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七百五十五章 歌神的陨落

    第七百五十五章 歌神的陨落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百五十五章 歌神的陨落

        嗯,让我想想,该唱什么歌好呢口胡,记得演唱会的第一首,应该是先将气氛炒热才对吧口胡,没办法了,这时候果然还是得用吴凡版的残酷魔王纲领带动潮流才行口胡。

        “咳咳嗝”

        润润嗓子,试试声音,恩,状态好不错的说口胡。

        等待多年的时机终于到了,今天,将我我迈出用歌声征服宇宙的第一步吧口胡。

        “嗝让大家久等嗝久等了,接下来嗝就让大家让大家好好欣赏一下本歌神嗝本歌神的歌声嗝,咦嘻嘻嘻嘻”

        台下,包括水晶之树广场上的众人,你望我,我望你,均是露出迷茫的神色,虽然不知道是在唱哪出戏,不过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们的凡长老或者亲王殿下,已经喝醉了。

        由于被某人的音波攻击摧残过的观众比较少,这些人不知道厉害,就算是比较八卦的联盟冒险者,也就知道他们的凡长老喝醉酒以后,有个拆酒吧的坏习惯,但是这里没有酒吧,难道还拆水晶之树不成?这显然是没可能,因此,大多都是抱着一些看戏的心态,鼓着掌声叫好。

        这些可怜的家伙还不知道,他们的掌声所迎来的——将会是什么样的地狱??!

        当然,也有知道的家伙,比如说凯恩,比如说白狼和库特,都是有过确实的经验,此刻已经是脸色大变。

        “酒鬼——酒鬼——??!你这家伙在哪?再不回来,你以后就别想喝酒了??!”

        凯恩流着冷汗,老脸上满上惊恐的大声尖叫道,大概实在是慌的不行了,那声音听着舌头都有点打颤。

        事关后半辈子的生死存亡问题,凯恩的话刚刚落音,一道黑影就掠了过来。

        “快快去阻止吴要是让他唱出来,两族的联姻就完蛋了?!?br />
        凯恩指着舞台试音完毕,正欲放开喉咙大吼的某道身影,气急败坏的说道。

        不单是联姻泡汤,甚至是互相敌视也有可能,毕竟精灵一族是将艺术视为生命的种族,要是让那家伙一嗓子吼出来,场上没有丝毫心理准备的小精灵们,恐怕有大半会被直接吓傻,造成一辈子的心理阴影吧。

        卡夏似乎也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不由大喝一声,在全力的施展下,千米的距离在眨眼的功夫内就跨过了,终于在魔法扩音器将歌声变成可怕的声波武器之前,将对方给扑倒。

        “你这混蛋,果然想阻止我的计划吗嗝”

        眼看着见证历史的时刻就要到来,却被老酒鬼在最关键的时刻打断,我不由大怒,身子一翻,和老酒鬼扭打起来。

        歌神的脚步岂容阻拦,愚蠢的人类呀,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的真正力量口胡~~

        “你的什么狗屁计划我不管,但是不阻止你的话,我以后就没酒喝了??!”

        脸色狰狞的这样说完,下一刻,老酒鬼身上爆发出了丝毫不逊色的气势,抗争起来。

        这是……这难道是……酒神的气势口胡???!

        也就是说,这已经不只是一场单纯的人类之间的战斗,而是两大神系,歌神与酒神的战斗口胡,极有可能会爆发出第二次诸神大战,让无数生灵涂炭,天堂变成地狱,森林变成沙漠,良田变成赤地,魔神陨落,物种灭绝,生化?;诤?,残存下来的生命不得不制作太空堡垒,在无边无际的宇宙里流浪,重新寻找一个适合生存的星球口胡,当然,在这个过程中,遭受到外星人或者太空怪兽的袭击,是必然的设定口胡。

        太可怕,后果真是让人不寒而栗口胡,为了不让这种事情发生,只好速战速决了,就让你看看歌神的真正力量吧口胡。

        然后,速战速决到是没错,不过是我被制服了。

        “……”

        “嘿嘿,臭小子,想和我斗,你还嫩着呢?!?br />
        用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的饰带,将我五花大绑以后,老酒鬼发出得意的笑声,似乎在说着下半辈子的幸福终于保住了。

        “不行,这样还是很危险?!?br />
        轻轻嘀咕一句,她似乎做出了什么决定,然后,头上传来一阵剧痛,两眼一抹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哼,果然还是这样最放心,本卡夏大人出手,没有两个小时休想起来?!?br />
        卡夏哈了哈拳头,自得的说道,然后招呼精灵侍女将地上的“尸体”拖出去随便扔罗。

        无意间,她的目光落到地上的魔法扩音器上面。

        恩,吴那小子好像挺宝贝这玩意的,还是先帮他收好了,省得他以后闹个没完没了。

        心里这样想着,她弯下腰,将魔法扩音器捡起。

        当指头和魔法扩音器碰触那一刹那,卡夏突然感受到从上面传来的,带着无法实现愿望的强烈怨念所形成的怨气,让她内心产生一丝悸动。

        带着这丝悸动,卡夏茫然的将目光投到台下,看着下面数十万人人头涌涌的热切场面,突然,她似乎自我感受良好的认为,这些人都在看着自己,自己似乎必须做点什么才行,一股强烈的自我表现欲望油然而生。

        不过,做点什么好呢?自己擅长的似乎只有战斗和喝酒了,这些可都拿不出手,对了,上一次神诞日前夕的抽签比赛时候,吴小子不是教了自己一首叫什么“嘿插啦”的歌吗?虽然名字难听了一点,不过却意外的受到了许多冒险者的好评,从而筹集到了不少资金,要不是吴小子作弊,竟然将他的两个宝贝女儿还有菲妮和凯恩那两个混蛋拉过来合伙作弊,对付自己,自己肯定还能赢下比赛。

        想到这里,卡夏心里不由涌起一股自信,握着魔法扩音器的手微微一紧,放到嘴边。

        “咳咳——”

        试音,恩,没问题,一切正常。

        大概是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向来厚脸皮的卡夏,还小小的腼腆了一会,才重新说道。

        “咳咳,刚刚凡长老喝醉了,请大家见谅,现在就由我代替他,为大家我的得意之作献上——嘿插……”

        “插你妹??!”

        话还没说完,及时赶来的凯恩怒吼着,瘦弱的身影仿佛化作了一头咆哮的巨大黑熊,带着排山倒海的气势冲上一记飞腿将卡夏踢到了台下,让人不由再次感叹这个拄着拐杖的老人的老当益壮,然后又想到,这种老当益壮,大概是都是刚刚那两个长老给锻炼出来的吧。

        “凯恩长老真是能者多劳呀?!?br />
        看到这一幕的莱曼长老,心下又是佩服,又是同情的叹道,幸好自己的精灵族没有这样的活宝,既有阿尔托莉雅这样优秀的王,又有雅兰德兰大长老在后面支持,唯一让人头痛的,或许就是贝雅和崔斯特这两个小家伙了。

        总之,在凯恩的不断道歉和解释下,这场闹剧终于胎死腹中,哦,顺便一说,在众多精灵士兵的围捕下,悲剧帝菲妮终究是难逃法网,数十名士兵摁倒在地,压到牢房里等待审讯去了。

        值得说明的是,由于当时知道她身份的人,如凯恩白狼之流,都被舞台上的闹剧吸引了全部注意力,所以并没有注意到菲妮这边的动静,等他们回过神来,这只可怜的伪娘已经在被关在潮湿阴暗的牢房里,像受惊的小动物一般畏缩在角落里头暗自垂泣上了。

        ……

        “真可惜”

        重新恢复平静的婚礼宴会上,阿尔托莉雅轻轻叹道。

        “可惜什么?”

        将两个最大的麻烦统统撂倒,好不容易能松上一口气的凯恩,手里端着荡漾妖艳色彩的朗姆酒,轻轻啜了一口,享受这难得的悠闲时光。

        “可惜,没有听到凡的歌,看他自信满满的样子,一定是非常的出色?!?br />
        “噗——??!”

        凯恩刚刚喝下的鲜红朗姆酒,化作一口血雾喷了出来。

        “是……是吗?不过凡长老喝醉了,就算是的确如女王殿下所说的那般出色,恐怕也发挥不出来?!?br />
        轻轻擦着嘴角,掩饰的哈哈笑了一声后,凯恩暧昧的解释道。

        “凯恩长老,那可说不定?!?br />
        阿尔托莉雅摇着头,显然并不赞同凯恩的解释。

        “我们族不少出色的艺术大师,都喜欢保持在微醉的状态下创作?!?br />
        “或许的确如女王殿下所说的这样,不过,我认为在这样重大的日子里,凡事还是需要谨慎为妙?!?br />
        凯恩看着一脸认真的阿尔托莉雅,有些无语,心里也不禁暗暗猜测,这小两口的性格差距如此大,简直就是两个对立面,这样凑在一起,能好好的相处吗?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吧,虽然以后这对史上最强夫妻,肯定是分多聚少。

        “恩,凯恩长老考虑的周到,阿尔托莉雅受教了?!?br />
        阿尔托莉雅想想也是,虽说醉酒以后,凡说不定能超常发挥,但也不排除大失水准的可能性,在这种重大的场合,还是不要尝试的好,凯恩长老想的果然周到,难怪能和阿卡拉大长老两个人,将整个罗格营地,甚至是联盟,打理的井井有条。

        与此同时,另外三位营地常驻长老,除了某个被打昏过去的家伙以外,都不由打了一个大喷嚏,心里嘀咕着究竟又是哪个混蛋在背后戳自己的脊梁骨。

        “贝雅?!?br />
        心思一边念转着,阿尔托莉雅对附近的贝雅招了招手。

        听到阿尔托莉雅的声音,贝雅立刻打了一个冷战,自从她的母亲,上任精灵女王阿蒂丝死去以后,这小丫头就越来越难管教了,最近就连莱曼都颇感头疼,所幸贝雅的性格也慢慢成熟起来,除了偶尔调皮,作弄一下别人以外,已经到了不需要让人特意去唠叨管教的年纪。

        但是,她唯一害怕的就是阿尔托莉雅,在贝雅心目中,阿尔托莉雅就如同母亲一样的存在,因为在阿尔托莉雅的身上,有着贝雅的母亲阿蒂丝女王相似的气息,同样的温柔,却更加的威严和让人仰望。

        该不会是还在怪我作弄那个笨蛋吴吧。

        听到阿尔托莉雅的召唤,贝雅心里立刻害怕的想到,的确,让那个笨蛋喝下一百年份的萨克水晶酒,是过分了一点,这样一整瓶喝下去,别说是笨蛋吴,就是酒量十分好的冒险者,也要烂醉如泥,不省人事。

        不过,那个笨蛋也不亏吧,这可是萨克水晶哦,就算是寻常的精灵贵族,一生也未必能有机会品尝上一口呢。

        心里一边胡思乱想着,贝雅畏缩的上前几步,用可怜巴巴的目光看着阿尔托莉雅,虽然她十分了解,对于一丝不苟的阿尔托莉雅来说,哪怕露出再可怜的神情,也无法影响她的决定,但是贝雅还是下意识的这样做着,就如同女儿本能的对母亲撒娇一样。

        不过,贝雅到是想错了,经过一番闹剧以后,阿尔托莉雅大概是不想在这种地方训斥贝雅,让她过来却是另有事情。

        “贝雅,你去拿些解酒汤,让凡喝下?!?br />
        “哦……哦,好的,我知道了,阿尔托莉雅姐姐?!?br />
        愣了一会,贝雅立刻欣喜的应道,以她对阿尔托莉雅的了解,她让自己这样做,几乎就是等于给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自己做好了,就不会再遭到训斥了。

        所以,贝雅连忙的点了点头,生怕阿尔托莉雅反悔似的,立刻像一阵风般消失在宴会场上。

        “这孩子……”

        看着贝雅一蹦一跳,匆匆忙忙的不顾淑仪离去的身影,阿尔托莉雅无奈的摇了摇头。

        “呵呵~~,时间还长,慢慢来吧?!?br />
        莱曼抚着长须,笑呵呵的和阿尔托莉雅一起目送着贝雅离去。

        虽然还有些顽皮,不过和几年前那个不知天高地厚,让人失望透顶的小丫头相比,现在的蒂亚无疑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只要教导得当的话,将来未必不会成为第二个阿蒂丝,要知道,阿蒂丝小的时候,也不比现在的贝雅好多少呢。

        一手将阿蒂丝带大,关系宛如父女一般的莱曼,没当想起阿蒂丝的时候,也不由暗暗叹了一口气,内心百般滋味,复杂得很,当然,在阿尔托莉雅面前,他不能将叹息名表于外。

        其实,在阿蒂丝当初选择牺牲自己,为阿尔托莉雅争取那一丝机会的时候,抱着私心,莱曼当时是极力反对的,毕竟用女王殿下的宝贵生命,去换取那只存在于传说之中的几率,这在任何人眼里都是一件非?;奶频氖虑?,也无怪乎数万年以来,这种事情只发生过一次,而且是以失败告终。

        但是看着眼前的阿尔托莉雅,事实证明,阿蒂丝是对的,只是,为什么却非得阿蒂丝牺牲不可呢?祖先啊,或许你的想法是对的,但是对许多人,特别是贝雅那孩子来说,却实在是太残酷了。

        一时之间,如同自己女儿一般存在的阿蒂丝,从小到大的一幕一幕,如同走马观花般在莱曼脑海中闪现,静静的坐在不起眼角落里头,看着这场盛大的婚礼盛宴,莱曼沉浸在一种莫大的欣慰和伤感之中……

        “奇怪了,蒂亚人呢?”

        离开水晶之树广场的路上,贝雅轻轻嘀咕着,她刚刚在宴会上找了一圈,愣是没有发现那位赫拉迪克族的小公主。

        “也罢……”

        不过很快,贝雅就无所谓了,虽然刚刚进行过密切的合作,但是长期来说,蒂亚还是如同敌人一般的存在,也没有特地去找她的必要。

        那种连男女有别的基本常识都不知道的小丫头,本殿下怎么可能放在眼里呢?就算她不在,本殿下也不会觉得无聊,哼!

        理所当然的这样想着,贝雅不由加快脚步,在精灵侍女的指点下,朝安置那个笨蛋的房间走去,想着待会乘那个笨蛋昏迷的时候,可以尽情的作弄,贝雅的唇角微微一动,弯成了一道秀美动人的弧线。

        “笨蛋吴,本点下来看望你来了,还不快感激涕零的下跪谢恩?!?br />
        虽然知道里面那个笨蛋,现在应该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也是因为知道是这样,所以贝雅才毫无顾忌的一手用力推开大门,另一手叉腰做娇蛮状,清脆如铃的声音在昏暗的房间里回荡起来。

        然后,保持着这样的动作,贝雅的原本就已经大的如同卡通一般可爱的眼睛,逐渐瞪大,里面透露出一种不可思议的呆滞目光。

        简单布置的房间里,那个笨蛋吴如同她想象中的一般,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然而,她绕了宴会场一圈也没能找到的蒂亚,此时却出现在房间里面。

        如果仅仅是这样,贝雅根本没必要表现出任何吃惊的表情。

        问题是,蒂亚不仅仅是在房间里,而且是在床上,跨跪在那个笨蛋吴腰部,两手撑在枕头上,支撑着上半身微微俯下,当贝雅推开门的那一刻,所看到的情景,正好是两双嘴唇交叠在一起时的劲爆镜头。

        “蒂亚……你……你你你……”

        一时之间,贝雅震惊的语不成句。

        “有什么事吗?”

        蒂亚到是更镇定一些,哪怕是被贝雅盯着,依然淡定的俯下头,吻了好一会,才轻轻抬起,转过头看着贝雅,那双清澈明亮的眸子里,带着一丝妖异的妩媚,看上去就好像突然从少女变成了熟妇。