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七百五十七章 醒来

    第七百五十七章 醒来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百五十七章 醒来

        “或许吧,因为我已经喜欢凡凡,喜欢到不可自拔的地步了?!钡傺遣晃那崆嵊檬持冈谀切靥派献湃θ?,露出幸福的微笑。

        “啊啊,真不明白这笨蛋究竟有什么好的,还有,你就不怕我告诉他你的真面目吗?”

        贝雅突然想到这茬,不由放下手,嘴角勾起狡猾的笑容,哼哼,你这小丫头,还不是给我抓到了把柄,竟然你那么喜欢这个笨蛋的话,为了不暴露出真面目,以后就乖乖听从本殿下的命令吧。

        “是哦~~!原来可以这样做?!?br />
        蒂亚轻叹一声,露出恍然的表情,但却并没有如贝雅意料之中的那样,一副慌乱的样子,那双如同星辰一样闪亮动人的眸子里,闪烁着让贝雅心慌的笑意。

        “那贝雅十六岁尿床的事情,我也不客气的收下罗?!?br />
        如果有语言可以形容贝雅此刻的心情的话,那就是晴天霹雳。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br />
        她不可思议的指着蒂亚,如同见鬼了一般,这个只埋藏在她内心深处的秘密,就连阿尔托莉雅和莱曼都知道,究竟蒂亚是如何知道的。

        “还记得前天晚上一起喝酒吗?我的酒量要稍稍好一点,所以嘻嘻,没想到能听到那么有用的消息呢?!?br />
        蒂亚无辜的朝贝雅眨着清澈闪亮的大眼睛。

        “你这个恶魔……”贝雅无力的呻吟道。

        “所以作为交换,大家要互相保密哦?!?br />
        最后,贝雅留下醒酒汤,狼狈而逃,而接过醒酒汤的蒂亚,则是若有所思的看着床上呼呼大睡的某人,然后想到了什么好主意一般,诱人的唇角慢慢勾起……

        ……

        缓缓睁开双眼,恰恰好黄昏的橙色柔和光线,从窗外照入,将房间倾洒成一片美丽的橘黄色调。

        现在是什么时间了???!

        我心里一惊,醉倒之前的一幕幕自脑海中清晰的回忆起来。

        记得喝下贝雅拿一瓶不知名的奇妙美酒后,自己便醉倒过去,虽然之后干了什么傻事,一时之间无法回忆起来,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一次醉倒,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严重。

        大脑迅速的整理着混乱的思绪,摆在自己面前的,有两个最大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自己醉倒以后,有没有将婚礼闹的天翻地覆,给联盟添麻烦,不过看看现在的待遇,似乎能让人稍稍心安,要真是闹个没完,自己现在所睡的就不是柔软的大床,而是硬邦冰冷的牢房了。

        第二个问题是,现在究竟是什么时候了,婚礼现在怎么样了,这一次前所未有的醉酒,究竟让身体休息了多长的时间?该不在自己睡着的时候,被某个王八蛋用“十年以后~~”这样轻描淡画的方式给剥夺了时间吧啊啊啊啊啊~~~~??!

        好吧,现在的确不是吐槽的时候。

        其实,只要稍稍转头,将目光从照射进来柔和夕阳光线的窗口上挪开,就能发现另外一道美丽的风景。

        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低头打盹的蒂亚。

        是这小家伙,在自己醉倒以后一直在照顾着吗?目光凝视着蒂亚,我的心里,就如同铺洒在整个房间里面的夕阳一样,暖洋洋的。

        蒂亚侧对着窗,橘黄色的光线将她美丽的面部轮廓,还有在那一身性感的短皮衣包裹下裸露出大片大片水嫩肌肤的纤柔躯体,笼罩上一层柔和的光芒桌子红,就仿佛沐浴在金色之中的美丽少女一般。

        那平时充满元气,活泼十足的少女容颜,此刻正露出恬静睡容,包括在窗外那层柔和的橘黄之中,看起来出奇的宁静,祥和,这样看着,原本充斥着不安情绪的内心,也慢慢的平静了下来,不由自主的露出微笑。

        真是一个神奇的小丫头,仔细凝视着蒂亚,我做出这样的评论。

        为什么能表现出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呢?那个活泼十足,似乎什么都能用她充满天真和元气的思想方式去解决的蒂亚,和眼前这个安静美丽,带着类似莱娜一样气息的蒂亚。

        抿着的嘴角微微翘起,是在做着什么好梦吗?明明是一身性感的打扮,却偏偏是个什么都不动的纯洁小丫头,这种强烈的气质反比,也是蒂亚的魅力之一吧。

        不过,这样安静的蒂亚,看上去……看上去好似多了一丝成熟的妩媚,是我的错觉吗?其实若不是蒂亚表现出来的朝气蓬勃,阳光稚气的性格,以她纤细优美和高挑的身材,再加上一身性感打扮,应该不会让别人误以为还是小丫头吧……大概。

        不好不好,怎么不知不觉就开始用男人的有色目光对蒂亚评头论足起来了。

        我伸手用力拍了拍脸颊,发出清脆响声,结果,蒂亚似乎被自己吵醒了,那沐浴在橘黄色光芒之中的修长睫毛,轻轻颤抖数次,然后缓缓张开,用那双投出的目光宛如鲁高因的太阳一般绚烂的漆黑眸子,眨着眼,看着自己。

        然后,就如同刚刚按下藏在某个隐私部位的开关的机器人美少女一般,感情系统逐一启动,睡迷糊的双眼变得越发明媚动人,那张原本娇俏上扬的嘴角,更是洋溢出她平时那灿烂美丽的笑容,大呼一声“凡凡”,整个人便从椅子一跳,扑了上来。

        诶哟,前沿撤回,这丫头哪有什么妩媚气息,分明就还是一个没长大的小丫头。

        感觉蒂亚纤柔的身体压了下来,尤其是胸前的丰满,即使隔着几层衣服也依然能感受到那惊人的柔软和弹性,我心猛地跳了一下,装模作样的皱起眉头露出同苦神色,顺势按着那纤柔的肩膀,将蒂亚微微推开,至少,得先让那不断让自己感受到少女的丰满和曲线的紧贴着的上半身分开再说。

        虽然蒂亚的胸部不能算十分丰满,大概介乎于维拉丝和小幽灵之间,不过,她那纤细娇柔的身材,还有一身绷得紧紧的兽皮短衣,却将那原本规模就不能算小的胸部加倍突出出来,看上去似乎比总是穿着宽大牧师袍的小幽灵还要丰满,身体曲线更加优美性感许多的样子。

        当然,只是看上去而已,我的小圣女的内在,可一点都不逊色眼前的蒂亚,这绝对是经验之谈,嗯嗯。

        “是你在一直照顾我吗?蒂亚,谢谢了?!?br />
        轻轻捏在小丫头的鼻子上捏了一下,我笑着问道。

        “嗯?!?br />
        小丫头很小丫头式的重重一点头应道,那双不断眨呀眨的乌黑明媚的大眼睛,由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自己的视线,似乎在以我为中心思考着什么,看的我心里有些发毛。

        这丫头,该不会又想提出“干脆就现在要了我的身体”这样之类的话吧,如果在这种时候,再发生点恰恰有人走到门口,或者更干脆一点直接推门进来的狗血剧情,我就真的跳到熔浆里都洗不清了。

        不行,准悲剧帝的光环正在剧烈闪烁,这预示着只要能让自己悲剧,哪怕情节狗血一点都无所谓,就算门外本没有人,只要蒂亚说出那句话,悲剧光环也会硬生生在门外制造出一个窥听者。

        “啊~~,对了对了?!?br />
        然后,我那响亮的有点做作的惊呼声在房间里回荡起来,看样子似乎将蒂亚吓了一跳,那双似乎能眨出水来的明媚眸子瞪得圆圆的。

        “蒂亚,告诉我,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婚礼怎么样了?”

        虽说前面是故作出来的,不过真当问起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心里也急了起来。

        “没关系哦,凡凡,现在是傍晚,婚礼宴会嘛~~”

        转头看了看窗外,蒂亚很肯定的说道。

        “大概还要持续一会儿,至少要等到夜幕降临以后?!?br />
        “咦?”

        我眼睛睁得大大的,似乎不敢相信,这醉得最厉害的一次,竟然只睡了区区一个下午,几小时的时间就醒来了。

        大概是看出我的疑惑,蒂亚指了指床边柜台上的空碗。

        “女王殿下让贝雅送过醒酒汤来了,看样子似乎还蛮有效的?!?br />
        “哦,是这样啊?!?br />
        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我下意思的砸吧了一下嘴巴。

        “是你喂我喝下去的吗?”

        “嗯?!?br />
        这小丫头再次很小丫头式的重重点着头,目光闪烁着得意的色彩,一副邀功的样子。

        “恩,真乖真乖~~”

        我伸手在小丫头的脑袋上摸摸,果然,蒂亚就像小狗一样,带着点被夸奖的害羞,不好意思的嘻嘻傻笑着将脑袋拱了过来。

        唉哟,不要再拱过来了,再拱过来脸就要贴上了。

        当我察觉到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随着这小丫头的脑袋不断拱上来,最后竟然贴在一起,那如脂般精致细腻的脸蛋,贴在自己的侧脸上,厮磨起来。

        真是个爱撒娇的小丫头。

        蒂亚的父母,在很小的时候就在一场战斗中丧生,而后由她的爷爷一手带大,但是作为赫拉迪克一族的大长老,想必她的爷爷也没多少时间好好照顾蒂亚吧。

        想到这里,我原本按在蒂亚肩上,正欲将她推开的动作,微微一僵,然后轻轻展开,绕着小丫头纤细的肩膀一圈,将她轻轻抱着。

        任由她去吧,这样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撒娇机会,对蒂亚来说也一定十分难得吧。

        蹭了好一会儿,见这小丫头还没完没了,我才横眉竖眼的将她推开,捏着她那精致的小鼻子又是摇了几下,惹得小丫头一副“凡凡你欺负人”的泪眼汪汪委屈样子,看着自己。

        “不过,话说回来……”

        我再次砸吧了几下嘴巴,自言自语的喃喃道。

        “精灵族就是精灵族,果然与众不同,醒酒汤我以前也喝过维拉丝做的,但是苦的不行,这里的醒酒汤却是甜的?!?br />
        继续砸吧几下,闭上眼睛,品尝着唇齿之间的甘甜余香。

        “简直就像就像少女的吻一样甜美?!?br />
        猛地睁开眼睛,看着慌忙掩饰唇角间弯起的那一道得意微笑的蒂亚,我问道。

        “这醒酒汤还有吗?再来一碗吧?!?br />
        “凡凡你还要吗?”

        听见我的话以后,蒂亚不知为何又皱起了眉头,吐着粉舌,可爱的呸呸了几下?!被故潜鸷攘?,太苦了?!?br />
        “哦哦,是吗?”

        被蒂亚那不似作假的样子给镇住,我不由气势弱了几分,再说她也没有理由骗我。

        不过,为什么蒂亚会知道这碗醒酒汤很苦呢?是了,这好奇的小丫头一定是偷偷尝了一口,以她的性格来说,这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唉,话说回来,这岂不是等于间接接吻了?不行,看来以后得拜托三无公主,好好给这小丫头上一堂男女有别的课才成。

        结果被这茬一打乱,我到了许多天后,才突然想起,究竟当时唇齿之间那股久久不散的甜美气息是怎么回事,是贝雅那瓶不知名美酒的留香吗?

        随后,我问了蒂亚一些醉酒之后的事情,再结合自己残留的模糊记忆,不出所料,自己真的又酒后闹事了,不过,这次却是难得的往好的方面发展,但是当从蒂亚哪里听到,自己正要迈出用歌声征服宇宙的第一步时,却被老酒鬼阻拦下来以后,我心头那叫一个恨呀,这家伙,就算是再怎么嫉妒自己的歌神实力,也没必要在这种事关全宇宙存亡的大事里,做出这种卑鄙的行为吧。

        不过再想想,当时是在醉酒迷糊中,就算迈出那一步,将来回忆起来也未免有些遗憾吧。

        想到这里,我心里好过一些,将蒂亚离开宴会前发生的事情,大致上了解了一遍以后,我重新合上眼睛。

        反正离宴会结束还有一小段时间,自己对那种场面也不怎么感冒,不如再睡一会吧。

        片刻之后,我重新睁开眼睛,无奈的看着趴在自己身上不肯离开,并且哼着优美愉悦的小调的蒂亚。

        “那个……蒂亚,你这样我无法入睡啊……”

        “嘻嘻~~”

        “傻笑也没有??!”

        “呜呜~~”

        “委屈也没有,快给我下来呀笨蛋??!”

        我终于发现,哪怕在刚才蒂亚不说“让我来要她的身体”之类意思的话,然后狗血的恰好让进来的人听到。

        什么都不用说,只要有人进来,看见我们两个现在的姿势,就已经跳下熔浆都洗不清了。

        最终,我还是将赖在自己身上的小丫头赶了下去,然后没心没肺的呼呼大睡起来。

        等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恰好照亮房间,却不让人觉得刺眼的魔法灯,不知什么时候,被什么人亮起。

        糟糕,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没有睡过头吧。

        心里一边暗暗埋怨蒂亚那小丫头也不喊一声,我打着哈欠,转了一个身,舒展着微僵的身体。

        “啊呜~~”

        一个小小的脑袋从被子里面钻了出来,揉着迷糊的眼睛,可爱的伸着懒腰,用打着哈欠的含糊不清的语调打起了招呼。

        “凡凡,早上好哈呜呜~~嗯~~”“呃,早上好,蒂亚,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我自然而然的回了一句,然后,时间定格在这一刹那,就算被施展了定身术般,我的所有动作都定在半空。

        好一会儿,僵硬的回过头,朝房间里骤然加重的几道鼻息声的方向,怀着悲壮的决心,将目光投过去。

        凯恩,莱曼,贝雅,阿尔托莉雅,小狐狸,白狼,库特,一干人等,就站在床边不远处,将各种怪异的目光投过来。

        尤其是小狐狸那皮笑肉不笑的样子,星眸里闪烁着万载寒光,光看上一眼,就好像中了某只白色鸟人的钻石【哔】尘一样,全身都被冻僵。

        凯恩和莱曼古怪的目光,阿尔托莉雅带着微笑的平淡目光,还有贝雅……呃?理所当然的目光???!

        这丫头该不会吃错药了吧,本来按我的猜想,小狐狸虽然是所有人里最恼火的一个,但却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表露出来,而贝雅却没有这种顾忌,或者说是矜持,所以她应该会为阿尔托莉雅打抱不平,而闹得最凶,现在怎么反倒和阿尔托莉雅一样,十分淡定的样子?

        库特悄悄朝我竖起了大拇指,白狼则是一副“你这家伙,连蒂亚都不放过,绝对不允许你再打莱娜的注意”的冷酷眼神。

        果然……少了马拉格比呀,我心中涌起一股兔死狐悲的凄凄之心。

        虽然一惊一乍的,不过这里面,除了嫉火中烧的小狐狸和还是小丫头一个的贝雅之外,以其他人的智慧,都应该不会想当然的产生误会吧。

        看到凯恩和莱曼虽然古怪却依然慈蔼,还有阿尔托莉雅淡定的目光,我松了一口气,朝众人笑了笑,从床上坐了起来。

        “呜呜~~凡凡,天色还暗呢,那么早就要起床吗?再陪我睡一会嘛~~”

        蒂亚撒娇的抱上我的大腿,迷迷糊糊的喃喃道。

        睡你妹呀,再睡就要出事了。

        我冒出一头的冷汗,捏着蒂亚露出来的小脸,往两边用力一拉,总算让这睡迷糊的小丫头清醒了几分。

        “大家好哈呜呜~~”

        心不甘情不愿的坐起来的蒂亚,一脸自然的和众人打着招呼,仿佛根本不知道刚刚那一幕究竟会让人如何的想入非非一般。

        果然还是懵懵懂懂的小丫头一个呀,大家不由微微一笑,心里暗暗想到,当然,除了知情的贝雅以外。

        贝雅全身都在打着冷战,越是看到蒂亚一副懵懂天真的表情,心里就越是心寒。

        这家伙心里蛰伏着恶魔一样的爱情观——贝雅如此评价着蒂亚。

        虽然平时和自己一样,没什么心机,活泼好动,总是被别人当成小丫头,但唯独在爱情上面,她却会突然化身为最优秀的猎手,变得主动异常,且狡猾多智,不择手段。

        被她喜欢上,对笨蛋吴来说也不知道是?;故腔?,想到蒂亚可怕的一面,贝雅突然有点同情坐在床上,依然一副傻乐傻乐样子的某人了。

        真正懵懂的,是这笨蛋才对呀。

        “结束了吗?”

        伸了个懒腰,从床上一跃而下,我笑着向大家打招呼。

        “你到好,在这里睡了一个下午,还有美女陪伴?!?br />
        库特一脸羡慕的样子,带着微微的醉意,看来这家伙也被灌了不少酒。

        “就是就是,你不在,阿尔托莉雅姐姐可是将你的那份酒都全部揽下来了,你可要好好道谢才行?!?br />
        贝雅也插嘴了一句,不过大概是想到我醉倒也是因为她的关系,所以语气里未免也带上了一点心虚。

        “我到是没什么问题?!?br />
        见我关心的目光落到她身上,阿尔托莉雅微微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那精致完美的脸蛋依然白皙,的确看不出一点醉意。

        这酒量未免也太逆天了一点吧,果然和莎尔娜姐姐是两个极端存在。

        我不由吞了一口口水,暗暗咋舌。

        “好了好了,大家也不要打扰两位新婚夫妇了,都散了吧?!?br />
        看看天色,莱曼张老拍了拍手,呵呵笑道。

        大家也不由笑了起来。

        叽~~~~~~~

        只有一道,宛如和自己有着深仇大恨般的目光,死死的看过来,寻着目光一看,和小狐狸那乌黑明亮的眼睛对上,这只骄傲的小天狐,重重哼了一声,将毛茸茸的棕色尾巴朝这边一甩,转身大步离去,白狼和库特两个跟班见状,向我投来一个自求多福的幸灾乐祸目光,也跟在后面离去。

        然后,还有点小迷糊的蒂亚,被凯恩牵了回去,莱曼长老也带着还想赖着不走的贝雅离开,只剩下我和阿尔托莉雅两个人静静对视着。

        身穿洁白婚纱,将少女的纯洁和美丽衬托得淋漓尽致,阿尔托莉雅露出让人炫目的微笑,轻轻将戴着婚纱手套的小手伸出,那一刻的英姿尽展无疑。

        “凡,我们走吧?!?br />
        “嗯?!?br />
        伸手,和那光滑的小手紧紧相握,我们步出房间,缓缓向水晶之树的方向走去。

        一路无语,我们都抬头望着那在轻风中婆娑的水晶树冠,树的严肃。

        “是啊,这个问题我也想过,答案当然是肯定的,毕竟如果暗黑大陆沦陷了,整天和恶魔打交道,活着也没什么意思?!?br />
        轻轻叹了一口气,我回过头,看着如同太阳一样光明耀眼存在的阿尔托莉雅。

        “不过,为了避免误会,我还是说清楚一点?!?br />
        和那魄力十足的威仪目光对视着,我缓缓说道。

        “我可以为大陆牺牲,但从细的一方来说,并不是为大陆牺牲,而是为自己重视的人而牺牲,只是因为大陆沦陷的话,重视之人大概也好不了哪去,所以说为大陆牺牲,也不过分?!薄罢媸呛苡心愕姆绺竦拇鸢?,凡?!?br />
        静静对视了片刻,阿尔托莉雅微微一笑,让原本严肃的气氛舒展开来。

        “其实你的答案,我已经大致上能猜到,只是,还是忍不住想从听你亲口说出,看来,我也是一个无法免俗的人呀?!?br />
        “恩,俗好,至少大家都能懂,我并不是一个聪明的人?!?br />
        “那么,这个问题的意义所在,你知道吗?”

        我摇了摇头。

        于是,那双带着肃然目光的眸子,凝视过来。

        “凡,我这样说是为了告诉你,不要轻易的牺牲,记住,我们是必须为了【大陆】才能牺牲的人?!?br />
        “……”

        阿尔托莉雅小手轻轻一挥,那把连着剑鞘的神器之剑出现在了她的手上,被双手握着,递到了我面前?!狈?,握着我的手?!彼庋?。

        我依言的伸出手,握着阿尔托莉雅的双手,从上面感受到了她的波动,也感受到了神器之剑的波动,仿佛血脉相连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