那句话似乎会让人产生误会,不由脸色微红,似乎是我的错一般,再次气冲冲的瞪着我。

        “不要误会了,刚刚那句话,绝对不是在说即使你这坏蛋不找,本天狐也会倒贴过来的意思,你这坏蛋想的就美,本天狐刚刚的意思是说是说,对了,意思是说你这坏蛋就算来找我,我也不会理你,就是这样没错??!”

        “……”

        老天,我真的还什么都没说呀,你到把自己想说的给说完了,顺带还脑补了一段。

        但是,实在太可爱了,脸蛋红红却死要面子,傲娇属性全开的小狐狸,实在是太让人着迷了。

        呆看着重重的撇过头去,做出一副就算你说什么我也不会理你的高傲姿态,眼角余光却不断偷偷瞧过来,还以为自己做的很隐蔽的小狐狸,我忍不住大手一捞,将这只集纯真可爱与妩媚为一体的女孩,搂着怀里。

        “干干什么?你这大色狼,大坏蛋,我又不是你的新婚妻子,你去抱你的新婚妻子就好了,快点放开我??!”

        嘴里虽然这样强硬的说着,但是身体却出卖了主人,只是意思的挣扎了一下,怀里温玉般香柔的娇躯,便乖巧下来,安静的趴伏在自己怀里,深吸了一口气后,那不安分的狐狸尾巴也柔柔的垂了下去。

        “哼你这坏蛋笑什么笑,不是本天狐不愿意挣扎,只是知道力气不如你这个坏蛋,才没有办法而已,本天狐可是一刻都不想呆在你这坏蛋臭熏熏的怀里?!?br />
        仰起头,水盈盈的娇媚眸子,察觉到我似笑非笑的表情之后,这只小狐狸顿时脸色绯红,似乎气愤不过我现在的得意样子般,“啊” 的一声,将她那两颗可爱的小虎牙暴露出来,然后狠狠一口往脖子上咬了下去。

        “……”

        “疼不?你这大坏蛋??!”

        片刻之后,伸出诱人粉舌,温柔的舔舐脖子上咬出来的牙痕,小狐狸用着如同棉花糖一般柔软甜腻的低吟声,柔声问道。

        我没有答话,只是默默捏着小狐狸的下巴,让她那张让人痴迷的绝色容颜仰起,然后重重的吻了下去。

        许久许久,被死死压在树上的小狐狸,乘着唇分的功夫,终于勉强从意乱情迷之中抽出一丝理智,将我在她胸前作怪的大手拍掉,那双泛着迷离雾水的妩媚眸子,露出忿忿的表情。

        “哼,才不让你这坏蛋得逞呢,找你的新婚妻子去?!?br />
        这样说完以后,轻咬贝齿,小狐狸娇躯一滑,从我的怀里逃了出来。

        “不理你这坏蛋了,我要找马拉格比那家伙算账去?!?br />
        见我一脸欲求不满的郁郁模样子,小狐狸的心情似乎好了许多,咯咯娇笑着,带起一阵香风,如同森林里的魅惑妖精般,迈着优雅高贵的步法离去。

        “对了,小狐狸~~~??!”

        看着对方逐渐离去的身影,我突然大声喊道,见她似乎回过头,于是继续说道。

        “还在生老马的气吗?”

        对面安静片刻,然后传来小狐狸带着笑意的清脆声线。

        “现在似乎没有那么生气了,放心吧,知道你们几个蛇鼠一窝,会给那笨蛋留条小命的?!?br />
        “不,你误会我的意思了?!倍倭硕?,我用十分严肃的口吻说道。

        “请务必让那家伙安息?!?br />
        露西亚:“……”

        于是,片刻之后,湖那边传来了马拉格比最后的悲鸣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